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做昏君
  • 我要做昏君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神腿刘四儿
  • 更新:2022-03-29 13:08:00
  • 最新章节:第3章 我没要谢恩啊
点击阅读
叶弘堇意外穿越,来到平行世界的大汉王朝做了帝王。但他这个皇帝形同虚设,手中没有实权。只因原主昏庸无能,被吹了很久枕边风的贵妃玩弄于股掌之间。他不敢临幸其他嫔妃,甚至身边伺候的宫奴都是贵妃眼线。但换了芯子的叶弘堇胆子大,他直接下令处死贵妃派来的大太监,杀鸡儆猴。从此,他就要做昏君,谁也不许讲道理!

《我要做昏君》精彩片段

“陛下,你觉得如何?”

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叶弘堇就看到一个标准的古典美女。

头顶凤冠、衣着华贵,肤如凝脂、唇红齿白。

叶弘堇都感受不到醉酒的疼痛了,心中大喜,自己主导设计的产品要登上米兰时装周了,立了大功,老板也是下了血本啊!

这是要让自己享受帝王般的待遇么。

“爱妃,朕没事,咱就寝吧!”美滋滋的叶弘堇一秒入戏,就要拉着美女躺下。

结果不料,女子直接撤身站了起来,接着微微施礼。

“陛下,你今天龙体欠安,需要好好歇息调理。”说着,女人站了起来。

咦?

叶弘堇有点懵,什么情况?意思意思就行了,干嘛演的这么复杂?

这时,女子转头看向候着的宫女太监:“伺候皇上就寝,不得让任何人来打扰皇上,否则要了你们的狗命。”

“是,贵妃娘娘!”

几个宫女太监赶忙匍匐跪下,一脸诚惶诚恐。

女子带着自己的奴婢、太监走了,叶弘堇傻了。

还有群演?刚才都没注意!

接着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极具古典气息的房间,全屋的红木雕刻,青铜做的仙鹤烛台上大红蜡烛不断往下滴蜡,满屋檀香四溢。

自己则躺在鎏金龙床之上。

这.

轰!

正愣神的时候,叶弘堇只觉大脑一阵生疼,然后潮水般的记忆疯狂涌入脑海。

大汉天朝!

皇帝叶弘堇!

我.穿越了?

我的时装周啊!

等会

看看眼前辉煌的大殿,想想刚才的绝色美人儿,叶弘堇突然觉得时装周不香了。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还要什么时装周。

后宫三千佳丽,夜夜做新郎,简直不要太爽!

唯一美中不足,居然被刚刚的贵妃放了鸽子。

真是岂有此理!

朕要临幸你,你居然还不同意.

算了,先不和她计较,当务之急应该找个人侍寝。

搜罗了一下记忆,叶弘堇发现有个香妃长得很对自己胃口。

“来人,传香妃侍寝!”叶弘堇叫道。

“陛下,您龙体欠安,鲁贵妃命我等侍奉您就寝,不许其他人叨扰的”贴身侍奉的太监李义站在一旁说道。

“朕没事,传香妃。”叶弘堇皱眉。

“望陛下三思!如果鲁贵妃知道了,处死奴才是小,怕是要和陛下怄气了。”李义纹丝不动,嘴角带着一丝冷笑,眼神轻蔑。

看到李义的样子,叶弘堇是既愤怒又不解。

这特么是史书出了问题,还是电视剧拍的不对啊?

皇上身边的太监,不怕皇上?

努力的思索了一下,叶弘堇不禁皱眉,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了。

这个朝代是大汉天朝,但并不是历史上那个汉朝,应该是平行世界。

而自己这个皇帝,形同虚设!

刚走的女子是鲁贵妃,后宫唯一的贵妃,自己这个皇帝尚未立后,她是后宫老大。

出身也不简单,吏部尚书之女。

此女深谙魅惑之道,原主被迷的神魂颠倒,在枕边风的作用下,朝中的很多事情也都被鲁家掌握,吏部尚书鲁晖云本就负责朝中的人事安排调动,再加上女儿贵妃之位,在朝中如日中天,说一不二。

原主是昏庸无能之辈,被鲁贵妃玩弄于股掌之间,连其他嫔妃都不敢临幸,甚至身边伺候的,都是鲁贵妃的人。

就像这太监李义,不是从小侍奉皇上的太监,鲁贵妃之前找了个借口,处死了叶弘堇的贴身太监,安排了这家伙。

名义上是伺候自己,实际不过眼线罢了。

不过,万幸自己也不是孤家寡人,先帝留下了一个暗卫组织保护自己,人不多,但很精。

收起思绪,看向李义,叶弘堇眯起眼睛。

“李义,你是不是以为朕不能拿你怎样啊?”

