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后她表白后又被求婚了
  • 影后她表白后又被求婚了
  • 分类:玄幻奇幻
  • 作者:绿磷火作者
  • 更新:2022-07-06 18:10:00
  • 最新章节:第3章
点击阅读
众人皆以为,国民影后虞岁定出身富足之家,是一个妥妥的白富美,可他们却并不知,其实这个女人的前半辈子生活的并没有他们想象中的那般美好。小时候的她,衣衫褴褛的徘徊在每个街道口,手捧小盆,拉扯过路行人的衣摆,乞求他们的怜悯。不知为何,这样的场景那一日竟然以视频的方式出现在了人前……

《影后她表白后又被求婚了》精彩片段

“天哪,她最憧憬的演员居然是傅祁川?哈哈哈哈哈哈......”

鸦海市戏剧学院,某个靠近停车场的小巷子里,突然响起一片尖细的笑声。

“你到知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啊?区区一个走后门进来的旁听生。”

笑够了,四人中为首的波浪卷发女撕碎那张调查表,鄙夷地看向面前的人,保养过的手抬起来,一下一下推在虞岁的肩膀上:“说说看,你是爬了哪位大佬的床进来的?区区一个旁听生居然混得跟正式学生一样。”

“说啊?怎么哑巴了?”

推在肩膀上的手用力越来越大,最后一下让她狠狠撞在了墙壁上,最终站立不稳坐倒在地,又引起一片嬉笑。

“站都站不稳咯?看来为了这个旁听生的位置,你付出很多嘛。”充满恶意的猜测里,波浪卷弯腰抓住她的头发,迫使她抬起头来。

柔软凌乱的刘海散开,露出一双平静的眼睛。眼眸线条流畅圆润,偏又在眼尾微微翘起,弧度精致得恰到好处,再加上她瞳仁大,瞳色浓黑如夜,便更在原本的无害中添了几丝凛然不可侵犯的冷,是漂亮到会让人一眼惊艳的程度。

就着被迫仰头的姿势,这双让人惊艳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波浪卷。

片刻的对视后,波浪卷脸上的笑一点一点僵硬下去。

“你看什么看?”被那双漆黑的眼不含一丝感情的盯着,波浪卷心里竟升起一股过电般的惊悚感,同时又有股极不愿承认的嫉妒,恐惧与羞恼让她下意识的举起手一巴掌扇了过去:“再看弄瞎你的眼睛!”

清脆的巴掌声后,虞岁偏过脸去,长发垂落遮住她的侧脸,从上方看去真是十分狼狈。

波浪卷顿时得意起来:“*就该有*的样。”

另外三个妆容精致穿着讲究的女生也都嘻嘻笑起来。

“不过是个爬床货,装什么清高!”

“看你不爽很久了!也不知道把自己卖给了哪个老头。”

“调查表上居然还敢写傅影帝的名字,简直就是异想天开。”

“你的憧憬该不会是那种憧憬吧?想爬床的那种?毕竟是你的老本行?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也不看看自己长什么样子!”

“干脆把这张脸划花好了!”

那只刚刚扇过巴掌的手,又一次抓向了虞岁的头发,这一次却被没能成功。

她被一只纤细苍白的手截住了,巷子突然陷入死寂。

虞岁慢慢抬起头来,扣住波浪卷手腕的手指一点点用力,直到逼出一声扭曲颤抖的痛叫。

“松开我!”

“骂谁?”

她死死扣着那只手,慢慢从地上站起来,顶着那张斯文漂亮的脸,用温柔甜蜜的音色道:“问我爬了谁的床干什么?要我给你们介绍客户吗?”

“可惜,就你们这几头死猪婆,只怕倒贴都没人看得上。”

波浪卷的手腕被她轻松一扭,狠狠推了出去。

狭窄的巷子很快陷入此起彼伏的尖叫与怒骂声里,混乱嘈杂的声音传出来,让刚从停车场出来的人不得不停住了脚步。

那是一高一矮的两个男人,高的那个穿着黑色长风衣,身材修长挺拔,戴着帽子口罩也掩不住一身强大气场,矮的那个身材微胖,脸上也戴着口罩,一双眼睛倒是露出来,显得很敦厚。

敦厚的眼睛注视着那边巷口,说话语气却很轻浮:“哎哟,看来我们遇上霸凌现场了,怎么样?要不要管一下?”

