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医狂婿唐逸
  • 圣医狂婿唐逸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小殷
  • 更新:2022-04-01 23:53:00
  • 最新章节:第3章 臭脸相迎
点击阅读
近期一本以唐逸、林溪为主角的都市小说在书友间的讨论度很高,该书名为《圣医狂婿》,其作者是著名写手“小殷”,小说主要内容为:唐逸数年前为了妻子林溪主动顶罪,就这样失去了自由。数年后唐逸走出高墙,本想过安宁日子就好,谁知妻女竟再度被害,无奈他只得亮出狱中习得医武奇术,成为这都市主宰了……

《圣医狂婿唐逸》精彩片段

西城监狱外,身材消瘦的唐逸,掐灭手中的香烟,眼睛不停的眺望远方,好像在等什么人。

他替罪入狱这么多年,难道林家把他忘了?

三个小时了,竟然没有一人前来接他?

想到这,他将夹烟的手伸到背后屈指一弹,烟头如同子弹一般飞出。

烟头准确落入十几米外的垃圾桶中,将垃圾桶击得凹陷了进去。

常人如果看到这一幕,恐怕会被震惊的说不上话来,这简直是匪夷所思,一般人根本不可能做到。

唐逸的确不是普通人,他是一名医武双修的医生。

这些年,他凭借强悍的医术传承立功无数,这才得以提前释放。

他的恐怖,知情者寥寥无几。

有人知道他提前释放,准备前来迎接,都被他一一谢言婉拒了。

婉拒他人,他内心中却是期待一人前来。

“看来只能徒步回去了!”他心中发出一声叹息,打算转身离去。

就在这时,一辆破旧的二手昌河开了过来,吱啦一声,车子来了一个急停。

跟着一胖子伸出头来,喊了一身,上车。

上车之后,唐逸微微一笑。

“胜利,谢谢你。”

不过,他的笑容看起来有些苦涩,期待的人没有来,心中的失落,一时间无法用言语形容。

“逸少,嫂子本打算过来的,可小曦要开家长会,就安排我来接你了。”

察觉到唐逸心中不舒服,牛胜利开口解释起来。

不过他说话的时候,头直勾勾盯着前方,眼神有些闪躲。

“小曦?”唐逸一愣,脱口问道。

唐逸,孤儿院长大,一次意外,跟林溪有了亲密接触。

后来为了负责任,他入赘了林家。

难道在监狱的这几年,林溪和别人有了孩子?

好在牛胜利及时开口。

“嗯,是你跟嫂子的女儿,四岁半了,很漂亮,长得比嫂子都漂亮。”

说着,牛胜利翻出手机中的照片,递了过去。

照片上是偷拍的,不是很清晰,但唐逸一眼望去,就能笃定,这是自己的女儿,那双眼睛,那张嘴巴,跟自己实在是太像了。

有女儿了,我有女儿了,唐逸差点没忍住吼出来。

此时此刻,他再也没有了之前的失落,也不再记恨林溪,不记恨她当年让自己顶罪的事情了。

当唐逸陷入沉思的时候,牛胜利接到一个电话,电话刚挂断,他着急的喊道。

“逸少,嫂子有麻烦了。”

瑞景丽舍酒店11楼008房,叶家大少叶天荣把玩着手中的酒杯,眼睛却是盯着走进来的林溪那凹凸有致的身材。

国外归来的他,初见林溪,视为天人。

正愁如何把对方弄上手的时候,林氏林北上门了,他顺势稍微提一句,林北会来事,这不直接把美人儿送来了。

“叶大少,我人来了,合同是不是可以签了?”