“奴才不敢。”李义嘴上说着不敢,表情却没有任何惶恐不安,嘴角还带着微笑。

“来人!”叶弘堇大喝一声。

两个侍卫推门而入。

“把这阉人给我推出去斩了!”

两个侍卫闻声上来,拿住李义。

“大胆!放肆!”

李义公鸭般的嗓子叫了出来:“你们两个狗奴才,给我放开!我是劝谏皇上,我没罪!”

叶弘堇冷笑,这群狗奴才,根本不知道龙鳞的存在,也多亏原主昏庸,如此牛掰的龙鳞,他竟然都不曾动用过,完全暴殄天物。

见两个侍卫听到自己的话还不放手,李义有点慌了。

“我是鲁贵妃亲典伺候皇上的,你们胆敢放肆,小心你们的狗命!”

“喂!放开我!”

一通吼叫的功夫,李义已经被拖到了门口,此刻他真的慌了。

“陛下!陛下饶命啊!”

李义惊恐的声音拉的很长,叶弘堇根本没理会,一个太监都敢顶嘴,不杀鸡儆猴,这皇帝要窝囊死了。

此刻,还在寝宫伺候的太监、宫女已经吓破了胆。

皇上今天怎么了?居然不怕鲁贵妃怪罪,处死了李义。

被太监这么一闹,叶弘堇也没了兴致,困意袭来,直接睡下了。

翌日。

叶弘堇一觉睡到自然醒,还纳闷闹钟怎么没响呢,结果睁开眼睛一看,才豁然想起,自己现在是皇帝!

“来人!”

叶弘堇叫了一声,早在外边候着的宫女们鱼贯而入。

一个个小美女脚步生莲,婀娜多姿,有更衣的,有端盆的。

叶弘堇直呼不要太爽

梳洗着装完毕,看着铜镜中的自己,头上戴着束发嵌宝紫金冠,穿一件黑底金边五爪龙袍,束着紫霄云芒带,脚踏碧霞祥云靴、鬓若刀裁,眉如墨画,仪表堂堂,玉树临风。

原主昏庸归昏庸,长得倒也还行,不过,现在是我的了!

哈哈,不仅长相,这天下老子也要了。

江山王权,金山银山!

上辈子各种九九六,累个半死,也特么没赚到一根金条.

现在天下财富都是老子的了!

妈的,黄金万两是什么感觉?肯定比娘们儿都好看吧?

想想就激动!

“来人!传内务府总管!”叶弘堇好奇了,给老子摆成一排。

可惜了,没手机,发不了朋友圈。

很快,内务府总管来了。

“陛下。”

“去,取万两黄金来,朕要瞧瞧。”

内务总管疑惑抬头。

“怎么了?”叶弘堇皱眉,这是又要抗老子的命?

“陛下,内务府没有那么多”

“那有多少?”叶弘堇问。

内务府总管想了想:“黄金.不足五十两。”

“什么?!!!”

叶弘堇懵了,不足五十两?

“朕的钱呢?”

内务总管低头不语,轻咳两声。

这个轻咳,意味着钱的去向很尴尬。叶弘堇只得自己去回忆。

陛下,听闻千里之外的海南岛上芒果最好吃,臣妾想吃……

好,千里加急来回运送。

陛下,西域的琉璃甚是美丽,臣妾想要……

好好,派使臣出使西域购买。

陛下,臣妾想要在江南修一座寝宫,以便咱们游玩时,臣妾给您舞上一曲……

好好好,爱妃想要咱们就造。

陛下,臣妾宫里的银两不够了,陛下给我拨一些。

好好好,这是朕的令牌,需要银两你就自己去拨。

叶弘堇冷汗直流,记忆中原主人整日沉浸在鲁贵妃的美色之中,有求必应,好像中了鲁贵妃的毒一样,将财权统统交给鲁贵妃代管

“行了,朕知道了,你先退下吧。”叶弘堇无奈,只能以此缓解尴尬。

内务府总管退下,叶弘堇眉头紧皱。

人家是乞丐当皇帝,老子是皇帝当乞丐啊!