“去看看。”口罩下传出低沉的嗓音。

两人抬步很快走到了巷口,入目是一片狼藉的战场。

一共五个女生,有四个已经倒在地上了,只有一个穿着黑色帽衫披着凌乱长发的背影,正蹲在波浪卷发型的女生面前,揪着她的领子,平静地发出声音:“让我扇十个巴掌,或者让我划花你的脸,选一个?”

敦厚的眼睛微微瞪大,王助理无声的“哇哦”一声:“一个打五个?很嚣张嘛。”

“巴......”波浪卷呜呜地哭起来:“巴掌!”

虞岁点了点头,她凝视这张涕泗横流的脸,就像凝视一块死肉,接着她高高扬起手臂,呼的挥了下来——

这一次轮到她的手被人截住了。

稳稳地,轻而易举地将她的手腕整个扣住。

虞岁转头看去,对上一双藏在帽子和眼镜底下,根本看不清楚的眼睛。

“同学,学校不是用来使用暴力的地方。”黑色口罩下传出压低的声音。

虞岁脸上第一次浮现出表情,她笑了一下,冷到骨子里。

“多管闲事。”

她狠狠挣了挣手腕,却一动也没能动弹。

面无表情地站起来,虞岁转身一脚踹向男人,在王助理倒抽一口冷气的声音里,这一脚在男人的长裤上留下了清晰的灰印,反倒是男人嘶了一声后,只不慌不忙地把她反扣在了墙上。

“先把人扶起来。”

待王助理听命把四个哭泣不断的女生扶起来后,虞岁终于不再挣扎了。

沉默注视着四个人互相搀扶着哭着走远,虞岁终于道:“松开,我不动手了。”

“这才对。”男人慢条斯理地评价一句,似乎并不担心她突然暴起,松开了手。

虞岁弯腰把自己的背包捡起来。

即将走远的波浪卷这时边哭边恨恨回头瞪了她一眼,同时恶狠狠道:“虞岁你给我等着!”

捡背包的动作微微一顿,她顺势从包里抽出那本厚厚的《表演与艺术》,在两个男人猝不及防间狠狠砸向那个尚未走远的背影。

正中后脑。

“啊!!!”

一声尖叫,波浪卷趴倒在地,又很快被同伴扶起来,哭号着逃出了巷子。

虞岁注视着她们的背影直到彻底消失,脸上却始终没有胜利者的得意和喜悦。

她只是慢慢捡起了自己的书,重新塞回包里,最后回头看了一眼。

这一眼很冷,像下雪的夜。

接着她便背着包离开了,留下两个戴口罩的男人无言相对。

“这戏剧学院就是不一样,霸凌现场都有电影质感,那一眼看得我一个哆嗦。”

王助理走到男人身边,望着巷口感叹道:“只可惜这种颜值和气质居然出现在一个欺负同学的垃圾身上,将来要是进了圈只怕又是一场灾难。”

男人没有说话。

他低头看到脚边的纸张,捡起一张被撕碎的角,王助理凑过来看了一眼,惊讶地睁大了眼睛:“哟,这不良少女还是你的粉丝?”

那个撕碎的角上,正写着几道调查题。

你最憧憬的演员那一项上,端端正正写着“傅祁川”三个字,而填表者的姓名,正是波浪卷刚喊过的虞岁。

“真不愧是傅影帝,走哪儿都能撞上粉丝。”

没有回应王助理的调侃,傅祁川把那一角碎纸攥成一团,走出巷子时顺手丢进了垃圾桶里。

“快点快点!还剩五分钟,第一节课可不要迟到了!”

王助理的催促声渐渐远去,巷子里逐渐安静下来。

另一边,虞岁走进教室,直接选了最后一排最角落的位置,把刚砸过人的《表演与艺术》掏出来放桌上,接着拉起兜帽趴在桌上合上眼睛,开始了日常打瞌睡项目。

直到有脚步声站上讲台,一个有些耳熟的低沉嗓音响起来:“同学们好,由于你们的朱老师请了产假,从今天开始,《表演与艺术》的课程将全部由我来负责。”

虞岁从胳膊里抬起头,模糊的灯光中,她看见讲台上身材挺拔的男人摘下了帽子和口罩,冲众人露出了微笑。

“我是你们的代课老师,傅祁川。”

灯光似乎在那一瞬间变得很刺眼,一片震惊的死寂之中,她恍惚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听说了吗?!傅影帝来学校代课了!”

