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夜贺少跪地宠妻
  • 新婚夜贺少跪地宠妻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慕兰溪作者
  • 更新:2022-07-06 18:26:00
  • 最新章节:第3章 无耻母女
点击阅读
莫宛溪本就是一个爹不疼娘不爱的小可怜,可谁知那一天,她竟然还被最好的闺蜜算计了。一觉醒来,她错愕的发现自己竟然与一个陌生男人*躺在同一张床上。于是,他们便如此顺理成章地领了证,结了婚。只是女人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从天而降的丈夫竟然是江城最大的金主爸爸……

《新婚夜贺少跪地宠妻》精彩片段

“呃,好疼!好难受!”

熟睡中的莫宛溪感觉到极度的不舒服,翻了一个身,滚进了男人宽阔的胸膛里。

贴面接触到明显不属于自己床上的生物让她猛地睁开了眼睛,迎面进入眼帘的是男人放大的俊颜。

莫宛溪以为自己在做梦,不敢相信的伸手摸了摸面前男人的的脸。

然后她惊悚的发现男人也睁开了眼睛,四目相对,莫宛溪发出一声惊叫滚了开去。

滚开去才发现身上不着寸缕,她马上一把扯了毯子裹住自己的身子,“你……你是谁?怎么会在这里?”

男人咪了咪眼睛,目光落在莫宛溪露出的锁骨上面,眸色暗沉,声音低沉,“你的救命恩人!”

救命恩人?莫宛溪惊愕的看着床上英俊到极致的男人,脑海应景般的出现昨天晚上自己失去意识之前听到的闺蜜孟薇薇怨毒的声音。

“莫宛溪,刚刚的茶水里我已经下了最烈的*,朋友一场,送个年轻漂亮的鸭王给你享用一下,只要看见你被男人玩弄的照片,柏豪就会和你分手,到时候我就能够名正言顺的和他在一起了!”

所以这个英俊的男人是孟薇薇给她找的鸭王?所以她昨天晚上真的和这个鸭王春风一度了?

莫宛溪脸色变得惨白,她愤怒的抓起旁边的枕头砸像男人,“*犯,你等着,我一定会让你把牢底坐穿的!”

面对莫宛溪愤怒的样子,男人很淡定的接住她扔过来的枕头,没有丝毫的害怕,“昨天晚上是你主动抱住我的,全程是你主动扑上来,你觉得报警警察会相信你的话?”

“你……”莫宛溪咬紧嘴唇,气得发抖。

虽然非常生气,但是莫宛溪没有失去理智。

男人说得对,她不能报警,昨天晚上她中了孟薇薇的圈套,意识不清,全程肯定没有丝毫反抗,甚至可能是她主动抱住男人求欢,所以警察是不会相信她的说辞的。

可是不报警,难道就这样让这个男人白白的毁了自己的清白?这可是风月场中的鸭王啊?这得多他妈的脏啊?

她的第一次竟然给了一个鸭王,莫宛溪真的无法接受。

看莫宛溪咬着嘴唇满脸绝望的样子,男人莫名觉得她有些可怜。

目光落在大床上鲜红的痕迹上面,声音柔和了三分,“昨天晚上虽然是你主动,但是如果你愿意,我可以对你负责!”

负责?让一个鸭王对自己负责?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吗?

愤怒又一次席卷莫宛溪,她失控的指着男人怒吼:“滚!你他妈赶快给我滚!不然我杀了你!”

看着歇斯底里的莫宛溪,男人起身下床,他很随意的拿起衣服穿上,没有一点的慌乱和害怕。

穿上衣服后男人转过头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递给莫宛溪,“如果你想通了可以找我,我说话算数……”

莫宛溪看都不看就一把撕了名片,“滚!”

男人最后深深的看了一眼莫宛溪,抬步离开了。

关上房门,他听见房间里传来莫宛溪呜呜的哭泣声,男人顿了一下,摇头大步穿过走廊。

看着男人出现,走廊一头悄无声息的出现两个保镖模样的男人,恭恭敬敬的迎上来:“七少!”

男人脸上恢复了上位者的威严冷漠,“查一下她的资料,马上报上来!”

“是!”

 

 

莫宛溪在房间里哭了好一会,才擦干眼泪拖着疲惫的身子去了浴室。

浴室里的镜子里出现的是她妙曼的身子,此刻她脖子上,身上到处都是红痕。

莫宛溪觉得自己现在真的是太脏太恶心了,她开了水一遍遍的冲洗着。

可是无论怎么清洗,都洗不掉已经发生的事实。

莫宛溪好恨!

昨天晚上是孟薇薇算计了她,她一定要找孟薇薇要一个说法。

莫宛溪出了酒店打车赶去了孟薇薇家找她算账,开门的是孟薇薇的母亲孟丽娟。

孟丽娟穿着睡衣,发丝凌乱,看见莫宛溪露出吃惊的样子。

“宛溪啊,你来找微微吗?微微她现在不在家。”

莫宛溪哪里会相信孟丽娟的话,她一把推开孟丽娟闯进了孟薇薇家里。

看见莫宛溪闯进自己家里,孟丽娟一副慌张的样子上前阻拦,“宛溪,微微真的不在!你下次再来吧!”

嘴里说着不在,她的目光却躲躲闪闪的看向卧室的门。

莫宛溪发现了孟丽娟的目光,想当然的认为孟薇薇一定是躲在卧室里。

她大步过去一把推开了卧室的门,随着卧室门被推开,一股奇怪的味道铺面而来。

莫宛溪伸手捂住嘴看过去,和床上坐起来的男人四目相对,她发出一声不敢相信的质问,“爸?”

