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娇妻不离婚
点击阅读
火爆言情小说《小娇妻不离婚》由作者“白三白”倾情创作,男女主人公分别是傅慎行、南意,小说主要故事情节为:当南意与傅慎行踏进婚姻的殿堂,他们却如同最熟悉的陌生人,她为了孩子来到他的身边,那场感情纠葛就此拉开序幕。当傅慎行用一场场背叛摧毁南意的所有幻想,她毅然选择了离开,可他却不愿放过。南意的生活被阴霾笼罩着,恶毒继母处处陷害,她也只得选择隐忍,当傅慎行再次纠缠上来,她没想到他本是孩子的亲生父亲……

《小娇妻不离婚》精彩片段

江城初冬

月牙湖小区一幢精致的别墅里,南意正在厨房忙着做早餐。

女人穿着居家服,长发随意扎成马尾放在脑后,系着围裙,熟练的将鸡蛋打进油锅里,立刻又将牛奶倒进奶锅里点火,然后把生面条扔进煮沸的热水里。

两岁多的女儿多多从外头晃晃悠悠跑过来,手里拿着一份报纸朝她摇:“耙耙……”

那是南意订的娱乐小报,平时没事儿的时候看看,图个乐儿,整天在家带孩子,总觉得自己跟社会都脱节了。

南意接过报纸,一眼就瞧见了上头的男人。

眉眼如画,丰神俊朗,气质卓绝,只一眼便叫人终生难忘。

此时此刻的他,出现在报纸的头版头条里,手搭着一个精致女人的腰,两人贴的很近,严实合缝。

画面暧、昧至极。

南意盯着那张照片,心像是被什么东西咬了一口。

有一种麻痛感直钻心底,叫她无所适从。

这是第多少个了?

三年来,傅慎行出现在头版头条上的次数可比他回家的次数多多了,每次都是因为女人,不同的女人。

南意眼眶泛红,连带着胸口都有些闷痛,喘不过气来。

她和傅慎行的这段婚姻,原就是一场意外,所以……

南意清楚的知道:自己没有资格去闹,他肯娶她,已经是对她天大的恩赐。

在这场婚姻里,谁先动心谁便输了,而她……

偏偏是那个动了心的!

明知道自己不应该在这段无爱婚姻里有什么期望,却还是存了一份不该有的念头。

心上很是不舒服,像是谁在她心口扎了一根刺。

深深刺在心尖尖上最软的那块肉那里,涨痛里透着酸楚。

“耙耙……”

女儿稚气的童声传过来,打断她的思绪。

那软软糯糯的声音,听在南意耳朵里,讽刺的紧。

报纸被她丢在一旁,弯腰把孩子抱起来:“多多。”

小姑娘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盯着报纸上的男人,因为南意挡住了报纸的缘故,她便羞答答的在她脸上亲了一下,换个方向,仍旧朝报纸看过去,呀呀学语:“耙耙……”

又不是亲生的!

真不知道小丫头怎么整天念叨着那个男人。

在女儿跟前,她不会说傅慎行的坏话,谁叫他们这段婚姻没有半点感情呢?

当初她怀着别人的孩子嫁给他,原就是委曲了他。

外头传来汽车引擎声,多多挣扎着从她身上爬起来,摇摇晃晃往外跑。

南意看着女儿歪歪扭扭的背影,扁了扁嘴:“小没良心的!又不是你亲爸爸!叫的真亲!我才是生你的人!你的良心呢!”

一股焦糊味儿飘来,吓得她急忙回神,认真做饭。

几分钟后,南意端着煎糊的蛋走出来,一眼就瞧见了沙发上抱着女儿玩的男人。

父慈女孝,画面温馨,傅慎行脸上浮着难得一见的温柔,对小姑娘耐心的紧。

明明还是那张脸,还是那个人,她却觉得他离自己好遥远。

远的像是两个世界的人。

当年嫁给他的时候有过约定:孩子一出生,上了户口就离婚,没想到的是……

这段婚姻居然持续了三年。

傅慎行在逗女儿,看到从厨房出来的女人,视线朝她投过去。

没想到的是……

那女人连一记眼神都没给他,转身又回厨房去了。

不大会儿,餐桌上便摆满了盘子,白粥、水煮面、三明治、牛奶、果汁、还有煎糊了的蛋。

南意心里头有气,看到傅慎行便不想理他,好巧不巧的,又看到了他衬衫衣领上的口红,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小声嘀咕了一句:“偷吃也不把嘴擦干净!”

“渣男!”

傅慎行突然抬起眼睛看她,视线落在她身上,拧眉问她:“什么?”

南意知道他肯定没听清楚自己说什么,更不会主动招供骂他的事,便什么也不说,视线转移到孩子身上。

她不回答,他便没有再追问下去。

只是……

看向她的目光里多了几分暗沉,透着不悦。

多多一直赖在他身上不肯下来,南意心里更是不舒服:“多多,到妈咪这儿来!”

女儿跟这种人在一起,迟早被他带坏!

她可不想孩子跟着他学坏!