“C区一号楼402教室!快快快!!”

......

不到三分钟,傅祁川来学校上课的消息传遍了整个学院。

五分钟,#傅祁川鸦戏代课#的词条空降热搜第一,浏览量瞬间飙升千万。

网络上现实里都一片沸腾,而在这一切喧嚣的中心,傅祁川低头摆弄着电脑,跟没听到似的,直到正式上课的铃声响起,他才抬起头来,伸手往下压了压。

人头攒动的场面顿时被他这个动作压了下去,挤满学生的室内室外都瞬间安静下来,听他讲话。

“毕竟是第一次,我可以理解大家的激动,但也希望只有这一次。”他撑着讲桌,对众人露出微笑,金色细边眼镜的镜片反着光,让人看不清眼神,不再刻意压低的嗓音如同大提琴般优雅矜贵,轻悠流淌在众人耳边:“以后还请大家把我当做普通老师来对待,如果每次都这样*动的话,我只怕很难继续授课下去。”

本来轻柔的话语听到众人耳中顿时变成了不自知的威胁,争先恐后的“好”字从每一个人嘴里发出来,效果堪比演唱会现场。

傅祁川似乎有些无奈,食指顶了顶鼻梁上的眼镜,在又一片大大小小的惊呼里,他在讲台上坐下,慢悠悠地翻着书,直到教室外的学生们被保镖赶走,他才终于开始正式讲课。

“感觉跟做梦似的。”

看着那个长身玉立的挺拔身影,虞岁还以为自己把心里话说出来,愣了一下才发觉是邻座的同学说的。

她转头看了一眼,那姑娘正捧着脸一脸梦幻地死盯着傅祁川:“我真的是在做梦吧?不然怎么会娱乐圈都没还没进,就先见了这位传奇紫微星了......”

虞岁收回视线,难得认同地点了点头。

实际上她还处于脑袋空白的状态,在她的世界里一直比太阳还要遥远和奢侈的存在,现在居然就距她几米远。

猝不及防之下的精神冲击让她的思绪一片混沌,最后终于完美死机了。

虞岁无声趴回胳膊里,恍惚地想:还是睡觉吧,不然心脏都要蹦出来了。

窗外有几个偷偷溜回来的人见到这一幕纷纷怒极,校园论坛里很快多了一个飘红贴。

【妈的402教室现在居然有个傻缺在睡觉!这和占着茅坑不拉屎有什么区别!位置不要让给我啊!傻缺!】

虞岁丝毫不知自己已经被骂了个狗血淋头,也不知她的行动不止被同学们看到了,讲台上给傅祁川当助教的王助理也相当稀奇地注意到了她的存在。

趁放PPT的空隙,他悄悄对傅祁川努了努嘴:“瞧那边,有个打瞌睡的。”

王助理低声坏笑:“看来你的魅力也不是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啊,也有人完全不吃你这套嘛。”

傅祁川抬起头朝那个方向望了一眼。

最后排,最角落,最不起眼。

却穿着似曾相识的黑色帽衫,还披着一头眼熟的黑色长发。

眉梢微微一抬,傅祁川默不作声地低头继续摆弄文件去了。

四十分钟时间无声流淌过去,这节小课即将结束的时候,傅祁川合起课本,毫无预兆地道:“抽几位同学,下节课搭档表演指定内容。”

在众学生的目瞪口呆中,他抬起头,微笑道:“我不知道朱老师以前是怎么给你们上表演与艺术的,但在我看来,表演系的所有课程最终都需要落实到演技二字上,所以将来我的课估计会有大量表演内容,希望大家做好准备。”

“现在开始抽取学号,点到的同学请做好准备,你有课间十分钟的时间用来调整状态。”

他翻开点名册,随机点了几个名字,最后目光滑过整个名单,落在了最后一排上。

“29号,虞岁。”

合起点名册,他抬起头来。

睡着的虞岁对此一无所知,其他同学也纷纷因为这可怕的突袭而乱了阵脚,根本来不及在乎旁听生被叫了名字这回事。

倒是王助理有些惊讶:“那个不良少女?这么巧?”

