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妃在上王爷你被始乱终弃了
  • 医妃在上王爷你被始乱终弃了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有鱼
  • 更新:2022-03-29 11:23:00
  • 最新章节:第3章 打脸
点击阅读
江夕雾生活在末世,是医术高超的医学圣手,因为一场意外,穿越到了古代世界,成为了战王家不受宠的王妃。王爷夫君双腿残疾,性格暴戾不堪,并非良人。不过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江夕雾必须要找个靠山才行。后来全京城都惊呆了,那位残疾王爷不光痊愈如初,还成为了疼娘子的典范!

《医妃在上王爷你被始乱终弃了》精彩片段

送亲的队伍一路吹吹打打,向辰王府而去。

透过轿帘的缝隙,江夕雾看见外面的人对着轿子里的自己指指点点。

虽然听不见他们在说些什么,但仅仅只根据他们的表情她也能猜到,无非是嘲笑讥讽罢了。

一身大红的嫁衣,江夕雾端坐于辰王府的喜房,今天是她大婚的日子,可是她却感觉不到一丝丝的喜悦与期待,有的只是浓浓的不安,因为这场婚礼注定不被人期待,这个新娘注定不让人喜欢,而她的命运注定不会让人同情。

静寂的喜房因为无声更添几分悲凉的色彩,如若不是这喜庆的布置,不知情的人还以为这是一场葬礼。

红色的喜帕盖在脸上,无人看得清那喜帕下的女子此时是怎样一副心情,静静的端坐如同木偶人一般,或者说她也真如木偶人一样,任人摆布着……

江夕雾,本是东陵王朝先皇亲点的太子妃,可是却因一场意外大火毁容,而被新皇一纸圣旨改变了命运。赐婚给残疾的辰王。

江夕雾坐在新房内静静的等着,等待那个决定她命运的人的到来。

门吱呀一声打开,轮椅咕噜噜的声音慢慢靠近过来。

“王爷……”是房内喜婆与丫鬟的声音,恭敬中带着几分害怕。

“都退下。”冷酷的声音没有丝毫的喜悦,江夕雾暗暗叫苦,这个男人是相当不满这桩婚事,如此冷漠的语气充分昭显了他的不快。

“江夕雾,传闻中皇兄不要的丑女是吗?”大婚之日也是一袭黑衣,坐在轮椅上也依旧身姿挺拔,眉眼如同浸了寒霜,这与外界所传言的残废毁容不尽相同。

丑女?多么讽刺的字眼,可是这却是个不容忽视的事实,强自压下心头的苦涩,江夕雾看不到萧景澈的神情,但从他的语气中却能明白他那毫不隐藏的怒火。

“王爷,妾身江夕雾。”

“江夕雾,很好,本王到要看看皇兄将一个多丑的女子塞给本王。”

哗……随着萧景澈的声音落下,江夕雾只感觉自己的额头一痛,用稳固青丝的发冠被生生扯掉,头上的珠钗掉了一地,而自己亦被这力道带到地上,狠狠的跪了下去,她低着头只能看见轮椅踏板上的黑色长靴。

痛,头皮发麻的痛,痛到想要掉泪的那种,可是萧景澈却不给她呼痛的机会。

“抬起头来,看着本王。”冰冷的声音从江夕雾的头顶上飘过,“本王听说你宁愿求死也不愿坐上花轿?”

江夕雾只能耻辱的跪着,虽挂着王妃之名却比一个奴仆还不如,她没有起身的权利……

“皇兄派你过来是为了在辰王府当眼线?”

“不、不是,我没有答应,我不是眼线……”

传闻萧景澈残暴、嗜杀,她不知道自己会面对什么,她更不知道萧景澈到底会不会相信她,她只能等待着,等待着自己的结局。

“如此容颜实在难入本王之眼,你这般丑陋的女子实在难当王妃之名。来人,江夕雾难当王妃之名,即日起贬为弃妃,入住清晚院。”他说着,毫不客气的将面前的女子甩开。

砰……她额头正撞在梁柱上,血顺着额头往下掉,本就丑陋的脸此时更显挣狞……

好痛,好晕,江夕雾摇晃的站了起来,大量粘稠的血液涌出让她眼前只有一片模糊的红影,但江夕雾此时也顾不得自己有多么的难受,自己的脸在烛光下会有多么的骇人。

江夕雾毫不挣扎跟着进来的侍卫离开,那些侍卫明显并不普通,她一副恶鬼般的样子竟然也没有一个人看她。

江夕雾不由得自嘲一笑。

冰冷刺骨的寒风顺着衣角灌进去,直直冷到了人心里……

眼前一片模糊,隐隐约约听见那几个侍卫在和一个女人在说话。

她感觉自己的身体正被人拖着走,她知道这些人绝对不是好人,但她已经无力反抗……

咕噜……

冰冷的水瞬间将人淹没,无穷的压力从四面八方拥来,将江夕雾紧紧的挤在中间,水无情的灌入肺中。

害怕、恐惧,无法呼吸,江夕雾想要再喘口气,可这却让水更加方便的进入到她的身体里……

“小姐,小姐你别吓小云,你快醒醒啊小姐!”

