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闪婚嫁了个首富
  • 我闪婚嫁了个首富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南栀栀作者
  • 更新:2022-07-06 18:26:00
  • 最新章节:第3章:豪门秘辛
点击阅读
为了继承家产,不让恶人得逞,南栀在夜店里随意给自己挑了一个丈夫。本以为男人不过就是一个有着好皮囊的废柴,可谁知转眼,他竟然成了帝国集团的总裁,成了商界的传奇人物。好吧,她这次是锦鲤附体捡到宝了!

《我闪婚嫁了个首富》精彩片段

凌晨两点的澜庭依旧酒色笙箫。

南栀一身黑色紧身连衣裙,栗子色的卷发随意披散,坐在吧台,晃着手中的红酒杯,一副狩猎的模样。

经过南栀身旁的男男女女,时不时的打量,有几个胆子大的想要上前搭讪,还没靠近,就被旁边的两个保镖给拦截了。

“南栀栀,你真打算在这里挑个男人结婚?你疯了吧?”

沈湘是南栀从小到大的好闺蜜,关系好到能同穿一条裙子的那种。

“嗯。有什么问题吗?”

她现在急需一个男人和她领证结婚,谁让她爸去世前留下遗言,只有她成家之后,才能接手父母留下的股份。

“额……顾北陌不是你未婚夫吗?现成的不要,来这儿找什么三无产品啊,我虽然经常来澜庭,但我可没乱来,这里的鸭子,大部分都是被富太包了的,你不嫌恶心啊?”

沈湘凑到南栀耳边,小声嘀咕道。

“他们缺钱,我缺人,各取所需,至于顾北陌,马上就不是我的未婚夫了。”

南栀拿起酒杯直接灌了一口,眼神冷漠。

几个小时前,她已经安排好了一切,明天一早应该就能看到新鲜出入的‘大片’了,就是不知道男女主人公的表现,能不能让她满意了。

南栀的目光落在远处一个男人身上,红唇微微一勾,直接起身。

“哎?什么不是你未婚夫?南栀栀,你去哪儿?你不会玩真的吧?”

“嗯,我从来不随便开玩笑。”

南栀回眸一笑,甩了甩长发,朝目标走过去。

沈湘顺着南栀的方向看过去,顿时眉心一颤,这、这……南栀栀不会是看上了他吧?

她想上前阻止,但看着男人警告的目光,立刻就退缩了。

顶楼VIP包间。

南栀推开抱着她的男人,指了指洗手间,嫌弃道,“去洗澡。”

男人愣了几秒,然后顺从的进了浴室,简单冲洗之后,只是裹着一条浴巾便出来了。

不得不说,男人的身材真的是好到爆,比她见过的不少男模还要好,典型的穿衣显瘦,脱衣有肉,尤其是这腹肌,摸起来一定很爽。

“满意吗?”

“嗯哼,还可以,开门见山,包你一年,要多少钱?我这人有洁癖,我碰过的人或者东西,就不能在碰别人了。”

“你、要养我?”男人指了指自己,一时有些没反应过来。

“你们这边不是都有包月的吗?我包一年,不行?我打听过了,你们这里的头牌,一个月是一百万,一年就是一千两百万,我给你两千万,多的八百万算是赔偿,这一年,你就不要接待别人了。”

南栀一副对行业十分了解的模样,将一张两千万的支票放到男人面前。

“一年两千万?看来是个不错的交易,不知道我需要做些什么?”

男人深邃的目光落在南栀的身上,笑意却不达眼底。

如果今天不是被好友盛止拉到澜庭来,他也不会遇到这个女人,一想到他不来,她可能会随便找个人开房,男人的脸色就更沉了。

南栀坐在床尾,翘着个二郎腿,随意道:“和我结婚,一年后离婚。在此期间,你要断掉之前所有客户的联系。”

“顺便……”南栀打量了一下男人,满意的点点头,“借个种。”

这男人如果不是男侍,这颜值、这气质,随随便便当个网红明星,都能大红大紫。

男人眼神晦暗不明,低声重复道:“*?”

然后步步紧逼。

南栀被男人的气势压迫的躺在床上,心里一慌张,用脚抵住男人的胸膛,红着脸,急忙道:“不是现在!从此时此刻开始,戒烟戒酒戒女人,明天去做个全身检查,如果一切正常,三个月后再……”

“呵呵,南小姐,你难道不知道,澜庭的男侍,每三个月做一次全身检查,至于烟酒,南小姐放心,我不抽烟,喝酒也只是小酌助兴,不会影响……种子质量!”

男人伸手握住她纤细的脚踝,拇指摩挲着她的小腿,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南栀紧张的看向男人,忙缩回脚,一个侧身,逃离了男人的逼迫,轻咳一声:“你,睡那边,没有我的允许,不许*!”

