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至尊
  • 太上至尊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豪气冲天作者
  • 更新:2022-07-06 18:26:00
  • 最新章节:第三章 炼药师
点击阅读
陆风本是现代世界里一名普通的主刀医生,一场意外让他穿越到了玄幻世界中。在这里他凭借着高超的医术,开始了全新的肆意人生。无论是权贵、还是小生,都得恭敬地唤他一声“门主”,身旁的美女更是无数。果然医术在手,要啥都有……

《太上至尊》精彩片段

天荒大陆,凤阳郡,靠山宗,一片幽静的竹林内。

一名唇红齿白,肤白貌美的女孩躺在温泉池中,露出了肩部以上的位置。

温泉池中热气升腾,肉眼很难看清楚池中,但雾气随风飘散,隐隐约约能看见一点不可描述的景象。

距离温泉池十步距离的位置,陆风隐藏在石头后面,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温泉池的方位。

他身材健硕,国字脸,嘴边长着浓密的胡子,一双大眼睛炯炯有神,特有东方男人的韵味。

可他的脸上,此时充满了惊慌之色。

“这是哪儿?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陆风左顾右盼,内心忐忑。

陆风看着自己的双手,又看了看身上怪异的服饰,脸上的惊慌之色更浓了。

他本来是华夏的一名主刀医生,因为连续手术二十七个小时,最后累晕了过去。

没想到再次睁眼的时候,却出现在了这种地方。

“陆风!你这个无耻淫贼!我杀了你!”池中女孩怒目圆睁,声嘶力竭的咆哮道。

两人四目相对,空气仿佛在这一瞬间凝固。

一听见陆风二字,如同钥匙一般,顷刻间打开了陆风脑海深处的某一个枷锁。

大量陌生的记忆宛如洪水决堤,奔涌而出。

往日发生的所有事情,如放映电影一般,一幕幕清晰的出现在他的眼前。

天荒大陆!凤阳郡!靠山宗!陆风!凌幽月!

一切的一切,他都想起来了!

眼前这个人就是靠山宗大师姐,也是他的大师姐,凌幽月!

“大师姐!这事儿是个误会!”尽管很难相信,但陆风必须接受事实。

他连续手术二十七个小时,因为过度劳累而猝死,最后穿越到了天荒大陆。

而被穿越者也叫做陆风,是凤阳郡陆家唯一的子嗣。

只可惜陆风六岁的时候,陆家惨遭灭门,而他为了躲避仇家追杀,隐姓埋名拜入靠山宗门下。

一晃十多年过去了,陆风还以为仇家早就忘记了他的存在。

没想到还是被找上门来了,他身上被下了毒,动弹不得,而凌幽月似乎也被人下了毒。

仇家没有在靠山宗直接杀人,可能是忌惮靠山宗的实力,但仇家直接搞出陆风偷窥凌幽月沐浴这一幕。

那么不用其他人动手,靠山宗就会主动清理门户。

陆风估计他身上的毒和凌幽月所中之毒是同一种,但凌幽月修为较高,能暂时压制。

陆风不行,所以原主人直接被毒死,才有了陆风穿越的机会,原主人死后,体内的毒素也跟着消失。

“你给我把眼睛闭上!”凌幽月被下了毒,浑身麻痹,一时间连根手指头都动不了。

“大师姐,其实我什么都没看见!”陆风乖乖闭上眼睛,但满脑子都是凌幽月诱人的身躯。

不说这句话还说,这句话一说出来,更像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当场便激怒了凌幽月。

“陆风!你给我去死!”凌幽月红着眼睛,强行运气,试图冲散体内的毒素。

“噗!”凌幽月拼着重伤的代价,冲散了毒素,套上一袭青衫,持剑刺向陆风。

这一剑极为凌厉,直接冲向陆风的胸口,若是刺中了,陆风必死无疑。

蹭蹭蹭!

陆风微眯着双眼,倒退三步。

不知道为什么,凌幽月这一剑刺过来,在陆风的眼中,像是放慢了无数倍,慢如蜗牛。

唰!