林溪不晓得里面的阴谋,上来就拿出合同,示意叶天荣签字。

叶天荣笑了,摇摇头,说:“林小姐,天色尚早,何必那么着急办事,来来,一路辛苦,先喝杯酒水,解解渴。”

“谢谢,我不会喝酒。”性格直白的林溪摇摇头,再次推了推桌面上的合同。

“那好,林小姐,投资的事情,我觉得有必要再考虑考虑。”见到林溪如此不给面子,叶天荣脸色阴沉的吓人。

一听这话,林溪有些慌了,来之前,奶奶告诉她,只要叶氏签署投资协议,她就会出钱联系京都名医替女儿小曦治病。

事关女儿的性命,向来滴酒不沾的林溪,咬咬牙齿,上前抓起酒杯,咕嘟一声,喝了下去。

一杯酒水下肚,林溪的小脸透红,更是增添了一份韵味,让叶天荣蠢蠢欲动。

“叶大少,酒我喝了,合同咱们是不是可以签了?”强忍着呕吐的林溪,扶着桌子,双眼看向叶天荣。

“不急,不急,林小姐,难道林家主来的时候,没有交代你什么吗?”叶天荣摆摆手,笑吟吟的说着。

交代?林溪一怔,摇摇头。

来之前,大伯跟奶奶告诉她,只要她来,叶家大少就会签字,一旦签字,林家就着手替林晓曦寻医治病。

“林小姐,你我都是成年人,何必要装不懂呢?你陪我三天,叶家投资汇锦三千万。”

叶天荣见到林溪“装疯卖傻”,脸上露出一抹不悦,直接说道。

“你无耻”林溪寒着脸,怒视着叶天荣。

“我无耻?呵呵,跟齐如玉、林北这对母子比,我还是差得多。”叶天荣没有生气,端起酒杯抿了一口,出言讥讽道。

“住口,不要侮辱我奶奶他们。”林溪脸上露出一抹不悦,出言呵斥。

“侮辱他们?”叶天荣摇摇头,掏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出去,顺带摁下免提。

“叶少,怎么样?我那侄女,你还满意不?身材脸蛋没的说,其他方面嘛,更不用说了。”

电话刚一接通,里面传来林北那大嗓门来。

一旁的林溪,听到这些,身子一软,瘫坐在凳子上,她不敢相信,这就是她那个表面上温文尔雅的大伯。

对方接下来的话语,气的林溪浑身发抖,恨不得手撕了他。

“叶少,我跟你说,林溪妹妹的林语,别看年龄小,那也是一个美人坯子,叶氏肯追加投资……”

林溪的一举一动,都落在叶天荣眼中,见到对方这样,他嘴角浮现一抹诡笑。

“林小姐,怎样?要不要听听齐如玉咋说?”

齐如玉,林溪咬着嘴唇,没有说话,心中还抱有那么一丝期望。

“叶少,林溪那丫头,伺候的还行不?不行,你给老婆子说,老婆子好好调教。”

随着电话传出的声音,林溪心中在滴血,她万万没想到,敬爱的奶奶,为了一些蝇头小利,竟会跟大伯如此算计自己。

受不了亲人的算计,林溪强忍着不流泪,站起身来,准备去找二人对质。

没等林溪转身,叶天荣的声音再次响起。

“林溪,你就算不为林氏考虑,也得为你女儿考虑不是?”

“三天换来一条人命,怎么算都是划算的。”

“去洗澡吧!我在里面等着你。”

去,还是不去,林溪踯躅不定。

一边是女儿安危,一边是为夫守护的贞洁,这让她很难抉择。

“找死”

就在林溪即将做出决定的那一刻,1108的房门被踹开了。

“唐逸”

看清楚来人,林溪猛地扑进他怀里,小声的抽噎着。

“你是谁?谁让你进来的?”

叶天荣望着闯入的陌生人,脸色气的发青,指着对方的鼻子,大声质问道。

“她男人”唐逸安抚着林溪,目光冷冷的盯着叶天荣。

男人?叶天荣一怔,脸上露出一抹狐疑来,齐如玉、林北可没跟他说过。

“我不管你是谁,趁我没生气前,赶紧给我滚蛋。”

说着,叶天荣扬扬手中的拳头,摆出一个攻击的姿势。

“华而不实”唐逸摇摇头,上前就是一脚。

叶天荣企图用手格挡,很可惜,速度慢了半拍,身体犹如抛物线一样飞了出去。

被踹飞了,叶天荣不敢相信,他可是跆拳道九段,三五个壮汉都近不了身。

“卑鄙,你玩偷袭。”从地上爬起来,叶天荣破口大骂起来。

“偷袭?”唐逸摇摇头,出言讥讽:“小孩过家家的东西,就不要拿出来献丑了,辣眼睛。”

