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恋情深厉少无限宠妻
  • 恋恋情深厉少无限宠妻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一沓糊涂
  • 更新:2022-04-01 23:53:00
  • 最新章节:第3章 有种你别回来
点击阅读
小说《恋恋情深厉少无限宠妻》正在热卖中,是由作者一沓糊涂精心创作的现言虐心著作,主要描写了男女主角慕锦和厉沭司之间的爱恨情仇,是一部催泪文,详细梗概:慕锦深爱厉沭司,她曾经以为,只要她努力,便会得到厉沭司的一丝垂怜,可现实的残酷让慕锦清醒。当她放手,再也不爱的时候,却没想到,厉沭司对她纠缠不休……

《恋恋情深厉少无限宠妻》精彩片段

慕锦浑身无力的躺在柔软的被褥上,忽地有个高大的,满身酒气的身躯俯身过来。

她混沌的大脑感受到了一份危险的气息,一股灼热的气息喷在她的脸上。

而这掺杂着酒气的薄荷香味,格外的清晰,有一种遥远的熟悉。

掠夺着她的呼吸,强势而霸道,让她感到空气实在稀薄。

好难受。

慕锦努力的想睁开迷离的眼睛,男人俊美冷硬的脸闯入她的视线里,她晕晕的脑袋当机了一下,惊诧的出声:“是你?!”

话落,男人也怔了下,随即又低低徐徐的笑了起来。

幻觉里的人第一次会说话,挺好。

女人再一次的昏睡了过去。

……

一阵刺目的晨光,从窗帘的缝隙透了进来,晃得浑身酸痛的慕锦睁不开眼。

但身体太疼了,跟散架了似的,很不舒服……忽然间想到了什么,她猛地坐起身来,往身旁的男人看去。

她身边的男人也睁开了眼睛,蓦地坐起了身来。

气氛有一瞬间的僵滞。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的望着彼此。

慕锦眨着卷长的睫毛,看了看男人健硕的上半身,头脑放空了好几秒。

思绪慢慢拉回了现实,她扫了一眼地上散落的衣衫,还有撕心裂肺的疼痛,终于想起了昨夜的情形。

她身上的痕迹太多,肩膀上脖子上遮都遮不住,厉沭司双眸有些异样,随即透出慑人的寒光。

“慕锦!”

慕锦一愣,她都还没有说话,他反倒先骂她?

“厉大公子,貌似昨夜是你强迫的我!”

“这是我的房间,”男人冷呵了一声,眸中泛寒,“刚回国就处心积虑地接近我,慕锦,你长进了啊。”

慕锦咬着唇看了这个房间一眼,她昨天应该是在工作的,不知道谁把她打晕了,丢到了这里来。

“你也说了,我刚回国,我怎么知道你在哪里?”她的手指攥紧了身上的被子,唇角却扯着笑,“我昨晚有反抗的,是你自己那什么我……现在倒打一耙,很掉价啊厉大公子。”

“慕家二小姐调查别人的手段,几年前就炉火纯青,现在会差到哪里去?”

厉沭司睨了她一眼,语气中净是嫌弃鄙夷,“你喜欢我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我要,你会反抗?”

慕锦脸一白。

他的话太直白,却说得也是事实。

她以前确实刁蛮任性,仗着哥哥势力,追查他工作地点,又屡次三番接近他,想成为他的女人。

但在两年前她就不了。

而昨晚……她虽然意识很不清醒,但印象中是记得有反抗过的。

难道……难道没有么?

她刚想说话,厉沭司却掀开了被单,起来穿衣服。

“而且慕锦,话别撇的太干净,”男人的声音刻薄似刀。“曳酒吧是厉氏的产业,你跑到那去工作,是个人都看的出来你处心积虑,你还有脸说不是,嗯?”

妈的,她还真不知道。

她才回来几天啊。

不过——

慕锦眯起眼睛看他,“我也就昨天才入职而已,你怎么就知道了?”

厉沭司的手一顿,又继续系上扣子,等穿好了衣服,他转身看她,气场阴森。

“我要知道会很难?”他冷笑,“慕大小姐屈尊降贵当个小小的女招待,从你入职的第一分钟起,整个S市都知道了。”

“你心怀不轨,很多人提醒我防着你,”他伸出手钳住了她的下颌,“没想到你还真做了。”

慕锦的唇角抿的极紧。

她知道她名声不好,但那也是之前的事情了,现在的慕锦,做不出之前那么没皮没脸的事情来。

而且,而且她才刚失身给他,他至于这么着急的撇清自己么?

她满腔的怒火和委屈,面对着男人却说不出话来。

过了好一会,她才松开了指尖泛白的手。

微微扬了扬嘴角,她看着他,朱唇微启:“厉先生,你说得没错,我就是故意的!我之所以在曳酒吧做招待,就是为了守株待兔等着你,昨晚我的服务你满意不满意?给个好评怎么样?”