陆风侧着身子,轻而易举的躲过这一剑,紧接着探出右手,用两根手指夹住了凌幽月的剑。

“大师姐,真的是误会!”陆风绞尽脑汁的思考着如何化解这场误会。

可思来想去,他偷看凌幽月洗澡,被凌幽月抓个正着,一般的理由根本不可能说服她啊。

在现代世界,偷看美女洗澡都不能善了,更何况这里是思想极为保守的世界。

陆风等于毁了凌幽月的清白,而凌幽月又是个极其要强的人。

他们两个人当中,必须死一个,才能罢休!

“受死吧!”凌幽月身材高挑,面若寒霜,一双冰冷的眸子拒人于千里之外。

凌幽月猛的一震长剑,只听嗡鸣一声,剑刃割伤了陆风的手指,逼得陆风不得不松手。

噗!

忽然,凌幽月身子一软,向前踉跄了几步,嘴角溢出鲜血,脸色唰的一下变得惨白。

“大师姐,你怎么了?”陆风关切问道。

“无耻淫徒!我杀了你!”凌幽月拖着虚弱的身躯,握着长剑的那只手,颤颤巍巍,手中长剑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五指乏力而落到地上。

“大师姐,你不能再运气了,否则神仙难救。”陆风劝道。

“噗!”凌幽月又喷出一口殷红的鲜血,整个人虚弱到了极点,连坐都坐不稳。

陆风急忙上前,握着凌幽月的手腕,给她把脉。

“你现在要是不跑,等我恢复以后,定挖你双眼,割你舌头,斩断你的四肢,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凌幽月威胁道。

陆风苦笑,他现在要是跑了,那日后就真的得背上无耻淫徒的骂名,永生永世遭受靠山宗的追杀。

最让他感到不安的是,是那群蛰伏在暗处的仇家。

所以,他必须留在靠山宗,至少在这靠山宗内,仇家会有所忌惮。

而留下来的唯一机会,就是治好凌幽月的病,向她解释清楚。

“灵气紊乱,血气逆流了。”陆风给凌幽月把脉之后,得出了结论。

“用现代医学的话来说,就是气血攻心,轻则休克,重则心梗而死,用这个世界的话来说,就是她走火入魔了”陆风喃喃自语。

凌幽月倔强的推开陆风,“我不需要你救!你滚!”

濒死之下的凌幽月,力量弱不可闻,陆风用力将她搂入怀中,“放心吧,我能治好你。”

陆风融合了原主人的记忆后,渐渐对这个世界有了清晰的了解。

在地球上,人们只要有空气就可以活命,但这个世界的空气里面,还夹杂着一丝别的气,被称之为灵气。

灵气存在于天地万物之间,一株草,一颗石,一滴水都能孕育出灵气。

只要万物尚在,则灵气永不枯竭。

而这个世界,人们通过吸纳灵气来强壮自身,强大的人,甚至可以凭借一己之力摧山填海。

 

“惺惺作态!陆风,你真让我恶心!”凌幽月浑身瘫软,只剩下一张嘴发出微弱的声音。

她的身体情况,没人比她更清楚。

毒素遍布全身,强行运气冲散了毒素,导致毒素渗入血脉之中,再加上灵气紊乱,就算是靠山宗宗主出现,也救不了她。

她早已经看淡了生死,但她不甘心,死前没能杀死淫贼陆风!

