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成宰相之子
  • 穿越成宰相之子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我女儿太可爱了
  • 更新:2022-03-29 13:19:00
  • 最新章节:第三章 苏汶的见识
点击阅读
一觉醒来,苏汶穿越大周,成为了宰相府备受宠爱的公子哥。开局既巅峰,当他一心只想做吃喝玩乐的纨绔公子哥之时,却不想他的人生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他被赐婚了,对象是上将军之女颜洛盈,也是一举击破敌且坑杀四十万敌军的巾帼女杀神……

《穿越成宰相之子》精彩片段

大周帝都。

边疆来报,与燕国大战,武威上将军颜泽突患急症,其女颜洛盈,代父出征,引军十五万,一举杀败燕国敌军!

攻下燕国磐石要寨!

长街上,张灯结彩。

所有人欢呼振奋!

但就在刚才,帝都又传来一个新的消息。

颜洛盈坑杀了四十万敌军!

其中不乏一些燕国属民。

如此狠辣无情的手段,彻底震惊了世人!

甚至很多大周文人,对颜洛盈之行为,怒而斥之。

原本欢庆的周国帝都,也蒙上了一丝阴霾。

此时人们再谈起这位女将军,免不了说其狠辣无情。

.....

宰相府中,丫鬟凝霜穿着一身青衣,来到了苏汶房间门口。

凝霜长相甜美,与苏汶同岁,从小就负责服侍苏汶。

“三少爷,快起来啊,你不是跟恭亲王世子约好去醉仙楼喝酒吗,眼看要到时辰了。”

“都说好了,要是去晚了,未免太失礼了一些。”

凝霜在门口轻声呼唤。

苏汶从被窝坐起,不屑道:“失礼便失礼,恭亲王不过是一无权王爷,我便是失礼,赵瑞也得给我受着。”

苏汶本不是这个世界的人,穿越而来。

他的父亲,乃是当今大周宰相苏长青。

其权势滔天,可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朝堂大事,皆有其身影。

苏汶子凭父贵,在这大周朝中,便是皇子,都得给他几分薄面。

何况一个王爷的儿子呢。

就在前几天,苏汶让手下护卫打了赵瑞,结果呢,赵瑞还要请苏汶喝酒,更是请来了二皇子调解此事。

没办法啊,谁都知道,作为大周第一权臣,朝野上下,遍布党羽,而苏长青又极为护短,手段狠辣。

苏汶被凝霜弄醒,无奈之下,只好被他伺候着穿衣洗漱。

一切收拾妥当,苏汶刮了一下凝霜的鼻子,笑道:

“你呀,这么贤惠,以后家里肯定会被你照顾的妥妥当当的。”

凝霜羞红了脸。

作为贴身丫鬟,将来府中,必有凝霜的位置,未来的地位也会是一房小妾。

轻轻亲了凝霜一口,苏汶来到外府。

一个中年汉子早已等在了那里。

他叫何平安,是苏长青给苏汶安排的护卫。

“何叔,咱们走吧?”苏汶笑道。

苏长青树敌无数,少不了遭人报复。

几个儿子身边都安排了高手,防止发生意外。

何平安就是最好的打手,多次与人产生冲突,都是何平安出手击败对方。

何平安见到苏汶,躬身施礼,笑道:“三少爷,咱们老爷还是厉害啊,那赵瑞乃是恭亲王的儿子,这次吃了大亏,还得找人跟您赔礼。”

苏汶得意道:“那是,什么恭亲王,我爹要想整垮他还不是小菜一碟?”

“咳咳咳!”

苏汶刚说完,便听到一阵咳嗽声传来。

一个中年男人,从后院转出。

他身着青衫,颇为儒雅,下颚三寸短须,平白为其增添几分威严。

正是苏汶的父亲,大周第一权臣苏长青。

“苏汶,你要去哪里?”苏长青肃声问道。

苏汶拱手笑道:“父亲,今日二皇子出面,要为孩儿和赵瑞之事调解。孩儿准备前去赴约。”

苏长青点点头,告诫道:“你去了对二皇子客气些,如今太子虽立,可谁也说不准将来。还有,多学学你大哥二哥,学得一身本事才是正道。”

苏长青生有三子,最让他头疼的,便是这个小儿子苏汶。

要知道,苏长青的大儿子苏成是大周武状元,二儿子苏宇是文状元,在苏长青的扶持下,都已经踏入仕途,前途大好。

唯有苏汶,每日里除了架鹰斗狗,与城中一些纨绔胡混之外,别无所长。

苏汶微微一笑,他领着何平安离开了宰相府。

苏长青叹了口气,则上了马车往朝堂走去。

....