“南小姐,确定不需要我服务?你可是付了钱的。”

男人指了指桌子上的支票,笑着说道。

南栀杏眸微愠,“不需要!乖乖听话,自然少不了你的好处。”

 

翌日一早,南栀醒来的时候,男人已经穿戴整齐。

“南小姐,外面的记者,是你找来的?”

男人的语气十分淡定,仿佛已经猜到了她接下来要做什么。

“准备好了?要是你不愿意,现在后悔还来得及,我不会为难你。”

以她的身份,这样被曝光,以后这个男人如果还想从事这个行业,恐怕是不太可能了,所以她才会开出两千万的高价。

男人低头笑了笑,“两千万,我这辈子都不可能赚到这么多钱,为什么要后悔?”

门打开的一瞬间,十几个摄像头对着南栀和身边的男人一顿猛拍,男人一手拦着她的腰,一手挡在她的额前,将所有的恶意拦住。

南栀微微侧首看了一眼男人,唇角不经意的一勾。

很快,南氏集团大小姐南栀,出轨澜庭男侍,一夜缠绵。

各种花边新闻随之而来。

车上,南栀伸出手,“手机。”

拿过男人的手机,南栀愣了愣,“看来你们这一行,确实挺赚的,如果这一年,你表现的好,事成之后,我不介意再给你一笔赡养费。”

男人从穿着打扮,都是高档货,手机也是国内还没上市的,看样子,在她之前的富婆,对他相当不错啊。

输入一串号码之后,南栀的手机响了响。

“这是我的号码,如果有需要,我随时会联系你,还有,收拾一下你的行李,明天早上,到静兰路120号。这是钥匙。”

南栀直接将钥匙和手机丢给男人,想了想,又问了一句,“你叫什么名字?”

从昨晚到现在,她还没来得及问男人叫什么……

南栀愣住,她是不是太随便了?连这个男人的底细都没查,就打算和他契约结婚?

难怪昨晚沈湘的脸色那么惊诧。

“容忱言。”

南栀听着这个名字,觉得有些耳熟,但看看容忱言的模样,她确定自己认识的人里面没有长得这么……漂亮的男人。女人都没他长得好看。

“南栀,以后多多指教。对了,领证的事情,就下周一吧。”

两人分开之后,不到三分钟。

一辆劳斯莱斯,两辆黑色迈巴赫,停在男人面前。

从车上下来数名穿西装的男人。

“容先生。”

车门一开,容忱言已经抬腿坐了进去。

一个小时后,出现在越城东郊的云岚山庄。

容家历代居住在云岚山庄,早些年,容忱言在海外发展,鲜少回国,但其他容家人全都住在这个云岚山庄。

“容先生好!”

容忱言的车一到山庄门口,数十名佣人保安齐齐站在两侧,恭敬的低着头。

“少爷回来了。”

为首的老人是唐宋的父亲,也是容家的管家,唐秦风。

“嗯,爷爷醒了吗?”

“老爷在书房等您。”

容忱言抬头看了一眼二楼书房的窗户,大步朝里走去。

书房。

“怎么突然回国了?”

“爷爷不想要孙媳妇了?”

容家嫡系,就只剩下老爷子和容忱言,容忱言又是自小被老爷子抚养长大,两人的关系十分的好。

只可惜,容忱言已经快三十了,至今没一个女朋友,老爷子为此可谓是操碎了心。

一听说和孙媳妇有关,容老爷子浑浊的双眸顿时露出精光,狐疑的打量着自己的孙子,道:“谁家的女儿这么没眼光,看上你了?”

自己的孙子,要样貌有样貌,要身材有身材,家庭背景,工作能力那更是一流,但……一想到那些被自家孙子气跑的世家千金,老爷子觉得,这辈子容忱言要是能找到一个媳妇,只要是个女的,他都能接受。

他就担心,容忱言和外界传的那样,不近女色,喜欢男人!

“嗯,确实有眼光,而且,你孙媳妇花了两千万,要养我,所以……近段时间,我就不回山庄陪爷爷了。”

“噗——”老爷子一口热茶,直接喷了一地。

两千万,养他容家继承人?

有趣!有趣!这小女娃娃,他喜欢,霸气。

“谁家的女娃娃这么有胆识?”容老爷子好奇的问道。

随手能拿出两千万,家境应该不会很差,越城,这样的女娃娃,他倒是知道几个,只是不知道哪个会落入自家孙子的眼。

“南家。”

“南家?南晨光?”

老爷子蹙了蹙眉,有些不大满意,南晨光的两个女儿,一个倒是温婉大方,另一个小家碧玉,但听说小女儿是私生女。

这南家也是够乱的,南晨光连妻子和外室都搞不定,肯定家宅不宁,但……看了一眼容忱言,老爷子心里默默叹了口气。

得了,知道是个女的就成,反正南晨光也不敢到容家造次。

南栀驾车路上,接到青山居的电话,直接打开扩音。

“大小姐,您现在在哪儿?老太太……”

“阿娟,你对那个小*那么客气干嘛!她敢做,难道还不敢回来认错?”