小姑娘没在他身上腻外多久,便坐到了南意身边,笑嘻嘻看着对面的男人:“耙耙……”

孩子还小,不太会说话,但她很会表达自己,一直朝傅慎行伸着手,希望他来抱她。

南意按下孩子的手,态度有些粗鲁:“多多吃饭。”

一边说着,一边把牛奶和白粥放到小姑娘跟前,给她戴好围嘴,喂孩子吃饭。

小姑娘今天不知道中了什么邪,一直在推她,频频朝着傅慎行招手:“耙耙……”

多多的意思是要傅慎行喂她。

南意这会儿最不想看见的人就是傅慎行,恨不得直接将他踢出去,可她的宝贝疙瘩女儿竟然这么喜欢那个渣男!

气得心肝脾肺都疼。

虽然生气,也只能一再提醒自己:亲生的!亲生的!孩子还小!

哪知道……

多多见傅慎行不肯抱自己,便一直伸着手要他抱,完全不理会南意。

南意的好耐心被消耗磨光,心中烦闷无比,狠狠拍了一下桌子,沉着嗓子吼小姑娘:“你吃不吃饭!”

多多还不怎么会说话,扁着嘴侧过脸去,眼巴巴看着傅慎行,一副受了天大的委曲模样。

“不吃就不吃,吼什么?”

傅慎行的声音飘过来,带着三分凉薄,七分嘲讽。

南意瞪他一眼:“我在跟多多说话,关你什么事?!”

男人好看的眉心拧起来,视线落在南意身上,薄凉又冷漠,薄唇轻抿,不慢不快吐出一口:“你教育孩子一直靠吼?”

言词之间,尽是对她教育孩子的轻视和嘲讽。

连带着那双桃花眼里都染了几分轻看。

平时整天不着家,回家就像住宾馆,现在却来质疑她对孩子的教育问题,他有什么资格!

南意原就一直在压着自己心头的火,这会儿对他的冷嘲热讽再也听不下去,直接发作。

重重把碗摞在餐桌上,合了合眼,尽量让自己平静的说出那句话:“傅慎行,我们离婚吧!”

三年了……

这婚早该离了!

傅慎行突然从座位上站起来,拽住她的胳膊,眼底尽是森寒:“你说什么?!”

男人捏着她胳膊的手在用力,手背上青筋爆起,傻子也能看得出来他在生气。

呵……

他为什么要生气?

无非是她主动提离婚,拂了他的面子而已。

南意这样想着,慌乱不定的心也就安静了下来。

反正他也不在乎,离了倒是一种解脱,抿抿唇,侧过脸来看他,深吸一口气:“我说离婚!”

她能感觉到他的怒意,因为那只手捏的她胳膊生疼,每一下都像是要扎进她心底里去。

她虽然怀着别人的孩子嫁给他,可领证的时候他说会善待她们母女,好好过日子。

可是现在呢?

每天看他跟不同的女人暧、昧,终日不着家,这个家还是家吗?

傅慎行眉心拧的能夹死一只苍蝇,眸底跳动着火苗,随时会将她烧成灰烬。

南意还想说什么,刚一张嘴,眼泪便先掉了下来,砸在傅慎行手背上。

傅慎行只觉得被眼泪砸中的地方格外烫,像是被烧着了一般,烫得那处皮肤发疼。

怔怔望着身前的女人,忘了反应。

“慎行!”

“慎行,你在家吗?”

温柔轻细的女声传过来,无论是傅慎行,还是南意,都愣了一下。

“慎行,你在不在?”

南意深吸一口气,将眼泪生生憋回去,无限嘲讽的看向拽着自己手臂的男人:“呵……”

“傅慎行,你的姘、头找上门了!”

傅慎行皱眉,眼底隐隐有火苗在跳动,仿佛要将她生吞活剥。

那一刻,南意真想跟他玉石俱焚。

可她想到了女儿,又生生将那个念头压了下去。

那道声音透着无限委曲,再一次传过来:“慎行,你到底在不在?答应我一声好吗?”

听声音,似乎要哭出来。

南意仰起脖子,挑衅的看着眼前这个男人,嘴角尽是蔑视:“偷吃还带到家里来!傅总真让人佩服!”

傅慎行皱眉,瞪她一眼:“少胡说!”

随即松开抓着她的手,大步走向门外。

南意原是想上楼收拾东西走的,这会儿却鬼使神差的跑到窗边,想看看那个女人是谁。

就算输,也应该知道对手是谁吧?

彼时,傅慎行已经来到别墅大门前,墨眸望着只穿了一件白色真丝吊带睡裙的女人,毫不犹豫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她身上。

距离有些远,南意听不清楚他跟那女人说了些什么,只看到那个女人披着傅慎行的外套,一头扎进他怀里,姿态亲昵。

再后来,傅慎行就跟着那个女人走了,连头都没有回一下。

南意站在窗边,看着那对狗男女走远,忍不住大笑。

“哈哈……”

“南意啊南意,这就是你想守护的家,一个女人就能带走这个家的男主人,你说你有什么用?”

