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我放了我
  • 爱上我放了我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十二
  • 更新:2022-04-01 23:53:00
  • 最新章节:第3章 撇清关系
点击阅读
《爱上我放了我》小说是一本现代豪门总裁著作,主要讲述了安染和封祁之间的情感纠葛,是一部不错的言情小说,作者是十二。详细概述了:连年前的时候,安染心爱的人封祁带着她的闺蜜,两个人让安染坠入深海,九死一生,安染死里逃生,两年后,安染强势的归来,为的不过是找那个她既爱又恨的男人要一个说法,然而那个两年前说对她毫无兴趣,厌恶至极的男人,却反过来开始挽留安染,当安染慢慢的将两年前的事情调查出来,真相浮出水面,封祁开始后悔......

《爱上我放了我》精彩片段

夜沉如泼墨。

安染在厨房忙前忙后,很累却笑的一脸幸福。

因为今天长年在外做生意的老公终于愿意回来,她学了一手好厨艺都是为了这一刻。

别墅楼下引擎熄火声消落,小保姆方樱快步上前替封祁拿好西装外套,语气里是难掩的激动,“太太,先生回来了。”

听到动静安染心跳情不自禁加快,都忘了手上还拿着炒菜的铲子就走了出去。

她站在门口,那修长高大的身影伟岸的让她悸动不已。

也顾不得此刻自己一脸油烟上前,喉间的话语却像是哽住一般,软声开口,“封祁,知道你今天回来,我做了一大桌子你爱吃的,快点进来!”

得到的回应却是冷漠。

封祁像是没有看见安染一般,修长的双腿迈开走进别墅,笔直的坐在餐桌前。

安染脸上的笑容渐渐凝固,不以为意的扯了扯嘴角。

随后,目光缱绻的追逐上那抹冷漠的背影,立马跟上给封祁盛了一碗汤递过去却在手刚伸过去的时候,一双大手挥打而过,那一碗汤直接滑落在洒上她的手背,安染却疼得一声不响。

封祁淡淡说道:“不用。”

安染继续强笑,不以为意的继续给封祁盛饭。

“我累了。”封祁起身就往房间走去,而一桌子热腾腾的饭菜逐渐消冷,只有安染自己知道,最冷不过人心。

她和丈夫封祁结婚五年,他能够呆在家里的日子用五根手指头都能数得过来。

这五年里,封祁以各种理由逃离这个家,逃离她。

安染知道,封祁从来没有爱过她这个妻子,甚至可以说反感,只因为五年前那场误会,让他不得不娶她。

……

方樱站在卧室门口,手上是早就泡好的柯西尼咖啡,见封祁上了楼,连忙把咖啡递了过去说道:“先生,这几年你都没有回家,但是我一直记得你最爱柯西尼咖啡。“

封祁脸色依然寡淡,毫无波澜的冷眸轻轻扫了一眼方樱,刚想伸手去拿,谁知那杯咖啡直接反倒在方樱的手中,疼的方樱一声闷响赶紧捋起袖子试图减缓烫感。

那雪白的藕臂处一道醒目的烫疤吸引住了封祁的目光,这几年里,凡是身上有伤疤的女人他都会特意去关注,只因为几年前那抹坚毅的背影。

五年的寻找,他想尽各种办法,却还是没有找到当年那个从火海里救自己的人。

封祁拧了拧眉,视线从方樱手臂处移开冷声说道:“以后做事小心点。”

……

方樱小心翼翼的站在门口处,盯着手臂处那块疤痕眼底划过一抹势在必得的诡谲,见安染走了过来立马换上纯良的伪装安慰道:“夫人,先生总有一天能够看到夫人的好。”

安染笑的有些涩,努力挤出笑道:“阿樱,别总是夫人夫人的叫我,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叫我名字就行。”

她和方樱本就是好闺蜜,只是方樱命苦,有个好赌的父亲,如今家里还欠着一屁股外债。

每天追债的人对她又是羞辱又是打骂,安染就让方樱在封家住下,毕竟封家没人敢招惹,而方樱一直说自己不能白吃白住,正恰巧赶着原来的那个阿姨家里出了事,方樱也就接替了阿姨的工作。

