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已无声染宫墙
  • 爱已无声染宫墙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胡萝北
  • 更新:2022-04-01 23:53:00
  • 最新章节:第3章 失去了声音
点击阅读
男女主人公分别是安沁月、司胤的火爆言情小说《爱已无声染宫墙》,由作者“胡萝北”倾情创作,小说主要故事情节为:当命运的齿轮转动,安沁月再次与司胤相遇,可他们之间却横亘着无数误会,恶毒白莲花的设计陷害令她失去所有,也令他深深恨上了她。以心头血供养司胤三年时间,可安沁月成了那段感情中的背叛者,他将她绑在身边,伤害与折磨接踵而至,而陷害与离间也如潮水般袭来。当安沁月终于不再抱有希望,司胤却得知了所有真相……

《爱已无声染宫墙》精彩片段

“安小姐,前面就到了。”

长长的甬道中,安沁月跟着宫女走着,她侧头望向不远处的亭台楼阁,上边还坠着红灯笼。

今日是有喜事吗?

安沁月随即又笑了,是自己蠢了,新君登基,不就是最大的喜事吗?

婢女一直将她带到了乾坤宫门口。

“请安小姐自己进去吧。”

安沁月心里隐隐觉得有些奇怪,可即将要见到司胤的欢喜,将一切都冲淡了,让她没有心思多想。

三年了,她日日取血滋养他的身体,自己却虚弱难以起身,如今他大好,他们终于要相见了。

安沁月轻轻的推开门,踏步走进去。可她整个人,却在看清楚屋内情况的一瞬间愣住。

大殿里,宫人跪在两侧,司胤同苏眉站在一起,他们二人,穿着大红的宫装,登对的很。

这是…………怎么回事?

没等安沁月问出口,就听见一旁的太监唱和,“今有苏氏女,容貌艳丽,品态端方,择日赐封贵妃,钦此!”

“愣着干什么!”一旁的婢女轻轻推了推她,“快去拜见陛下与苏贵妃。”

“苏贵妃?”

安沁月终于回过神,她仰着头,不可置信的看着司胤,“司胤,她怎么会成为苏贵妃?”

“放肆,胆敢直呼陛下名讳!”

安沁月没有理会一旁的太监,染了寒气的眸子看着司胤,声音带着隐晦的颤抖,“你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司胤在看到安沁月的一瞬间脸瞬间沉下来,他眸色幽深,像是有化不开的寒冰,他咬着牙,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

“你还敢出现在我的面前!”

安沁月看着面前的司胤,像是从没有认识过这个人一般。她张了张嘴,正要说什么,却被司胤猛地掐住脖子按在柱子上,柱子上刻的浮雕硌的她脊背生疼,喉咙被死死掐着,安沁月的脸都憋红了。

“你当初离开的时候,没想到有一天朕会登基吧?”

离开?

她何曾离开过!

安沁月想辩解,可她被掐住喉咙,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眼前一点点发黑,耳侧嗡嗡,安沁月觉着自己大概就要死在这里,就在她缓缓闭上眼睛都那一刻,司胤猛地松开手。

安沁月身子一软,跌倒在地上。

“你想死,朕却不会这么轻易的让你死。”司胤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声音微冷。

“司胤,我从未离……”安沁月沙哑的开口,可话没说完,却被一旁的苏眉讽刺着打断。

“陛下不必为了这种人气坏了身子。”苏眉缓步走过来,她瞥了一眼地上的安沁月,冷冷一笑,“臣妾知道陛下同她有婚约,也知道陛下厌恶她,所以特意把她找出来送给陛下,就当做一个消遣的玩意儿。”

事到如今,安沁月还有什么不明白的。是苏眉!是苏眉骗了她!

司胤唇线紧抿,下颌线条也随之收紧,眸光更是暗得深不可测,他轻挑嘴角,露出一个凉薄的笑。

“既然是玩物,就该有玩物的样子。”

他话音刚落,一旁立刻就有太监走过来一脚踩到安沁月的背上,安沁月整个人都趴在了地上。

司胤冷笑,他微微弯了弯腰,凑在安沁月的耳边,讽刺道,“你这个样子,真像是一条乞怜摇尾的可怜虫。”

安沁月被人踩在脚底下,以一种万分屈辱的姿势趴着,可身体上的屈辱怎么比的了心上的疼。

她将一颗心捧到了司胤面前,可司胤不要,还将它摔了个稀巴烂。

“陛下还喜欢这个玩物吗?”

苏眉轻笑着问。

司胤眸色微暗,看到安沁月的那一刻,他的确意外,可更多的是滔天的恨意,他当初有多么珍爱她,此刻就有多么厌恶她。

“尚可。”司胤淡淡的吐出两个字。

听到这两个字的时候,安沁月的心一点一点沉下去,可她还是不甘心,挣扎着仰着头想解释,“呵呵,玩物?司胤,你就是这样对待你的救命恩人?你……”

话还没说完,头皮就传来剧烈尖锐的疼痛。司胤半蹲下来,拽着她的头发使她勉强抬起头,正对上司胤漆黑的眸子。

一瞬间,安沁月千言万语都解释都咽了下去,她从没有见过司胤这么冷漠无情的样子。

“救命恩人?事到如今,你还敢信口雌黄,凭你也配当朕的恩人?安沁月,如今的你,只配当个玩物!”司胤冷笑,无比讽刺的开口,“也罢,好歹也是贵妃送我的玩意儿,先留在宫里做一个宫婢。”

安沁月的脸瞬间苍白。

还没等她说一句话,身后就走出两个婢女,用帕子堵住她的嘴,拽着她两个胳膊硬生生的把她拖了出去。

安沁月挣扎着回头看了一眼司胤,可司胤正在侧头同苏眉说着什么,眉眼温柔,嘴角含笑。

那一刻,安沁月浑身的力气都被人抽走了。她没有再挣扎,任由婢女将她拽了出去。

那几个婢女将她关进了一个破旧的宫室,一直到傍晚十分才把她放出来,放出来后,立刻有人给她换上了宫女的衣服,还拿了一块布堵住了她的嘴。

“今儿是陛下同贵妃娘娘的新婚之夜,你也是祖上冒青烟了,有幸去给两位守夜。”一旁的太监尖声道。

守夜?