笑着笑着,眼泪便掉了下来。

“麻麻,麻麻……”

女儿的声音传过来,南意急忙擦干净眼泪,来到小丫头身边。

离了吧,离了就解脱了。

南意跟傅慎行的这段婚姻,原就是一个意外,现在再看,真是个天大的笑话!

当年她遭了算计,一夜不堪过去,甚至根本不知道对方是谁。直到两个月后,发现自己怀孕,走投无路的南意选择了投湖自尽。

傅慎行救了她,愿意接受这个孩子。

南意知道他是个好人,不想耽误他,只想给孩子上完户口就离婚,也不知怎地,这段无爱婚姻就维持到了今天。

吃完早餐之后,南意将存在电脑文档里的离婚协议书打印出来,毫不犹豫在上面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多多围在她身旁转啊转,无忧无虑,没心没肺笑个不停,伊伊呀呀不知说着什么,开心的紧。

南意看一眼不知忧愁为何物的女儿,内心无比愧疚。

离婚之后,也就意味着她和多多会搬离这座大房子,吃穿住行都比不上现在,最最让她担心的,还是多多对傅慎行的情感。

如果孩子一直哭闹着要傅慎行,她该怎么办?

可眼下,她顾不了那么多,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简单收拾一下东西,抱起女儿离开。

毕竟在这里住了三年多,多多少少有些感情,每走一步,心上的不舍便多一分。

生怕离开这里的勇气消失,她立刻加快了脚步。

刚一出别墅大门,她的手机便响起来。

“爸爸!”

电话是她的父亲南平打过来的,说是想多多了,想让他们母女回家住几天。

南意正愁无处可去,听完之后一口答应:“好的,那行,我收拾几件衣服,带多多回来住两天。”

“谢谢爸!”

挂断电话之后,她有些忧郁的看着笑嘻嘻的小姑娘:“乖宝贝儿,到了外婆家如果妈咪受欺负,你可得保护妈咪哦。”

父亲南平对她疼爱有加,平日都都宠着惯着,什么好的都先给她,可……

母亲许婉芳却恰好和南平相反,无论她做什么,老太太都不满意,总觉得她是仇人。

回家……

又谈何容易!

但此时此刻,除了回那个不喜欢她的家,她还能去哪里呢?

小姑娘仍旧笑嘻嘻,两只胳膊挂在她脖子上,除了笑还是笑:“耙耙……”

南意气得拿手直点她的小鼻子:“臭丫头,你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应该叫麻麻,整天耙耙耙耙的叫,也不怕我伤心!”

天真的孩子不了解母亲的心思,仍旧在叫着:“耙耙……”

“南意!!”

傅慎行的声音传来,南意不得不停下脚步。

他不是送小情人儿去了么?

这么快就回来了?

他舍得?

傅慎行送完人回来,一眼就瞧见了拖着行李箱抱孩子的女人,皱着眉将车停在那对母女身旁。出声叫她。

南意心里有火,看到他没什么好态度,连话都懒得跟他说一句,抱着女儿加快脚步往前走。

“站住!”

南意才不听他的话,走的更快。

倒是她怀里的多多,张着两只小手伸向傅慎行方向:“耙耙……”

傅慎行人高马大,身长腿长,一步抵南意两步,他很快就停在了南意身前,堵住了她们母女的去路。

多多兴奋的不得了,张着两只小短手,身子靠向傅慎行。

南意心里头憋着火,不肯让多多去找他,便紧紧抓着孩子,弄得多多挣扎连连:“不要麻麻,要耙耙……”

傅慎行的脸色顿时就沉了下来,眼神也变得凌厉起来:“闹什么闹?!”

不顾南意的反对,直接把多多抱过来。

南意的火憋不住了,朝着他大吼:“傅慎行,你搞搞清楚,是谁在闹?”

“三天两头因为花边新闻上头条的人是你!带女人回家的人是你!现在你倒是给我说清楚,到底是谁在闹!”

如果不是多多在他怀里的话,她真想拿行李箱砸烂他那张倾国倾城的脸。

傅慎行一只手抱着多多,另一只手伸过来抓她的手:“要闹回家闹!”

闹?

他居然觉得她在闹?

呵呵……

“傅慎行,你觉得我在闹是吗?但我告诉你,我没有闹,我是认真的!”

为了不吓着多多,她刻意把声音压的很平,平的像是在说别人的事。

“当初说好的,给多多上了户口就离婚。”

在这段婚姻里,她是没资格提条件,但这也并不代表傅慎行可以肆意出轨,甚至出轨得人尽皆知。

要是多多知道她的爸爸是这样的人,该多伤心啊……

南意什么都能忍,唯独无法忍受女儿受伤害。

傅慎行却沉默了。

宝石蓝色的眼珠紧紧盯着她,眼底跳动着火苗,似要将她烧灼起来。

“离婚”那两个字,深深刺激了他。

男人站在她身前,居高临下看着她,眼底裹挟着风暴:“南意,谁给你的胆子!”

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寒意比这天气还要冷上几分,即便不看他的眼睛,南意也能感受到那强大的压迫感,几乎快要让她窒息。

小娇妻不离婚章节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