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我不曾爱过你
点击阅读
《若我不曾爱过你》小说,该书是一颗小白菜的最新作品,讲述了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书中主人公是谷菱、闫思年。一段错误的感情,毁了谷菱的一辈子,她深爱着丈夫闫思年,可他却屡次伤害她,因为第三者的介入,他们的婚姻彻底破裂,没想到,多年的陪伴竟然比不上外人的一句话,闫思年可以无条件的相信其他人,唯独不愿意相信谷菱,可怜她还傻傻的爱着他,相信他会回心转意的,这个傻姑娘就这样等了一辈子……

《若我不曾爱过你》精彩片段

“太太,你小心点。”谷菱扶着后腰,在佣人的搀扶下上了楼。

虽然怀孕到八月肚子大的跟西瓜似的很撑她,但想到孩子就快出世,她一点不觉得辛苦。

只是,她还没躺到床上,卧室门被人用力踹开。

走进来的男人浑身夹着风霜,满脸阴沉。

吓得佣人脸色都变了,“先,先生......”

“滚出去!”闫思年怒道,随手抄起旁边柜子上的花瓶砸了过去,花瓶砸碎在佣人脚下,还有小片扎到了谷菱小腿上。

佣人再也不敢在房间多呆,匆匆跑了出去。

小腿上的痛让谷菱皱眉,忍不住问:“思年,怎么了——”

她话才说完,细嫩的脖子就被闫思年一把掐住,几乎无法呼吸,只能徒劳地用手扒着他,而闫思年脸色阴沉可怖。

“是不是你让林林把孩子打掉的?”

“是......”谷菱被他的手卡住脖子,说话非常困难。

她待宁林如同亲妹妹,宁林却偷偷和她丈夫在一起,而且还怀了孕,是个妻子都受不了,谷菱也无法接受这个事情,去找了宁林。

“真是你!”闫思年恨不得将这女人给掐死,“你知不知道林林跳楼了,就因为你派人过去,想强行带她去医院堕胎!”

“我,我没有......没有......”她去找宁林,是想让宁林去医院拿掉孩子,但是从来没说派人强行带她去堕胎。

闫思年却压根没听她解释,话硬是从牙缝挤出来,“谷菱你记住,林林和我的孩子要是有什么事的话,我一定让你生不如死!”

什么?!

谷菱睁大眼睛看着闫思年,无法相信和她同床共枕五年的男人竟然会说出这种话。

明明是他出轨在先,还维护着第三者?

“闫思年,我才是你的妻子!”谷菱费力将他的手扒开,“我肚子里还怀着你八月大的孩子!”

谁知,闫思年听后冷冷呵了一声,往她鼓鼓的肚子扫了一眼,眼神立刻变得轻蔑。

“你肚子里的贱种是谁的,我想你比我清楚。”

“你,你什么意思?”谷菱吃力地扶着腰,颤声道:“我嫁给你五年,只跟你睡过,你竟然怀疑我?”

“孩子你自己去引产。”闫思年脸色冷漠,无情的话让谷菱犹如坠进冰窖,“不然他生下来我也会掐死!”

他说完转身就走。

“思年!”谷菱扑上去抓着他的手臂,声音带着哭腔,“这真是你的孩子,如果不是,就让我被雷劈死!”

“轰隆隆!”窗外猛地炸响一道闷雷。

满脸泪痕的谷菱浑身僵硬,“思年......”

“滚,你让我感到恶心!”闫思年狠狠将她给甩开。

谷菱毫无防备,整个人重重摔在了地毯上,小腹一抽抽的疼。

她撩起裙子发现腿间湿哒哒一片,显然羊水已经破了。

“思年我要生了......你,你快送我去医院。”谷菱强忍着痛朝闫思年大声喊道,“快送我去医院。”

闫思年扭头冷冷看了她一眼,讥笑道:“你自己把这贱种生下来不就好了,省的去医院麻烦人家。”

“思年我求求你了。”谷菱不知道自己丈夫怎么变成这个模样,肚子越来越痛,她只能求着他,“求求你让人送我去医院......”

而闫思年只是把视线收了回去,离开卧室,顺便将门狠狠一关。

谷菱疼得几乎要昏厥过去,隐隐地,她似乎听到闫思年说:“如果她把孩子生下来了,直接掐死拿去埋掉。”

掐死埋掉?

她爱了五年的丈夫,为了操劳家务,生儿育女,他却说出这样的话,把她的儿子视为‘贱种’。

谷菱忍着钻心的痛往床头柜爬过去,摸到手机哆哆嗦嗦打了120。

“救命,我被困在家里,快要生了......”

十几分钟后,一辆救护车抵达小别墅,医生强行将卧室门踹开,将痛得奄奄一息的谷菱送到医院。

将近一个多小时后,孩子终于出来了,却没有响亮的哭声。

谷菱费力起身,发现医生抱着孩子却脸色难看,她心慌了,“医生我的孩子怎么了?抱过来我要看看。”

医生看了谷菱一眼,不忍心道:“是个.....死胎。”

医生将婴儿交给旁白的护士,护士立刻抱着婴儿离开。

谷菱眼睁睁的看着,喊的撕心裂肺:“那是我的孩子,把他还给我!”

下身撕裂的疼着,蔓延到四肢百骸,谷菱挣扎两下后眼皮子一翻,大量鲜血从她双腿间流了出来,染红了垫子。

医生脸色都变了,“不好孕妇血崩,准备工具抢救!”

.....