皇宫之中,苏长青来到了承心殿。

周帝招了招手,笑道:“长青啊,快来,朕有要事跟你商量。”

周帝与苏长青在未曾继位时,便相交深厚。

当时,周帝不过是一不受重视的皇子,苏长青不过是落魄文人。

两人同起微末,周帝登基,少不了苏长青的谋划。

可以说,此二人之关系,远超寻常君臣,这也是苏长青权倾朝野的重要原因。

苏长青来到周帝塌前,躬身施礼,他始终能够摆正自己的位置,从不恃宠而骄。

“陛下,您召我来有何要事?”苏长青问道。

周帝眼中精芒一闪,笑道:“苏汶那孩子今年十八了吧?”

听到周帝谈起苏汶,苏长青心念急转。

苏汶不过一纨绔子弟,周帝为何会突然问起?

他拱手说道:“正是。”

周帝笑道:“我今天找你来,便是有一门亲事说与你。”

苏长青一愣,犹疑道:“不知是哪家小姐?我家那孩子可并非良配啊。”

皇帝赐婚,不比其他,将来若是女方受了委屈,搞不好皇帝还要过问。

周帝盯着苏长青的脸,轻声说道:“颜洛盈!”

这个名字一出,苏长青心中一紧。

这个人倒是不怕被苏汶欺负,不欺负苏汶就不错了。

但是,为什么会是她?

苏长青不得不考虑,因为她的身份太特殊了。

不说别的,颜泽镇守边疆,乃是实打实的封疆大吏,手中又握有军权。

而自己,权倾朝野,若是两家成亲,那便更是声势滔天了。

但问题时,周帝为何要提出这个意见?

朝堂之上,帝王心术最是难猜。

便是苏长青,一时也想不出其中原委。

周帝看出他心中犹疑,站起身,沉声说道:

“长青,你我相交数十年,我的野心你应该知道!”

“这周国,还是太小了!”

“若要扩张,颜泽便是我手中极为重要的一张牌!但是颜泽与你不同,我对他,不放心!”

周帝此刻,意气风发!

他继续说道:“颜泽常年镇守边关,在军中人望极高,又握有军权,若非其始终没有子嗣,我怕是早已寝食难安。

可如今看来,颜泽这个女儿颜洛盈,亦是不简单,其行事狠辣,带兵能力又是超绝,我不得不防啊。”

“此女刚二十岁,便立下滔天之功,十年之后,谁能镇住她?

更何况,女子心事,不好琢磨,她又只有颜泽一个亲人,所以我便想,将此女圈禁帝都,搓其锋锐,

待其生下子嗣,也让她多出一些羁绊和顾忌。而颜泽,若有二心,也要多上一些顾忌!”

周帝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他看向苏长青,发现他并没有说话。

他也能理解,就冲这个女人坑杀了四十万燕国军民之事,就已经是骇人听闻了。

试问有几人能说敢将这样一位女子肆无忌惮的娶回家中?

周帝拍了拍苏长青的肩膀,叹息道:“长青啊,这满朝文武之中,我最相信你,那颜泽若是和别人结亲,我还是放心不下啊!”

话说到这份上了,苏长青明白了,周帝为什么会选择自己的儿子。

也知道自己的儿子逃不过这场姻缘了。

 

苏汶并不知道,他的终身大事,就这样被定了下来。

此刻他在京都最高的酒楼,醉仙楼,喝酒吃饭。

陪酒的两人均是权势滔天之辈,一人是恭亲王之子,赵瑞,另一位,则是他的堂兄,当今二皇子。

赵瑞的脸上还有些乌青,正是上次被何平安下手打的。

苏汶上前,三人见礼,二皇子笑道:“苏汶啊,赵瑞是我族弟,上次他不认识你,起了冲突,这次他特意做东,给你赔个不是。”

赵瑞心中憋屈啊,明明挨揍的是他,还要他给人家赔不是。

赵瑞苦笑着举杯,说道:“苏兄,上次是我不对,有眼不识泰山,小弟在这里给你赔罪了。”

实际上,他比苏汶还大上一岁,只是此时,他可不敢托大。

苏汶微微笑道:“小王爷无需多礼,在下早就原谅小王爷了,只是吧,上次被你臀部撞伤了脚踝,这医药费花费不少,小王爷您看?”

