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帝之子
  • 神帝之子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揩油笔
  • 更新:2022-03-29 13:20:00
  • 最新章节:第3章
点击阅读
秦萧身上的标签有很多,他是神帝之子,是无数天骄的恩师,亦是戴罪之身,同时还是一个不起眼的上门赘婿。秦萧经历了很多苦难,可那些苦难让人成长。如今他是孙家上门赘婿,虽然受尽了外人白眼,但他甘之如饴。当一切真相大白,一代神龙出渊!他不光要为自己正名,还要守护心爱之人!

《神帝之子》精彩片段

“帝少,神帝大人已经查明了真相,现派我等前来接您回家,跟我们走吧!”

“是啊,帝少,临行前主母大人交待过,若您不回家,便要断了神帝大人座下五千亿军饷,千万大军岌岌可危,就指望您了。”

“帝少,请三思!”

秦岭山内不知名的小村庄里,上百名西装革履,行军严肃,散发赫赫虎威的侍卫全部单膝下跪,低着头颅,不敢直视那名盘腿坐在青石上的二十三岁青年。

青年手持一根鱼竿,嘴角叼着香烟,身边一条大黄狗,满脸尽是沧桑。

他很是平静,嘴角微微翘起,下巴的胡渣仿佛印刻着“可笑”两个字。

伸手提起鱼竿,江面水波四散。

两年前,他最优秀的弟子连同全家死了,而凶手则是一名战功赫赫,表面上正人君子的战神,为了给弟子一个交代,他怒闯禁地神殿,破坏十国会议,直接向父亲申请斩杀令,申请杀了苍龙战神。

但他没想到的是。

自己的父亲不仅不相信他所罗列的证据,甚至还说,是他假公济私,公报私仇,说是他的弟子有错,死有余辜,同时也因为违反禁地规则,他被赶了出来。

之后,父亲为了安抚苍龙战神的情绪,继续让苍龙守护龙国边疆,还断了他的生活来源,下令不允许任何人,再给予他任何帮助!

这一断,他消失了,足足消失了两年。

时至今日,真相大白,秦萧却没有半点喜悦。

“两年了,才查清啊!”

“父亲越老,越糊涂!”

轰!

此话一出,百名侍卫头颅更低,脸上更是直接布满了恐惧。

若是这句话是从别人口中说出来的,只怕会当场消失,尸骨无存。

神帝!

世界北半球百国疆主,四大国背后真正的推手,咳嗽一声,半个地球都得颤一颤。

这样的人物辉煌半生,却唯独对一个人束手无策!

那就是此刻这名头戴斗笠的钓鱼少年。

神帝之子——秦萧!

人间天才千万万,唯有秦萧天上人!

这是已去世的某位伟大的老人物和年仅十岁的秦萧攀谈三天三夜后,留给龙国各级高层的一句话。

不从武,不从医,以文论道,治天下。

除了是神帝之子的身份之外,秦萧还有两个身份。

第一:世界第一大商业集团“盘鼎天下”掌权者,神帝之妻武沫凤的亲生儿子。

第二:帝师!

此帝师,乃无数天骄奉若神明的人物。

秦萧指点过的人,三分之一从军,成为各区兵王战神级别的人物,三分之一从商,在短短十年间,让母亲武沫凤的商业帝国迅速壮大,地位不可撼动。

至于剩下的三分之一,秦萧则是遵循了那位伟人的请求,让他们留在了龙国,成为各界的中流抵住。

纵使两年前他因为这件事情名声受辱而销声匿迹,这些曾受过他指点,尊称他帝师的大人物,依旧视他为师!

一日为师,终身为师。

看着波澜四散,看着这些下跪的侍卫。

一幕幕回忆,涌上秦萧的心头。

就在这时,传来了一名拄着拐杖的孕妇呼喊声。

“秦萧,你在哪呢,你怎么还在钓鱼不回家啊!”

“老婆?”

哎呀!

秦萧立马丢下手里的鱼竿,从青石上跳下来,快步跑到百米外那名孕妇面前,小心翼翼地搀扶着她。

“你怎么出来了,我不是说要给你钓一条鱼打鱼汤给你补补身子吗?”

“你现在是孕晚期,八个月了,你又看不见路,万一有什么意外伤着你怎么办?”