士可杀不可辱,叶天荣坐不住了,暴喝一声,冲了上去。

“砰”

叶天荣再次被踹飞,身体重重落下,再也起不来了。

趁你病要你命,唐逸很喜欢这句话,准备上前结束叶天荣的性命。

“不要,唐逸。”

察觉到唐逸的意图,林溪赶紧拽着他,出言劝阻。

“杀了他,你会坐牢的。”

爬起来的叶天荣,喊了几声,无人回应,赶紧捡起手机,发现摔坏了,这让他非常苦逼。

“林溪,扇他一巴掌,今天的事情,我就当没发生。”

无法求助,不甘吃亏,叶天荣眼珠一转,计上心来。

“啪”林溪考虑都没考虑,扇了唐逸一巴掌。

“使劲啊!没吃饭吗?”

“林溪,我可告诉你,不让我满意的话,就让他牢底坐穿。”

叶天荣坐起身来,翘着二郎腿,眼中露出一抹得意。

坐牢?林溪一听,心里瞬间有了愧疚。

“扇啊,快点。” 叶天荣不停催促。

没等林溪再次动手,唐逸抓住了她的手腕。

“别闹,唐逸,你会坐牢的。”林溪脸上露出一抹担忧。

“坐牢”唐逸勾勾她的鼻子,“你呀,还是那么单纯,什么人的话都信。”

“我”

“别说话,回家等我,胜利在外面,我让他送你回去。”

林溪还想说话,唐逸没有给她机会,让牛胜利带她离开。

“林溪,你忘记你女儿了吗?”

流连花丛数年,他叶天荣不曾失手,这不一见到林溪要走,故意出声提醒。

“女儿”林溪一怔,咬着嘴唇,眼泪在眼圈打转,“小曦,她”

“放心吧,有我在,小曦会没事的。”

唐逸说着,用手拍拍林溪的后背。

“相信我,今后我会为你们母女遮风避雨。”

林溪看到那双眼睛,不知为何,充满了信任,当下点点头,任由唐逸安排,跟着牛胜利离开了。

“你要干什么?”

叶天荣没想到,自己的算盘落空了。

“我可告诉你,我是叶家的大少,我爹是叶荣高。”

“叶荣高?”唐逸一愣,脱口而出。

“对,就是叶荣高。”叶天荣以为吓住了对方,脸上露出嘚瑟的表情。

“不认识”唐逸摇摇头,嘴角露出一抹轻蔑来。

跟着甩出一根银针,刺入叶天荣体内。

敢占林溪便宜,唐逸哪里会轻易放过他。

刺针的时候,多刺了一个穴位。

等对方醒来,全身瘫痪不说,还会变成白痴。

处理完叶天荣,毁掉酒店所有录像,唐逸拨了一个号码。

“我要中海叶家的全部资料”

电话接通后,唐逸直接道出他的目的。

“好”

那头的人惜字如金,说了一个好字,就挂断了电话。

“叶家、林家”挂断电话,唐逸心中念叨起来。

不待他念叨完,远处传来一声哭腔。

“爷爷,你怎么了?快点醒醒!”

顺着哭腔,唐逸望到地上躺着一个双鬓斑白的老者,一个二八少女边哭边摇。

鬼医门宗旨以治病救人为主,作为门主,唐逸不会袖手旁观。

这时,有人拉住了他。

“年轻人,别冲动,现在骗子多,被讹上了,你哭都没有眼泪。”

“可不是嘛,前两日新闻报道了,俩学生好心救摔倒的老人,被讹五万呢?”

二八少女听了,抬起那张梨花带雨的脸。

“我是钱悦,我爸是钱程,我们不会讹人的。”

“钱程?哪个钱程,中海电力的钱程。”有人问道。

小姑娘点点头,表示只要救醒她爷爷,钱家会有重谢。

“我来,我学过简单急救。”

“我也会”

小姑娘自曝家门后,旁观者一个比一个热情。

看到这一幕,唐逸直摇头,人性实在是太可怕了。

“让一让,我是大夫。”

受不了这些人的虚伪,唐逸推开众人,走了上来。

就在这时,人群中传出一阵冷笑来。

“可笑,唐逸,你一个劳改犯,什么时候变成大夫了?”