赵瑞面色一僵!

他回忆起了那日的场景。

他本来在快乐的逛街,结果遇到了一个乞丐,在他前面晃晃悠悠的走着。

当时他就不爽了,呵斥道:“滚开。”

结果那个乞丐是个聋子,完全没有反应。

赵瑞大怒,直接一脚将乞丐踹开。

呵斥道:“敢挡爷爷的路?不想活了不成?”

可是万万没想到,话音刚落,他忽然感觉到臀部传来一股大力,他一个不查,直接跌了个狗啃屎。

当他回过头时,就看到苏汶一脸嚣张的说道:“敢挡爷爷的路?不想活了不成?”

一模一样的话,何等嚣张?

赵瑞怎么说也是皇亲国戚,哪里忍得了这个?

两人顿时起了冲突!

结果苏汶带着何平安,赵瑞遭了一顿暴打!

此时苏汶竟然还朝他要医药费?

明明是你踹伤了我啊!

什么叫我的臀部撞伤了你的脚踝?

有没有王法?有没有公理?

赵瑞欲哭无泪。

他转头看向二皇子。

二皇子沉吟了一下,说道:“苏汶啊,这医药费也花不了多少钱吧?”

苏汶笑道:“殿下,这你就有所不知了,我父亲对我最是心疼,听说我脚受伤了,雪参玉蟾丸就给我吃了十瓶。

还用了三瓶御赐的天妖精血来给我泡脚,最后还花大价钱请了玉神宗亲传弟子来给我推拿,你说说这得花多少银子?”

苏汶说道这里,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说道:“我爹他辛辛苦苦贪点钱不容易啊,我这个做儿子的,怎么能眼看着他白白搭钱呢?

我万万不能慷我父亲之慨啊,那不成了败家子?”

赵瑞和二皇子都张大了嘴巴。

这也太扯淡了,难不成赵瑞的屁股上有剧毒不成?

值得这么治病?

雪参玉蟾丸,天妖精血那都是修炼者梦寐以求的资源,哪里能如此挥霍?

可是偏偏,苏汶说的一本正经。

二皇子和赵瑞同时升出一个想法,那就是苏长青可能是想借着此事敲他们一笔。

苏长青贪财之名,大周帝都之中无人不知。

二皇子强笑道:“那苏少觉得多少钱合适?”

苏汶笑道:“也不用多,来个一百万两应该就差不多了吧。”

一边说着,他眼带笑意的盯着赵瑞,显然是在等赵瑞表态!

赵瑞的心在滴血,他有些犹豫,这么大一笔钱,他可不敢做主。

就在此时,二皇子开口道:“那行,就这么说定了,你且容他几天,过几天便把钱送到府上!”

苏汶脸上笑容更盛,举杯道:“那大家日后就都是好兄弟了!下次赵兄可不能再欺负我了!”

赵瑞好悬没一口老血喷出去,这也太欺负人了!

不过二皇子既然开口替他答应下来,赵瑞只能强吞下这口恶气。

而苏汶根本毫不在意,赵瑞的老爹誉王和当今圣上争过帝位,要真闹上去,他爹苏长青可就看不上眼下这点钱了。

三人开始把酒言欢。

谈着谈着,话题被引到了颜洛盈身上。

毕竟这是当今大周第一热议之事。

赵瑞说道:“那颜洛盈简直太狠了,坑杀燕国四十万军民,如此行径,莫说是女子,便是男人有此决断者,都不多啊。

他爹颜泽镇守边关这么多年,都未作出如此骇人听闻之事。”

二皇子叹息道:“是啊,颜泽一代虎将,真是将门虎女,听说那颜洛盈容颜颇美,可惜如此行径,何人敢娶?”

苏汶笑道:“就是她再好看又如何?想想你身边躺着一位手中沾染数十万人命的人屠,怕是半夜醒了都得摸摸自己头颅还在不在吧?”

二皇子笑道:“说的是啊,而且听说那颜洛盈,年纪轻轻,便已经是星位高手,

这等天赋,便是整个帝都都没几人能够做到,这要是夫妻吵架,说不得还得被她揍上一顿,岂不成了笑话!”

