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华落尽共白首
  • 繁华落尽共白首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佚名作者
  • 更新:2022-07-06 18:26:00
  • 最新章节:第3章
点击阅读
倪伽罗虽为尊贵的后宫之主,然而她却并没有因此而感到丝毫的快乐,因为这个位置并没有给她带来想象中的幸福。她深爱那个被她唤作“夫君”的男人,那个万人之上的帝王,可是在那个男人的心里,她心如蛇蝎,恶毒至极,哪怕那一切都只是误会,可他却依旧不愿给她一次解释的机会,不愿给她一丝信任。

《繁华落尽共白首》精彩片段

“娘娘,陛下血症,恐熬不过此岁了……”

倪伽罗蜷着手心,声线在颤:“没有任何医治可能了吗?”

御医深吸一口气,卑懦道:“有,但……”

倪伽罗似是看到了一线希望:“但说无妨。”

“陛下肾脏受损,体内毒素渗透血液,导致如今境况,若是能换血,便有一线生机……”

倪伽罗烟眉紧蹙着,心不敢有丝毫放松。

御医便继续道:“换完血,陛下可与常人无异,但需特定人种供应,半月一换。”

倪伽罗算是明白了。

这是以人养人的法子。

“每五人可足陛下一次换血,而每人半年仅能供血一次……所以这人员需求颇大……”

御医看向了倪伽罗,是等她决定。

“倪家军誓死效忠陛下,这方面御医不用担忧,且放手办。”

“最快明日午后可进行,只是这场地安置?”

如今内忧外患,陛下的病来的也蹊跷。

恐是奸细作祟,万不能让外知晓此事,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倪伽罗忧虑之下,道:“且安置在我寝宫。”

同时她嘱咐御医:“此事,切莫对外张扬,便是陛下自己,也莫要告知。”

御医一惊,随即“喏”了一声,便缓缓退去了。

……

翌日傍晚。

景阳宫外,倪伽罗跪地三个时辰有余。

带刀侍卫言澈第四次进殿传话。

“陛下,皇后娘娘还在外面呢。”

白子烬侧靠在床榻上一脸苍白,几声咳嗽带着孱弱的身躯不住震动。

他伸手拿了一旁的苦药,朝着殿外扔了过去。

“朕说了不见!聋了吗?”

言澈抿了抿唇,跪地匍匐:“今日初六,陛下应当去皇后宫中歇息。”

“反了,反了……竟然敢命令朕做事!来人,来人……给朕将言澈砍了,给他上下十八代全砍了!”

白子烬吼叫着,但并无人上前。

一是怕白子烬。

二是更怕外面的倪伽罗。

周国出了一个无能的皇帝,却有一个手段狠辣的皇后。

皇后掌管着兵权、司法、朝政……

皇帝则是贪图享乐、美色、诗画……

一旁守着的顾青姗连忙伸手扶起了白子烬:“陛下,息怒,万不能伤了身子。”

说着,顾青姗落了泪,惹了白子烬一阵心疼。

待她举起手擦泪时,手腕上的轻纱落下,露出了一截一截的红痕。

白子烬拿捏住她的手,顾青姗疼的轻吸了一口气。

“姗儿,这是怎么来的?”

“陛下,别问了,今初六,原本也该是您去皇后寝宫的,臣妾、臣妾送您去吧……”

白子烬气的全身发颤:“是不是那个*对你动了刑?”

顾青姗摇头,眼泪却掉的更凶:“不是,陛下莫要揣测了,只是、只是不小心摔的……”

白子烬从床榻上一跃而起,直直的冲向了门外。

看到跪在门前的倪伽罗,不由分说,一巴掌打在了她的面颊之上。

一国之主大庭广众之下对国母动了手。

周遭的婢女宫人霎时间都跪在了地上。

“倪伽罗,你竟然敢对姗儿动手!”

倪伽罗脸颊倏地红肿,她抬眼看向面前怒气腾腾的男人,便是在刚才的一句话里就明白了是有心人又闲不住了。

她轻轻一笑,随即拂去了方才的惊落。

不屑于解释的人,从地上起来,便是对白子烬道:“看样子,陛下是愿意随臣妾回翊坤宫了。”

不等白子烬反应,她周身两个侍女便上前搀扶起白子烬,直接将人带进了皇轿之中。

白子烬挣扎,但根本不用。

孱弱的身体只能任凭着宫女的拉扯。

“放开我,贱婢放开我……”

“陛下还是别乱动,恐伤了身。”

倪伽罗身边的大宫女白露沉着声,一双手将白子烬稳住在了皇轿里。

随着一声“起”,队伍浩浩荡荡离开了这一处。

顾青姗看着走远的皇轿,死死的咬着唇……眼里满是不甘。

……

轿撵里白子烬还在吵闹着要下去,但随着时间逝去动静逐渐变小。

走至翊坤宫,白子烬已经熟睡。

婢女和宫人合力将白子烬从轿撵中抬了出来。

白露将轿撵之中的香炉拿了出来,通过水洗处理。

御医和几名符合条件的将士已经在翊坤宫里守候了许久。

他们早已换上了宫人的服饰,以免为皇后娘娘惹来非议。

“御医,开始吧。”倪伽罗一声吩咐。

几名将士互相看了一眼,遵从着御医的话伸出了胳膊。

血从透明管子慢慢流出……床上的白子烬眼皮都不曾抬一下。

倪伽罗守在旁边,耐心等候着。

……

白子烬醒来,便是看到了床顶上绣着的龙凤呈祥。

倪伽罗拿了药膳,缓步而来,跪在了床边递了出去:“陛下,太医给的方子,利于顺气。”

“啪”一声脆响。

碗落汤洒。

白子烬从床榻上起来,一脚踹向了倪伽罗的胳肘。

她不堪重力,跌倒在了地上,手不禁被瓷片划破,流出了鲜血。

“滚!”

