私人定制霸道金主禁传绯闻
  • 私人定制霸道金主禁传绯闻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慕鱼
  • 更新:2022-03-29 14:07:00
  • 最新章节:第3章 你在害怕什么
点击阅读
白茵陈因为一场意外,容颜尽毁的同时,也失去了记忆,忘记了所有前尘往事。司空青自作主张,为她安排整容手术,之后将她圈养在自己的身边。白茵陈不愿意做金丝雀,她想做明星,他就为扫平障碍,一路替她遮风挡雨,将她送上顶流的位置。一朝梦醒,记忆恢复,她发现自己不过是司空青私人订制的高仿替身,她连做一个金丝雀都不愿意,又怎么会甘愿做别人的替身?

《私人定制霸道金主禁传绯闻》精彩片段

“叮……”

电梯门打开,司空青领着几个助理匆匆地走了出来,走向这幢医院的VIP-6病房。

他刚得知,昏迷了一年的病人已经醒来,但是失忆了,刚才还情绪失控,大闹病房,乱摔东西,吵着要离开。

医生就在病房外等着,一看到他,便迎了上去:“青总,您总算来了。上午给白小姐打了一针镇静剂,她现在安静多了。”

司空青白皙的脸上棱角分明,神情淡漠,看不出看喜是悲。他问:“她整体情况怎么样?我记得您之前的诊断是植物人,而且是基本上不会再醒过来的植物人,为什么她现在醒了?她这是完全失忆了吗?确认过是真的失忆了吗?”

医生手上拿着病例本,刻意地压低了声音:“目前患者各指数也是正常的,仪器显示她脑中还有残余血块,但这血块没办法完全用手术清除了,也就是说她能够醒过来,几乎就是个奇迹呀。”

难道她醒过来了,你不高兴?

医生偷偷瞄了司空青的脸色,没敢把这句话问出口。

医生清清了噪子又说:“首先患者这个整形手术非常成功,恢复得也很好,脸上完全看不出任何整过的痕迹。她今天醒过来失忆了是正常现象,毕竟当时送进来的时候伤势非常严重,又昏迷了一年。刚才我已诊断过了,似乎是选择性失忆,只是对自己的身份处境和一些具体的事件有遗忘性,基本的生活常识和生活能力还是有的。”

“以后会恢复记忆吗?”

“这个很难说……选择性失忆的话,有些人遇到熟悉的人和事会慢慢想恢复记忆,有些人可能是一辈子也无法恢复记忆。”

司空青点点头,转过头去看医生翻着病历本,正好一张术前的照片映入了司空青的眼帘。

那是一张血肉模糊惨不忍睹的脸,五官扭曲着,像被人随意用嚼过的口香糖粘成的。这正是一年前这名女子与司空青相遇时的场景,当时的她仰面昏倒在地,被从山上滚落的山石轮番辗压,若不是他出手相救,也许那块山头,便是她的长眠之地了。

司空青透过门缝看着病床上的人,表情眼神非常复杂,似乎是面临着什么艰难的选择。

病床上的人此刻半坐在床上,一动不动,双眼全是疑惑与不解,细看还有浅浅的泪痕,挂在那略显苍白的脸上。女子卧床已久,非常单薄瘦弱,但那张脸却是不动声色地摄人心魂的美。

司空青慢慢走了进去。

女子略略抬起了眼眸,在与他视线快要碰触之余,快速地移走了目光。

也就那么一小会的眼神对视中,司空青感受到了她的慌张,迷茫,与深深的不安全感。那一个眼神,司空青明白,她,是真的什么也不记得了。

他在病床前坐下,盯着她的脸,便再也移不开。青丝披散,低垂着的眉眼与自己的记忆中一模一样,小巧的嘴唇微微地嘟起,整张脸虽然非常苍白毫无血色,容貌却依然可以用绝世来形容。

司空青盯得出了神,忍不住伸出了手,想要抚摸眼前这张脸。

女子吓了一跳,有些恼怒地抬起了头,一双晶亮的眸子正好与司空青的视线撞在了一起。

司空青的瞳孔突地震了一下,一下子被拉回了现实,他赶紧收回了手并清晰地知道,眼前的她,不是记忆中的她。

明明是完全照着她的样子整的啊,到底是哪里不一样?