“别说话,别运气。”陆风神色严肃的劝道。

别人穿越,不是富家公子,就是皇宫太子,偏偏他陆风穿越过来,没什么靠山背景就算了,还背了一身的压力。

更让他郁闷的是,醒来就是一口大宝剑悬在脑袋上。

若凌幽月死,他必死无疑,若凌幽月不死,他还是可能会死,这种境地已经不能用进退两难来形容了。

他如今唯一期望,那就是希望凌幽月冷静一点,看在救命之恩的份上,先把这事儿缓一缓,给他时间查出真相。

“哎,别人穿越都是天降金手指,我连金手指都是自己带来的。”根据陆风对这个世界的了解,他们治疗伤患通常只有一种方法,那就是灌输灵力续命。

这种方法治标不治本,很容易留下病根。

幸亏陆风之前在华夏的时候,读到过一本医书,名曰《太上十三针》,相传是伏羲所著。

上一世有先进的医疗设备和专业的医疗团队,这本《太上十三针》没能派上用场,但此刻使用最合适不过。

这里没有银针,陆风便走到松树旁,摘下几根松叶。

松叶如针,细长却柔软,陆风以灵力注入,松叶便能和银针一样刚硬。

“你想干什么?”凌幽月虚弱说道,她想要反抗,用手推开陆风,但浑身没有半点儿力气。

她此刻只感觉体内有一股狂暴的气流肆掠,搅动着她的五脏六腑,全身经脉。

那种痛苦,不亚于上万只虫子啃食血肉。

“救你的命!”陆风说着,用松叶刺入凌幽月的天门穴。

“啊!”凌幽月惊呼一声,明显感觉天门穴内传来一股柔和的暖流。

这股暖流与体内肆掠的气流交锋,相互倾轧。

一时间,她的身体成为了战场,脸色忽青忽白,异常难受。

“陆风,你别以为救了我,我就会放过你!”凌幽月心中一惊,她万万没想到陆风真的懂医术。

还差最后一针,便能治好凌幽月,但陆风停了下来,正经的问道:“大师姐,我治好你以后,你还会杀了我吗?”

凌幽月沉默,她只要一想起温泉池旁边发生的事情,便面红耳赤,心跳加速,恨不得一剑刺死陆风。

一个男人,救了她的命,但是又毁了她的清誉,真的很难抉择。

“我会!所以你最好赶紧跑!”凌幽月咬牙切齿的说道。

唰!

陆风手法娴熟,又一针刺入凌幽月的膻中穴。

两处穴道的暖流交汇,形成一股更加强大的暖流,慢慢压制了凌幽月体内肆掠的气流。

渐渐地,凌幽月的脸色好转了许多,呼吸从虚弱变成了平稳。

她原本充满愤怒的目光,渐渐转化为了震惊,特别是陆风刚才治疗凌幽月时的下针手法,简直出神入化,仿佛演练了无数遍一样。

“你要是想杀我的话,那就来吧。”陆风闭上眼睛,伸直了脖子。

陆风看似镇定自若,实则慌的一批,他在赌,赌凌幽月不会杀了他。

“别以为你救了我,那事儿就能过去了!”凌幽月很不愿意承认,但事实是,陆风救了她,她不可能杀了救命恩人。

“大师姐,偷窥的事情,真的是误会,我也是受害者啊!”陆风满脸苦涩。

那群下毒的人修为高强,又都蒙着面,被他们下毒,陆风没有任何反抗的机会。

凌幽月盘膝端坐,不再理会陆风,而是打坐调息,稳定体内灵气。

“哎。”陆风惆怅的叹了口气。

这下真的是黄泥巴掉裤裆,不是屎也是屎了。

庆幸的是,陆风穿越重生,掌握了一门强大的本领,那就是《太上十三针》。

有此医术,再加上陆风上一世丰富的医学经验,基本上可治百病。

根据陆风脑海里面的记忆,这个名为天荒大陆的世界,虽然武道昌盛,但医疗条件极为落后,医者根本不被人们重视。

许多盖世强者都有隐疾,哪怕像靠山宗宗主这样的强者,也因为有暗伤,多年闭关不出。

“幽月!”就在这个时候,远处传来一道关切的呼声。

陆风顺着声音看去,只见一名白发中年男子御剑而行,飞向凌幽月。

他就是靠山宗宗主庄梵,明明正值壮年,却一副病恹恹的模样。

陆风盯着庄梵,眼中流露出一丝向往的神色。

御剑飞行,至少要灵台境界的强者才能做到,而灵台之前,还有筑基,轮转,脉灵,神识四个大境界。

每个大境界又分为初期,中期,后期,巅峰四个小境界。

凌幽月作为靠山宗大弟子,拥有轮转巅峰的修为,而陆风因为天赋不行,入门十多年,只有筑基初期的修为。

“幽月,我感受到你命灯衰弱,你怎么了?”庄梵关心道。

“嗯,没事了。”凌幽月点了点头。

“哎,傻孩子,我不是已经说了,不会参加这一届凤阳郡百门盛会吗,你又何苦折磨自己呢?”庄梵看着凌幽月憔悴的模样,很是怜惜。

“宗主,就算我们靠山宗日薄西山,也不是其他小门小派可以任意欺辱的!”