恶寒的声音,刺激着她的耳膜,她忍着心中的酸楚,却依旧关切着他的身体。

“陛下,可有感觉不舒服?”

“朕看,皇后娘娘是盼着朕哪儿不舒服吧!”

白子烬的嫌恶,让倪伽罗的身躯僵了又僵,垂在身侧的两手慢慢的握紧,只能艰难的开口:“臣妾,绝无此意。”

但暴怒还在继续,白子烬冷笑着:“皇后娘娘盼着朕归天,夺了朕的天下,可惜朕再病弱残躯,也有了子孙,且等姗儿龙子诞下,那就是太子,届时朕定会以无所出休了你,立姗儿为后!”

低沉的嗓音,若残酷的刀子一般,一下下的扎进了倪伽罗的心口里。

她眼眶收紧,尽量不让自己的情绪有所变动。

但她无动于衷的表现,更让白子烬厌恶。

男人一把抓住了倪伽罗的衣领,将她拎到了自己的面前。

一字一句的警告道:“这回你对姗儿动刑,若出了什么事,朕定然取了你的倪家一百三十多人口的性命!”

倪伽罗眼皮微微掀开,整个人都浸泡在了幽暗之中。

她一心为他,却仍旧只换来了这个结果。

只因为她占了这后位。

只因顾青姗假模假样的一句委屈。

她在白子烬的眼中看到了熊熊的怒火,那火似是要将她燃烧殆尽……

御花园。

倪伽罗面色淡淡,坐在凉亭之中,望着面前一群鱼儿嬉戏。

不多时,宫女白露福身道:“娘娘,姗贵人来了。”

顾青姗一身华贵,信步而来,也没有听倪伽罗的应允,便自顾坐在了软垫上。

“皇后娘娘,臣妾怀孕不能久站,就先坐了。”

白露眉间微皱,抿了抿唇。

倪伽罗微微抬起了眼,撇向了顾青姗的肚子。

那小腹隆起,倒是有几分真孕的样子。

顾青姗给白露使了一个眼神。

白露端着茶送向顾青姗的手上。

送茶时,白露故意将茶盏打落,摸了一把顾青姗的脉搏。

“你干什么!”顾青姗焦躁的瞪了白露一眼。

白露不疾不徐:“奴婢手没端住,给贵人再端一杯来。”

一杯新茶重新送到了顾青姗的手上。

白露则是走到了倪伽罗的身边,小声说了两句话。

期间,倪伽罗一直盯着她在看,看得顾青姗心里发毛,莫不是倪伽罗已经知道了自己陷害她对自己动刑的事?

顾青姗面色暗了暗。

倪伽罗仍旧一脸镇定。

“陛下不喜欢娘娘和臣妾相见,娘娘今日隆重邀请就不怕陛下知晓了吗?”

顾青姗妄图以白子烬给自己撑腰。

但倪伽罗根本没有将她的话当回事:“本宫找你来,不曾外露给旁人,陛下若知道,必定是姗贵人告知的。”

顾青姗讥讽一笑:“前朝后宫,皇后娘娘已经一手遮天了,还妄图控制臣妾的嘴吗?”

倪伽罗没有否认。

她起身,看向了湖面的景色。

杨柳依依,蜻蜓点水。

“姗贵人,你还不知罪吗?”

一眼落,顾青姗的眼紧了紧,她理直气壮:“是陛下关爱臣妾,见到臣妾胳膊上有红痕便以为娘娘对臣妾动了刑,从头到尾,臣妾可没有说娘娘一句不是。”

倪伽罗轻笑:“你觉得这点儿把戏值得本宫将你叫过来见一面吗?”

顾青姗一愣。

倪伽罗一字一句,声线稳而沉:“欺瞒圣上,假怀龙嗣,你该当何罪!”

顾青姗身下一软,竟是整个人都没了力气,双手都撑在了软垫上。

“你、你胡说什么,臣妾……”

“在陛下第一时间告知本宫你有孕的那一刻,本宫就知道你有问题。”

“怎么会……”

“怎么不会,陛下龙体欠佳,根本不可能有孕!还需要本宫将御医叫过来给姗贵人当面对峙吗?”

顾青姗的脸整个垮了下来。

她千算万算,哪里算到了这一步。

白子烬身体不行她知道,但连孕育能力都没有,怎么会……

倪伽罗冷笑道:“亏得你是假怀孕,若真怀孕了,又要给你私通一罪,便是你顾家满门上下也别想有机会翻身了。”

顾青姗的眼,倏地红了。

她原本想通过假怀孕夺得白子烬的心疼,然后流产嫁祸给倪伽罗。

之后如果实在怀不上就在外面找人……

白子烬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了。

她必须要有依靠,只有孩子才能成为她的依靠……但如今看来,这个梦也要破碎了。

倪伽罗竟是将每一步都算计好了。

这个女人可怕的让她胆颤。

她颤着声音问:“你、你你究竟想做什么?”

繁华落尽共白首章节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