安沁月瞪大了眼睛,拼命的挣扎起来。

不!司胤不能这么对她!

几个人按住了安沁月,绑住了她的手脚,将她拽着去了凤仪宫,她就被仍在外间。隔着层层纱帘,依稀能看见里面床榻上交叠的人影。

“陛下,人带来了。”

里面传来司胤淡淡的声音,“知道了,退下吧。”

婢女吹灭了两只蜡烛,退了出去。

夜深了,纱帘里面偶尔传出面红心跳的声音,像一个毒蛇一般一口口撕咬着安沁月。

自己最爱的男人同自己最信任的姐妹在一起,而她却被绑着手脚跪在外间的地上。

安沁月本来身子就没有恢复好,折腾了一天,此刻已经白着脸摇摇欲坠了,终于,她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迷迷糊糊间,她仿佛听到有两个小太监在她耳旁说话,“快点……贵妃……”

杂乱不堪的梦交织着,再醒来的时候,是在一间破败的柴房,安沁月只觉得嗓子火烧火燎的疼,她张了张嘴想叫人,却只发出“啊……啊……”的声音。

安沁月瞪大眼睛,身子颤抖起来,怎么回事……她!她的嗓子!!

安沁月瞪大眼睛,身子颤抖起来,怎么回事……她!她的嗓子!!

-----------------

“嘎吱”

柴房的门突然开了。

安沁月忙抬头,却在看清楚来人的那一刻,眼神暗淡下来。

不是司胤。

走进来的人一身勾金蜀锦的衣裙,头戴着金玉步摇,正是刚刚封了贵妃的苏眉。

“姐姐怎么这么狼狈啊。”苏眉轻笑着走过来。

安沁月挣扎着站起来,身子微微摇晃,她冷着脸瞪着苏眉,一定是她,是苏眉她骗了自己!

她回想起苏眉曾在她耳边说的那些话,什么皇上思念她,什么皇上准备接她进宫,原来都是谎言!

“别瞪我,你的嗓子坏了,难道眼睛也不想要了吗!”苏眉冷冷一笑,“不过你放心,本宫舍不得伤了你的眼睛,本宫还要留着你的眼睛看着本宫与陛下恩恩爱爱,长长久久。”

安沁月脑海中一道灵光闪过,自己还没有开口,苏眉怎么知道自己嗓子坏了,难道……是苏眉?!是苏眉给自己下了药?

一股怒火直冲天灵盖,安沁月猛地冲过去扑向苏眉,安沁月本来就受了伤,此刻更是踉踉跄跄,苏眉微微一躲就能闪开,可苏眉偏偏没躲开,站在那里不动,眼底闪过一丝讥讽。

就在安沁月推倒苏眉的一瞬间,柴房的门再一次被推开,司胤冷冷的站在门口,看着屋内,“闹什么。”

苏眉被一旁的婢女扶了起来,她白着脸颊,眼角微红,微微啜泣,“是臣妾多事,念着从前的情分来看姐姐,谁知道姐姐却把臣妾推倒了。”

“啊……啊!”安沁月摇了摇头,张着嘴想解释,可嗓子坏了,她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司胤沉下脸,突然一巴掌甩到安沁月的脸上,“贱人!”

安沁月被打的脸一偏,顿时脸颊红肿起来,火烧火燎的刺痛着,她红着眼睛,想拽着司胤的衣袖给他解释,却被司胤命令两个小太监给他拖了下去。

“来人,把她拖到院子里,杖责二十,让大家都看看,不守规矩的宫婢是什么下场!”

话音刚落,安沁月连挣扎的功夫都没有就被拖了出去,绑住了手脚绑在刑凳上,司胤同苏眉站在一旁,还有一大堆侍候的宫女也在旁观刑。

“等等。”司胤冷冷的开口,他看着瑟瑟发抖的安沁月,残忍的吐出两个字,“去衣。”

安沁月在听清楚这两个字的时候,眼泪刷的就淌下来了。

司胤这是……一点脸面也不给她留了。

虽说没有男子,可周围这么多宫女太监,他怎么可以!

安沁月剧烈的挣扎着,可除了让手腕被绳子磨的红肿之外并不能阻止什么,一旁的宫女走过来,掀开了她的衣裙,一口气拽掉了她的亵裤。

安沁月垂着头,死死的咬着嘴唇,她甚至能听见一旁宫女的窃窃私语声,“天啊,在这么多人面前被去衣杖责,我要是她,我也不活了。”

“啪”

厚重的棍子毫不留情的砸了下来,安沁月猛地仰起头,脸色惨白,像脱水的鱼一般。

一旁的太监冷冷的看着,淡淡的吐出一个字,“一”

爱已无声染宫墙章节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