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爱为牢只为你
点击阅读
《以爱为牢只为你》是一本都市言情小说,男女主角分别是顾筱和莫夜霆,是作者夏暖秋倾心创作而成的,主要讲述了:顾筱的母亲再婚,并且带着她嫁给了莫夜霆的父亲,顾筱本以为这是自己全新生活的开始,然而让她没想到的是,莫夜霆不知道为什么异常的仇视顾筱,并且不断地对顾筱折磨伤害,直到有一天,莫夜霆的父亲说莫夜霆和别的女人要结婚,而顾筱也和自己的男朋友到了订婚的地步,顾筱本以为一切都已经结束,然而顾筱想错了一切的折磨才刚刚开始.......

《以爱为牢只为你》精彩片段

华灯初上,莫家别墅。

 

顾筱一回家,就将跟未婚夫易邵华选好的请柬样本给妈妈看。

 

“妈,我跟邵华商量好了,婚礼的请柬用樱花粉,至于设计越简单越好。”

 

母亲顾秀荣看着请柬样本摇头,“不妥。我跟你莫叔商量过了,决定替你和夜霆一起举办婚礼,你用樱花粉可以,只是夜霆,他性子比较冷,这种肯定不适合。”

 

闻言,顾筱如至冰窖。

 

难以置信那个男人要结婚了,而且还要跟她一起举办婚礼?

 

五年了,她以为一切都已释然,却不知,听到这个名字,她的心依旧会钝痛一片。

 

没来由,脸部的肌肉都有些僵硬起来,“是吗?二爷……二爷,他要跟我们一起举办婚礼?”

 

“嗯,这也是我跟你莫叔的意思。”

 

顾秀蓉拉着女儿的手,看了看坐在一边老公,“他一直替莫氏打理生意,无暇顾及自己终生大事,趁着这次你和邵华的婚事,我们决定连着他的婚事一起给办了!”

 

“是啊,夜霆对莫氏的牺牲太多,我理应要替他考虑终身大事。”坐在一边喝茶的莫寒川也插了句进来。

顾秀蓉附和,“再说了一起举办婚礼,也热闹一点。”

 

热闹?

 

顾筱一点也不觉得,唯一的感觉就是锥心蚀骨的痛。

五年前,那个男人留给她的痛!

做梦都没想到,再次踏入这个家里,要面对她们一起的婚礼?

太过苍白的脸上,让莫寒川看出了异样,“筱筱,如果你不愿意,可以分开,我们等你出嫁后,我再替夜霆娶妻。”

 

被看出了心思,顾筱有些局促,可是,当着妈妈和莫叔的面,她岂能说出拒绝的话?

 

“不,我没关系,你们看着办就好。”

 

她的话刚落,别墅门被人打开,莫夜霆走了进来。

 

“二爷,您回来了。”

 

佣人问候着赶快替莫夜霆拿拖鞋。

 

而顾筱在听到那句二爷后,仓皇失措,险些丢了手里的水杯。

 

顾秀蓉赶忙起身笑脸迎接,“夜霆,你回来的正好,我跟寒川刚跟筱筱一起商量你们婚礼的请柬的事,既然你回来了,我们一起商量吧。”

 

顾筱一直低垂着头,不敢看莫夜霆,尤其听到母亲的话,她有种逃的冲动。

 

耳边再次响起妈妈的话,“筱筱,你这丫头傻坐着干嘛?五年没回来,还不快点过来跟夜霆打招呼。”

 

顾筱放下水杯起身,垂着脑袋,都不看莫夜霆一眼,“二爷,好。”

 

冷冰冰的语气里,透着一股不愿。

 

说完,她朝母亲和莫寒川欠身,“妈,莫叔,你们聊,我有些累,先上楼了。”

 

说完她仓皇而逃。

 

“筱筱,等等,你这孩子,夜霆刚来,哎……”

 

顾秀蓉想要叫住顾筱,可是,顾筱却头也没回。

 