沈秀珍一把夺过电话,冲着电话一阵辱骂:“南栀!你今天要是不回来,就给我滚出南家!我沈秀珍没你这么不要脸的孙女!”

南栀冷嗤一声,这就是她的奶奶,南家的老太太,沈秀珍。

“奶奶何必动这么大的气?不就是一点花边新闻嘛,二叔不是三天两头被曝光吗?不是*就是小明星,有几个好像年纪还没我姐大吧?”

南栀漫不经心的调侃着南氏集团现任总裁,南晨光,也是她的二叔。

“你!你!不肖子孙,你二叔是男人,而且都是那些不要脸的小*贴上来的,你一个女孩子,你这么做,你把我们南家的脸往哪搁?还有顾家,你下个月就要和北陌结婚了,你现在闹这一出?”

“你立刻给我滚回来!”

挂断电话后,老太太气的不轻,被南鸢搀扶着坐到沙发上,脸色依旧阴沉。

南栀挑了挑眉,这才不过是开胃小菜,就气成这样了?

她接下来要做的,可不止是气气南家那些人这么简单。

当年南晨光和沈秀珍,从她父母那边抢走的东西,她都要一点一点讨回来!

还有她父母当年车祸的真相,爷爷中风昏迷的真相,她都会找出来。

南栀看了一眼后视镜,十五年了,爸、妈,我长大了,可以给你们报仇了。

脚下油门一踩,车速直接飙到一百二,不到半个小时,南栀的车在青山居别墅门口停下,摁了摁喇叭,很快一位中年男人迎了出来。

“大小姐。”

南栀下了车,将车钥匙随手丢给旁边的佣人,冲着中年男人点头示意,“陈叔。”

“大小姐,老夫人很生气,先生他们也都回来了,都在客厅,您……”

“放心吧,陈叔。”

要是怕,她就不会这么做了。

南栀推门进去,看着南家一大家子坐在客厅,挑了挑眉,她爸妈当年去世,南家人都没到的这么齐过,看来,对她这次出格的行为,南家确实是半点没有预料到啊。

“你还知道回来?给我跪下!”

沈秀珍一看到南栀一身黑色紧身*的裙子,眉头紧锁着,尤其是她那张脸,仿佛看到了南栀母亲在世时的模样。

妖里妖气,一看就不像是个大家闺秀该有的模样!

“奶奶,我才刚回来,你就让我跪下?是不是太不讲道理了?”

南栀完全没把沈秀珍的话放在心上,直接坐到了一旁的沙发上,二郎腿一翘,拨弄着手指。

“你一个女孩子,夜不归宿,不知检点,和那种人传出这样的花边新闻,我让你跪,你还反驳?”

“夜不归宿就要罚跪?”南栀歪头看了一眼面前的众人,“二叔,你昨晚回来了吗?”

“咳——南栀,母亲现在说的是你的事情,你扯到我头上做什么?我昨天公司有急事,太晚了,就在办公室将就了一晚上,有问题嘛?”

南晨光眼神闪烁,不敢去看妻子质问的眼神。

“哦,这样啊,那……姐姐,我记得你上个月好像也有两天没回家吧?不光是姐姐,二婶婶,你也经常半夜偷偷出去啊……”

心里的秘密突然被人捅出来,南鸢的脸色不是很好,郑月兰更是猛的站起来,矢口否认,“南栀,你别胡说八道,我晚上什么时候偷偷出去了?”

“没有嘛?那就奇怪了,我好几次半夜睡不着,看到二婶婶出去啊,还有一辆私家车来接呢。”

“郑月兰!”南晨光虎目一瞪,面露三分凶光。

“哎呀,二叔,你这发什么脾气啊,你和我二婶,要是论起来的话,还是你夜不归宿的日子多点,所以……奶奶,您确定我还需要罚跪吗?后面的不知检点,花边新闻,还需要我举例子吗?”

南栀环顾四周,只见几人脸色都带着一抹愠色,尤其是南鸢,虽然从头到尾没说一句话,但那个眼神却像是淬了毒。

“奶奶,您就别生气了,都是一家人,大伯和大伯母走的早,妹妹没人教育才养成这样的性格,以后您多多教育就好了。”

南鸢收起脸上的恨意,转而挽着沈秀珍的胳膊,替南栀求起情来。

沈秀珍愣了愣,狐疑的看向南鸢,对于这个孙女,她说不上十分疼爱,但毕竟是第一个孙女,加上她才貌出色,在圈子里给她挣了不少面子,自然也愿意对她宽容一些。

“我可教育不了她。”

“老夫人,先生,太太,顾先生和顾夫人,还有顾少爷都来了。”

佣人匆匆来报。

南栀脸上依旧是泰然自若,完全没有觉得丝毫愧疚。

我闪婚嫁了个首富章节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