就在此时,忽然从楼梯口上来一人,苏汶眉头一皱,这人正是苏府的门子。

只见那人冲着苏汶拱手说道:“三少爷,老爷请您回府,说有要事。”

苏汶思量起来:“要事?自己那个老爹找自己有什么要事?难道又惹祸了?

最近除了去了几趟百花楼,打了几个少爷,输了点钱,似乎也没惹什么大事啊?”

按照惯例来说,只要是苏长青找他,准没好事。

苏汶想打发走门子,想着喝完酒再回家。

却听二皇子沉吟道:“苏汶啊,丞相找你,说不定真是紧急之事,依我看,你还是先回去吧,莫要让丞相误会。”

赵瑞也是劝道:“苏兄,先回去吧,苏丞相的事情比较重要。”

眼看两人连连相劝,苏汶知道,这酒喝不下去了。

他站起身来,笑道:“那好,改日我做东,请两位去百花楼,咱们好好乐呵乐呵。”

这当然只是场面话,客气客气。

门外,苏汶已经坐上了马车。

何平安赶着马车向丞相府而去。

“叮咚,恭喜宿主获取赵瑞愤怒情绪值200点。”

苏汶面色平静,把目光看向了自己的个人属性。

宿主:苏汶

情绪值:1250点

级别:8

修为:星位七品

功法:乾坤大日心法

战技:破玉拳(LV4)叠浪刀(LV5)

眼看自己情绪值达到了1250,他在破玉拳的属性上点了一下。

“叮咚,宿主是否对破玉拳进行升级,需要情绪值1200点!”

“确定!”

一阵金光闪过,苏汶脑海中闪过明悟,对破玉拳的应用技法和实战使用领会更加深入。

这是他穿越后获得的金手指。

简单来说,就是苏汶不管做什么,只要引发他人情绪强烈波动,就会获得情绪值。

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都可以。

情绪值的作用很多,可以兑换天材地宝,灵丹妙药,还可以提升能力。

但是,情绪值的获取,却不是那么容易的,只有大幅度波动的情绪值,才会被系统检测到。

而每次升级,苏汶则会获取一次抽奖的机会。

抽奖获取的东西有好有坏,苏汶获得的最好的东西,就是乾坤大日心法。

苏汶嘴角微扬,微微不屑。

颜洛盈?二十岁星位天才?

若是自己真正的修为曝光出去,立刻就会成为大周第一天才吧。

要知道,普通武者九品之后而入星位,便可以称得上小有成就。

但是星位之上,还有地位和天位,那是所有武者梦寐以求的高度。

任何一个天位高手,都是安邦定国的存在。

据说大周皇宫中,便有一位天位老祖。

而苏汶不过十八岁,已经是星位七品,绝对称得上顶级天才。

便是各大宗门中,这个年纪有这般修为的,也是凤毛麟角!

若是要传出去,必定震惊天下。

“三少爷,到府上了。”

马车外,传来了何平安的声音。

 

苏汶下了车,伸了一个懒腰,看向何平安,笑道:

“何叔辛苦了,早些休息。”

良言一句三冬暖,恶语伤人六月寒。

苏汶随口一句关心,何平安心头一暖。

他笑着应道:“得嘞,那我先回去休息了,少爷您要是出门就着人来叫我。”

目送苏汶进入内府,何平安不禁摇了摇头。

这三少爷对人都是蛮和气的,怎么一出了府,那一身桀骜的脾气就那么难伺候?

感觉平时在府里,就是一个温文尔雅的书生,而出了府,则是一个惹是生非的恶少。

完全是两幅面孔。

不过呢,对何平安来说,苏汶对他表露出来的尊敬,还是很让他受用的。

也会让他更加甘心为苏汶办事卖命。

苏汶走进后院,来到了苏长青的书房门口。

轻轻敲门,呼唤道:“爹,孩儿来了。”

“进!”

苏长青的书房,没有他的允许,任何人不准随意入内。

苏汶推开房门,房间中点着数盏灯,苏长青坐于书桌后,正在看书。

见到苏汶进来,他放下手中书,抬起头,说道:“坐下吧。”

苏汶落座,父子两四目相对,片刻后,苏长青开口道:“陛下给你赐婚了。”

乍闻此话,苏汶眉头一皱,紧接着就恢复了平静。

苏长青一直盯着他的反应,此时心中大感诧异。

在他心中,苏汶就是个纨绔,每日里惹是生非,不听管教,嘴里经常胡言乱语,兼之脾气暴躁,

在他的预测里,苏汶听到此事,应该会暴跳如雷,极力反对才是。

怎么如此平静?