莫夜霆看着顾筱仓皇逃窜的背影,眼底一片灰暗。

 

他转头看着顾秀蓉,开口道,“没关系。”

 

莫寒川打趣说道,“也罢,要怪只能怪夜霆,平时总是冷着脸,五年前,筱筱就怕他,总是躲着他。”

 

“……”

 

莫夜霆没啃声,看着莫寒川嘴角抽了抽。

 

佣人端来了咖啡,“二爷,您的咖啡。”

 

莫夜霆淡漠开口,“放着吧。”

 

继而看着莫寒川和顾秀蓉,开口说,“你们先商量,忙了一天,我先上去洗个澡,换件衣服马上下来。”

 

楼上,卧室里,顾筱跑进去就靠在门背上,捂着有些急喘的心口,大口呼吸着。

 

她不知道,刚才妈妈和莫叔有没有看出端倪,只知道,从现在开始,她不能出去,她不想看到莫夜霆。

 

可是,就在一瞬间,卧室的门被人猛的推开。

 

下一秒,一个天翻地覆,她的身体就跌入了一具冰冷的怀抱。

 

“为什么回来?”清冽的声音从头顶砸落下来。

 

莫夜霆还是追来了!

 

熟悉的味道,熟悉的口吻,一瞬间,顾筱紧张的心都快要跳出来了,知道逃不掉,她只能佯装镇定,“二爷,您忘了,这里也是我家。”

 

“别用这该死的称呼叫我。”

 

莫夜霆沉声命令,语气透着不爽。

 

顾筱轻轻扬起下巴,眼底闪过一抹轻笑,“你很清楚你和莫寒川的关系,所以,我没叫错。”

 

“可你,不是顾秀蓉的亲生女儿,永远都不可能姓莫。”他冷声反驳。

 

他捏住她的下巴,迫使她精致的五官靠近他,温热的气息如数吐洒在她俏脸上,“还有,别忘了,五年前,在这个房间,在那张床上,你可不是这么叫我的。”

 

说完,他倏然沉下脸,吻上她的唇。

 

“唔……莫夜霆……不,二……”

 

五年不见,依旧是熟悉的味道,不管是梦她千次,还是想她万倍,都不如此刻来的真切。

 

莫夜霆发狠的吻着顾筱,恨不得将五年对她的全部想念,彻底发泄在这个吻里。

 

然而,顾筱何尝不是。

 

可是,只要想到五年前那些锥心蚀骨的痛,她不得不逃。

 

“别……放……放开我……”

 

顾筱推搡着莫夜霆,想要推开他,却被他扣的更紧,甚至,被他强势带到床边,双双跌落在床上。

 

衣裙被撩起,冷气袭来,五年前的一幕幕,再次浮现在眼前。

 

“想起来了吗?该叫我什么?”一吻结束,他邪肆的问她。

 

她乱了方寸,感觉整个世界再次坍塌下来般,“莫夜霆,别……别这样。”

 

“叫。”

 

 

她胆怯了,只能乖乖听话的叫他,“夜......夜霆,霆。”

 

甚至,她妥协的声音已经带上了哭腔,“你说过,你放过我,给我自由,成全我和易邵华。”

 

她没有忘记五年前,他对她说过的话。

 

他更是没忘记,来自心底压抑的痛,让他再次惩罚般的咬住她的唇,“别跟我提那个男人。”

 

皮带扣声响起,意识到下面的事,顾筱吓得浑身颤抖,“求你,不要。”

 

“马上取消婚礼。”他提出要求来。

 

“不行,已经晚了。”

 

“只要你不愿意,没有人会强迫你。”

 

“我愿意。”

 

“顾筱。”

 

他气的歇斯地里咆哮,赤红的目光恨不得将她吞噬。

 

双手箍紧她的身体,咬牙说,“我说过,这辈子你只能是我的。五年前,我给了你自由,可你偏偏回来了,所以,以后你想逃开我,除非我死了。”

 

下一秒,他占有了她。

她以为接下来会是撕心裂肺的伤害,可是,他却在用身体唤醒顾筱对他的感觉后,浅尝辄止的终止了。

“顾筱,你可以违背我,一意孤行,可是,在那之前,好好想想你儿子吧。”

充满警告的话,让顾筱心脏猛的一颤,“儿子?你想对我儿子做什么?”