额头火辣辣的痛,全身酸痛不堪,眼睛也睁不开,嘴里浓郁得血腥味,胸口出的闷痛让江夕雾直皱眉……

“呸”的一声,吐掉口里的血水,江夕雾努力睁开眼,正想朝坑她进丧尸群的人骂一声,结果一睁眼却发现一个穿着古装的小丫头正泪眼婆娑的看着她。

“小姐你可千万不要想不开啊,你还有小云呢,小云会永远陪着您的……”

随后一堆陌生的记忆疯狂的涌进了江夕雾脑海。

待她把这些记忆完全吸收,江夕雾的脑子才渐渐清明,虽然她依旧躺在床上没办法动,可这并不妨碍她理清自己的现状……

她江夕雾,本来是华国国医圣手,后来末世爆发,她有幸觉醒了空间和雷系异能,再加上自己的医术在那个吃人的末世也算是混的风生水起,她一手创立的曙光基地是名副其实的第一基地。

她之前带领着队伍剿灭丧尸王,身为巅峰的九级异能者,只要配合得当即便是丧尸王她也并不担心。

可是她没想到的是,和她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竟然会为了一颗丧尸晶核,将异能耗尽身受重伤的她推进丧尸群。

江夕雾知道,照现在的情况来看她恐怕是穿越了,穿越到了一个和自己同名同姓的人身上……

原主的娘出身很好,是镇国公府的嫡长女。可惜在原主七岁的时候就死了。

之后,她爹左丞相娶了她娘的庶妹,也就是镇国公府的庶次女为继室。而且还有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那就是为了照顾姐姐留下来的唯一的女儿,也就是原主。

有这么一个姨妈照顾,在别人看来这是原主的福气,可原主的姨妈根本就不喜欢原主,她巴不得原主赶紧像她的娘一样死了,好给自己的儿女腾地方。

原主自从母亲去世之后,便被扔到了丞相府的角落八年来不闻不问。

原主的娘还在世时,先皇曾经给她和当今太子指了婚,但可惜先皇死了,她娘也死了,再加上原主又因为一场大火毁了容,这下正好给了太子退婚的理由。

于是原主被皇帝指给了腿残毁容的辰王,而她继母的女儿江雨晴则顺理成章的成为了准太子妃。

原主却在新婚之夜被人溺死在了冰冷的湖水里……

既然我代替你活下来了,那么那些人欠你的,我都会替你讨回来,我会代替你好好地活下去……

“小云,水……”

江夕雾睁开眼睛,终于张嘴说了一句话,但却声音嘶哑,如同破败的风箱。

“小姐,你终于醒了,吓死小云了……”

“别担心了,我没事。”江夕雾喝了水之后才继续说道。

“小云我好饿,给我拿点吃的回来好吗?”

“咱们院子里没有吃的东西了,我去王府的膳房拿,小姐你等等我这就去。”

小云说罢便伸手抹了抹自己脸上挂着的眼泪,脚步飞快的跑了出去。

江夕雾见小云被自己支开,便开始给自己检查身体,毕竟原主不会医术,她一醒来就会了医术这件事她还没有想好要怎么解释。

她发现除了脑门的外伤,身体虚弱外,她身体里居然还有长期慢性毒药?慢性毒药?她的身体常年这么虚弱而且脸上的疤痕也迟迟不能愈合,都是和体内的慢性毒药有关。

而且现在毒药已经累积到暴发的边缘,不出三个月,她全身都会被毒素侵蚀,到时候药石惘然。

“真是太狠了,就算原主不被溺死,过不了多久也会毒发身亡。”

