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偏就想喜欢你
  • 偏偏就想喜欢你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唐鸾
  • 更新:2022-04-01 23:54:00
  • 最新章节:003:骄傲的白天鹅
点击阅读
男女主人公分别是辛欢、沈奕的火爆言情小说《偏偏就想喜欢你》,由作者“唐鸾”倾情创作,小说主要故事情节为:当命运的齿轮转动,辛欢在那场宴会上遇见沈奕,他们的生活缠绕在一起,他步步紧逼将她绑在身边,爱情也在不经意间悄然而至,纵使身世成迷,也面临着无数的意外与危机,但沈奕没有放开辛欢的手,他的柔情与宠爱令她沦陷,两人携手走过无数坎坷与磨难。辛欢将沈奕当成余生的归宿,他也没有错过那份真情,他们又将何去何从……

《偏偏就想喜欢你》精彩片段

辛欢第一次见到沈奕,是在沈氏家族一年一度的聚会上。

彼时,辛欢正安安静静的站在柳慧的身侧,听沈阿姨眉飞色舞的介绍她的两个儿子。

只是在介绍到二儿子沈奕的时候,很奇怪的只用了寥寥几句带过。这期间,辛欢隐约在沈阿姨的语气中,听到了一点冷漠的意味。

然而冷漠归冷漠,出于东家的礼貌,沈阿姨还是隔空为她同柳慧引见了一下。

顺着沈阿姨手指的方向,辛欢第一次单方面的见到了沈家二少——沈奕,这个让沈阿姨流露出特别感情的,让她产生好奇的沈奕。

隔着并不是很长的距离,中间是璀璨的灯光和人影,辛欢看见一个年轻人,闲闲立于几个父辈人的身旁,修长净白的长指正捏着红酒杯,轻轻摇晃。

就在那时,旁边有人举杯笑着轻叫了一声沈奕,辛欢便看见他疑惑着抬头,朝她这个方向看来,只一眼,辛欢心河滚烫。

柔和的暖光下,那是一张很漂亮的脸,极白的皮肤,偏中性的脸部轮廓精致又漂亮,但一点儿也看不出阴柔气;细碎额发下,他眼尾上挑,双眼微眯,神情漠然。

片刻后辛欢看见他,微垂下头,鞋尖轻点,漫不经心的模样;隔了一小会,辛欢又看见他微抬起头,喉结轻动,然后酒杯见底。

那姿态远远看着,竟有一种说不出来的优雅和性感。

之后有服务生举着托盘走近,辛欢看见沈奕放下酒杯,礼貌的同父辈们点头,而后逆着人群快步的离开,光影中的背影是挺拔又修长。

收回视线,微抿了一口红酒,辛欢听见柳慧说道:“二少生的真是漂亮,那气质更是绝伦。”言语间满满都是阿谀奉承之味。

沈阿姨沉沉回应:“你也别说我家孩子,你家两个孩子,辛乐和辛欢不也生的一顶一漂亮,在江城哪个不羡慕你。”