秦萧关心极了,生怕出现什么意外。

这是他的妻子孙芸芸,也是两年前带着他,走出那一段阴影,更上一层楼的女人。

这一生,秦萧有三个最重要的人,第一个是父亲,第二个是母亲,第三个,就是眼前的妻子。

只是,他们还没有结婚证!

因为......

孙芸芸是被江城的三流家族孙家赶到乡下的。

而原因,秦萧很清楚!

那是失去公道,人神共愤的事情。

四年前,孙芸芸十八岁,考上了江城一流大学,本该前程一片光明,却不想在高中毕业聚会上,被同班追求了她十八年的富二代刘阳灌醉,带去酒店。

而刘阳刚把孙芸芸扶下车,孙芸芸立马就清醒过来,一想到刘阳私底下的作风,立马拼命反抗,挣脱开来之后就往马路上跑,刘阳心急也追了上去,也正是这一追,马路横空冲来一辆车,将他们都撞飞,出了车祸。

醒来后的孙芸芸,双目失明,单腿膝盖重创,沦为一名瘸子。

刘阳则是受到撞击的地方程度不重,并无大碍。

孙芸芸为此想要讨一个交代,可没想到,刘阳居然反咬一口,说是她勾引自己,才会发生这种事情,之后还不惜花钱让同班的同学录假口供,污蔑她,羞辱她。

孙芸芸想请爷爷帮忙,家族里的人却为了不招惹上比孙家高一等的刘家,不仅花钱平息了刘阳的怒火,让出了生意,还把她赶出孙家,送到偏远的秦岭山来,让她自生自灭。

一个受害者,没能讨回该有的公道也就算了,还受到这般待遇。

简直——荒谬!

而这件事情,也是秦萧心中一直以来的一根刺!

他要拔掉这根刺,为孙芸芸,讨回一个公道!

孙芸芸握紧秦萧的手臂,紧紧抱着:“我......我害怕。”

“一个人呆着,我怕你出事,方圆五十里内都没人,我......”

“小傻瓜!”秦萧溺爱地摸了摸她的小脑袋。

“我能出什么事情啊。”

“相反,我还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好消息?”

孙芸芸抬起头,摸索着黑暗,用手捧住秦萧的脸:“什么好消息?”

秦萧微微一笑,侧头望着这群侍卫:“我要带你离开这了。”

“离开这?”

孙芸芸惊讶:“我们不是在这过得好好的吗?为什么要离开?”

秦萧说道:“还记得以前我答应过你的吗?”

“我会治好你的眼睛和腿!”

“我会给你一场全世界最盛大的婚礼。”

“我会为你讨回曾经失去的公道。”

“我要让那些曾经污蔑你,陷害你的人一个个付出代价。”

“我会让你成为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

“我要让你,永远活在温暖的光明里。”

“你忘了吗?我还要和你领结婚证呢。”

“我秦萧,要给你一个名分。”

一个,这个世界无数优秀的女人,做梦都拿不到的名分!

一句句,发自肺腑。

而孙芸芸,早已泪湿了眼眶。

这一幕,也在此刻,直接震住了这百名侍卫。

领头的更是当场惊了神。

满是不可思议地盯着孙芸芸那隆起的肚子看。

“两年不见,帝少竟然......有了心爱之人!”

“还即将有孩子!”

“乖乖,若是神帝和主母大人知道,岂不是......”

还不等他反应过来,秦萧握紧孙芸芸的手,说道:“你愿意吗?”

“芸芸,嫁给我!”

孙芸芸泪泣如雨:“我愿意,我愿意,你真的要带我离开吗?”

“当然,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孙芸芸重重地点头;“好,那后天正好是爷爷的生辰,你带我去给爷爷祝寿,正好问爸妈拿户口本,我们去领结婚证,好不好?”

秦萧抚摸着她的脸:“没问题。”

说罢,他让孙芸芸在原地等一会,转身则是走到百名侍卫面前。

“帝少,那是夫人么......”

领头的侍卫长问道。

秦萧背手而立,盯着他:“真相查明之后,本该属于我的,拿回来了吧!”

侍卫长连忙回答道:“您放心,帝少,神帝已经恢复您的百疆监查大人身份,十万炎军随时听您调遣,龙国境内各行各业之人,只需您一句话,皆可调动!”