来人中等身材,带着一个黑框眼镜。

“诸位,我是人民医院的张大宝。”

“至于这位,十足的大骗子, 哪里会什么医术。”

张大宝扶扶眼睛,一脸讥笑的望向唐逸。

唐逸也认出来人,曾经的同事兼任情敌,对方之前可没少在工作中下绊子。

骗子,一听到这,围观者纷纷对唐逸指指点点。

有人更是提议报警,扭送派出所处理。

“滚开”钱悦一听唐逸是骗子,态度瞬间变了。

那冰冷的眼眸,犹如要吃人的感觉。

“起开”张大宝跟着上来,挤开了唐逸。

“病人昏厥,是闷热导致的,我这里有人丹,服用下去,就没事了。”张大宝诊断一番,给出自己的看法。

“张大宝,你可不要乱来,病人昏厥,是供血不足导致的,不是中暑。”唐逸赶紧出言制止。

“住口,你个骗子,再多说一句,我让你牢底坐穿。”

钱悦呵斥唐逸后,转向张大宝鞠了一躬,说:“医生,拜托了。”

“骗子”唐逸不再言语了,人家不相信自己,也没留下的必要,迈步离开了。

那张大宝瞥了一眼唐逸,嘴角浮现一抹得意。

跟着掰开老人的嘴,想也没想,抓起一把人丹喂了进去。

“你们快看,老人吐血了,眼睛泛白,好像不行了。”

老人服用人丹后,身体出现抽搐不说,嘴角还溢出鲜血来。

何曾遇到这种情况,张大宝瞬间慌了,一时间不知所措。

“你这个庸医,你还我爷爷的命来。”

一见爷爷吐血,钱悦犹如愤怒的小豹子,抓住了张大宝的衣领。

“我,我也”被拽着衣领的张大宝,哭丧着脸,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

“小姑娘,别拽了,再拽就没气了。”

“没想到,刚才那青年判断是对的。”

听到众人的言语,钱悦撒开张大宝。

不管他的死活,挤开人群,快步去追唐逸去了。

“大夫,大夫,求求你,救救我爷爷”

追上来的钱悦,拦住唐逸,一脸焦急的请求着。

“我一个骗子,哪里有那本事。”唐逸摇摇头,语气中略带不满。

“我向你道歉”钱悦说着,向唐逸深深的鞠了一躬。

伸手不打笑脸人,人家主动道歉了,唐逸不是那气量小的人,当下折回头来。

人群中的张大宝,见到去而复返的唐逸,当即破口大骂。

“都是你,都是你这张破嘴,你要不说的话,老先生怎可能吐血。”

额,此话一出,围观者纷纷用异样目光看向他。

“我说的是实话,治病最忌讳嘴碎的人,尤其像他这种坐过牢的人。”张大宝为了摘除自己,一点脸都不打算要了。

“好像是的,俺之前遇到过这样的。”

“去去,什么玩意,庸医就庸医,还扯上神学,真是给医生丢人。”

张大宝的言语,激怒了唐逸,他冷笑一声。

“学艺不精,怪天怪地,真不晓得,你怎么当上主治的?”

“哼,你学艺精,你要是能救活这老头,我跟你姓如何?”