他目光在教室里搜寻,却没能找到目标:“在哪呢?怎么没看到。”

傅祁川只笑不答,点开了事先准备好的电影片段。

法外之徒。

·

被叫了名字的一共有九个人,随机分为三组,每组三人,演绎电影法外之徒中的指定片段。

被绑架的杀人犯,受害者的母亲,教唆这位母亲杀人的恶魔少女。

每组会根据抽签的方式来决定自己扮演的角色,有八个人在刚下课的时候就上前去抽签了,只剩一个人,直到上课铃声响起都没有上前。

傅祁川没有做声,同学们也都处于紧张之中,以至于都没有人发现还有个人没有抽签。

正式上课的铃声打响后,傅祁川将椅子拎到了讲台旁边,神情悠然的坐下了,他打了一个响指,道:“开始吧,第一组。”

第一组学生很快上了讲台,两女一男的组合,看得出来十分钟的时间并不足以让他们完全调整好状态,每个人都十分紧张,男生说出第一句台词的时候声线甚至是颤抖的。

教室里没有一个人说话,傅祁川也并没有出言*,他表情不咸不淡,唇边噙着没有意义的弧度,让人看不透想法。

在他沉默的注视下,台上的人越发紧张起来,最后一段戏演得七零八落,几乎只顾得上背台词了,完全谈不上演技二字。

直到表演结束,三个人都红透了脸,头都不敢抬起来。

傅祁川安静地看了他们片刻,唇边的弧度突然微微加深,他抬起手鼓起掌来。

随着他的掌声,教室的氛围整个放松下来,所有人都开始鼓掌,这掌声终于吵醒了虞岁,她眯着眼抬起头来,正好听见傅祁川开口:

“不是因为演得好,我是为你们的勇气鼓掌的,毕竟是第一组,又是第一次在我面前表演,我还是很能体会你们的压力的。”男人靠在椅背上,姿态明明很放松,却依旧显得挺拔好看:“不过如果要按照演技的标准来看的话,你们的表现实在是太糟糕了。”

“压力是一回事,可是能顶住所有压力,随时随地都能拿出好看的表演的,才是真正合格的演员——你们现在才大一,我要求没有那么高,但至少要有演员的*形才对。”

因为鼓掌而兴奋的三人此时又重新冷静下去,羞愧地低下了头。

傅祁川示意三人下去,又换上了第二组。

虞岁一时还没看懂这是个什么发展,她勉强直起背,撑着侧脸看着接下来的场面。

讲台上,男生坐在椅子上,双手放在身后做被反绑状,紧闭着嘴疯狂摇着头,片刻后一个女生走上前去,在他嘴巴前撕开了什么东西,接着男生便说出了第一句台词:“你们想干什么?”

虞岁眉梢一抬,在心底念出了这个片段所属电影的名字——“法外之徒”。

接下来果然如她所料,他们演绎的正是法外之徒中的经典片段。

因为强大的家世背景而逃脱法律制裁的杀人犯,醒来时发现自己被受害者的母亲绑架了,那个贫穷懦弱的母亲,颤抖地举着刀在他面前流泪,而在她身后,正是这一场绑架案的真正主导者——一个拥有天使面孔,却藏着魔鬼般灵魂的少女。

正是她诱惑了这个懦弱的母亲,给予了她拿刀杀人的勇气。

虞岁看着讲台上的表演,有些打不起精神。

事实上这一组已经比上一组好了很多,至少三个人都没那么紧张,可落在一无所知的虞岁眼里,这依旧是一场拙劣到不堪入目的表演。

撑着侧脸的手滑到脖子上,捏了捏后颈后,她努力控制住自己想要移向傅祁川的目光,又重新趴下去准备继续睡觉。

然而这次没等她趴多久,台上的表演就结束了。

鼓励性的掌声之后,傅祁川叫了下一组。

有脚步声从她耳边路过,随后教室陷入了奇异的安静中——在虞岁开始察觉到不对时,她做梦般的听见那个声音叫了她的名字。

“29号,虞岁同学,是没到吗?”

虞岁:......

她一脸呆滞地抬起头来,对上许多人回头看来的视线。

“她只是个旁听生啦傅老师。”有人略带鄙夷的解释道:“不算正式学生,可以不用点她名的。”

虞岁沉默不语。

傅祁川微微一笑:“不管是旁听生还是正式学生,只要坐在这个教室里,就应该要遵守规则才对。虞岁同学,你说呢?”

隔着大半个教室的距离,虞岁看着傅祁川镜片上的反光,片刻后站了起来,语气有些僵硬:“我演谁?”