“另外,神帝大人为了弥补您,特意让那名苍龙战神告老还乡,回到江城,就留着给您,慢慢为那一家老小,讨回一个公道!”

听到这话,秦萧点了点头:“行,我知道了,回去替我颁发三道命令。”

“第一,立刻调派龙国大国手前来江城等候,我要为我的妻子,治好眼睛和膝盖!”

“第二,彻查四年前害我妻子沦落至今的凶手刘家少爷刘阳,我要刘家所有信息,除此之外,十万炎军即刻入驻江城,我要为我的妻子,为两年前我那徒弟死去的全家老小——讨交代!”

“第三,回去给我父亲,还有我妈带一句话,我要结婚了,请他们于半个月后,前来江城参加婚礼!”

“我要给我的妻子,这个世界上最盛大的婚礼!”

后日眨眼间来到,孙家大摆老太爷宴席,江城各界人士,纷纷前来庆贺。

大门口的客人络绎不绝,一个接一个送上大礼。

“祝孙老太爷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祝老太爷儿孙满堂,家族兴旺。”

“祝老太爷长命百岁,永寿无疆!”

“......”

“哈哈哈,好好好,谢谢各位,谢谢各位啦!”

大堂上,那名穿着红色中山装的华发老人孙山太拱手朝着所有客人道谢。

座下边上一名中年妇女更是红光满面:“爸,今天还有个好消息要告诉您呢。”

孙家二代孙丽嘿嘿笑着,说道。

“哦?还有一个好消息?是什么?”

孙山太两眼发光,今天是他九十岁大寿,如果再来一个好消息,岂不是双喜临门了?

只见孙丽站起身,朝着门口呼声喊道:“宝贝女婿,乖女儿,你们可以进来了。”

“嗯?女婿?”

此话一出,满堂落座的宾客全部竖起眼睛朝着大门口的方向望去,好奇极了这宝贝女婿长什么样子?

要知道这孙丽,是孙家出了名的势利眼,仗着自己的女儿天生丽质,长相漂亮,不知道拒绝了多少豪门公子的联姻邀请,说是她那等天资的宝贝女儿,起码也得是一流家族的继承人才配得上。

眼下却突然冒出来一个宝贝女婿,能让人不好奇吗?

听到这话的孙山太爷立即朝门口看去。

下一秒,就见到大门口外的马路上,一辆又一辆吉普车排成一字长蛇阵,停在孙家大院前。

“砰!”

十名青年挺直胸膛走下车,以最快的速度来到主车前,排成的两队,站在后座车门前。

“敬礼!”

刷刷!

十人昂首挺胸,整齐划一地敬礼。

这一动作落在所有宾客眼中,瞬间激起轩然大波。

“这......这不是苍龙战神专属的龙纹标志吗?”

“他们的着装,他们的衣服,还有他们的素质。”

“天哪,难不成孙家这一位孙女婿是苍龙战神的人?”

一时间,全场沸腾。

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车门打开。

一名胸前挂满了勋章,穿着极为独特的白色军装的黄面青年脚踩皮鞋走下车,十分绅士地来到另一边打开车门。

随即,将一名肚子隆起的孕妇搀扶下车。

一看到那名孕妇。

孙山太惊了:“这......这不是莹儿吗?她怀孕了?”

孙丽咧嘴笑着:“是啊爸,您马上就要做曾祖了,莹儿不仅怀孕八月,还找了个如意郎君啊。”

说话间,那名黄面青年挽着孙莹儿的手大步流星走向院内,在众人那羡慕崇拜的目光下,来到孙山太面前。

孙莹儿连忙扬起笑容,拿出事先准备好的礼物:“爷爷,莹儿祝您生日快乐,祝您开开心心,快快乐乐,永远十八岁。”

“这是叶龙从塞外带回来的血灵芝,有延年益寿的功效,是特地带来给您的。”

说着,她把礼物拿出过去,孙山太颤抖着手接过,脸上兴奋不已,血灵芝啊,那可是传说中最顶级的中药材料了,用一句话来形容它的珍贵:就算是有钱有权有势也不一定能买到的宝物啊。

此刻,却成了他的东西!

重礼!

“好,好,好!”

孙山太连声重音说道三声好,看向叶龙。

丈母娘孙丽更是越看女婿越顺眼。

“来来来,叶龙,快跟爷爷介绍一下自己。”

“好的妈!”