而安染相对着要幸福安逸许多,大学毕业就嫁给了封祁,成为人人羡艳的封太太。

别人的羡慕在安染心里却是难以言喻的苦涩。

所谓的封太太,她更羡慕寻常人家被丈夫爱着的小妻子。

安染刚才有特意打扮一番,一改刚才忙碌狼狈的模样,画了一个精致的淡妆,一袭露背白色连衣裙温婉又性感。

好不容易盼到封祁回来,她不能再让他一而再再而三的逃避她。

她想要要个孩子。

前几天听别墅的那些阿姨谈话,说男人有了孩子就会喜欢呆在家里,就会更顾家。

……

房间内,封祁半躺在床上看着报纸,安染的进来,封祁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

她上前躺上床,一双小手攀上男人的腰,开始摸索着想要解开封祁的皮带。

她的动作生涩又笨拙,小脸红的滴血,呼出的气都是那般灼热。

封祁抓住安染拉裤链的小手,用力将安染拽着至面前,扼住她小巧的下巴,嗤笑开口,“看你这饥渴的模样,是有多想男人。”

封祁的话安染一点也不在意,柔弱无骨般的腰肢扭动起来笑道:“我想了你五年,等了你五年,封祁要了我!狠狠的要我!”

她和他结婚五年,除了那场意外醉酒发生了一次关系,封祁再也没有碰过她。

她也是个女人渴望温暖,不管是生理上还是心理上,她都需要封祁。

“封祁,我想你,想要你要了我,往死了要!”安染的情绪有些激动。

五年了,她沉默忍受着封祁的冷漠五年,她再也不想继续忍受下去。

她要改变,要让封祁知道封家还有她这个封太太!

安染像只小猫似的拼命往封祁怀里蹭,情欲染红了她雪白的身子。

封祁那双深邃的眸冷漠一沉,低头咬住安染的唇辗转撕咬,不带一点情感。

他一个翻身将她压在身下,衣裙瞬间被撕碎,毫无前戏的沉下身子,狠狠占有……

封祁一次次狠狠的占有让安染前所未有的充实满足,让她清清晰晰的感受到她是封祁的妻子,是个女人。

殊不知这场欢爱无关情爱,只是生理需求。

……

一抹身影偷偷的潜进主卧隔间的浴室里。

方樱气的一张脸都变得扭曲,昨夜她隔着墙偷听了一夜安染和封祁做爱。

安染每一声动情的声音仿佛都在叫嚣着向方樱耀武扬威,让方樱等不了,她必须快点拿下封祁,因为她知道再拖下去,可能更难抓住封祁的心。

方樱打开花洒,脱下衣服,对着镜子观赏着后背那道宛如火焰一般的伤疤笑的诡谲。

她知道封祁有洁癖,事后肯定先洗漱一番,现在她需要的是等待。

……

潺潺的水声让封祁蹙起眉头,修长的双腿顿停在了浴室门口。

花洒下雪白的身姿隐隐晃动,可是那后背处一道狰狞的伤疤清晰的落入封祁的眸里。

封祁沉寂的心猛地一跳,大步流星走了进去抓住女人的手,女人吓得尖叫着,双手娇羞捂着私密处,却还不如不捂,“先生,你……”“你后背的伤口哪来的?”封祁急切询问。

“先生……”方樱羞红的小脸仿若刚成熟的桃子,支支吾吾半天才继续却什么都没有说。

“你要是不老实说,明天就不用来封家做工!”封祁的声音冷沉的吓人,极具压迫。

方樱一脸被吓坏了,脱口而出,“先生,五年前那场大火是我救了你,但是我心知你是安染的老公,想着还是不让先生知道比较好,我怕安染要是知道我在这封家没有立足……”

五年前,封祁因为在生意上得罪人差点葬身火海,冲天的火光里一抹娇小的身影出现为他挡下了掉下的悬梁。

被火烧的焦红的悬梁就这么生生的砸在了那瘦弱的后背上,封祁的心第一次被震动。

当时情况紧急到处都是浓烟火光,加上女孩那张脸被熏得乌黑,他并没有看清长相,可是后背那伤口却永刻于心。

方樱满腔都是委屈,娇小的身子却暗暗往封祁的怀里挤,“先生还是先放开我,这样不好。”

……

安染一觉睡到天亮,浑身还有点发软,纤细的小手情不自禁抚上肚皮,幻想着里面很快就会有个孩子。

到时候,封祁不会总是对着她冷冰冰着一张脸,至少在孩子面前,那棱角的线条会柔和很多吧!