因为血崩的缘故,谷菱足足昏迷了五天。

她一醒来就顾不得下身的疼痛,拖着身体去找医生。

“我的孩子没死,他还好好的!我求求你们把他还给我,求求你们了。”

医生被谷菱纠缠的没办法,带着她去了太平间。

一个小小的裹尸袋放在谷菱眼前,只是看了一眼,谷菱几乎昏厥。

“孩子......”谷菱颤抖着手过去摸了摸婴儿,扑过去嚎啕大哭:“对不起对不起,是妈咪没有保护好你,都是妈咪的错......”

那晚要是妈妈留她,她不回去就好了,闫思年就不会跑回来质问她,不会失手推她,她也不会失去这个孩子。

谷菱抹了一把眼泪,崩溃地问医生:“我产检时明明好好的,为什么生下来就是死胎,为什么啊?”

“这就要问你自己了。”医生睨了她臃肿不堪的身体一眼,道:“怀孕期间要忌口,你却吃那么胖,孩子就是这么被闷死的。”

“我知道要忌口,可每次吃东西胃口都很好。”谷菱无法接受孩子以这种方式离开自己,“是我老公劝着我要多吃......”

说到这,谷菱喉咙好像一下被塞住,整个人浑身发冷。

谷菱才检查出怀孕时,家里的厨师还没换,她三餐也很有规律,直到怀孕满三个月后,闫思年说找了个更好的厨师来给她养胎。

自从换了厨师后,谷菱就胃口很好,三餐吃的多,每天晚上还有夜宵,宁林也经常带点心过来,陪着她一起吃。

谷菱死死抠着掌心,心像是被人狠狠撕扯开,鲜血淋漓。

她当宁林是最好的妹妹,好东西从不落宁林一份,却没想到,宁林竟然和她同床共枕五年的男人一起谋害她的孩子!

“小姐你还年轻,孩子......会再有的。”医生瞄了谷菱一眼,眼神闪烁不定。

谷菱没有答话,浑浑噩噩走了出去。

两个护士从谷菱身边经过,似乎在说某某产房的孕妇生了个漂亮儿子,婆婆当晚就过来照顾,疼爱的不得了。

“在哪?”谷菱耳尖的扑捉到孕妇的名字叫宁林,上前去抓着护士的手,眼睛瞪大大的,“她的病房在哪?”

“在,在2栋那边......”

谷菱跑到了2栋住院区。

长时间走动让她下身疼的厉害,甚至隐隐有鲜血渗出,她丝毫不在乎,满脑子都是护士说的那个病房号。

老远地,谷菱就听到病房里传来的欢笑声,她分辨的出,说话的女声就是她婆婆韦雪兰,走过去的步伐越发僵硬。

高级vip病房无比宽敞奢华,她婆婆韦雪兰怀抱着一个婴儿在逗弄着,“哎哟我的孙子长得真好看,白白胖胖的。”

卧在病床上的女人脸色虽苍白,人却纤瘦又漂亮,透着一种知性美。

听着韦雪兰的话,宁林温柔地笑道:“阿姨,他哪有年哥小时候好看呀,您就不要夸他了。”

“什么阿姨不阿姨的,觉得阿姨不好是不是?”韦雪兰嗔怪的看了宁林一眼,“是不是觉得喊我妈妈不配?”

宁林脸上泛起一抹娇羞,喊了一声:“妈。”

“这才对嘛!”韦雪兰满意地笑着,“你现在好好坐月子,到时候我一定让阿成给你一场婚礼,让你风风光光进咱们闫家。”

宁林抿了抿唇,不经意瞥见门口的谷菱时,眼中有什么一闪而过。

“姐姐!”宁林欣喜地叫着,挣扎着想下床,“你怎么来了?快进来。”

韦雪兰扭头,看到门口蓬头垢面的谷菱,立刻露出嫌弃的眼神,说话尖锐刻薄:“谁让你来这里的?简直讨人嫌!”

谷菱强撑着,一步步走进病房。

“姐姐对不起,我......”宁林欲言又止,干脆将婴儿放在谷菱怀里,讨好地说道:“你抱抱,这是我的孩子,也是你的孩子。”

裹在婴儿毯的小婴儿粉嫩嫩的,睁着黑溜溜的眼睛看着谷菱,眼神清澈纯真,五官极像闫思年。

谷菱想到自己的孩子躺在冷冰冰的太平间,精神恍惚,手劲松了。

她的孩子是个死胎,宁林的儿子却平安出世。

这是何其讽刺!

孩子的哇哇哭声传进谷菱的耳朵里,接着她被狠狠扇了两巴掌,她被打的耳冒金星,嘴里一股子血腥味。

宁林抱着孩子离她远远的,满脸畏惧。

而婆婆韦雪兰指着她的鼻子骂:“谷菱,当初我不让你进门你非要求着我嫁给我儿子,结果生下一个死/胎!宁林知道你痛失孩子,把自己孩子给你抱,你,你竟然还摔她,你简直就是毒妇!”

韦雪兰骂的不解气,又看谷菱那一副死脸样,直接冲上来,对着她劈头盖脸的打,“我孙子要是有什么事,我一定跟你没完!”

这时,病房门又被推开。

闫思年见病房这么热闹,眉头拧起:“怎么了?”

“年哥。”宁林抱着孩子走到闫思年跟前,哽咽道:“我知道姐姐失去孩子很痛苦,我想和她共享这个孩子,她,她却......摔了我的孩子......”

“离婚,你们赶紧离婚!”韦雪兰恨恨道,不知道对谷菱多嫌弃,“谷菱这种儿媳妇我可不要,我只要林林!”

若我不曾爱过你章节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