说罢,黄面青年摘下帽子,对着孙山太敬了个礼,声音嘹亮地自我介绍到:“爷爷好,我叫叶龙,隶属苍龙战神第一殿组,驻守边疆八年,今随苍龙战神凯旋归来,奉命驻守江城。”

轰!

此话一出,全场再惊。

“孙家要雄起了啊,竟然真的和苍龙战神有关系,还是这么硬的关系,听说那第一殿组乃是苍龙战神亲手培养的私军,战功显赫,此次能跟着那位凯旋归来的,无一不是那位最得力的助手。”

“是啊是啊,我还听说,一个星期前传来苍老战神退休告老还乡的消息后,第一殿组的所有人都封了军衔,最垃圾的,也都是两杠两花的,你看这个叫叶龙的,竟然是两杠三花,这起码是提干的人物啊!”

“得此孙婿,孙家,要发达了啊!”

“......”

在龙国,苍龙战神的名号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眼下叶龙的身份一揭开,无疑是一口大祸,在人群中炸开,震惊住了所有人。

而就在所有人都在为孙家得了一位了不起的孙女婿时,孙家大院前,两人一狗三道影子,缓缓从街道上走来。

秦萧一路搀扶着孙芸芸,慢慢地走到孙家门口前,身后那条大黄狗一步不停地跟着,警惕且凶狠的眼神不时朝着两侧望,那眸光,宛如杀神般令周边所有飞鸟不敢靠近,争相逃却。

很快,他们走到大门口。

秦萧拿着礼物来到负责喊话的管家面前说道:“你好,我是孙芸芸的丈夫秦萧,麻烦进去通报一声,孙女孙芸芸携夫秦萧,前来给老爷子贺寿。”

管家一听,微微愣了下。

孙芸芸?

孙家有这一号的人物?

他嘴角呢喃着,突然想起四年前发生的那件事情,额头上顿时布满阴霾,立即朝路边那拄着一根拐杖的女人看去。

双目失明!

一条腿瘸!

这不是那个女人,是谁?

“呦,我当是谁呢?那不是四年前勾引人家刘家大少害得家族差点破产的虐完吗?”

“居然还有脸来见老爷子!”

秦萧瞳孔一缩,怒气上涌。

“你说什么?”

“你耳朵聋了,听不清?”管家没把秦萧放在眼里:“怎么,她眼瞎了,也找了个耳聋的丈夫?”

“行!那我喊大声点。”

管家咳嗽一声,故意对着门内的宾客大喊道:“四年前被逐出孙家的女人孙芸芸,携聋子丈夫前来给老爷子贺寿!”

这话一出,气氛乍然一变,传到大堂后,所有正在议论着叶龙的宾客们全部皱起眉头,竞相朝大门口望去。

作为今日生辰的主人公,孙老爷子更是当场面色难看,铁青无比。

主桌上的孙家族人直接站起来,目光不善地朝着大门口看去。

一看到那拄着拐杖,紧闭着双眼的孙芸芸。

另一名中年妇女神情大变:“芸......芸芸......”

孙芸芸!

那一刻,孙芸芸的母亲刘红连忙转头看向大门口,一看到那张熟悉的脸,还有那条因为车祸而瘸的腿,顿时,激动而又悲伤的情绪,涌上心头。

芸芸!

真的是芸芸,她回来了。

刘红没想到孙芸芸这么快就回来了,她昨天刚去刘家,难道是因为......

也就在这时,所有听到声音往大门口看去的宾客们,纷纷议论起来。

“咦,这不是四年前害得刘家大少被车撞的那个女人吗?她不是被孙家送到偏远山区了吗?怎么还回来?”

“这个不知廉耻的女人,还有脸出现,难道就不怕刘家找她麻烦?这四年好不容易孙家又起来了,这时候她回来,该不会是想来分家产的吧!”

“谁知道呢,几年前我还以为这孙芸芸有多单纯,到头来,不都是那样吗?”

“......”

人群中,不少记得四年前那件事情的宾客对着孙芸芸指指点点,言语间的羞辱凌厉无比,犹如利剑般,刺耳得落在秦萧耳中。

这时,大家又发现一件事情。

“看,那女人也怀孕了,肚子好像和莹儿小姐的差不多大。”

“是啊是啊。”

“我说呢!这是没钱养孩子,回来孙家讨饭吃的啊。”

“......”