一夜的欢爱,房间里情欲的味道还未散去,安染起身准备自个澡,然后将房间打扫好,她知道封祁爱干净。

走到浴室门口的时候,她的双腿就像是粘上胶水那般再也无法移动半分……

“安染,不是你看见的这样的,先生只不过是不小心进来了,楼下那个浴室花洒坏了,所以我……”方樱一脸慌张,立马从封祁怀中退出来,但是腰部那只大手栓的紧紧的让她动弹不得。

“先生,你放开我,夫人她……”

“夫人,我……这……”

方樱瘦弱的身子都在哆嗦,战战兢兢恐惧的小模样落在封祁的眼里,显得安染平时有多么恶毒似的,居然能够把人吓成这样。

“封……封祁。”安染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封祁却眉头都没抬一下拿过一旁的浴袍细心又温柔的给方樱披上,搂着方樱的肩膀离开,完全将安染当作空气。

……

十分钟后,安染的卧室里,方樱哭着拉着安染的手,“安染,怎么办,我没想到先生会对我……可是你知道的,我有男朋友,而且我和我那男朋友马上结婚。”

“不怪你。”安染红着眼说道,“封祁不爱我,他是故意的。”

她相信只是误会,方樱是她最好的朋友,甚至可以为了她割血剜肉的人,是不可能去抢她的丈夫的,况且方樱和她那个男朋友确实相爱,还马上就要结婚。

五年前,她为了救封祁全身被大面积烧伤,甚至差点死了。

而这件事情她从来没有提起,她和封祁从小就认识,十五岁情窦初开的年纪已经爱上了他,并不想封祁和她在一起是因为感激,她想要得是爱。

好在方樱用她身上的皮肤一块一块的给她植皮才能恢复如初。

只是方樱后背,还有颈脖子处手臂都是为她植皮留下的伤疤,也因为这些瘆人伤疤,每次谈男朋友都以分手告终,最后这个已经数不清是第几任了。

想到这些安染就愧疚不已。

“安染,我现在就收拾东西离开,我不想因为这件事情破坏我们姐妹俩的感情,也不想我和我男朋友的爱情出现什么差错。”

……

方樱刚离开不久,一股大力就将房门踢开,冷风如一张网覆盖而上让安染窒息,封祁抓住安染的手咬牙切齿道:“你不是和方樱情同姐妹?为什么将她赶走还让人羞辱她?”

“不是的,先生你误会了,是我自己要离开……”方樱大半张脸肿的老高,嘴角还带着青紫的血丝突然出现抓住封祁的手挡在两人之间。

“你不需要为她解释什么,五年前她想尽办法爬上我的床,并且让叫来记者媒体,让所有人都知道逼迫我为了封氏的声誉,不得不娶了她,可见她心机有多深。”

五年里,封祁那次醉酒碰过她一次,昨天晚上是第二次。

那次醉酒完全就是意外,那天晚上她被封祁强上了!

她永远都忘不了那天晚上封祁浑身滚烫失去理智般要了她一次又一次。

至于记者媒体突然赶来,她也完全不知情。

后来这件事情被封祁的奶奶知道,封祁的奶奶和安染已故的奶奶本就是好姐妹,一直都想要安染嫁给封祁,只不过封祁不喜欢。

这两人生米煮成熟饭,封老太太笑的乐开了花,以封氏的名声严令让封祁娶下安染。

“安染,我应该更小心一点,我没想到刚离开阿城突然对我做那种事情……而先生刚好看见,我……”

阿城是方樱那个要结婚的男朋友,方樱平时都是老公老公的唤她那个男朋友,这一次也不知道是紧张害怕还是怎么的,只唤了一个阿城。

阿城和方樱是情人,情人之间的亲热再正常不过,却被封祁撞见,封祁误认为安染让人将方樱赶出封家,并且让人羞辱方樱。

方樱的话还没说完却被封祁直接拦腰抱了起来,“安染,我很爱方樱,我不允许你伤害她,我们离婚。”

其实封祁这次回来本就打算离婚,当初和封老太太的约定的期限就是五年,五年之后,封祁要是还没有爱上安染,封老太太不能再干涉。

昨夜那晚缠绵,在封祁心里只不过是一场施舍。

很爱方樱!