能给原主下慢性毒药的,江夕雾不用想也知道,十有八九就是原主的继母干的。

现在赶紧解毒才是正事,但怎么搞到药材也比较麻烦,她空间里虽说有解毒的药物,但只能压制毒素,要想完全清除还得配制解毒的药。

看来还要尽快想办法出去……

江夕雾正想着,外面传来的声音却打断了她的思绪。

“江小姐,这是我特意给你准备的,你昏迷了整整三天一定饿狠了,快来尝尝吧。”

进来的是一个身着烟紫色罗裙的姑娘,头上只戴了一支玉簪,面容清雅,眼中却闪烁着丝丝阴毒。

她将食盒当中的食物一盘盘拿出来,江夕雾还不明白她要做些什么,直到她让下人端来了几盆郁金香。

呵,前几天把原主推进湖里淹死不算,今天特意过来是看不过她半死不活的样子非要再来加点毒吗?郁金香是有毒的,而且毒性主要存在于花朵的枝叶以及香味中,花朵带有毒碱。和它较长时间接处会感觉到头晕目眩,严重可导致植物中毒,过多接触会使人的毛发脱落。

江夕雾已经可以看清楚王砚柔的打算了,王砚柔一直都喜欢辰王,并以辰王妃自居,结果她居然横插一脚成了辰王妃,自然就成了王砚柔的眼中钉肉中刺。

王砚柔当然巴不得将她除之而后快。单听她一直叫她‘小姐’就能猜到她心里到底怎么想的,简直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把这几盆花给江小姐摆在窗台上。”

王砚柔是右相府的大小姐,从小就拜入天医谷,跟随天医谷谷主南宫彦芝学习医道之理,江夕雾不相信她会不知道郁金香有毒。

“江姐姐今日可好?可有哪里不适?砚柔虽然医术不精但为姐姐治疗一二应是绰绰有余了。”

王砚柔虽然嘴上端得是谦虚有礼,关怀备至,但她的表情却是掩饰不住的嘲讽好炫耀。

她无非是想要炫耀她跟随天医谷谷主学习医术罢了。

若是原主听见可能就不会将这些事情放在心上,随她说去了,毕竟像是这样的事情原主从小到大不知道已经经历过多少,早就已经麻木了。

但显然江夕雾可不会忍气吞声,她信奉的是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人毁我一粟,我夺人三斗,人若欺我三分,我便要那人后悔终身的信条。

那王砚柔既然是害死原主的罪魁祸首,那么她当然不会放过她,本来她还打算过一段时间再解决她,不过她既然自己撞上来,那就别怪她不客气了。

江夕雾实在看不下去她这副茶里茶气的口吻和假仁假义的炫耀,果断出声打断了她的话。

“王小姐此言差矣,若本妃所记不差,本妃今年才至及笄之年,而王小姐已经一十又七,照理说是要比本妃大上两岁的,王小姐与本妃同为相府出身,莫不成右相府竟然丝毫不管小辈礼仪教养?怎么竟让王小姐在本妃面前如此失礼?”

江夕雾一番话几乎堵的王砚柔毫无退路,她若是不好好解释再道歉,那右相府便是没有家教。

而且江夕雾身为王妃,是已经入了皇家玉牒的,即便萧景澈说了她是弃妃,但只要她一日没有被皇家除名,她就一日是正一品的王妃。

王砚柔虽为右相府的嫡小姐,但却是没有品级的素人,按规矩说见到江夕雾是要见礼的,江夕雾即便是因此处罚了她也是不为过的。

“江夕雾!你……”

“王小姐可要考虑清楚,以下犯上可是要杖责三十,罚跪祠堂的,王小姐要想清楚,我是皇上送进来的探子,我要是想处置你,你觉得谁会保你?我也是为你考虑,你现在正好遇到的是我,要是遇见别人你可怎么办?我也是为你着想,希望王小姐千万不要介意。”

江夕雾微微笑着看着她,只可惜配上她干裂的嘴唇和惨白的脸,在王砚柔看来她整个人看起来就和从阴曹地府爬出来的恶鬼没有区别。

王砚柔看着她眼底尽是不甘,但却没法反抗,她要是不屈服,那她便是不知好歹,若是传出去江夕雾绝不会有一丝损害,而她就将成为众人的笑柄……

“多谢王妃教诲,砚柔受教了。”

王砚柔低下头,不甘不愿的起身对她施了一礼,垂下的头掩藏住了其中的恶毒。随后便再也待不住,脚步飞快的带着人逃离了这里。

江夕雾看着她几乎可以称得上是落荒而逃的背影,唇角微微勾起。

“还是太嫩了,才这么点就受不了了,那之后你可怎么办呢……”

医妃在上王爷你被始乱终弃了章节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