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级财阀的马甲妻
  • 顶级财阀的马甲妻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逗小逗作者
  • 更新:2022-07-15 23:26:00
  • 最新章节:第3章
加入书架 点击阅读
叶梓墨所在的贵族学校,学生都是豪门千金,世家少爷,她家境不好,自然成为别人调侃的对象。全城人都等着看她出糗时,却突然发现事情好像不是那么回事!叶梓墨身披无数神秘马甲,是名满全球的金融家,还是医术逆天的美女神医,最不可思议的是,她居然是顶级财阀聂妄川的小娇妻……

《顶级财阀的马甲妻》精彩片段

“叶梓墨!”

“你个不学无术的东西!竟然抄袭别人的论文!”

贵族学校里,刚进门的秃头老师愤怒的把卷子扔掉了桌上,目光恶狠狠的朝着教室最末尾的女孩看去。

女孩趴在桌上整睡得香甜,被声音吵醒,打了哈欠。

“下课了吗?”

她穿着非主流的衣服,虽然十八九岁的样子,但脸上画着五颜六色的浓妆,看起来有些瘆人,眼睛很亮,却被蓝色的眼影忽略住了里面的精光。

“叶梓墨,你现在就给我滚回家,明天把你的家长给我找来,我要告诉他们,你这个蠢货在学校里都做了些什么!”

“这个丑八怪又被骂了!赶紧滚出学校吧,跟她在一个班级都觉得丢人!”

全班学生都是一阵大笑起来,这里是贵族学校,都是知名企业的大少爷,千金大小姐,叶梓墨的家世不如他们,却自不量力的来这里读书。

叶梓墨,自然成了他们调侃的对象。

叶梓墨完全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收拾好了自己的书包,大摇大摆的出了教室。

秃头老师狠狠地瞪着她的背影,骂道:“这是培养商场精英的学校,怎么会有这种废物混进来!”

她早就看叶梓墨不顺眼了,其他的学生逢年过节都会发来红包,唯独这个叶梓墨非但一个红包没发,还在群里把发给他的红包抢走了好几个。

“丑八怪,是不是又要乘公交车回家?”

校园里路过的学生,看见叶梓墨背着书包的样子,就知道又被老师赶出了课堂。学校里几乎所有的学生都有私家车,只有叶梓墨除外。

叶梓墨眼神淡淡的扫过,脸上不波不澜,在别人眼里,都会认为她是被骂丑八怪的次数太多,已经听习惯了。

学校门口就有一个公交车的站点,她上车,十分钟后,在一个公路旁的站点下了车。

她的脚刚落在地上,刷的一辆蓝色的法拉利停跑车在了路边,里面坐着一名俊美无比的男人,紫色的双排扣西装,眼神略流露几分邪气,耳朵上戴着一个银色的耳箍。

车门打开,男人走了下来,上下打量了下叶梓墨,啧啧笑道:“我说小爷啊,你有必要成天打扮成这副样子吗?这要是传出去......”

没等她说完,叶梓墨的眼睛猛然抬起,寒光凛冽,“若传出去,死!”

“小爷,我只是开个玩笑,你别当真。”

帝情赶紧赔笑,把副驾驶的车门打开,伸手做了个请的姿势。

这若是让认识帝情的人看到,定然会惊掉下巴,他可是在杀手排行榜排名前十的人!竟然对一个丑八怪的女孩毕恭毕敬!

车子飞驰在公路上,帝情扭头道:“小爷,我们去哪里?”

叶梓墨目光淡淡的看着窗外,“送我回家!”

叶梓墨被秃头老师约见家长告状,不得不回家一趟。

叶家这些年经商顺风顺水,买下了一栋二层的小别墅楼。

叶梓墨是叶家的大女儿,但她却并非亲生女,而是医院遗弃在襁褓里的孤儿。

不过没领养多久,多年未孕的叶家女人有了动静,生下了她的妹妹,叶巧慧。

叶梓墨推开大门,客厅里正在沙发上嗑瓜子的女人扭头看来,顿时眉头紧紧地皱起。

刘淑娟是她的养母,但自从有了亲生女儿以后,就对叶梓墨横挑鼻子竖挑眼,甚至想把叶梓墨培养成家里的佣人。

不过叶梓墨的养父一直对她宠爱有加,视如己出,刘淑娟不敢做的太出格。

刘淑娟把手里的瓜子往桌上一扔,站起来阴沉道:“你回来干什么?”