辛欢闻言,皱着眉头默默的又抿了一口红酒,辛欢也觉得沈奕的气质有种独特的韵味。

生的这样漂亮的沈奕,也难怪她妹妹辛乐喜欢。对了,辛乐喜欢沈奕多少年来了,从她平常的言语说道中,最少也有两年左右了。

只可惜喜欢这么多年,似乎也只是辛乐的一厢情愿。一想到一切又都只是辛乐自己的意愿,辛欢内心深处油然而生一股极致的快感。

又因这份快感有一部分原因是归于沈奕,辛欢觉得自己连着看沈奕也更加的顺眼了许多。

与此同时令人顺眼的沈奕,刚走出宴会厅,就收到了聂琛发来的微信消息。

消息内容就一张照片,照片是在刚才的宴会上拍的:一个穿着白色小礼服的女孩,目光穿过厅上的衣香鬓影正定定的注视着他。

一身雪白的及膝礼服,勾勒出女孩绝佳的身材,灯光交错里她微微偏着头,神情认真,微翘的长睫之下,清澈的眼里含着一眼惊艳的光。

喧嚣嘈杂的宴厅,女孩安静的站在她母亲身侧,白的光,瓷玉般的皮肤,清冷的眉眼,在花红酒绿的世界安静又鲜活,生动又漂亮。

沉默的看了几眼,沈奕就长按照片将其删除,并发了一条信息给聂琛,而后又沉默的将手机调至静音状态,便驱车离开了安和酒店。

还在沈家宴会上体验服务员生活的聂琛,兴奋的点开沈奕回复的微信消息,英俊的脸立马一黑,沈奕这厮竟然还有他的女装图,果然天下为女子和沈奕最TM不能惹。

辛欢从沈家宴会上回来,已经是深夜十一点左右了。

辛欢洗完澡,半盖着被子,拿着笔记本电脑静坐在床上。

打开的网页,跳出的信息,能查到关于沈奕的相关页面,竟然如此的少,或者可以说根本不算有。

找到一个页面看下来,辛欢没有增加对沈奕的了解,倒是对沈家了解了个遍。

江城的本地人都知道,江城有三大家族,从政傅家,从军尚家,以及百年从商的沈家。

从页面写的资料来看,沈家从商可以追溯到清朝近末,距今也有两百多年的历史了。后来到了民国时期,沈家才从B市搬到了江城,自此之后便扎根于此,再也没有离开过。

从商的沈家,家族企业涉及的方面很广阔,人人所讲的衣食住行都有涉及,但主打的还是服装,珠宝,房地产,汽车等生产投资方面。

似乎是家族文化的底蕴,沈家每一代人都特别低调谦逊,但唯独到了这一代,沈家子孙才变得有些行事高调,这其中当以主家沈辞,现沈家的掌权人较为突出。

页面接着往下拉,入眼的是一张年轻俊美的男人照片,深邃分明的五官和轮廓,眼神锐利,姿态傲然,好看的薄唇微抿着,严肃又正经。

辛欢摸了摸鼻子,想到了宴会上看到的沈奕,心中只觉得这两个人虽然是兄弟,但给人的感觉却是全然不同的,一个像冰,过于寒冷,一个像雾,朦朦胧胧看不清。

转念之间又想到沈阿姨对沈辞的介绍,言语之间满满都是骄傲,再同沈奕的几句话带过,两种分明的态度,这让辛欢对沈奕就更好奇了。

一通简单的资料看到这,其实差不多就可以结束了,只是在看到资料最后的介绍时,让准备关电脑的辛欢顿了顿。

她看见资料关于沈奕的描写,就一句话:沈奕,孤儿院长大,两年前回到沈家,与沈辞同父异母!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就概括了沈奕所有,连一张照片都没有附上。

辛欢愣愣的看着这一句话,心里满满都是震惊同讶异,按照字面的意思理解,是不是说沈奕他可能是沈家的一个私生子。

就像是突然顿悟了什么,辛欢突然明白,为什么沈阿姨言语间透露着对沈奕的不大喜欢,不是自己的亲生孩子,还是自己丈夫的私生子,能让生来骄傲的沈夫人喜欢吗?

即便在宴会上表现的怎样,沈奕就是沈阿姨心中,最扎心的一根刺,见之痛之,痛之恨之。

关上电脑,闷闷的将被子蒙过头顶,蜷缩着睡在床上,辛欢发现自己原来同沈阿姨是同样的人,沈阿姨之于沈奕,她之于辛乐。

辛乐是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是母亲与父亲所谓感情破裂,家族婚姻结束后,父亲再婚的柳慧氏所生的小孩子,比她小了两岁。

辛欢沉默的想着,人前是母子有爱,人后或许冷眼现相待,而她则是人前姐妹情深,彼此相爱,人后水火不容,互相生厌。

辛欢突然有些好笑,为什么豪门世家总有这样的事情呢?为什么总是许多明争暗斗,亲情凉薄?

想到这,辛欢叹了叹气,但感慨终是感慨,现在的她还是多想想,未来该如何守好属于自己的东西吧。

既是如此,那么守好一件东西,与争夺或是摧毁一件东西,哪一个会是一件相对容易的事呢?