“赐婚的对象,是颜洛盈!”

苏长青继续说道。

这一次,苏汶眉头皱的更深了。

半晌后,他叹了口气,说道:“我知道了。”

可以说,苏汶的反应,完全出了苏长青的预料之外。

平静的接受了!

他竟然接受了!

这让已经思考了半天,准备苦口婆心、威逼利诱的老苏怎么能甘心?

苏长青忍不住道:“你可想清楚了,那女人可不好惹,刚刚在边境屠杀了四十万人!

如此人物,娶进家门,不知要生出多少是非!”

苏汶歪头看了他一眼,试探道:“您的意思是.....我可以不娶?”

“当然不行!”

话说出口,看着苏汶满脸愕然,苏长青也觉得自己貌似有点过分。

明明人家答应了,自己非得找事问一嘴,回头又立刻拒绝。

气氛陷入了尴尬。

苏汶笑道:“爹啊,这门婚事,不是你我说了算的,既然是陛下赐婚,从他开口的那一刻,其实就没有了你我反抗的余地,这点道理我还是明白的。”

苏长青点了点头,说道:“你知道就好。没想到我儿竟有如此见识。行了,你下去吧。”

既然苏汶不反对,那这件事情最大的阻碍也就没有了。

可是事情再次出乎他的预料,苏汶动都没有动、

苏汶坐在椅子上,认真的说道:“父亲,我能猜到陛下所想,他不放心颜泽,颜洛盈又表露出天纵之才,他想把颜洛盈弄回京都,用赐婚之事圈禁起来,

可是皇家子弟,不论是谁得到了颜洛盈,就代表得到颜泽的支持,这是他万万不能接受的,

所以便只能从权贵子弟中寻找合适的人,而满朝文武之中,他最信任的便是父亲,这门婚事也就落在了我身上,没错吧?”

苏长青睁大了双眼,他万万没想到,自己这个纨绔儿子,竟然看透了周帝的心思。

一直以来,他都认为苏汶不学无数。

可是万万没想到,他竟然能看到这一步。

只听苏汶幽幽说道:“父亲,和颜家结亲后,你的声势将达到大周的顶点,可是你想过咱们苏家的未来吗?”

苏长青看着眼前的儿子,沉吟片刻,没有说话,而是反问道:“你什么意思?”

苏汶说道:“父亲的权势,是陛下捧起来的,可若是有一天陛下不再信任父亲呢?我苏家未来在哪里?到了那时候,只怕灭门就在顷刻间。”

说道这里,苏汶看了眼苏长青,只见他满脸严肃,苏汶继续说道:

“我知道以父亲的能力,便是想要一世清名也不是什么难事。可你故意大肆敛财,自污其名,为的就是安陛下之心。

父亲白手起家,无一人可靠,便是要做孤臣来赢得陛下的信任,这我能理解。但是与颜家结亲后,父亲已成尾大不掉之势。

周帝现在雄心勃勃,可若有一天,他满足于自己的功绩,又或者是新皇继位,那父亲便是第一个要被除掉之人。

而我苏家,也将迎来灭顶之灾!这已经不是靠自污能够解决的了!”

苏长青重新打量起了自己这个儿子,原本以为不学无数的纨绔,此时却说出了苏家未来最大的隐患。

君恩难承啊。

沉默半晌,苏长青叹了口气,说道:“苏家没有退路啊。”

苏汶笑道:“我知道。到了爹这个位置,便是想要退也已经来不及了。

一旦失去了权势,我们苏家就会成为待宰的羔羊,曾经的政敌,盟友,甚至是父亲的门生故吏,都有可能会乘势踩上一脚。”

现在的苏长青,就仿佛走在一条没有退路的栈道上,左右都是悬崖,只有前方有着未知结果的道路。

看上去会当凌绝顶,可是不知有多少希望他摔下来。

苏长青自己也知道,此时的苏家风光无限,可实际上前途未卜。

但是他没得选,也没得退。

这些事情,都装在他的心里,只是没想到,今日却被往日不成器的苏汶说了出来。

苏长青看着苏汶颇为欣慰,笑道:“你知道这些便好,这样看来,你虽然文不成,武不就,可总归有些眼光,平日里在外跋扈也都是演的了?”

 

穿越成宰相之子章节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