羞辱。

污蔑。

那些不堪入耳的话在一瞬间涌向孙芸芸。

秦萧抓紧孙芸芸的手:“小傻瓜,要是受不了的话,我带你走,不需要户口本,我也有办法领到结婚证。”

若是往常,只怕她根本没有脸呆下去,但现在,经历了四年的岁月磨练,她的心早已坚如磐石,内心的支撑不再像四年前那么脆弱。

她行得端,坐得正,他人说什么,那是他们的事情,自己是什么样的人,只有自己最清楚。

孙芸芸摇摇头,眼皮下那承受了四年黑暗的眼神,通红且倔强。

“不要,我要堂堂正正的,让爸妈看到你,让爷爷看到你,你是我的老公。”

“好,那我们走。”

既然你决定要让孙家知道我,那我会让孙家这些嘲讽的人在那一天都后悔。

秦萧攥得更紧了,他牵着孙芸芸的手,迈开步子,迎合着宾客们冷漠且不屑的目光,走进大堂里。

与叶龙和孙莹儿这对相比。

他们就像过街老鼠,恨不能人人喊打。

而叶孙这一对,仿佛才是真正的主角。

站在老爷子孙山太面前,孙芸芸停顿了许久,终于鼓足了勇气。

但——

就当她刚准备开口时。

旁边传来讥讽的声音:“堂妹,看不出来你还挺有魅力啊,瞎了眼睛瘸了腿,还能找得到男人怀孕,勾引人的本事倒是一点也没变嘛。”

“怎么,特意挑在今天爷爷的生辰,挺着个大肚子来闹,你该不会是想来要钱的吧!”

“你男人这么没本事吗?养孩子都养不起?还要你一个瞎子加瘸子回娘家要钱?”

孙莹儿双手环胸,居高临下地冷说到,一副狗眼看人低的姿态!

坐在刘红身边的男人孙雄攥紧拳头,眼眶通红起来,他看着女儿破旧的衣服,眼泪流下来了。

“老婆,我们的女儿!”

“你给我闭嘴!”刘红偷偷骂道。

而这时孙丽插嘴道:“要钱?孙芸芸,你还好意思回来要钱?你脸呢?挺这么大个肚子来这装可怜的?”

“我不是来要钱的。”

一听这话,孙芸芸着急地否认道。

“不是来要钱的,那是来干嘛?难不成还真是有良心的给爷子贺寿?”孙丽冷嘲一声。

说着,还眉眼瞥了一下秦萧。

这个男人,还不如自己女婿一根手指头好!

“秦萧......”孙芸芸抓着秦萧的手臂。

“知道了。”

秦萧点点头,连忙从口袋里掏出白色塑料袋,里面装的黑不溜秋的茶叶。

他看向孙山太:“爷爷好,我叫秦萧,是芸芸的未婚夫,这是我自己亲手种的茶叶,有延年益寿的功效,比一些所谓的中药好用多了,也是祖上传下来的秘方,送给您,祝您身体安......”

“啪!”

还不等他把话说完。

一个巴掌横来,直接从他手掌把这包茶叶拿了过来。

叶龙伸手抢过,脸色阴沉至极,一听到秦萧说这包东西比所谓的中药好用多了,他心中感到不满极了,这不是明摆着说他的血灵芝上不了台面吗?

“呵呵!”

叶龙低头打开白色塑料袋:“说得这么牛逼,吹的吧!你这什么破玩意儿,能比血灵芝还有功效?”

跟在秦萧身后的大黄狗开始低吼,一排尖锐的獠牙没出。

“畜生,你想咬我?”叶龙狠狠一瞪。

“修罗!”秦萧闷哼一声,呼喊到大黄狗的名字,下一秒,大黄狗收起獠牙,毛发竖起,一双血褐色的眼睛,依旧死死盯着叶龙看。

“修罗?哈哈哈哈!”叶龙拍腿大笑:“笑死我了,给一条狗取这种名字,当狗是战神吗?”

说罢,他盯着塑料袋看,伸手往里面抓了一把。

与此同时,塑料一打开,一股极其难闻的恶臭味在顷刻间,弥漫周围。

所有人都捂住口鼻:“这什么东西,怎么这么臭,跟屎一样?”

