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等风来也等你
  • 我等风来也等你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东南
  • 更新:2022-04-01 23:53:00
  • 最新章节:第3章 重遇陆宇晨
点击阅读
火爆言情小说《我等风来也等你》由作者“东南”倾情创作,男女主人公分别是喻晚、顾寒爵、陆宇晨,小说主要故事情节为:陷入一场精心设计的陷害,喻晚沦为谋害陆宇晨亲人的罪魁祸首,他没有给她丝毫信任,两人也走上了感情的对立面。当喻晚怀上陆宇晨的孩子,悲剧却再次上演,她在那场大火中没能守住腹中胎儿,而他也陷入曾经的过往无法自拔。时隔多年再次相遇,陆宇晨不愿再放过喻晚,可她的身边有了另一个男人,恶毒白莲花的陷害也再次袭来……

《我等风来也等你》精彩片段

晋城,位于郊区的一座精神病院。

喻晚挺着八个月大的肚子,站在一扇冰冷的铁窗前,遥遥望着天空,眼底不见半分光亮。

从她被查出怀孕开始,就被未婚夫陆宇晨囚禁在这里。

砰——

身后突然传来踹门声,喻晚转身,便看见陆宇晨盛怒地闯进病房:“喻晚,爷爷今早后遗症发作去世了,你现在满意了吧?”

喻晚还没回过神,就被陆宇晨狠狠甩了一巴掌。

她被打得半张脸偏向一侧,耳膜嗡嗡作响,步伐踉跄着后退了几步,身子微曲,下意识护着圆滚滚的肚子。

“我没有!陆宇晨,你到底要我解释几次,我到老宅的时候,爷爷已经摔下楼了,我当时是想送他去医院,你们都误会了……”

话音未落,陆宇晨猩红着眸,大掌卡住她的脖颈,将她抵在墙上。

“人证物证都在,你一句误会就能抹杀么?我一直以为你只是骄纵任性,可没想到你其实是蛇蝎心肠!”

“我真的没有……”

“你还装——”

陆宇晨瞬间宛若被激怒的猛兽,五指收拢力度。

喻晚被掐得喘不过气,一张白嫩的小脸涨得通红,肺部的空气被抽空,她大脑晕乎乎一片,拼命地捶打陆宇晨的胸口,却于事无补。

眼皮外翻,就在她以为自己会被陆宇晨掐死的时候……

陆宇晨一把将她甩了出去。

喻晚笨重的身子失去了平衡,小腹刚好撞上了桌角,钻心的疼瞬间从小腹蔓延到了全身,大片大片的血从腿间流出……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血腥味。

“疼,我肚子好疼……”

“疼也是你活该!”

喻晚眼底浮现惊慌,艰难地爬到陆宇晨脚边,染血的手紧抓着他的裤腿:“求你,救救我的孩子,我求求你了……这也是你的孩子……”

陆宇晨欣赏着她痛苦的表情,一脚将她踹开:“我的孩子?喻晚,你别搞笑了,我只碰过瑶瑶一个女人,你肚子里的不过是个野种!”

喻晚被踹得趴在地上,耳畔嗡一瞬炸开,不可置信地望着他,眸子红得滴血。

“你……你说什么?”

陆宇晨却看也不看喻晚一眼,径直离开。

他对门口的保镖吩咐:“不用请医生,让她继续疼着,疼死了就丢去太平间;没死就给她喂精神药,让她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不要!陆宇晨你回来,你把话说清楚……”

喻晚怔怔地望着陆宇晨的身影消失。

身下羊水破了,喻晚疼得快要麻木了,可她的孩子是无辜的,无论父亲是谁,那都是她怀胎八个月的孩子。

喻晚拼命地恳求守在门口的保安,可保安却对她置之不理。

仓皇无措之际,她看到了一把水果刀……

她费力地拿起那把水果刀,决绝地朝着自己小腹划下!

“啊——”

剖腹的痛让她凄厉惨叫。

然而就在此时,门缝里突然渗进来一股水流,紧接着一个打火机也被丢了进来。

喻晚握着刀柄的手不断颤抖,朝声源处看了一眼,就见打火机点燃了汽油,火光瞬间映红了她痛苦的脸庞。

火,着火了!