被瞧不起的人顶撞了,张大宝气鼓鼓的嚷嚷着。

“别,别,我可不想负担那么重。”

唐逸摆摆手,跟着抽出银针,看也不看,刺进了老人的身体。

“你什么意思?”张大宝不解的问道。

“还什么意思?人家不想让你当儿子呗!”有人插嘴解释道。

“可不是吗?现在物价那么高,有这么大一个儿子,哪里养活的起,光娶媳妇都得一百万。”跟着有人附和道。

听到这里,张大宝眼睛通红,拳头握得咯嘣响,恨不得宰了唐逸,这小子太侮辱人了。

他人的言语,张大宝举动,唐逸丝毫没在意,他的注意力全都在老者身上。

“醒了”

有人眼尖,发现地上的老者睁眼了,发出一声惊呼来。

醒了,钱悦一边向唐逸道谢,一边去搀扶爷爷。

钱家老爷子醒来后,不停的向唐逸道谢。

钱家爷孙的道谢,唐逸也没客气,欣然接受了。

“张大宝,奉劝你一句,没事多研究研究医术,不要整天想那些不切实际的,打铁还需自身硬。”

临走前,唐逸看了张大宝一眼,由衷的劝道。

“要你管”张大宝气鼓鼓的丢下一句,迈着飞快的步子跑开了。

望着远去的张大宝,唐逸笑笑,没有言语,也跟着离开了。

“还回来干嘛?”

刚刚敲开门,唐逸还没有来得及坐下,丈母娘苏梅寒着脸从楼上走下来。

“妈”跟随其后的林溪,拽着她胳膊,小声提醒。

“妈,你可别忘记了,他是替爸坐的牢。”

“哼”苏梅听到这,鼻子发出一声冷哼。

“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洗菜做饭去。”

洗菜做饭?不待唐逸说话,林溪开口了,“唐逸,走,帮我做饭去。”

“你,你个死丫头,真是气死我了。”

“真不知道,这个窝囊废有什么好的。”

苏梅见到女儿如此,气不打一处来。

林溪却是没有搭理她,拉着唐逸的手,走进了厨房。

“老公,妈就这样,刀子嘴豆腐心,你可往心里去。”厨房里,林溪劝说道。

“嗯,我不生气,你出去吧,我一个人就行了。”唐逸点点头,把林溪推了出去。

见到林溪出来,苏梅脸色一板,“人可以住下,但绝不能让他跟小曦相认。”

“妈,小曦是他的女儿,你这样做,是不是太过分了。”林溪气鼓鼓的看着苏梅。

“过分嘛!他是给小曦换过尿不湿,还是喂过奶粉啊?我说不让认,就不让。”苏梅一脸强势的怼道。

知道母亲的性格,林溪也不再纠缠,准备暗地让他们父女相认。

“你就不要打什么鬼主意了,小曦跟你爸最近都不回来住的。”

知女莫若母,苏梅知道林溪想干什么,这不她早就有了对策。

“叮铃铃”

在林溪准备发火的时候,门铃响了。

打开房门,门外站着一位穿着不俗的中年男子,身后还跟着几个西装革履的男子。

“请问唐逸先生在家吗?”

不待林溪询问,中年男子主动开口了。

“唐逸,有人找。”林溪一听,朝着厨房喊了起来。

唐逸误以为是牛胜利,也没有多想,带着围巾,拎着铲子走了出来。

待看清楚来人,各个西装革履的,面孔也很陌生,他心中露出一抹狐疑来。

“唐逸先生,容我介绍一下,我是钱家管家程前。”

不止是唐逸狐疑,程前心中也是怪怪的。

来之前老爷子跟大小姐郑重交代,他脑海中早已勾勒一副高人的形象。

谁曾想到,对方会是这幅打扮。

若不是照片对的上,他都怀疑自己找错人了。

“钱家?哪个钱家?”屋内的苏梅,发出一声疑问。

“中海电力钱家”程前礼貌的回应着。

中海电力钱家,听到这个,苏梅一怔,再也坐不住了。

“啪”的一声,甩了唐逸一巴掌。

“妈,你干嘛打唐逸。”见到丈夫挨打,林溪上来打抱不平。

“打他都算轻的,这个废物,快要把林家给祸害没了。”

骂了一句,苏梅转过身来,朝那程前陪着笑脸。

“这位先生,唐逸的所作所为,都是他个人行为,跟林家没有瓜葛,请你明察。”

额,苏梅的行为,让程前有些懵逼了,再听听她的话,立马知道误会了。

“这位女士,你误会了,我是代表家主,专程来向唐逸先生道谢的。”

圣医狂婿唐逸章节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