莫夜霆慢条斯理的站直了身体,肆无忌惮当着顾筱的面儿整理好自己的衣服,眼底闪着忽明忽暗的光,“只要你取消婚礼,他会安然无恙。”

他会安然无恙?

也就是说,现在儿子已经在莫夜霆的手里了?

顾筱不相信,在莫夜霆夺门而出后,第一时间打电话给儿子。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sorry……”

听着电话里传来机械的声音,心如刀绞的顾筱瘫软在了地上。

五年了,她以为她可以彻底逃离这个男人,可是,却不知,最终还是回到了原点。

……

五年前。

宁城,皇家国际大酒店。

顾筱风风火火从学校赶来的时候,妈妈和莫叔的婚礼快要开始了。

跟母亲和莫叔打完招呼,她就赶快去套房换伴娘服,可是,越是着急,越是出状况。

换衣间里,顾筱拉了半天,她的伴娘服后面的深v拉链怎么都拉不上。

“外面还有人吗?能帮我一下吗?”隔着门板,她轻声问着。

莫夜霆尾随顾筱进来,刚支走了化妆师,就听到了换衣间里的声音。

知道是顾筱,他二话没说,推门进来。

顾筱浑然不知,以为是化妆师,背对着说出请求的话,“你好,能帮我将拉链拉上吗?”

很快,有只手取代了她抓着拉链的手,可是下一秒,拉链没有往上,反而往下而去。

来自洁白的玉背大片的凉意,顾筱察觉到异样,倏然转过身来,就撞上了一张轮廓刚毅硬朗的脸。

他幽暗的眼眸好似夜空下的海,目光是她读不懂的深邃,尤其是蛰伏在眼底的寒芒,以及来自他浑身散发着的冷漠疏离之气,让她不寒而栗。

顾筱一脸戒备的看着他,双手捂着胸口,本能的后退了两步,“你是谁,怎么会在这里?”

这是莫夜霆第一次见顾筱,撇开她脸上的仓皇,他不得不承认这个皮肤白皙、五官精致、眼睛清澈的大眼睛女孩是个十足的美人胚子,有着让人眼前一惊的错觉。

尤其是此刻,她一脸恐慌不安楚楚可怜的模样,随时能激发出任何男人怜香惜玉的保护欲。

可是,她偏偏是顾秀蓉和莫寒川的私生女,那个亲手夺走他未出生侄儿性命,害的大嫂变成疯子的刽子手;更是成就顾秀蓉和莫寒川今天婚礼的罪魁祸首。

所以,这样的楚楚可怜的她,是他的仇人,根本不配他来怜香惜玉。

想到这里,莫夜霆眼底的寒芒更浓,身高190的他,迈开步子朝顾筱靠近,如王者一般睥睨着顾筱,无不让顾筱后背冷汗淋漓。

“别过来,再过来,我就要喊人了。”顾筱颤着声音对浑身散发危险的莫夜霆说,心里对他充满了恐惧。

“喊人?”莫夜霆冷嗤一声。

下一秒,他身体向前,张开双臂就将顾筱的身体锁在他和墙壁之间,唇角勾着一抹讥笑,“小东西,你以为有人来帮你?实话告诉你,就算你喊破喉咙,一时半会也不会有人进来。”

进来的时候,他就将换衣间的人支开了,没有他的允许,那些人是不可能擅自靠近的。

如地狱阎罗般的寒戾的声音,无不让顾筱身体一个激灵,身体都哆嗦起来了,“你想要做什么?”