黄金不足百两,那还怎么浪?

当务之急是搞钱!

这时,鲁贵妃过来了。

今早听身边婢女说昨晚皇上给李义杀了,这让鲁贵妃大感惊讶。

鲁贵妃清了清嗓子,用夹子音温柔的喊道:“陛下!”

看到鲁贵妃这个败家娘们,叶弘堇气不打一处来,但想到鲁家势大,自己根基不稳,只能先装一波。

“爱妃,你来啦,朕这一晚甚是想念啊。”

“臣妾听闻昨晚李义惹了陛下龙怒,陛下给他杖毙了?”鲁贵妃问道。

果然是来关心安插在自己身边的眼线是否还在。

叶弘堇内心暗笑。

“没错,我让李义去找香妃,李义居然敢违背我,我留着他干嘛,一条贱命罢了,不值得贵妃在意。”

“大汉天朝敢不听朕的命令之人,只有一死。”

听着叶弘堇的话,鲁贵妃心里有些不舒服,这句话仿佛是在说她自己。

“陛下说得是,那我再叫内务府,差个懂事的过来。”

“不急!”叶弘堇拦住鲁贵妃,心道:我倒要看看,能让记忆中的原主人神魂颠倒的女人究竟有什么本事。

……

“陛下怎么了?”

鲁贵妃回头问道。

叶弘堇没说话,起身对着殿内的太监宫女挥了挥手,示意都退殿外。

接着拉着鲁贵妃坐到床边。

“嘿嘿嘿,来,爱妃,躺下来说。”

鲁贵妃怎么能不明白叶弘堇什么意思。

看你这色胚样。

“陛下,现在还为时尚早,待月上西楼之时,臣妾服饰皇上就寝。”

鲁贵妃脸色潮红。

“爱妃,此言差矣,两情若是来感时,又怎管白天夜晚?”

一把将鲁贵妃拽了过来,翻身将鲁贵妃扑倒在床上,深吸着她脖子里的香气。

这女人身段妖娆,还有怡人体香,难怪原主被迷得神魂颠倒,换了老子,也是从此君王不早朝啊。

只可惜,她只把皇帝当成权利的工具,那就不要怪朕把你当成泄欲的工具。

叶弘堇已经有一段时间没开荤了,这绝色美人,怎么能给她放过,鲁贵妃,看招。

粗鲁的将其衣服撕开。

鲁贵妃震惊不已,这还是之前那个唯唯诺诺的皇上么?之前他可是一直对自己可都是温温柔柔软的呀,今天这是怎么了?之前只是昏庸软弱而已,现在怎么如此暴躁?

“陛下,轻点,别把衣服撕坏了,臣妾一会儿还要回宫呢。”

“啊,陛下,您压臣妾头发了。”

……

蛟龙入海,如鱼得水。

大汗淋淋的叶弘堇呈太字型躺在龙床上,他发现这副身体,可真是虚弱啊,只运动那么一会就呼哧带喘了,遥想自己在曾经的世界,可是常去的酒吧中有名的战斗机。不过,记忆中原主人儿时便跟随名师习武,怎么登基刚一年有余的时间就开始双眼冒凉风,摸了摸自己软软的大肚子,看来要加强锻炼了,不然还没成就霸业,自己先虚弱死了。

这时,一个小太监敲了敲偏殿的门。

“何事?”

自己完事儿刚想放空一下自己,睡个回笼觉,就有人打扰,叶弘堇有些恼怒。

“启禀陛下,工部尚书求见。”

叶弘堇闻言一喜,自己也正想找工部的人呢。

“准备笔墨,让他在云霄殿等我。”

叶弘堇穿上衣服来到云霄殿。

一脸急切的工部尚书李玉山看到陛下走来,急忙参拜。

“微臣参见陛下,吾皇万岁万岁……”

“李爱卿来的正好,朕给你做幅画。”

“陛下,天河水灾”

“什么水灾不水灾的,先看画,后说事!”

叶弘堇不由分说,在宣纸上画了起来。

李玉山在一旁急的团团转,心中直骂昏君!