对了!眼神不一样。眼前这双眼睛,明净清澈,灿若繁星,那是她所没有的……

“我说,你看够了没有……”眼前女子终于开了口,有些气恼,“你这样看着我不说话,我很害怕的!我本来就什么都想不起来,你还一直不说话!”

司空青心里又暗暗叹了一口气,声音不一样,不过说话的语气倒是有点像,都是那么娇俏可人,撞人心弦。

他缓缓开了口:“这里是A国,你叫白茵陈,在A国出生,今年二十一岁,你是个孤儿,从小被我们家收养。我叫司空青,昏迷之前,”他顿了顿,盯着她的眼睛,说:“我刚向你求了婚,你答应了,在这不久之后就发生了车祸。”

“我叫白茵陈?求婚?”女子重复着,将信将疑,心里却有暗喜,这么帅的男人,真的是我的未婚夫?我真的有这么完美的人生?可是,我对他,为什么是一点感觉也没有?

女子,姑且叫她白茵陈,神色仍然是迷糊的,她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脸,从眼鼻,到下巴。

司空青见状,便贴心递过一面镜子。

白茵陈接过镜子一看,她被镜中的自己的模样吓了一大跳。那是一张不施粉黛仍美得让人移不开眼睛的脸,她忍不住又多看了几眼,这,真的是我吗?

她又看了一眼这个俊美的男子,把镜子把被子上一扔,倒头就睡,心里想:“我才二十一岁!我还这么年轻就要结婚了??就算他是钻石王老五,老娘这么美,老娘才不要这么早嫁人!生孩子!带孩子!管他呢,老娘不要这样的人生!”

司空青看着她这一系列迷惑动作,没有表现出任何异样神色。因为他的眼睛虽被眼前的这个女子的容貌占满,回忆中却是另一副景象……

白茵陈很快出了院,在司空青的娇纵之下,很快地适应了白茵陈的身份和处境,并在愉快地在A国逗留了一个月。

期间发生过这些对话:“为什么你的外语水平这么好?讲话巴拉巴拉的?我的外语水平怎么这么嗑嗑巴巴?人家说得快一点我就听不明白,我自己说句话要想半天?你们家是怎么收养我的?怎么教育我的?是把我当佣人吗?”

某人脑门上有些冒汗,说辞却是信手拈来:“那是你从小不爱学习,只顾调皮捣蛋,就这外语水平还是逼着你学的……”

“我不爱学习?我调皮捣蛋?”白茵陈明显不信的样子,但她又拿不出证据。他们在A国住的地方是个郊区小别墅,有几个工作人员还有一个农场,但白茵陈住不习惯,她成天想在城里逛但又找不到人说话,她连找人搭个讪司空青都要用严厉的眼神盯着对方,没人敢回应她的搭讪。

她无聊透顶,强烈要求回国。

“我偷偷看过你书房的文件,你在国内有好几个投资公司,房产也有好几处,别跟我说没地方住。你要是不想回,我一个人回!”白茵陈对于偷看这事有些心虚,但尽量表现出理直气壮的样子。

司空青对于她的偷看行为没有半分异议,而对回国的倡议他却沉吟半响。其实生活在哪里,住在哪里,对他来说都一样。只是,一旦回国,万一她碰到熟悉的人和事想起些什么……

白茵陈看了看他有些暗淡的脸色,不明白他为什么不愿意放自己回国。

难道他是看穿自己不愿意嫁给他,怕自己走了再也不回来?不行不行,她可不想这么年轻就结婚,然后生一堆孩子!

“你要不想回去也行,我自己一个人回!你也不用担心我回去了住哪,我自己有手有脚,找份工作养活自己还是可以的!”

司空青忍不住翻了一下白眼。养活自己?这一点他倒是不怀疑。只是……回国?