“毁掉你。”

他一字一顿,掷地有声。

下一秒,顾筱身上洁白的伴娘礼服,被他撕开。

身上凉意袭来,顾筱本能的抱紧了身体,“不要,你这个恶魔。”

腾出一只手想挣扎些什么,从莫夜霆的手里夺回衣服,可是,力气悬殊,抵不过他。

只能眼睁睁看着被他从身上撕下来的洁白礼服,在他手里的剪刀下化成碎片,任凭自己光着身体,耻辱的站在他面前。

她抱着果着的身体,想要逃离,却被他堵住了去路,“想逃?”

顾筱只是一个大一的学生,面对莫夜霆恶魔般的行为,吓哭了,“我跟你无冤无仇,我求你放过我。”

顾筱不认识面前的男人,真的不知道,她到底做错了什么,竟然会惹上这样一个恶魔?

不想被他赤裸裸的羞辱,她抱着身体本能的蹲了下去。

可是,她的话在莫夜霆看来,却荒谬至极。

他冷笑着半蹲下来,刚毅冷酷的脸,无限的在顾筱面前放大,大手毫不怜香惜玉的抬起顾筱的下巴,迫使她那双湿漉漉的眼睛对视上他的。

“好一个无冤无仇,说的还真的大言不惭。”

顾筱流着泪水摇头道,“真的,我不知道我哪里做错了,我求你放过我。”

顾筱的下巴被他钳制着,她想要躲开那双散发着毁灭之光的眼,却怎么也躲不开,只能梨花带雨的跟他对视。

正因为这样的一面,明明莫夜霆对她厌恶到了极点,可是,下一秒,莫夜霆竟然鬼使神差的朝她正半启着哆嗦的红唇吻了下去。

“唔.......”

被夺取呼吸的一瞬间,顾筱魔怔了。

呆愣一秒,流着泪水的她使劲拍打着他的双肩,却被他吻的更深。

而落在她双肩上的手,一瞬间,化成了一把尖利的钳子,直接掐住了顾筱的脖子。

“咳咳......”

被夺去呼吸的顾筱脸涨红了,那双湿漉漉的大眼睛,也在一瞬间黯然了下去,眼底想要活下去的祈求难以掩饰。

莫夜霆一心想要掐死顾筱,却不知,在看到她眼底祈求的时候,竟然鬼使神差的松开了她。

可是,他心中的怒火依旧有增无减,“我可以放过你,但前提是让你那爱慕虚荣的妈,放过莫寒川,终止这场荒谬的婚礼。”莫夜霆沉声提出了要求。

莫寒川?

他认识莫寒川?

“你是?”顾筱问。

“莫夜霆。”

闻言,顾筱黯然的眼双眼瞠大,“你竟然是......”

莫夜霆,“.......”

他没有开口,但是眼底笃定的光芒,无不让顾筱如至冰窖。

脑袋更是炸裂一片,难以置信,眼前的这个恶魔般的男人竟然是莫家人?

而他,刚才还吻了她?

她知道莫家有个莫夜霆的存在,是莫氏的总裁,一向杀伐果敢,心狠手辣,是宁城只手遮天,呼风唤雨的男人。

更是知道,他一直反对妈妈和莫寒川的事。

却是没想到,反对婚事的他,竟然会在妈妈和莫寒川的婚礼上这般轻薄她?

一瞬间,油然而生的耻辱感,蔓延到了四肢百骸。

可是,她还是咬着牙关说出了辩解的话来,“不,我妈妈没有爱慕虚荣,她跟莫叔是真心相爱,结婚是莫叔提出来的,我没有权利阻止我妈妈。”

更何况,莫叔是妈妈的初恋,爱了半辈子的男人。

看到他们走到一起,她祝福都来不及,岂能阻止?

“终止......终止,婚礼的话,你还是对莫寒川去说吧!”