叶梓墨懒得和她多说话,迈步走去了楼上。

“你是不是想找你爸爸要学费了?不用找了,你爸上个星期已经走了。”

“走了?”刘淑娟的话让叶梓墨浑身一颤,猛然回头,“什么意思?”

“你爸爸前几日出了车祸,抢救无效,在医院里走了。”刘淑娟说道。

叶梓墨脑子嗡的一声,这才发现在客厅拐角的走廊里摆放着供桌,上面的放着的照片正是她的爸爸。

她的养父死了!出车祸死了!

“为什么没有通知我!”

叶梓墨浑身在隐隐的颤抖,眼神开始变冷,忽然生出无比的怨恨和愤怒,心中的暴戾,一点一点地滋长出来。

对于叶梓墨状态的改变,刘淑娟丝毫没有察觉,撇嘴叱道:“你只是我们叶家的一个养女,你还真当自己是叶家的千金大小姐,为什么要通知你。”

叶梓墨猛然过去,一把揪住了她的衣领,满眼杀气,“有本事再说一遍?”

“你想干什么?”刘淑娟莫名有些恐惧,脸色发白,声音都抖了起来。

“姐姐,妈妈这段时间很辛苦了,你不要这样对待妈妈。”

一身连衣裙的叶巧慧从楼上急匆匆的下来,用力扯着叶梓墨的手掌,但是根本就扯不动。

她和叶梓墨同在一家贵族学校,她早就知道她爸爸出车祸的消息,一个星期前就回到了家里。

她和刘淑娟一样,都没想通知给叶梓墨,这也导致叶梓墨连养父最后一面都没有看到。

“爸爸的墓地在哪里?”叶梓墨朝着叶巧慧看去。

叶巧慧犹豫了下,眼睛红肿不语,刘淑娟皱眉道:“你爸爸临死的时候有遗言,要把骨灰撒在大海,我们没有给他安葬在墓地。”

叶梓墨盯着刘淑娟,把她的身子往前扯近了几分,咬着牙齿,“你如果敢说一句假话,我把你的皮给撕了。”

说完,她狠狠地把她用力的推开,大步朝着门口而去,她的爸爸已经死了,这里已经不值得她留念了。

刘淑娟气得手都在颤抖,指着叶梓墨破口大骂,“你这小贱货,以后不要再回来,这里是叶家,不是你家!”

“还有你的学费,更别指望着我会给你!”

叶梓墨出来了别墅,重新上了前面帝情的车里,她的脸色很冷,帝情感觉哪里不太对劲,一边把车子开出去,一边问道:“小爷,发生了什么事?”

“我的养父死了!”叶梓墨说完这句话,眼睛忽然收紧,“从今以后,取消对叶家公司的任何帮助。”

帝情都记在了心里,叶家的公司能顺风顺水这么多年,全是叶梓墨在背后帮助的结果。

叶梓墨最感恩的是她的养父,既然养父死了,她对于叶家的恩情也到此结束了,剩下的那对母女根本就没能力经营公司,公司离倒闭不远了!

叶梓墨刚走不久,叶家小别墅楼前驶来了一辆灰色的宾利,副驾驶车窗打开,露出了一张异常俊美的脸庞。

男人周身散发着矜贵的气质,蜜色肌肤散发着健康的光泽,眸光神采震人心魄。

冷峻的面容,漠然朝着紧闭的大门看了几眼,薄唇淡淡问,“确定是这里?”