他坚守的心也有了些许松动,或许,回国,会有不一样的事情发生,或许回国,才能逼迫自己真正放下……

几天后,国际航班头等舱。

“想吃麻辣香锅!想吃烧烤!想吃螺狮粉!国外的火锅,我的天!难吃到要死,一点也学不到国内的精髓!那个香料都是些什么臭的有的没的,难吃死了……”自登机,白茵陈的嘴巴就没停过,一直在说吃的。

司空青脸上是隐忍的表情:“你能不能安静一会,别人都在休息,再吵下去空姐要过来了。”

白茵陈一边不服气地说:“人家想休息的都戴着耳机,放心吧,影响不到别人的。”一边环顾四周。

“哐当!”白茵陈与侧对面一个人的目光撞到了一起,她听到自己的心似乎被什么东西砸中,几乎就停止了跳动。

这个人,是谁?为什么如此眼熟?这是自她醒过来之后,第一个碰到的觉得眼熟的人。

对面那个人收回了目光,一副不好惹的样子。白茵陈却压抑不住好奇心,突地站了起来走了过去:“你好。你看起来很眼熟啊。请问,请问,你叫什么名字?我们是不是认识?”

那个人面无表情听她说完,只瞄了一眼,给了一个“你自己体会”的眼神,随后把耳机一塞,眼罩一拉,装睡,不再理她。

旁边的保镖模样的人就微微起了身,警惕地看着她,也不说话,一副随时要跟你拼命的样子。

司空青一时不察她居然去搭讪别人,他几乎气歪了脸,压抑住想要咆哮的声音:“白茵陈!你给我回来!”

白茵陈一边回来一边不解地问:“怎么了?我看他面熟,想着万一是认识的朋友呢?问一下不行啊?”

司空青抓住她的手,按着她坐下,几乎是咆哮着朝她吼道:“白茵陈,你给我记住,你,没有朋友!在这个世界上,你只有我!你只认识我!”

白茵陈看着他严肃又有些扭曲的脸,这压抑的气氛让她有点想逃:“司空哥哥,你这话说得好奇怪!我为什么没有朋友?我就不能有朋友吗?我不配有朋友?”

司空青愣住了,突然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他假装咳嗽一声:“那个,你几乎从来不回国,在这里,确实没什么朋友。”

白茵陈皱了皱眉头:“那,我记忆中那些好吃的中国菜,都是在哪里吃的?”

司空青下子之被问住了,他有点心虚,这个失忆的女人,什么都不记得,为什么会记得一大堆吃的?真是个吃货!

“那个,你不是说他眼熟吗?”司空青赶紧转移话题,用下巴指了指刚才那个人的位置,“你觉得他眼熟不是因为你俩认识,而是因为他是个公众人物,你肯定是在电视和网上或者杂志上看过他。他是个明星,他是陈耶湛,现下最火的男明星,明星!你知道吗?”

白茵陈吓得瞪大了眼睛:“明星!那他刚才一定以为我是个骚扰他的粉丝了!哎呀,这第一印象这么差了!”

转移话题成功的司空青严肃地点了点头。

白茵陈说:“不行,我得赶紧去道歉!我真不是想骚扰他,我只是,觉得他眼熟,没认出他来而已!”

司空青无语地说:“你是想告诉他,你没认出他,你不知道他,他还不够火,是么?”

“唉!不是……”白茵陈无奈地叹了口气,算了,就当什么也没发生过!

入境处出口通道。

被几个工作人员簇拥着的一男一女特别显眼,男人身高185左右,宽肩窄腰大长腿,着装看不出牌子却一身贵气,他走路带风,口罩与墨镜遮得严严实实,一副生人匆近的姿态。女的披着一头如瀑布般的长发,墨镜掩盖不了倾城的容貌,她气质要比男人更接地气一点,不断东张西望还脸带微笑,似乎对一切感到好奇。

接机处围了很多人,还有不少扛着长镜头的人,似乎是什么粉丝和代拍。

司空青和白茵陈这一对刚出现,这出色的相貌不俗的穿着,围观的人群中已经有不少人举起了手机对着他俩。

不明真相的人群相互打听:“是谁啊?是谁啊?是哪个明星?”