“根据这两位同学的抽签情况来看,你要演的是叶私语。”

叶私语,那个年纪小小便心如恶鬼的少女。

她的存在就像是光明的反面,可以轻而易举引诱出人心最黑暗的部分,让懦弱的人拿起匕首,让恐惧的人成为恐惧。

偏偏这样的一个人,却拥有最纯白无瑕的面孔。

虞岁眨了一下眼,慢镜头一般的,她能感受到天光从自己的睫毛上掠过。

睫羽交错之间,她垂下眼眸,抬步走向了讲台,同时抬手整理自己的头发。

早就被她睡得乱七八糟的长发被她的手指一一梳过,在路过某个同学时她突然停住脚步,低头问:“可以借一下你的发卡吗?”

女同学一愣,哦了一声,呆呆把自己的发卡取下来递给她。

虞岁道了谢,将那枚羽毛状的发卡别在了头上。

从傅祁川面前经过,虞岁走上了讲台。

天光从窗外滤进来,不断洒在她身上,而在这个过程中,所有人都能感受到少女身上发生的微妙变化。

原本懒散阴郁的气质从她身上渐渐褪去,待到她最终登上讲台的时候,她已经完完全全变成了另一个人。

与前两组一模一样的场景,另外两个早就上台的“演员”也和之前的人一样紧张,然而当虞岁抬起眼眸,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

所有人都能感受到气氛的差别,就像把一滴黑色颜料滴入了清水里,墨色不可阻挡地蔓延,直到将原本紧张不自然的气氛完全淹没。

杀人犯嘴上的胶布被撕下来,他下意识地背台词:“你......”对上站在那个母亲身后无声盯着他的少女的视线,当众表演的紧张顿时化作了下意识的恐慌,台词都吐得颤抖:“你们想干什么?”

“我......我......”扮演母亲的女生举着道具,在众人的瞩目中紧张得无法说话,拿刀的手也在止不住的发颤,而就在她满心都是“完了”两个字的时候,一只手突然从她身后伸过来,轻轻握紧了她的手背。

“不要抖。”

堪称温柔的嗓音自她身后响起,少女温热的呼吸拂过她耳畔,那双漆黑的眼透过她的肩膀看向椅子上的杀人犯,还带着一丝幽凉的笑意。

“为什么要抖呢?”少女语气轻柔而失望:“他奸杀你的女儿时,可从来没有过半秒的犹豫,而现在他将要尝到的痛苦,还不足那孩子的十分之一呐。”

这声音丝线般流淌在极静的教室里,将所有人的听觉都连接起来,让人无法自控的坠入声音主人所营造的世界中去。

而在众人瞩目的讲台上,那位母亲的手已经不知不觉地停止了颤抖。

“很好。”少女真心地夸赞。

她退开两步,歪着头,凝视着死盯着杀人犯的母亲,继续满含感叹地赞许:“没错,就是这样......好好看看他吧,就是这张脸,这个人,对你才上初中的女儿做出了禽兽不如的事,你能想象你女儿临死前到底有多痛苦多绝望吗?”

“你到底要怎么做,才能稍微平复那孩子临死前的憎恨呢?”

“你到底要怎么做,才能让这个杀人犯懂得一点那孩子的绝望呢?”

少女在椅子上坐下来,手掌撑住了侧脸,是一个悠闲随意的姿势,嗓音却并不散漫,反而温柔到极点:

“让那可怜的孩子看看你的决心吧,你不是......她最爱的妈妈吗?”

那声音丝线般传递到“母亲”的耳中,将她的注意力不由自主地集中起来,眼中渐渐只能看见眼前的面孔,越来越惊恐的表情,落在她眼底却越来越面目可憎。

恨意填充她的心脏与身体,在那声音中她仿佛当真看见了一个孩子的尸体,那是她可爱可怜的孩子。

不再颤抖的手又重新颤抖起来,这一次却是愤怒的颤抖。

“杀了你......杀了你......杀了你杀了你杀了你!!”

混乱无序的喃喃最终化作一声崩溃的咆哮,她发狂的母兽般举着刀扑上去,一刀狠狠桶在了杀人犯的肚子上。

惨叫声延迟了片刻才响起。

像是没能反应过来自己已经被桶伤,杀人犯缩着瞳孔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声,然而还没完,女生拔出刀子又捅在了他的肩膀上......