孙山太脸色越发难看。

叶龙也捂住鼻子:“我当是什么宝物呢,不就是普通的茶叶吗?这种上不了档次的东西扔在大街上都没人捡,你居然拿来送老爷子当贺礼。”

“我说莹儿,你这堂妹可真够不要脸的啊。”

“什么垃圾玩意儿也敢跟我的血灵芝比!”

“呸!”

话音一落,叶龙快速把塑料袋绑好,朝着地面一甩。

“啪!”

继而他抬起腿,用力一踩,同时目光盯着秦萧的眼睛,张扬似的故意左右摩擦。

这一幕出现,秦萧目光冷峻下来。

他眯起眼睛盯着叶龙,看到那胸口的一排勋章后,杀意涌出。

“苍龙的人么?”

“呦,你还知道我是苍龙战神的人?”叶龙扬起嘴角:“既然知道,还不快滚?”

“滚?”

秦萧心中冷笑。

“你,没这个资格!”他掷地有声道。

刷!

他一说完,所有人直接傻眼了。

孙山太发怒:“他没资格,那我总有这个资格让你滚吧!”

“爷爷......”听到孙山太语气里的愤怒,孙芸芸心颤了一下。

“别喊我爷爷!”

“我没你这样的孙女,拿这种垃圾当贺礼,你也配喊我爷爷?你也有脸来贺寿?”

“今天是我的生辰,我不想大动干戈,更不想扰乱气氛,莹儿有身孕,咱们孙家是双喜临门,这个时候你过来,到底想要什么,直接说!”

“我......”孙芸芸眼泪上涌。

怎么也没想到以前那么疼爱自己的爷爷,如今却形似仇人。

“想要钱是吗?”孙山太怒吼道。

“不,不是的。”

“不是要钱那来干嘛!”孙山太声音越来越大。

这时,主桌上,一名中年妇女赶紧站起来,走到孙芸芸面前。

“芸芸!”

“妈?”

孙芸芸听到母亲熟悉的声音,嘴角颤抖:“妈!”

刘红强忍着泪意,一看到旁边人的表情,她知道自己不能再坐等着,必须要让芸芸赶紧离开,不能让女儿留下来受辱。

而坐在主桌上的另一名中年男人看到这一幕,低下头,不忍看。

“你别喊我妈,你倒是快说啊,你还嫌家里被你连累得不够吗?”刘红气急败坏,同时鄙夷地盯着秦萧:“你瞧瞧自己找的什么人。”

“让你一个挺着肚子的孕妇上门来要钱,还像一个男人吗?”

“不是我说你,在山里呆得好好的,非得来这里干嘛?赶紧滚啊!”

“妈......”孙芸芸:“你也认为我是来要钱的?”

她没想到连自己的母亲都这样认为。

不过一想到四年前自己被污蔑,被冤枉的时候,一家人的态度,她也不奇怪了。

“难道不是吗?”刘红反问:“你现在要点钱赶紧走,还有余地,真的惹恼你爷爷,后果是什么你心里清楚。”

“就是啊孙芸芸,快点说个数字,拿着钱,拿着你的破茶叶滚蛋,要不然,我就让人把你扔出去,砸死你肚子里的孩子。”

“孙莹儿,你给我闭嘴!”这一刻,孙芸芸嘶喊道。

她忍不住了!

是可忍熟不可忍。

羞辱她!

污蔑她!

骂她!

她都可以忍,但肚子里的孩子是无辜的,她不能忍。

而这一吼,孙莹儿顿时脸色一变,气冲胸口:“你个毒妇,你敢让我闭嘴?你......你......”

“哎呦!”

情绪激动下,孙莹儿突然大叫一声,捂着肚子喊了起来。

“我的肚子,我的肚子,好疼......是那个茶叶,那个茶叶的气息有毒......”

“莹儿!”

霎那间,叶龙勃然大怒:“你找死。”

“你敢害我孩子!”

他撩起袖子,手掌直接甩起,狠狠抽向孙芸芸。

那力道和速度,仿佛要抽死她。

但——

就在他的手掌要打在孙芸芸的脸上时。

“呜——”

“嗷!”

“嗷!”

闻一声狼狗吠!

一只手掌,用力抓在他的手腕上。

秦萧眸光沉下:“对我老婆动手?你想死?”

神帝之子章节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