“不知道!看不出来!管他呢,先拍了再说!”

“是啊是啊!这男的这么帅!女的也漂亮!赶紧拍赶紧拍!”

拥堵的人群挡住了他们的去路,不明真相的人群越聚越多,司空青一向低调出行,随行的工作人员哪里见过这阵势,一下子就被挤得七零八落。司空青和白茵陈被困在人群中寸岁难行,白茵陈急得摘了墨镜想找人群理论,好家伙,这张脸完全一露,说不是明星也没人相信了,很多围观的无关的旅客都举起了手机。

跟在后面出来的陈耶湛被眼前的景象搞懵了,这次居然没被围堵?他心里暗爽,把卫衣后面的帽子一戴,脚下就大步流星起来,赶紧离开这比什么都强。

白茵陈一转头正好看见陈耶湛的身影,她眉头一皱,计上心来,大喊:“陈耶湛!陈耶湛!陈耶湛出来了,快,快去拍他!”

围观的人群总算想起来此行来机场的目的,咱这次好像是来接陈耶湛的机的吧?这次接的任务好像是代拍陈耶湛的吧?大家往白茵陈手指的方向一看,那不是陈耶湛又是谁?

人群立刻调转方向,朝陈耶湛狂奔而去。

陈耶湛心里骂了一千遍这个可恶的女人,加快了脚步,但依然挡不住四面八方拥来的人群。

司空青和白茵陈总算得以松了一口气,工作人员也立刻围了上来,相互抱怨着:“这些人是怎么回事,疯了吗?”

“行了行了,别说了,赶紧走,别待会又围上来一堆人!”

司空青脚步急冲冲,似乎一刻也不想再呆在机场里,白茵陈几乎是小跑着跟了上去。

“留步!留步!”

后面追上来一位中年男子,这男子看起来很精干,三下两下追到了他们前头。“这位小姐,我是导演周回歌,我呢,最近在拍一部剧,正缺个演员,我看这位小姐形象很符合,不知道有没有兴趣?”

司空青想都没想就拒绝了:“不好意思,没兴趣。请你让开,我们要走了。”

“哎哎哎,”白茵陈不乐意了,“人家周导演又没问你!他问的是我!我同意,我同意,我太同意了!”

白茵陈仿佛怕周回歌反悔,立刻就与他站在同一边。

司空青脸色有些发青,熟悉的低声咆哮体又来了:“白茵陈!别忘了你答应过我什么!我说不同意,就是不同意!”

白茵陈有些下不来台,眼珠子一转,半撒娇半威胁道:“司空哥哥!你看你,又生气了!只是拍戏而已,好歹算是份工作,你这也不行,那也不许的,我会受不了的!我需要一份工作!”

司空青的语气没有松动:“我旗下这么多投资公司,有的是工作机会让你挑。”

白茵陈说:“那种工作,我不感兴趣,我也学不会!那么多数据,我看得头都晕了!司空哥哥,你看人家周导演还在这里呢,你好歹给人一个面子,不如听导演说说,是什么角色?”

周回歌听着两人对话,猜测眼前这俩人可能是兄妹,这种事常见,因家庭阻拦出道的女明星不要太多,但基本上尝到名气带来的利益关系,就没有不出道成功的。他信心满满:“这是我们最近在筹划翻拍的一个剧,剧本演员几乎都定好了,马上就开机了,就缺个香香公主的角色……”

司空青一听立刻把白茵陈的手拉了过来就走:“花瓶!不演!”

白茵陈不干了:“司空哥哥,香香公主怎么就是花瓶了?请你尊重每个角色好嘛?再说了,花瓶也没啥不好,我没有学过演戏,一开始演个花瓶挺好的……”

司空青停了下来,心里狐疑:这个女人,怎么会知道香香公主?难道她恢复原本的记忆了?她没理由这些都记得,却不记得自己是谁啊?