很快,一个紧身超短裙服饰跃然纸上。

叶弘堇颇为满意,虽然没用过毛笔不太习惯,但毕竟服装设计师出身,画的也大差不差。

“李爱卿,怎么样?”叶弘堇问道。

“这”

“这是衣服,好看么?”

“衣服?”李玉山惊呼一声,他倒是看着有几分像,但是这衣服怎么穿啊?

“对,确切地说,叫超短裙,李爱卿你想想,你家女眷要是都穿这个,是不是很耐斯?”

“耐撕?陛下,这衣服不会耐撕吧?”

叶弘堇暴汗,这老头还特么挺有想象力:“咳咳.朕的意思就是很美。”

李玉山心中苦闷,自己何必来上报灾情,这个皇上,沉迷女色!没救了!

“李尚书,朕命你把这个图纸沓下百份,明日早朝要用,另外,尽快让工部研究准备生产!”

看到叶弘堇一脸兴奋的样子,李玉山苦闷摇头,这赈灾的事,还是等早朝再说吧,到时候文武百官都在,想来皇上总不至于置之不理了。

现在说了也是白说。

“微臣领命,微臣告退!”

李玉山的表情,叶弘堇其实早已尽收眼底。

现在的自己要钱没钱,要权没权,为了避免引起某些人的警觉,只能先韬光养晦。

何况,做昏君有什么不好?

只要稳住江山,老子就做昏君!

翌日早朝。

叶弘堇模仿电视剧里的情节,将龙袍一抖,大马金刀的坐在了龙椅上。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听着山呼万岁,俯视着大殿下方跪着的文武百官,体会着被别人拜服在自己脚下的感觉。

他突然明白了为什么人人都想当皇帝。权利,金钱,美人,挥之即来,唾手可得。

坐直了身体,他清了清嗓子。

“平身。”

看着起身整理自己官服的官员们。叶弘堇内心暗笑,直呼太爽。

害,朕这该死的王霸之气。

“各位爱卿,今天先不急着奏事,朕昨夜突发奇想,做了一件衣裳,请大家看看。”

“李尚书,呈图纸!”

李义满脸羞红,命人呈上图纸,分发给各位大臣。

这些大臣看的面面相觑,这衣服怎么这么短?

“陛下,这是穿在里边的么?”有人问。

叶弘堇摇摇头:“这就是穿在外边的,女子穿的,穿这个,里边只要裹胸就可以了,一双大腿露在外边,诸位想想,是不是很好看啊?”

呃.

一群大臣脑补之后,倒是觉得真好看,只是此刻心中直呼昏君呐!

整天不理朝政,心思都扑在女人身上了。

忠臣心痛,佞臣心笑。

“怎么样?诸位爱卿怎么不说话,是朕设计的不好么?”

左手边最前端的吏部尚书鲁晖云站了出来,拱手称赞。

“陛下奇思妙想,这衣服真是巧夺天工啊。”

众人丝毫不诧异如此无耻言论,毕竟这是鲁贵妃的父亲,叶弘堇之所以沉迷女色,还不是他女儿魅惑的好。

“是啊,陛下奇思妙想,巧夺天工!”

这时,一群鲁晖云的簇拥也跟着夸赞。

右侧首位是太后的家弟,兵部尚书杨鼎天,见状也带着自己一脉的人吹捧起来。

毕竟这昏君一喜之下就有赏赐,这等好事可不能让鲁晖云独得了去。

一时间,满堂文武多数都在称赞,唯有一小撮忠直之臣低着头,羞愧难当。

“哈哈哈”叶弘堇大笑起来,仿佛很欣喜的样子:“朕正准备让工部多做出来一些,各位爱卿喜欢的话,就提前预订吧,说说,都要多少件,来人,统计数目。”

鲁晖云道:“微臣要十件。”

“诶!”叶弘堇皱眉:“鲁尚书,你家眷众多,十件哪里够?莫不是你不喜欢这衣服?”

鲁晖云闻言赶忙道:“臣喜欢至极啊,只是想着妾室不多,十件也够了,不过陛下所言极是,这衣服也可以让那些奴婢穿,臣要一百件!”

“好!”叶弘堇龙颜大悦:“诸位爱卿呢?”