开车的林峰赔笑道:“川爷,就是这里!所有的线索指明,老爷子让找的人就住在这里,还是一个只有十七岁的姓叶女孩。”

聂妄川听着助手的讲述,缓缓勾起削薄的嘴唇,“爷爷千里迢迢要找的人竟然是一个丫头片子,这倒有些匪夷所思了。”

林峰下车把聂妄川的车门打开,聂妄川迈着大长腿走下车,身材高大挺拔如松柏,阳光洒在了他的身上,仿佛镀了一层灿烂的金光,将他的身影拉得更是修长。

他径直走上了台阶,林峰快步跟过来,替主子按响了门铃。

很快,大门打开。

“你们找谁?”

叶巧慧走了出来,还以为叶梓墨这个养女又回来了,没想到门口站着两个陌生的男人。

聂妄川朝着叶巧慧看了过去,深邃的眼睛里带着几分探究。

叶巧慧看到聂妄川,顿时惊得犹如见到了天神,她下意识的不敢眨眼睛。

这个人是聂妄川!是帝国商界,犹如神尊般存在的男人。

那绝美的容貌和傲然挺拔的身姿,都在彰显着他尊贵的身份。

叶巧慧此刻眼睛已经亮了,那张小脸因为激动变得红扑扑的,手不由自主的揪着自己羞答答的裙子边。

林峰走前一步,带替他的主子朝着叶巧慧问道:“请问小姐,这里是叶家吗?”

叶巧慧使劲点头,激动的舌头捋不直,“对对对,这里就是叶家,你们来我们家干什么?”

“你家?那你是?”林峰眼里露出了几分古怪,不由多打量了叶巧慧几眼,年龄看起来差别不大,也是十七八岁的样子,难道她就是他们要找的人?

只是,叶巧慧怎么看,也没那种配得上聂妄川的气质。

叶巧慧既然知道了对方的身份,一脸乖巧的回答,“我叫叶巧慧,叶家的女儿。”

“你们叶家有几个女儿?”林峰想了想问道。

“就我一个。”叶巧慧自动的隐藏屏蔽了叶梓墨。

听到她的话,林峰看去了聂妄川,挤眉弄眼间好像在说:川爷,看看这丫头怎么样,这可是你未过门的媳妇啊!主子满意不?

聂妄川一脸平静,他来这里是听了家里老爷子的命令,找一个当初救了老爷子的女孩。

这个女孩姓叶,今年正好十七岁。

想到这里,他英气的眉间微微蹙了几下,心情很不满。

是老爷子欠了人家女孩的人情,竟然让他这个孙子来还,而且还是肉还!

林峰朝叶巧慧询问了起来,例如年龄,身高,体重,星座等等,这是在看跟他们的川爷到底合不合。

叶巧慧神色越来越古怪,怎么会问她这些东西?

她隐隐间好像明白了点什么,实际上聂妄川找的是叶梓墨!

叶巧慧心如鹿撞砰砰的直跳,咬了咬牙,心中腾升着贪婪,把叶梓墨的年龄体重身高星座,一五一十的说出来!

“我叫聂妄川!”聂妄川从台阶下走了过来,带着一身逼人的英气,居高临下的站在她的面前,伸出了白皙如玉的手掌。

叶巧慧和他轻轻握了下手掌,眼波柔的一塌糊涂,赶紧指去了别墅里面,“聂先生,请去家里喝杯茶。”

聂妄川没有停留的意思,摆了下手,“我最近很忙,等我有时间会联系你。”

说完,他就上了灰色的宾利。

叶巧慧听说过新闻,好像聂忘川要出任聂家的分公司的总裁,这家公司就在他们江城。

还真是有缘分,看来以后他们会经常遇到了。

林峰跑去前面车子的时候,又折回到了叶巧慧的身前,把自己的名片递了过去,饱含深意道:“少奶奶,如果以后有事情就联系我。”

叶巧慧被少奶奶的称呼,惊喜的不能自已!

她脸上烧了起来,垂着眼眸,看似害羞,其实内心里激动不已,可以代替叶梓墨这个贱人嫁到豪门了。

林峰没再关注叶巧慧诡异的情绪,直接就钻进了车里,很快驱车消失在了公路上。

叶巧慧在原地发了会呆,接着就焦急的跑回家里,她要询问自己妈妈是不是之前给叶梓墨那个贱人定过婚约,未婚夫还是帝国最富有的男人,聂妄川。

既然有这样的资源,为什么要便宜叶梓墨?