怎么可能。

安染嘴角僵硬的动了动,笑道:“我知道你故意气我,这么多年你在我面前表达无数次爱别人。”

五年来,只要是出现在封祁身边的女人,封祁都毫不掩饰的表示过喜欢,唯独对她,只有厌恶和冷淡。

这五年里他无时无刻不在用各种方法逼迫安染自动退出,可是安染就像是打不死的小强,不管他怎么对待她都不死心。

所以安染觉得这次也是一样,都只是为了逼迫她自动离开,这样封老太太就不会怪罪他。

封祁这次是想到了新招数?故意接近她最好的朋友好让她死心?

她才不信!

“我一直要娶的女人都是方樱,不是你安染。”封祁冷漠的丢下这么一句话抱着方樱离开。

安染独自站在两人的婚房里,看着她的老公抱着她的闺蜜,眼底是她一直奢望的温柔!

安染在想:和以前一样,装作不在意,过段时间封祁觉得这招不管用也就没事。

……

安家撕心裂肺的哭闹声一声声的戳着安染的心窝子。

安母突然打电话过来,说是家里来了一大批小混混抓着他那刚成年的弟弟偿命,说是在游泳馆和别人起了争执,把一个还不太会游泳的人推下水,直接给淹死了。

安母见安染来了立马抓住安染的手,急切要求:“安染,快点打电话让封祁帮帮你弟弟,你弟弟杀死人要是进了监狱,这一辈子就毁了,他还这么小。”

安染犹豫了几秒,这些年来,年幼不懂事的弟弟惹了不少祸事,每次都是封祁出面解决,可是这两天发生的事情让她和封祁之间似乎越隔越远,现在她和封祁的关系她实在是有些开不了口让封祁帮忙。

见安染犹豫,安母扯着安染的头发立马怒骂:“你弟弟现在命都快没了,你的心怎么这么狠,你还在这里犹豫什么,你这丫头心是石头做的么?还不快点打电话!”

毕竟是血肉亲情,安染就算是再怎么卑微不下身段去求封祁,却也不得不去求封祁,因为能够帮她的只有他了。

电话拨了过去。医院。

封祁盯着方樱后背的伤口,指尖顺着狰狞的弧线往下轻柔的抚摸,眼前又浮起当日的那一幕。

那瘦小的身子在那一刻真的英勇无比,趴在她身上为他挡去一切灾难,疼的一声不吭的将他背出火场。

方樱害羞的将脸埋进封祁的怀中,将衬衫穿好,“没什么可看的,丑死了。”

五年前,她本来设计给封祁下药打算来个一夜情,还提前就掐好了时间让记者媒体赶来,来个舆论逼婚,却没有想到阴差阳错封祁和安染上了床。

计划失败,她眼睁睁的看着这个这个优秀到接近完美的男人和安染结婚。

不过一场火灾却给了她机会,她暗暗密谋了五年想办法从安染身边接近封祁,谁知道封祁完全不怎么回家,让她也没机会下手,前两天终于回来了,安染高兴的同时,方樱更是摩拳擦掌打算奋力一搏。

“不丑,我觉得是世界上最好看的东西。”

因为那里面有感动。

“先生,你还是和太太和好吧,五年前我冒着身命危险救你,但是我从来没有想过插足你们的感情,安染是我最好的姐妹,我不想因为我你们……”

“好了!”封祁打断方樱的话,“和你无关,我从没爱过安染,而且昨天回来就是为了和她离婚,不过我庆幸的是找到了你。”

“方樱,跟着我,你才是我心中的封太太,也不知道你有没有喜欢的人,如果你有喜欢的人我给你一笔钱,你去修复一下后背的伤疤,如果没有……”封祁盯着方樱的目光深情动人,方樱觉得自己的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一般。

安城最优秀的男人此刻在向她表白,方樱有些快要克制不住自己,真想立马点头答应。

但是聪明的方樱知道,欲拒还迎更能够抓住男人的心,她眼眶都是委屈的泪水,道:“先生,我,我没有喜欢的人,可是先生的爱我不敢要,安染是我最好的朋友,而且我就这样和先生在一起对先生的名声不好。”

这样小心翼翼处处为他人着想的模样让封祁越发喜欢这个善解人意的女人,这才是他心目中的封太太。

封祁紧紧的将方樱拥入怀中将她性感的身子压下,恨不得立马一番辗转,狠狠占有……

就在这时,手机铃声响起。

封祁被搅了兴致,脸色阴沉拿起手机按下接听键。

“封祁,我……你能过来一下嘛?”电话那头的安染语气极为小心。

封祁脸上的寒霜渐厚。

“封祁,我弟弟他出了点事,只有你能够……”

“好!”