她不停地往角落爬,避开着火的汽油,朝着门口嘶喊:“起火了,救命、救命啊……”

“喻小姐,陆先生说他改变主意了,要你给陆老先生陪葬,你还是认命吧。”保镖冷漠的话语传来。

喻晚整个人瘫在了地上。

鲜血从她腹部溢出,将地面染得通红……

烟雾越来越浓,她隐约听到保镖脚步声远去,从未有过的绝望如灭顶一般将她淹没。

回忆起刚怀孕的时候,她是那么的欣喜,迫不及待跑去陆家老宅想要和陆宇晨分享这个喜悦……

却不料,刚好看到老太爷从楼梯上摔下来。

她担心坏了,连忙上前查看。

可这时候,陆宇晨搂着她的好姐姐喻瑶从门口进来,一口咬定是她推了老太爷,还把她关在这座精神病院整整八个月……

她以为他只是被蒙蔽了,等查清真相就会放她出去团聚。

可直到现在,她才明白一切都是假象。

他要她死!

可怜她的孩子都来不及到这世上走一遭。

烈焰火光迅速将她吞没,视线一片模糊,她终是绝望的闭上了眼……

四年后。

晋城,博腾集团。

项目部一片混乱,大家忙个不停。

一道清丽的女声突然出现,打断了众人无头苍蝇似的行径——

“五洲的合作案必须谈下来。”

“大家今年能有多少年终奖,就看这个项目了……”

“小张,打听好了五洲顾总最近的行程了么?绝对不能让对手截了胡。”

循声看去,女人一袭职业装,包裹着凹凸的身材,长发被高高挽起,嘴角挂着淡淡自信从容的微笑。

正是四年前差点葬身火海的喻晚。

她在博腾做了三年,好不容易爬到了副总监的位置,更是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

大家一言一语应下。

喻晚正打算继续下达指令,兜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她划开屏幕。

是一条短信,发件人:顾先生。

“我要见你,现在。”短信内容是他一贯清冷的口吻,不容置喙。

喻晚甚至能想象到他说话时的声调,她拧了拧眉,修长的指尖在屏幕上输入回复:“我最近很忙,可能没时间。”

“半小时后老地方见。”

他也迅速回了一句,然后不管喻晚再说什么,都没有再理会。

喻晚眉峰拧得越来越紧。

这位顾先生,是她的P友。

四年前她以为自己死定了,可醒来竟发现自己在医院。

她去追问医生自己的孩子,可医生却告诉她,消防队赶去救火的时候,孩子就已经没了呼吸……

喻晚痛不欲生,死的那个人怎么不是她?

从此她就变成了酒吧的常客。

一次醉酒,她把这位顾先生勾搭到了床上,意外发展成了固定P友。

她不知道他的真实姓名和身份,只知道他姓顾,他是个很体贴的人,帮她走出了失去孩子的阴霾,也重拾了信心。

他们一个月大概见面两次。

相处也算愉快,至少在有些时候是无比契合的。

可是最近他要求见面的次数越来越频繁,痴缠无度。

看来有必要好好谈谈了……

喻晚安排好工作,打车去往五洲酒店。

大白天的来开房,她还有些不好意思。

停在门口,她稍稍整理了一下衣摆,刚要敲门,门就在她眼前被打开了,一道颀长健硕的身影出现在她眼前。

男人随意套着一件浴袍,没有系腰带,露出精壮结实的蜜色肌肤。

“顾……唔……”

喻晚话音未落,整个人就被顾先生粗鲁地拖了进去。

“等一下。”喻晚摁住他放肆的大掌,微微喘息着:“我有话想跟你说。”

顾寒爵闻言停下动作,从她身上起来,随手掏出根烟点燃,透过烟头明灭的火光,攫住她的眼帘。

喻晚从包里掏出一张十万元的支票递给他。

“我考虑过了,我们维持这段关系差不多三年,也到时候该结束了,我很感激你过往的帮助,这张支票……小小心意。”

顾寒爵抽烟的动作微顿。

他嘴角蔓延开高深莫测的笑,抖了抖烟灰,喜怒不辨:“就算是会所里的,陪你三年也不止十万,你就想这么打发我?”