“先生既然享受了我的初次,怎么也要出个好价钱吧?”

说完,她不顾自己未着寸缕,面带微笑地揭开被子,那床单上一抹刺目的鲜红很是惹眼。

“慕锦,你哥哥不在,你就混成这个样子了?”

一声厉喝,房间里可以清晰的听到,男人带着怒气和冷意的怒吼声。

提到哥哥,慕锦心里翻江倒海,五味俱全,不认输的她忍着酸楚,将甜美的招牌笑容亮了出来。

“别扯开话题啊,厉大公子可是有未婚妻的人,不管你愿不愿意,我们的关系都石锤了……你放心,只要我的封口费够多,我保证闭口不谈。”

出了这档子事,相比她没男朋友没未婚夫没丈夫,他这个身边有需要照顾的女人的男人,可就麻烦多了。

厉沭司黑了一张脸。

“你可真出息了啊,现在都还会利用自己身体了。”

女人娇娇的笑了下,笑意并不抵达眼底,“毕竟爱情在我心里已经死绝了,现在有钱才是王道,厉哥哥放心,只要你给钱,我绝对不纠缠你。”

不知道她说错了什么,男人深黑的眼睛里突然像是要着火了一样,暴躁,异常的暴躁。

他死死地盯着她,从皮包里拿出一张支票,写都没写,用力甩在了慕锦的身上。

“你哥哥要是真的死了,他一定会撬开棺材盖,从棺材跳出来。”

话音刚落,慕锦还甜甜笑着的脸,登时变得异常难看。

“你闭嘴!你有什么脸面提我哥哥!两年前,他飞机出事生死不明,你不顾任何情分,不肯花一天的时间去找他!不肯舍出一分钱去打听他的下落!”

“我去求你,你连我一面都不见,你的所作作为,枉费我哥哥曾经对你的帮助,枉费我哥哥曾经还救过你!你就一头冷血的野狼!只顾着打拼你自己的商业帝国,只顾着陪伴你的乔若兮乔美人!什么时候想过别人!”

慕锦忍无可忍,暴跳如雷。

“你最好别提我哥哥,否则你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男人盯着她,面色泛青,拳头青筋蹦起,终究没说什么,转身摔门而去。

厉沭司的身影一点一点的消失在视线中,慕锦胸腔里堵着的怒火。

她无心惆怅自己丢失了清白,收起支票,努力把气顺下去,再打起精神来洗漱出门。

每迈出一步,身子都疼的要死。

不知道厉沭司那个混蛋的技术怎么烂成这样。

他明明是个有未婚妻的人。

竟然还把她折腾成这样,是往死里折腾了么?!

她一步一步的忍受着,回到了那个所谓的家——慕宅。

“呦,这不是二小姐吗?”前脚还没迈进慕家大门,钱嘉柔就哑着嗓子站在院子里,说起了风凉话。

“呀!这满脖颈都是红点儿,该不是得了什么病吧?可不要传染给爹地和妈咪哦!”

慕锦没作声。

钱嘉柔畅快的笑了下,“哎呦,原来是……这一身的草莓种的,啧啧!也是,出去鬼混一晚也没回家,还能没点收获么?”

慕锦还是没作声。

她身体不舒服,扶着楼梯迈上台阶。

等爬上二楼,一头倒在床上,突然,她“噌”地一下,从湿漉漉的床上弹了起来,走出房间。

“钱嘉柔!”

慕锦第一次喊这个后姐姐的名字。

“怎么了?回到家就忘了自己的身份,怎么跟姐姐说话呢?”

慕锦刚刚在外边受了气,满身的火气,本想睡一觉自己消化消化,不料回到家还要挨欺负。

她下楼,走到钱嘉柔身边,“我床上那湿棉被是不是你干的?”

钱嘉柔得意的笑着,“你猜啊?”

她太得意,以至于慕锦猜都不用猜,这个家是慕家的,但做主的人却是姓钱的。

慕锦的手指攥紧了,转身想上楼去拿包包,头发却突然被人扯住,转头就对上了钱嘉柔阴笑的脸。

慕锦反手一旋,喀嚓一声,钱嘉柔疼的尖叫起来。

想用另一只手去抓她,但慕锦却相当不客气的先甩了她一巴掌才收回手,顺脚把她踹到了地上。

钱嘉柔疼的眼泪狂掉,震惊又诧异的看着慕锦,“你……”

慕锦拿过桌子上的水杯,将水淋在钱嘉柔的头上。

“钱嘉柔,你如果想住在慕宅,就老老实实本本分分地呆着,我忍着你,是因为我懒得理你,不是因为怕你!”

她居高临下,冷冷的看着跌坐在地上狼狈,并且开始怒瞪起她的女人,“你识相点,就好好当你的慕家小姐,别再招惹我,不然我连你妈钱明月一起收拾!”