“臣也要一百件。”杨鼎天道。

两个首领开了口,其他人也纷纷跟上,数目都在几十件不等,毕竟他们看出来皇上是想让大家多要,但又不能超过两位重臣,尺度拿捏得很好。

叶弘堇大喜,这一会,定了得有几千件了。

“好,朕会让工部尽快做出来,然后大家下朝就交钱吧。”说着,叶弘堇看向侍奉早朝、宣旨的老太监:“陈公公,你下了朝负责收钱,一件是一千两,你可别漏了,不然你就自己掏钱补。”

嘶!

叶弘堇话一出口,下边顿时一片吸气声。

“陛,陛下,多少钱?”鲁晖云震惊错愕。

“一千两啊,怎么了,鲁爱卿觉得不值么?”叶弘堇问。

“这”鲁晖云想说值个屁,但想想皇上弄多少钱,也是宠自己女儿,只能打碎牙往肚子里咽了。

其他订了的大臣也都傻眼了,那些本来死气沉沉的忠臣此刻乐开了花,皇上这是敲这群贪污佞臣的竹杠啊!

虽然不务正业、昏庸无能,拿了钱也是挥霍无度,但这波竹杠敲得真是让人心里舒坦。

“好了,诸位爱卿可有事奏?”叶弘堇问道。

“陛下,天河水灾,灾情愈重,百姓流离失所,民不聊生。臣请求陛下赈灾早作决断。”李义山再次站了出来,说着竟然忍不住用袖角拭了下泪水。

“这么严重?”叶弘堇愕然。

“拟旨,赈灾。”

这可是大事中的大事,叶弘堇突然从龙椅上站了起来,目光如炬,“爱卿们,要时刻谨记,灾情就是命令。”

“我大汉要立刻投入到防汛救灾工作中,有力组织抢险救灾,妥善安置受灾群众,维护好生产生活秩序,坚持人民至上,生命至上。”

“……”

叶弘堇穿越前作为龙的传人,耳濡目染,脑海里都是前世面对灾情时,领导们的工作方针政策。

“启禀陛下,国库空虚,储银不足六十万两。”

户部尚书冯天南脸色难看低头说道。

“这点钱,恐怕赈灾都不够,还会让朝廷吃紧。”

叶弘堇心道香妃说得果然不错,继续问道:“此次赈灾需要多少钱?”

“启禀陛下,最少二百万两白银。”

“时不我待,赈灾银两最晚后天便要上路了。”

工部尚书李玉山如数家珍。

叶弘堇楞在原地,缓慢的坐在龙椅上,刚才慷慨激昂也烟消云散。

“钱呢?”

众人心想钱不都被你挥霍了?

叶弘堇心知如此,却也只能硬着头皮道:“你们可有良策。”

大臣们一个个低头不语。

我们能有什么办法。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国库里没钱,我拿西北风去赈灾么?

你平时少花点,国库能空虚成这样?

大殿上安静的掉根针都可以听到。

啪!

叶弘堇猛地一拍桌子。

“废物!都是废物!”

“朝廷养你们是让你们装聋作哑的么?”

“平时一个个的都自诩什么肱骨,国柱。”

“怎么关键时刻都哑巴了?”

说罢,叶弘堇依旧一脸怒容的环视一圈群臣。

众人低头不语,一副噤若寒蝉的模样。

“以朕之见,真正的肱股之臣,国之力柱只有鲁尚书。”

“你们一群人加在一起也不顶一个鲁尚书。”

鲁晖云听到叶弘堇的夸赞,心中大爽,脸上堆笑对着叶弘堇作揖道:“陛下谬赞了,微臣只是想为我大汉贡献犬马之劳。”

叶弘堇笑了。

“鲁尚书,这群废物朕是指望不上了,赈灾的事还得爱卿出面才能解决啊,朕命你一日之内,筹备二百万两赈灾。”

刚才还意气风发的鲁晖云笑容直接僵在了脸上。

这是什么操作。

一日之内,二百万两?

这可是一笔不小的费用,而且明天就要,自己根本没有办法去让门下的学生和官员给自己筹措,只能自己从府中账房里支出。

“陛下.”鲁晖云赶忙开口。

“好了!”叶弘堇直接打断:“爱卿不必谢恩,这事就这样吧,朕累了,还要去找鲁贵妃恩.嗯,聊聊天呢,退朝吧!”

鲁晖云有点傻眼,我是要谢恩么?我想抗命。

我要做昏君章节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