床上那个光着身子坐起来的男人不是父亲莫振东吗?他怎么会在孟丽娟家里?

莫宛溪以为自己看错了,她又揉了一下眼睛,不错,床上的男人的确是自己的父亲莫振东。

莫宛溪脑子蒙圈了,她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爸……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被女儿撞破*莫振东一张老脸涨得通红,恼羞成怒的怒吼:“滚出去!”

莫宛溪脑子懵懵的退了开去,莫振东不穿衣服出现在孟丽娟家里的床上?

这么说莫振东和孟丽娟之间有*?

莫宛溪发现自己脑子不够用了,孟丽娟怎么会和莫振东有*呢?

她这箱一脑子的懵逼,旁边站着的孟丽娟眼睛里闪过一丝阴冷。

本来昨天晚上想在夜店找一个鸭王睡了莫宛溪,到时候爆出莫宛溪的*照让她声名扫地的。

可是莫宛溪这个*运气实在太好了,竟然有人横插一脚打晕了鸭子。

既然没有办法弄出莫宛溪的丑闻,那就让她领衔主演来重头戏,把她和莫振东的丑事捅给莫宛溪知道。

看莫宛溪的样子一定是气坏了吧,就是要让她生气。

这样一来她和自己的女儿才能够抓住机会名正言顺的进入莫家。

孟丽娟心里冷笑,脸上却是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

“宛溪,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和你爸什么关系也没有,我们……”

“什么关系都没有我爸会躺在你家床上?”莫宛溪怒视着孟丽娟。

一定是这个不要脸的女人*了自己的爸爸。

这母女俩都不是好东西,母亲*自己的父亲,女儿也惦记自己的未婚夫。

莫宛溪气到极致,“上梁不正下梁歪,你是不要脸的贱三!所以你女儿言传身教也成了小三,你和你女儿一样都是*!你们一家子不要脸的*!”

“莫宛溪,你这是干什么?为什么要骂我妈妈?”一直没有露面的孟薇薇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

 

 

看见孟薇薇,莫宛溪双眼喷火,“你来得正好,我正要找你算账,说!昨天晚上为什么要算计我?”

“你胡说什么?谁算计你了?”孟薇薇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宛溪,你可不能血口喷人,我们微微是个非常乖的孩子,她怎么会算计你呢?”孟丽娟也忙着帮腔。

“你竟然否认,是不是以为我拿你没有办法?”这母女两沆瀣一气死不承认的样子让莫宛溪火起,扬手一个巴掌抽在孟薇薇脸上。

孟薇薇没有躲避,硬生生的承受了一记耳光。

脸上火辣辣的疼痛,她眼睛里应景般的滚下泪水来。

看见女儿挨打孟丽娟上前一步抓住莫宛溪的手质问,“宛溪,你为什么要打我们微微?我们微微到底做错了什么?”

嘴里问着孟丽娟手下却丝毫不留情,用力的掐了莫宛溪手一下,莫宛溪吃痛一把孟丽娟推了开去。

孟丽娟等的就是这个时候,马上往后一倒,头磕在了茶几上面,开始冒血。

孟薇薇惊叫一声,“妈!妈你怎么了?莫宛溪,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妈?”

莫振东穿好衣服打开门看见孟丽娟躺在地上,吓一跳,疾步上前,“丽娟?丽娟你怎么了?”

“我没事,就是我们微微……”莫振东听见她这样说看了一眼孟薇薇,孟薇薇脸上清晰的五个手指印。

莫振东脸色一变,“你脸怎么回事?”

“振东,你别怪宛溪,她也是太激动了才这样!”林美珍这个心机婊竟然还装模作样的为莫宛溪求情。

一边求情一边不动声色的扫了一眼孟薇薇。

孟薇薇心领神会,流着眼泪看着莫振东,“爸,我被打没有什么,反正我不是第一次被莫宛溪这样欺负了,倒是我妈?你看看莫宛溪这样作践我妈你都不管吗?你到底要让我妈委屈到什么时候?”

“爸?”孟薇薇竟然叫莫振东爸,莫宛溪发现自己脑子不够用了。“你刚刚说什么?你叫我爸什么?”

“我叫爸啊?”孟薇薇回答。

“微微!别胡说!”孟丽娟又及时的出声。

“爸,你们到底要瞒到什么时候啊?就算你不为我妈作想,也得为我作想吧?你难道要让我做一辈子的私生女一辈子抬不起头来?”

孟薇薇这次完全不听孟丽娟的,留着眼泪控诉。

事情到现在莫振东又气又恼,纸包不住火,这件事反正也瞒不下去,不如告诉莫宛溪。

莫振东看向莫宛溪,“宛溪,我和你孟姨早就在一起了!对了,薇薇也不是外人,她是你姐姐!”

“什么?”莫宛溪傻眼了,震惊让她傻傻的看着莫振东。

莫振东脸上带了一丝愧疚愧疚,“宛溪,这件事都是爸的错,我当年和你妈结婚的时候丽娟已经怀孕了,我不知道她竟然生下了微微。是我亏欠了她们,我一直怕你心里不舒服,就没有告诉你。既然今天都说开了,从今天开始,咱们就正式成为一家人了……”

莫振东的话让莫宛溪完全无法接受,她猛地出声打断莫振东。

“爸,这样的话你怎么好意思说出口的?谁跟谁是一家人?我告诉你,我和这对小三母女势不两立!”

 

 

新婚夜贺少跪地宠妻章节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