她明明惧怕到了极点,可是,还是说出这般决裂的话,让莫夜霆实属意外。

他冷笑,长指勾起她的下巴,“好一张尖利的小嘴。”

他故意靠近她,清冽的气息扑面而来,“小东西,说这种话的时候,就没想过激怒我的后果吗?”

说完,他钳制住她的双肩,猛的一下将她拉了起来,再次惩罚般的咬住了她的唇。

顾筱完全被吓懵了,瞠大双眼,使劲捶打着他的胸膛,“唔……别……”

然而,他罔若未闻,反而发狠的钳制住她的身体,手在游走。

“痛。”她求饶着。

他视而不见,反而邪魅的开口说,“要是我在这里要了你,被你妈看到,猜猜她会怎么做?”

“恶魔。”

“对,我就是恶魔,上天派来收拾你的恶魔。”

说完,他的手继续往下。

“不要。”

顾筱吓破了胆,大声哭出来。

恰在这时,莫夜霆的手机响起,打断了他的动作。

他慢条斯理的拿出手机,暗沉的目光死死锁着顾筱爬满泪痕的脸。

“好,我马上过来。”

顾筱不知道他跟谁通话,只知道生怕电话那边听到她的声音,赶快捂紧了自己的嘴巴,不让自己发出一丝声音。

很快,他就挂上了电话,他看着顾筱,眼底的暗沉有增无减,“不想被我捏碎,马上给我滚,要是你胆敢出现在婚礼上,我保证你会一辈子后悔。”

他如一阵风般离开,顾筱瘫坐在地上,捡起衣服捂着自己的胸口,闷头大哭。

刚才被轻薄的一幕,好似一场噩梦。

可是,回荡在耳边他恶魔般的话,却不断提醒不是噩梦。

他让她滚,不许出现在婚礼上。

可是,她怎么做得到?

今天是妈妈的婚礼,国外留学的姐姐没有回来,她是妈妈唯一的亲人,更是妈妈的伴娘。

现在,让她丢下妈妈离开,就意味着不给妈妈祝福,没有亲人,没有伴娘的她肯定会成为宁城最大笑柄。

更何况,在那个男人的眼里,她和母亲只是爱慕虚荣的女人,如果按他的意思离开,不就真的坐实了他的诬陷?

最终,顾筱没有离开,而是穿上自己的裙子去了婚礼现场。

盛大的婚礼现场,名门莫家董事长莫寒川虽然是再婚,依旧高朋满座,一片喜庆。

莫夜霆刚到现场,莫寒川就是一顿数落,“夜霆,婚礼都开始了,作为伴郎的你,怎么能迟迟不见人?”

莫夜霆慢条斯理的说,“我去处理了一点事情。”

讳莫如深的眸子,故意扫过顾秀蓉的脸,故意讽刺道,“只不过是个二婚,迟一点应该没关系。”

充满讥讽的话,让莫寒川很是不满,知道莫夜霆一直不肯接受顾秀蓉,知道今天是喜庆的日子,不该发火,可是,他还是忍不住开口训斥。

“夜霆,注意说话的分寸,婚礼素来是讲求吉时,难不成你不想看到我幸福?”

莫夜霆眼底全是不屑,“那可不见得,耽误吉时的人不一定是我,你看,她的伴娘还不是不见人?”

顾秀蓉知道莫夜霆不喜欢她,不肯接受她,尤其,此刻莫夜霆的话,让她心里抖了一下。

不愿看到他们争吵下去,淡着语气对莫寒川说,“寒川,好了。”

更不想让莫夜霆对顾筱有误会,又看着莫夜霆说,“筱筱在换衣服,会马上过来。”

“那可不一定。”

莫夜霆眼底全是嘲讽,他很清楚,他剪掉了顾筱的礼服,轻薄、威胁了她,被吓坏了她,真蹲在角落里哭。

笃定那个小东西,肯定没勇气再出现在婚礼上。

可是,却不知,他刚得意的想完,一抹娇小的身影就映入眼底。

不怕死的小东西,她竟然来了?

以爱为牢只为你章节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