喻晚闻言愣了一下。

她知道他不缺钱,穿着用品都是高档名牌。

单瓶手腕上的百达翡丽价值都要上百万……

“是我考虑不周,给你钱是羞辱你,对不起。”喻晚将支票收了回来,认真道:“那我们就到此为止吧,以后再见即是陌生人。”

顾寒爵一根烟抽完,漫不经心地将烟头碾在烟灰缸里,声音低沉性感:“如果这是你希望的,那我如你所愿。”

“谢谢。”喻晚长长的松了口气,起身便想离开:“我公司还有事,就先走了……”

手腕却突然被他掌心扣住。

他嘴角噙着抹意味深长的冷弧:“这里开间套房一天要八千八,你就这么走了,是不是太浪费了?”

喻晚想了想也对,压根不在乎多一次。

而且他的确实很棒,身材更是一等一的好。

她踮起脚尖,主动贴上他的唇。

顾寒爵下意识偏头躲过。

和他睡了三年,他从来不和她接吻。

反正都最后一次了……

这么想着,喻晚也不知哪来的力气,摁住他的脑袋,报复似的一口咬上他的唇,软软的,比想象中的还要凉薄一点。

但是味道……真不错。

顾寒爵原本淡漠克制的眼底骤然掀起一层惊涛骇浪……

隔天,喻晚拖着疲惫的身子上班。

下班时,收到了老板的提醒,今晚有个商业酒会,五洲顾总很可能会去参加,让喻晚陪他一起去。

喻晚欣然应允,换上一条优雅的蓝色礼服裙。

海上某艘三层高的奢华游轮。

喻晚到的时候,甲板上已经站满了宾客,不乏政商名流,宾客们言笑晏晏,映衬着游轮的金碧辉煌,一片欢声笑语。

……

陆宇晨也收到了商业酒会的邀请。

当他翻开邀请名单,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时,凌厉的黑眸骤然眯紧。

喻晚?

竟也有人叫喻晚?

是同名同姓么?

鬼使神差的,陆宇晨应约去了游轮。

在人群之中,他果真一眼就看到了那个女人,相似的身形、重叠的五官,每一项都告诉他——

喻晚,竟然真的是她,她没有死!

四年前,他得知精神病院失火,赶去现场的时候,已经一片狼藉。

虽然没有发现女尸,可谁都知道喻晚逃生的几率很低……

四年后,她出现在这样的酒会上,一袭抢眼的水蓝色礼服,周旋在一个个宾客之间,从容应对。

陆宇晨看着她的眼神,恨不得掐死她!

他找来酒会的策划:“那位喻小姐所属的公司是哪家?”

策划拿着平板查了一下,恭敬客气地道:“陆先生,喻晚小姐是跟着博腾集团的赵总一起来的。”

“赵总?”陆宇晨咬着这个名字,捏紧了拳,仰头一口将手中的红酒饮下,脸上笼罩着阴霾……

十五分钟后,喻晚正和五洲集团旗下一名男职员打得火热,突然收到了赵总的短信。

“来客舱二楼6号房间,有笔生意需要你谈。”

喻晚没有多想,收了手机便去往约定的包间。

这艘三层高的豪华游轮,客舱房间众多,喻晚走到约定的房门口时,发现门没有锁,她轻轻一推就开了。

“赵总?我已经来了,你……”

话音戛然而止。

因为喻晚发现房间里站着的并不是赵总,而是……陆宇晨!

和四年前一样,他几乎没有多大的变化,尤其是那张讨厌的脸。

喻晚捏紧了拳心,意识到自己被赵总坑了,扭头就要走,可陆宇晨却阔步冲了过来,大掌猛地撑住门板,拦住她的前路。

“喻晚,你果然没有死!”陆宇晨居高临下冷冷地打量着她。

喻晚抵触他的靠近,稍稍偏开脑袋,避开和他对视:“你认错人了。”

“呵……”陆宇晨双指钳住喻晚的下颌,冰冷的嗓音几乎擦着她的耳膜:“你这种恶毒的女人,就算化成灰我也不会认错!”

喻晚指甲慢慢陷入掌心,四年前的那些悲痛过往,不断地在眼前闪现。

如果不是他,她的孩子压根不会死!

“是,我是喻晚,我没死在你精心准备的大火里,你很失望么?”

陆宇晨眼底闪过一抹惊愕:“那场火灾,难道不是意外?”

喻晚苍白的脸上勾起一抹嘲弄的冷笑:“陆先生什么时候敢做不敢当了?你要我死,我听得一清二楚。”

我等风来也等你章节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