出乎意料的,封祁居然什么都没有说答应了。

安染心一暖,看来封祁心里还是有点她的位置,不然也不会这五年来处处照顾她的家。

可是下一秒,封祁的语气冷漠的极致:“答应离婚,我就救你弟弟。”

安家,几个男人抓着安轩一顿拳打脚踢,安母哭着跪在地上抓着那些人的裤腿哀求道:“等等,你们等等,我女婿是封祁,只要你们放过我儿子,要多少钱都行。”

“安染,封祁接电话了嘛?你倒是快点啊!”

安染脑海里全是封祁的那句话,心口处闷的快要窒息,而这边又迫在眉睫……

半个小时后,一辆黑色的迈巴赫带着冷漠的风驶进安家。

安染最终还是妥协了,她不可能眼睁睁看着弟弟被别人打死见死不救。

那可是她亲弟弟。

封祁从车上下来,昂贵的黑色西装从头到脚都透着疏离的矜贵,带着气势磅礴的威压迈进安家。

安染一如前几天那般站在门口望着男人,上次是期待,是欣喜,而这次更多的确是对他们这段婚姻的绝望。

在这安城,真的没有封祁摆不平的事情,封祁阔绰的给了那些歹徒一笔巨款,完全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那不在意洒脱的态度似乎一如对这场婚姻的不在意。

挥洒一笔巨款出去的同时,封祁将一纸离婚协议甩在了安染的身上。

“签了。”冷漠的话语有些迫不及待,如同在安染的心口给了重重一拳疼的发慌。

一旁的安母见状立马上前仰着献媚的笑道:“封女婿,是不是我们家安染哪里做的不好,我这就好好教训这个死丫头,夫妻之间吵架很正常的嘛,别动不动就离婚啊!”

封祁面容冷峻,那微微勾起的唇角十分讥讽。

“姐!你怎么不伺候好姐夫,没了姐夫以后谁给我撑腰啊!”安轩更是一点都没有在意她这个姐姐被人抛弃,只是一顿抱怨。

安父死的早,安母和安轩在这个世界上仅剩下的两个至亲,如今却在她被别人要求离婚的时候,没有一点维护她的意思。

他们在乎的只有封祁的钱,以及封家的权。

两人的几句言语更是让安然难堪又卑微,在封祁心中的形象变得更加可笑,连看封祁一眼的勇气在这一瞬间都消散。

安染拿着那离婚协议的手微抖,低着头轻垂下的长睫恰到好处的掩藏住眼底的落寞和苦涩。

许久,安染才勉强找到自己的声音,“封祁,离婚不仅仅需要我签字,还需要奶奶。”

当初两人结婚签订了五年的协议,协议上写明,五年后封老太太不能干涉封祁的感情,却也写明,离婚需要告知她,并且她签字成效,意思是尊重一下她这个主婚人。

当初封祁极力反对那份协议,可是一想到五年后就能够摆脱安染这个难缠的女人只能妥协。

“姐,可不能离婚!我刚看中一辆跑车,你和姐夫离婚了谁给我买……”

“啪!”

安染一巴掌甩上安轩的脸怒,指着封祁怒喝道:“安轩你也成年了,想要什么东西就自己去努力,不要总是向他要,他以后不会是你姐夫了!”

“姐夫,你最疼我了,别和我姐离婚,离婚可以,但是别不管我啊,我们还可以做好朋友不是么!安染不配当我姐,你这么好的男人她不珍惜她活该被弃!”安轩却一点不知错,对他来说,这个有钱的姐夫简直就是他的贵人,姐姐可以没有,但是这个提款机不能失去。

听着安轩的话,安染脸色霎白,安家怎么出了安轩这个一个没出息的东西。

她安染难道离开了封祁就天塌下来了?

封祁不要她,连安家的人也要和她撇清关系?
爱上我放了我章节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