白茵陈以为他被自己说动了呢,有些雀跃:“周导演,留个联系方式吧。我先回家休整休整,晚点咱们再联系。”

周回歌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说“演个花瓶挺好的”,有些忍俊不禁,似乎是怕她反悔,迅速交换了联系方式,就撤离了机场。临走前还做了个打电话的手势,白茵陈笑眯眯地回了他一个OK的手势。

“白茵陈,你以前,看过香香公主的小说?”司空青试探着问道。

白茵陈沉浸在拿到了导演的联系方式的喜悦中,毫无察觉:“看过啊!怎么没看过,上学的时候最喜欢看了!陈家洛那个渣男!”

司空青又问:“在哪里看的?几年级?初中,还是高中?哪所学校?跟谁一起看的?那会你的同学叫你什么?”

“你一下子问我这么多,我怎么回答啊,”白茵陈不满地白了他一眼,却开始努力回想起来:“在哪?初中?高中?跟谁?我的名字?……

她的眼神也渐渐迷离了起来,甚至有痛苦之色:“我的头,好痛……”

她抱着头,话未说完,失去了知觉。

白茵陈是在司空青的家里的检查室醒过来的。

那会他的专属家庭医生安玲珑也才刚离开,她睁开眼睛,看着一大堆医用器械,以为自己又回到了A国:“不……我不要呆在这,我要回国!”

“你醒了?”司空青关切地问,他的声音非常轻柔,似乎像是怕惊吓到了一只软萌萌的小鸟。“别担心,这是我家。我们在国内,很安全。”

“我……我这是又怎么了?”白茵陈实在是讨厌自己这副动不动就晕倒的身体。

“哦,没事的,医生看了你之前的病历本,做了些检查,大概是因为一路奔波劳累,又太过紧张兴奋,所以才晕倒的。多多休息就好了。”

白茵陈点了点头,小心翼翼地说:“我现在感觉好多了。”

我好了,我全好啦!我要去拍戏,我要去找周导演!

司空青看出了她的小心思:“拍戏的事,不是小事。医生说你不宜劳累,要卧床休息的。拍戏的地方条件都很艰苦的,你这身体会受不了的。所以,拍戏的事,就此作罢!”

白茵陈嘟起了嘴巴:“我是真的想去!”

司空青开启苦口婆心模式:“明星都光鲜亮丽,背后的付出不是常人能承受的。白茵陈,我就希望你这一辈子,安安稳稳地过,顺顺利利的,咱不要什么名气流量,你要钱的话,我司空青的钱多得你一辈子都花不完……”

“那都是你的钱!跟我没有关系!”白茵陈急红了脸,目前,现在,她真的很不愿意跟他绑在一起啊,感觉自己连自由都没有了啊。

“你!”司空青的怒气值一下子爆了,一时又找不到什么说辞。

白茵陈就怕他下一步就说出你是我的未婚妻,我们赶紧结婚吧,我的钱就是你的钱之类的话,赶紧说:“司空哥哥,你为什么不愿意我去做一些我自己喜欢的事?为什么我就一定要呆在你身边像个影子一样,一步都不能离开?怎么了,我现在是不能独立行走了吗?为什么,为什么你不给我自由?”

白茵陈盯紧了他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司空青,你到底﹑在﹑害﹑怕﹑什﹑么?”

白茵陈的话不知道是不是戳中了他的痛点,彻底点燃了司空青的怒气,他一下子抓住白茵陈的手臂,整张脸压了过来,双眼中的怒气似乎要把白茵陈吞没。

白茵陈的额头几乎要与他的相抵,两个人的脸似乎从来没有靠得这么近过,他的眼睛似乎就要将自己吞没,她不禁心里怦怦跳了起来。为什么,他发火她一点也不害怕,因为她知道那点怒火下一秒就会消失,从无例外。但他的靠近,她却有些害怕?

这个害怕让她直接认怂:“好了嘛,司空哥哥,对不起了,是我乱说话了,你别生气嘛,我答应你就是了。我答应你好好休息就是了。我答应你,不拍戏就是了。”

私人定制霸道金主禁传绯闻章节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