叶巧慧越想,越是生气!

......

此时的叶梓墨,进入到了一家酒店里,并不知道在不久前有人去找过她,还是她从没见过的未婚夫,不过被叶巧慧给冒认了。

这一切源自三年前一次的玩笑,她救了叶家老爷子的命,老爷子感激之余,想做主让她成为他的孙媳妇。

但她拒绝了,她对男人没有兴趣。

“小爷,据说所调查的结果,车祸是你养父单方面造成的,撞在了路边石,直接导致车毁人亡。”

帝情根据叶梓墨的命令,对她养父车祸进行了调查。

叶梓墨冷冷的抬起眼皮,“有事发时的路面监控吗?”

她不相信她的养父会如此粗心大意,这些年她的养父在商场得罪了许多人,车祸未必像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

“当时整条路段的监控正在维修,看不到当时的事发情况。”

这么凑巧?叶梓墨眼睛微微闪动。

“小爷,虽然路面没有监控,但在不远处正好有一家公司,他们公司的四周应该装有监控。”帝情根据自己调查的结果,继续说道:“这家公司是京城聂家的分公司,他们的总裁叫聂妄川。”

京城聂家?聂妄川?聂家的少爷?

叶梓墨唇角溢出了一抹若有若为的笑意,当初聂家老爷子曾跟她开玩笑之事又浮现在了眼前。

聂家老爷子让这个聂妄川当她的未婚夫,还了聂家欠她的人情债。

呵!

想的还真是美啊,如果真答应了聂家的老爷子,那聂家可是白得了人,还把欠的人情债还了。

不过想要拿到聂氏公司路边的监控视频,需要联系到聂妄川。

“对了,小爷,我顺便调查了下这个聂妄川,发现了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随着帝情的讲述,叶梓墨眼睛闪动了起来。

聂妄川有严重的失眠症,因为长期失眠还导致头疼欲裂,这可把聂家人给急坏了,找了无数的名医,甚至放言只要能治好聂妄川的失眠症,任何条件都可以答应。

来的医生虽然很多,但没有一个人可以缓解他的头疼。

叶梓墨听完了帝情讲的话,冷冷迈步进了房间里。

她迅速给自己卸妆,她要恢复真实容貌的自己。

同时,还要恢复一个被人传的神乎其神的身份,帝国最有名的神医小爷。

神医小爷,是这些年来最有名的医学才子,据说可以医死人、生白骨,但也是最神秘的一个,不仅不知道她的落脚点,甚至连她是男是女都不知道。

卸掉妆容的叶梓墨有种极致的美,白晳的小脸冷静淡漠,一双美眸清澈如水。

美的冷艳。

帝情一时间都看呆了,还在他fa愣的时候,叶梓墨冷冷的问道:“查到聂妄川的位置了吗?”

“他今晚会去枫情酒吧。”

在晚上的八点多钟,叶梓墨上了帝情的跑车,一路飞奔去了枫情酒吧。

在路上,帝情的法拉利遇到了一辆灰色的宾利,两辆车子竟然在路上飚了起来,争强好胜中,还发生了剐蹭。

辆车碰撞,迸发出了火星!

“把速度慢下去!”坐在副驾驶上的叶梓墨皱眉道。

帝情撇了撇嘴,把车速降了下来,如果叶梓墨刚才没有开口,他正打算一个油门超过旁边的宾利,把它别在路边,敢跟他在路上叫板不想活了。

灰色的宾利飞驰而去,车里的人还嚣张的按响了车喇叭,仿佛在炫耀刚才自己飙车赢了了。

“车速不需要这么快,后面的车子是故意在让着你。”车后座上的男子放下了手中的书籍,漠然的抬起了头,露出了那张世间罕有的绝美脸庞。

“是川爷!”开车的林峰心里有些不服气,把车速降下来一些,接着朝着反光镜看了几眼,后面的敞篷跑车里的一男一女被他记在了脑子里,暗暗发誓,下次见到了一定要分出个胜负。

枫情酒吧。

“川爷,我已经调查清楚了,叶巧慧就在我们家开办的贵族学校上学,您和她还真是有缘分。”林峰站在二楼的酒桌边,给聂妄川的杯中倒了红酒。

聂妄川手里端着酒杯微微晃动,鲜红的液体散发着浓烈的酒气,他俊美的眉头微微蹙起,老爷子给他定的这桩婚事,他并不愿意,但谁让老爷子欠了叶巧慧的恩情。

真是麻烦!