嘉欣公寓的顶楼,沈奕从宴会上回来洗了一个澡后,就一直站在落地窗前,思考着这样一个问题。

午夜的月华透过窗户,填满了这空落落的房间,冷凉的光,矛盾的他,还有一个因无聊而产生的一个奇怪问题。

沈奕微垂下头,修长的指间轻点眉骨,凌乱的碎发下,那双桃花眼慢慢染上一层嘲讽。

或许这两件事都不容易,但没有关系的,对于一步一毁掉沈家,即便不容易,他也会做到。

辛欢自那晚后,虽也说过只想自己的事,却还是陷入了一种执着。

一连好几天,辛欢都在通过各种小渠道,搜集着关于沈奕的资料。

但令人失落的是,搜集到的有用资料少之又少,关于沈奕在孤儿院长大的资料根本没有,关于沈奕离开孤儿院后的资料就几句概括。

总之孤儿院如同沈奕人生的一个分界点,在此之前一片空白,在此之后看不完整。

辛欢唯一知道的就是沈奕极长一段时间都在国外,当然辛欢知道的其实也就只是这么一句话而已。

不过想想也是,如此家大业大的沈家,想要销毁一些东西,简直易如反掌。只是令辛欢较为疑惑的是沈家是怎么找回沈奕的,又是从哪里晓得沈家外头还流落着一个孩子?

而这一切都像一个谜雾,引诱着辛欢向前,向那团叫做沈奕的谜雾一步一步前进,神秘的事物总是这么令人好奇和向往,虽然辛欢仅仅只单方面见过沈奕一次。

但这种心情,在辛欢得知辛乐三天后要从南宁市回来以后,被辛欢慢慢的放在了后头。比起沈奕,辛欢觉得怎么令辛乐心里不痛快,才是她最重要的任务。

1月9号是辛乐从南宁市回来的日子,这天江城下了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雨,虽然雨势不大,但寒风携裹着冬雨,依旧冷到了骨子里。

辛乐从南宁参加全国舞蹈大赛一回来,圈子里常交往的人,就在天上人间夜来香订了一个场子,说要为未来的舞蹈王后接风洗尘。

也许是见过辛欢无常同辛乐演一场姐妹情深的戏码,以致这次聚会他们还秘密邀请了她。

看着微信消息,辛欢心里冷冷的笑了一声,怎么能不去呢,她不仅要盛装前去,她还要亲口告诉辛乐一件事情,送她一个小惊喜。

辛欢打车来到夜来香已经是晚上七点左右,进到包间,映入眼帘的就是一屋子的男男女女,有眼熟的也有两个面生的。

眼熟的那几个,有的在唱歌,有的在划拳打赌,有的则是在撩妹,而面生的那两个是一男一女,坐在包间的角落位置,一个低头在玩手机,一个似乎在……睡觉。

辛欢看到他双手怀抱,偏头靠着沙发而睡,姿态看起来有点慵懒又有点随意,一顶黑色鸭舌帽压的很低很低,以致根本看不清面容。

辛欢皱了皱眉头,心里只觉得这人实在厉害,这鬼哭狼嚎的环境还能睡的着,委实也是一种本事。

沉默的收回视线,辛欢笑着向辛乐款款走去,边走边同大家热切的打招呼,熟络的不得了。

辛乐看见辛欢走过来,也微微怔愣了一下,眼神里是一闪而过的厌恶,但她宛若一个影后,很快就调整好自己的表情,微笑着上前去迎接辛欢的盛情到来。

像那些许久不见的姐妹一般,辛乐依赖般的给了辛欢一个大大的拥抱,边拥抱边道:“姐,你怎么突然来了呢,简直太意外了!”

摸了摸辛乐的头,辛欢甜甜的回道:“想给你一个惊喜啊,恭喜你获得全国舞蹈大赛一等奖。”

在演技这方面,辛欢她就没带怕过,不就是比谁更会演而已。

辛乐闻言,笑着放开辛欢,稍稍退后一步,然后转了个圈,牵着裙子,身体微蹲,像个骄傲的白天鹅:“谢谢我亲爱的姐姐!”

偏偏就想喜欢你章节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