一次又一次,被血染红的刀刃反复没入那具不断抽搐的身体,而女生仿佛丝毫未觉,她被鲜血喷溅了满脸,却仿若未觉地继续动作着,嘴里还喃喃有声:“让你尝尝我女儿的痛苦......这还不足我女儿的十分之一......”

阳光从窗外洒进来,却一丝一毫都不能减少教室里的冷意。

台下所有人都清楚地看到,在那已经濒死的杀人犯和崩坏的母亲旁边,坐在椅子上的少女,正无声的弯起嘴唇,露出一个温柔甜蜜的微笑。

阳光从她背后穿透,将她头发上那根羽毛发卡照地毛茸茸的,天使一般纯白无瑕,然而听着耳边的惨叫声,所有人都感到一阵寒气直窜大脑。

在这混乱血腥的场面里,比起那个禽兽的杀人犯和疯狂的母亲,真正崩坏的,或许是这个在杀人现场也能如常微笑的少女才对。

她明明从头到脚都干干净净,却仿佛有恶魔藏在那美好的皮囊里,叫人看一眼都起鸡皮疙瘩。

一声响指啪的响起,傅祁川鼓了鼓掌:“好了,到此为止。”

第一个起身的是虞岁,而另外两个人却还在魔怔般的继续表演着,直到傅祁川走上前去拍了拍他们的肩膀,惨叫和呢喃才终于停止。

那对男女抬头茫然地看了四周一眼,这才醒悟过来,赶紧起身,他们和虞岁站在一排,朝下方观众鞠了个躬。

掌声毫无预兆地响起来,没有傅祁川带头,这是全班自发性的掌声,却比之前的任何一次都要热烈响亮。

两个人都懵逼了片刻,不由转头看向了虞岁。

少女已经把头上的发卡拿下来了,正好转头朝他们微笑了一下,两人都微微一愣,随后半是感激半是恐惧的对她点了点头,收回了目光。

虞岁把发卡还给了前排的女生,对她道了声谢,女生却激动地红着脸连连摇头:“你演技也太好了!以前都没发现......下次我们坐一块儿吧!我帮你占位置!”

虞岁只笑不语。

台上傅祁川敲了敲讲桌,教室里很快安静下来。

傅影帝的目光从三位表演者身上划过,在虞岁略带紧张的注视中,缓缓开了口:“很好。”

“这是三个小组中,表现最好的一组......尤其是叶私语的扮演者,为我们献上了一段堪称惊艳的表演。”

他抬手鼓掌,于是教室里又一次掌声雷动。

虞岁的心脏重重落下来,直到这时她才察觉自己原来一直都提着一口气,哪怕是上周第一次去参加电影试镜她都没有这么紧张过,那还是国内大导的片子。

看来傅祁川对我的影响真的很大——她这么想着。

下课铃声在这时响起,台上的傅祁川看了一眼手表,道:“点评就留到下次课上再做,之后我们还会有很多类似的课堂内容,希望大家多做准备,我想要看到合格的演员。”

他收起课本和U盘,抬脚往外走去。

学生们想围上去又不太敢,只好被保镖挡在外面,远远地跟着走。

这幅古怪的场景一直持续到傅祁川上了车才消停。

大约急于摆脱喧嚣的人群,司机开得有些快,在即将离开停车场的时候,拐角处突然走出一个人,车头几乎是擦着她驶过去,受到惊吓的司机猛地踩下刹车,险些撞上前座的傅祁川抬起头来:“怎么了?”

“有个人......”来不及说更多,后视镜里那个毫无预兆突然倒下的身影把司机吓得够呛,立刻打开车门下去查看情况了。

“好像没刮到啊......”看到经过的王助理嘶了一声,也跟着下了车。

把倒在地上的人翻过来,王助理陷入了沉默。

车窗被降下来,傅祁川探头道:“怎么样?”

王助理让开身体让他看清自己臂弯里的人,幽幽道:“我怀疑......我们被碰瓷了。”

昏睡在他手臂中的,是一张漂亮到让人惊艳的面孔。

几分钟前,这人才在讲台上贡献了一段极好的表演,再更久以前,这人还在巷子里精神抖擞的一打五。

傅祁川轻笑了一声,撑着车窗淡淡道:“这里有医务室吧,先送过去再说。”

他缩回车内,直到虞岁被抬上车都没有多看一眼。

影后她表白后又被求婚了章节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