“川爷,叶巧慧除了家境一般外,看起来还不错,虽然气质差了一些,但属于乖巧可爱的那一类,而且老爷子的眼光肯定不错......”

当年聂家老爷子曾得了一场大病,寻到曾经多年为医的老友治病,却不料老友出去游山玩水了,但向来性格古怪的老友却是收了一名女弟子,还是个小丫头片子。

没曾想,小丫头片子治好了他的病。

林峰正在絮絮叨叨的时候,发现聂妄川根本就没有听他在说话,而是朝着一楼看去。

一楼里响着高亢的音乐声,舞池上空球型灯光闪烁,下面的男男女女在尽情扭摆着身体,一脸的兴奋和痴迷。

顺着聂妄川的目光看去,林峰的眼睛顿时瞪了起来,指着下面就喊道:“对,在路上跟我们飙车的就是他们!”

酒吧一楼走进来了一男一女两个人,正是来这里找聂妄川的帝情和叶梓墨。

叶梓墨嘴里咬着一根草莓味的棒棒糖,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朝着四周看去,这在某些人的眼里简直是送上门的尤物,纷纷过来搭讪,均想从中这个小美女身上捡点便宜。

帝情跟在叶梓墨的身边,每一个想要靠近她的男人,还没有靠近叶梓墨半步,就被他无情的一脚踹翻在地上。

想勾搭小爷,也不拿镜子照照自己!

再说小爷那么容易勾搭吗?要那么容易,他早就勾搭上了。

叶梓墨嘎嘣咬碎嘴里的棒棒糖,吐出细管,目光看去了二楼的方向,随后手中拿出手机,确认了下上面的照片,抬步走上了楼梯。

站在酒桌边的林峰虎视眈眈看着走来的两个人,重重哼了一声,“怎么?在路上飙车剐蹭到了我们车子,还一路跟到了这里是想闹事吗?”

叶梓墨微微诧异了一下,没想到路上灰色宾利里坐着的是他们,接着一笑,拉开酒桌边的椅子坐下,朝着对面的聂妄川说道:“聂先生,我找你是有件事情......”

“这里是喝酒的地方。”

没等着她说完,聂妄川抬起秀美的手掌打断了她的话,接着端起酒杯轻轻抿了一口。

叶梓墨碰了个软钉子,心里有些不爽。

“川爷,刚才开车剐蹭我们的是他,让他给我们道歉!”林峰看着帝情那副很拽的样子就很不舒服,朝着帝情气愤的指了过去。

帝情的脸色已经阴了下来,眼角的肌肉迅速收缩,冷冷道:“你再说一遍?再敢用手指着我?”

林峰也不示弱,挽起袖子上前,“怎么?不道歉,还想闹事?”

聂妄川朝着林峰摆了下手,林峰顿时安静了下来,低着头退到了一边,接着聂妄川饶有深意的看去叶梓墨,“你的朋友碰了我的车,你的意思呢?”

他话里的意思很直白,只要帝情道歉,叶梓墨刚才所要求的事情就有的谈,否则没有谈的必要。

叶梓墨唇角微微勾起,虽然她有事要求聂妄川,但是她有一个最大的缺点,就是护短!

她红唇微扬,一抹邪气在眉眼间散发开,漫不经心道:“聂先生,如果你这么介意,我可以赔你一台同款车子,也或者可以欠下你一个人情。但让我朋友因此道歉,我无法做到,而且我也不允许他这样做。”

聂妄川的那辆宾利百万以上,在叶梓墨心目里,却是不如帝情的一句道歉。

最新更新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