慕锦转过身,回到房间。

她从床边拿起自己的包包,看都没看摔倒在地上的钱嘉柔一眼,头也不回的向慕宅的大门走去。

“慕锦!有种你别回来!”

身后响起了钱嘉柔扯着嘶哑的嗓子的嚎叫声。

慕锦不屑去跟她斗嘴,在心底呵了两声,继续拖着酸疼的身体走出了慕宅。

一来一回也没有超过两个小时的时间,其实她早就知道,这个“家”对于她来说,已经名存实亡,实在没有继续待下去的必要了。

但她第一时间,还是想要回到那,再不喜欢,那也是她跟哥哥一块长大的地方。

绕过几条街,慕锦在一家偏僻的药店里,买了一盒“毓婷”放进了包包里。

走出了药店,慕锦摸了摸瘪瘪的钱包,总共也不超过2000块,她抽了抽鼻子,叹了口气。

以后的日子有的过了,一切从简,能省则省吧。

慕锦身体实在是不舒服,那儿火辣辣的,更是难受极了,她只想好好地睡一觉,休息一下。

她找到了在这条街上的“云舒旅店”,开了一间小房间。

破旧的钢丝床躺在上面吱吱呀呀地响,白灰墙壁上斑斑驳驳,好在床褥看起来还算干净。

最理想的还是价钱——50块钱一天。

慕锦心里想。

这只怕是S市区,最便宜旅馆了。

慕锦浑身酸痛,感觉从未有过的疲惫,她一头扎在床上呼呼大睡起来。

等她清醒过来时已经是下午了,慕锦抻了抻纤细的腰身,啊,好痛!

她用纤长白皙的手揉着疼痛的腰腹。

一边暗骂厉沭司的技术太差,一边默默地盘算着: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厉沭司估计这辈子都不会再想见到她了……

想到这,慕锦打开了手机,拨通了曳酒吧龙四老板的电话。

“龙哥,我是慕锦。”

“慕小姐……”电话那头响起了龙四浑厚的声音:“有事?你说。”

“龙哥,我不想在酒吧继续做下去了,我想辞职。”慕锦直言不讳的说道。

辞职?

哪那么容易。

她可是大老板开了口,要密切关注的人物。

龙哥毕竟是老江湖了,处理起事情来藏而不露,“慕小姐,现在我有事脱不开身,再说辞职也不是小事情,你晚上六点到酒吧来一趟,咱们面谈。”

女人也没有多心,“好的。龙哥,先不打扰你了,六点见面后再聊。”

慕锦同意晚上去一趟曳酒吧,不只是和龙四谈辞职的事,她更想去查一下酒吧的监控,看看自己昨夜是被哪个混蛋打晕的,还特意送上了厉沭司的床的!

咕噜噜……一阵不合时宜的肠鸣声。

慕锦低头瞅了眼自己的肚子,想想她还真是一天都没吃东西了。

她整理了一下衣领,撑着快散架了的身体,去旅店附近的小面馆里,吃了一碗热气腾腾面条,补充了点能量。

吃完面条,走出面馆,慕锦看了看手机:五点四十。

跟龙四约的时间快到了,她把手机揣兜里,走出小面馆,叫了一辆出租车赶到了曳酒吧。

曳酒吧还没到营业的时间,酒吧里一片昏暗,只有吧台亮着灯光。

慕锦走向吧台,坐了下来。

吧台里酒保正在准备营业的酒水,见到慕锦点了点头,继续自顾自的忙碌着。

“龙哥呢?”慕锦问他。

酒保头也没有抬头,回答道:“龙哥不在。”

慕锦闪着晶亮的眸子,清凉悦耳的嗓音令人愉悦:“是这样,我跟龙哥约好的,麻烦你转告龙哥一声,我已经来了。”

酒保这才听出是慕锦。

他停下了手头的工作,目光直视着慕锦,不容置疑地说道:“龙哥临走时说:如果见到你,让我告诉你,做完这个月你才能走。”

嗯?

龙哥这么快就下决定了?

可他之前在电话里,不是还说得人来了才谈么。

“可你们家厉总说,这不符合我的身份,也不想让我继续在这里呆着,你们确定不给我辞职?”

“厉总?”酒保半信半疑,他害怕慕锦说的万一是真的,自己只能吃不了兜着走,混迹江湖十几年,他对他的顶头上司很是忌惮,只好把话圆回来,“如果真是厉总的想法,我会跟龙哥汇报。”

“是啊,当然是。”

厉沭司是没这么说过,可他早上那一幅她玷污了他的模样,明显就不想跟她再有什么牵扯,她这是帮他呢。

慕锦轻描淡写的,又施加了一层压力的问道:“难道是厉沭司没有交代龙哥吗?”

她的话刚说完,一道声色俱厉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我跟他交代了什么,我怎么连自己都不知道?”

恋恋情深厉少无限宠妻章节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