“我就是想向所有人证明,我们靠山宗,总有一日会东山再起!”

凌幽月斗志十足。

庄梵苦涩的摇了摇头,心中五味杂陈,靠山宗沦落到如今的地步,他已经不想要争夺什么了,只想着能延续靠山宗的传承。

“是你救了幽月?”庄梵目露精光,看向陆风。

命灯会体现凌幽月实时的生命状态,一旦命灯衰弱,那便证明凌幽月危在旦夕。

所以他急急忙忙出关,第一时间赶来找凌幽月,去没想到有人在他前面治好了凌幽月。

“大师姐吉人天相,我只是运气好而已。”陆风面带微笑的解释。

“想要什么奖赏,说吧。”庄梵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

他仔细观察过陆风了,天赋平平,只有筑基修为,并不值得重视。

最关键的是,几乎所有天荒大陆的强者,在内心深处都不看重医者。

因为大部分医者自身实力低下,水平有限,对于强者来说,小病不用医,大病医不了。

但作为宗主,必须奖罚分明,就算陆风是运气好,碰巧治好了凌幽月,他也得奖。

“大师姐待人宽厚,我定当竭力相救,以尽同门之情,不敢要求奖赏。”陆风回答道。

这句话刚说完,陆风话锋一转,“但是,弟子有一个不情之请。”

“说说看。”庄梵说道。

“我希望搬到大师姐的隔壁住下。”陆风深思熟虑之后,说出了这句话。

“我不同意!”凌幽月不假思索的拒绝道。

“大师姐,有我住你隔壁,日后你大可以拼尽全力修炼,不必担心走火入魔,或者因进阶过快而导致的根基不稳。”陆风解释道。

庄梵稍稍思索了一下,“那你就搬到幽月隔壁住下吧。”

“谢宗主成全!”陆风双手抱歉,冲着庄梵弯腰行礼。

隐藏在暗处的杀手得知陆风没死成,肯定不会善罢甘休,而靠山宗唯一有能力保护陆风的只有两个人。

其一是宗主庄梵,但他常年闭关,其二便是凌幽月,两人住的近一些,到时候求救只要喊一嗓子就够了。

“哼!”宗主发话,凌幽月不敢忤逆,只能用冷哼来表示自己的不满。

“幽月,你跟我来。”庄梵淡淡一语,旋即带着凌幽月御剑飞入后山。

陆风回到原本的居处,收拾好行囊,打包来到凌幽月的竹屋旁边。

竹屋位于一片茂密竹林之中,环境幽深,风景宜人,屋旁还有一滩温泉池。

当时陆风就是在这里偷看凌幽月沐浴,被凌幽月一掌打成重伤,之后又被那群神秘的杀手害死。

“呼!兴许是上一世济世救人,上天感应到了我的善举,所以才给我一个重新再来的机会吧。”

正所谓既来之则安之,陆风长长的出了口气,整理好房间后,坐在了竹屋前。

他是陆风,凤阳郡陆家唯一的子嗣,陆家的血海深仇,他不得不报。

只可惜,当年陆风只有六岁,根本记不清凶手的样貌,甚至不知道是谁害了陆家。

陆风仰着头,看着竹林之外的蓝天,感慨颇多。

和原来的世界不同,这里没有法律的制约,理论上来说,只要实力足够强大,就可以为所欲为。

十多年前陆家覆灭,震惊了整个凤阳郡,但最后没有任何人替陆家主持公道,渐渐的便不了了之。

三年前,靠山宗与地剑宗发生冲突,地剑宗宗主带领一众强者杀入靠山宗。

当年一战,靠山宗十二位长老全部战死,庄梵深受重伤,宗门弟子死伤无数。

也正是从那时起,凤阳郡靠山宗的威名一落千丈,连一些不入流的小门小派都比不上了。

“陆风!”

正当陆风想的出神的时候,远处响起了凌幽月冷冽的声音。

人如其名,外表冷若冰山,声音也和万载寒冰一样,散发着一股从骨子里面透出来的寒意。

“虽然宗主答应你住我隔壁,但你要是有半点不规矩,我就挖了你的双眼!”凌幽月恶狠狠的威胁道。

“喏,宗主知道你是医者,这些东西送给你,也许以后派的上用场。”紧接着,凌幽月扔给陆风一个储物戒指。

陆风收下戒指,注入一丝灵气,里面的东西全部清晰的呈现在他眼前。

一个青色的丹炉,几张丹方,还有大量的药材。

这就是储物戒指啊!太神奇了吧!

陆风欣喜若狂,捧着储物戒指把玩了一会儿。

说起来陆风应该感到庆幸,他穿越过来以后,没有遇到那种作恶的同门,恰恰相反,靠山宗的弟子关系十分和睦。

凌幽月说完,转身便回到竹屋,又开始了修炼。

“丹炉!丹方!”陆风看着这两样东西,痴迷不已。

如果说医者是这个世界最低的阶层,那么炼药师必然是这个世界最高的阶层。

天荒大陆有亿万人,只要肯认真学习,谁都有机会成为医者,但要想成为炼药师,必须要有万中无一的精神天赋。

除了天赋以外,每一名炼药师的成长都需要耗费大量的财力物力。

放眼整个凤阳郡,也只有地剑宗和姜家分别供奉着一名炼药师。

炼药师和修炼者一样,都有等级之分,从下至上,分别是一阶至九阶,相传九阶之上,还有神丹师。

陆风怀着激动的心情,回到竹屋内,“也不知道我有没有成为炼药师的天赋。”

“试试看吧。”陆风将培元丹丹方放在一侧,催动丹田内的灵火,点燃丹炉。

一般的一阶炼药师,往往不能随心所欲的控制灵火,而陆风的熟练程度令人瞠目结舌。

也许是融合这具肉身原主人灵魂的原因,所以陆风的精神力格外强大。

记住了丹方,陆风取出所需的药材,等丹炉预热完成后,逐一将药材扔进丹炉之内。

滋啦啦!

灵火一拥而上,包裹着药材,发出滋啦啦的燃烧声音,顷刻间将药材焚烧成了粉末。

各种不同药材的粉末在陆风的控制下,相互融合,形状慢慢的变成了球体。

对于炼药师来说,炼丹最难的不是药材分解,也不是灵火控制,而是融合成丹。

一枚丹药往往是由数种,甚至数十种药材炼制而成的,每种药材的药性都不同。

强行融合只会导致药性相斥,最后炼成废丹,必须要有强大的精神力和娴熟的经验,才能增加成丹的几率。

巧合的是,陆风的精神力异于常人,又有几十年的从医经验。

“成了!”感受到丹炉内的异动,陆风惊呼一声,探头看去。

丹炉内悬浮着三颗药丸,如同弹珠大小,其中两颗裂纹密度,呈灰褐色,显然是废丹。

另外一颗呈现出墨绿色,散发着阵阵清香,闻之沁人心脾,心旷神怡。

“虽然只炼成了一颗,但至少证明我有成为炼药师的天赋,看来老天爷待我不薄啊。”陆风得意的笑了笑。

殊不知,一名一阶炼药师,第一次炼丹,几乎不可能成丹。

稍有天赋的人,需要失败几十次能成丹,天赋一般的人,需要失败百次能成丹。

而天赋较差的人,可能要数百次失败才能成丹!

咚!

咚!

咚!

就在这个时候,靠山宗内响起了低沉的钟声。

陆风眉头一皱,急忙收好培元丹,“钟响三声,必有外敌入侵!”

太上至尊章节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