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深爱易少专宠有点甜
  • 独家深爱易少专宠有点甜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月末
  • 更新:2022-04-02 13:57:00
  • 最新章节:第3章 诬陷
点击阅读
言情小说《独家深爱易少专宠有点甜》正在连载中,讲述了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文中主角是易之昂、唐念。内容介绍:易之昂是豪门贵公子,有精神上的洁癖,他最不能容忍的就是自己的女人不干净,遇到唐念之后,所有的洁癖都被治愈了,唐念不仅嫁过人,还坐过牢,可易之昂偏偏就爱上了,还是弥足深陷,为了将唐念留在身边,他可谓是无所不用其极。

《独家深爱易少专宠有点甜》精彩片段

"小姑娘,长得挺好看的,来陪爷玩玩!"

一个打着酒嗝的中年油腻男,把端着果盘的唐念挡在包厢门口,他头顶几根稀疏的毛发,在空调风的作用下随意摇摆。

"先生,我只是一个服务员。"

唐念板着脸提醒客人,自己并不是陪酒小姐,态度算不上好。

"服务员不就是服务客人的吗?现在爷就需要你的服务!"油腻男色眯眯地伸出肥胖的手指,向唐念的胸袭来。

唐念一愣,没想到他这么猥琐下流,条件反射地用膝盖顶向他的下体……

"啊!你个贱人!"

一声惨叫,全场安静。

"服务员打客人了!"

不知道是谁大喊了一声。唐念瞬间清醒,扔下果盘就准备逃跑。

这里很昏暗,应该没人注意到她的脸吧?她心存侥幸地想。

"站住。"

就在开门的一瞬间,一个低沉性感的声音在她耳后响起。

接着,一只修长有力的手把门重新按了回去。

"伤了我的客户,就想逃?"

忽明忽暗的灯光里,唐念认命地回了头。入目的,是一张完美到极致的脸。

浓眉、薄唇、挺鼻,棱角分明的下巴和深邃如墨的眸子,透着高冷尊贵的气质。

这是唐念在入狱前幻想中的顶级情人模样。

无可挑剔,让人充满憧憬。

可惜,她已不再年少,无权花痴。

"我,我不是故意的……"她小声解释。

“哦?”男人尾音微扬,纤长的手指捏住她精瘦的下巴,眼中透露着无情:“那么接下来,我也不是故意的。把她给我抓起来,送到警局去!”

"是,易少!"

易之昂一声下令,包厢里几个穿着黑西装的男人立即将唐念死死按住。

警局?

不行,她不能再回去!

"对不起,对不起……"

情急之下,唐念不断重复道歉。

明明一开始错的不是她,可是地位卑微的人,拿什么谈尊严?

"你打我一顿吧!"

她闭上眼,主动提出一个解决办法。

易之昂冰冷的眸子眯了眯,还没来得及说话,唐念已经挣开他的桎梏,"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啪啪啪!

接连三个响亮的耳光,她狠狠扇在自己脸上。

屈辱、委屈,都不如她要平息这件事的欲望来得强烈。

脸颊火辣辣地疼,她一边扇一边道歉:“我错了,对不起……”

易之昂终于反应了过来。

他俯身紧抓住女人的手臂,眸子锁住她冷冷地问:"你这是干什么?想让别人都以为我易之昂在欺负一个女人?!"

“我不能去警局。求你。”

唐念抬眼看着男人,小声说了这几个字,声音不大,却透露着一股子坚持与恳求。

易之昂停住了。

他从未见过这种女人,哪怕是他身边那些拜金女,也没办法像她这样彻底抛弃尊严。

"我求你……"

她再次恳求,态度比刚才更卑微。

易之昂松开她的手,眼里闪过一丝兴味。

其实刚刚的一幕他看到了,是客人想要揩油在先,可这女人却一句话都没有辩解,只是卑微地求饶。

"你就这么不要尊严吗?"

他挑了挑眉,双眸打量着唐念。

这女人面容干净,身材纤瘦,皮肤白皙得透出不健康的气色。

"尊严有自由重要吗?"

唐念不答反问,眼睛里有着不属于这个年纪的成熟。

易之昂沉了沉眸,隐隐中若有所思。

这是一个清楚自己想要什么的女人,也是一个为了目的可以不顾一切的女人。

或许他用得上。

他突然想看看,这个女人的底线到底在哪里?

易之昂勾起唇角,转身对刚刚的客户说道:"李总,我先派人送你去医院。剩下的事情,本少爷要亲自解决。"

"易少发话还有什么可说的?只是一定不能放过这个贱人!"

色鬼痛苦地捂着下体,在易之昂手下的搀扶下,离开了包厢。

临走之前,他狠狠在唐念身上啐了一口唾沫。

唐念无所谓地擦去,表情不改。

这一切反应,都落在了男人眼底。

易之昂拿起一颗葡萄塞进嘴里,看着仍旧跪在地上的唐念,给了她两个选择:"第一,被我的人送到警局去;第二,跟我回家。你有十秒钟可以考虑,十、九……"

"不用了,我选第二。"

唐念果断站了起来,没有丝毫犹豫。

包厢里再次沸腾了。

那些穿着暴露浓妆艳抹的女人,愤恨地交头接耳。

"这女人到底走的什么狗屎运,居然可以跟着易少回家!"

"我做了三个小时的头发,易少都没有多看我一眼,她凭什么?!"

"你才做了三个小时的头发,我笑了一晚上,脸都笑僵了,易少连我的名字都没记住!"

各种嫉妒的视线集中在唐念身上。

她只是松了口气。

终于不用回到那个噩梦般的鬼地方,她感到无比知足。

"你都不问问,我要你跟我回家干什么?"易之昂看她回答得干脆,忍不住逗了一下:“万一我是要你肉偿呢?”

“你不会的。”

“为什么?”

唐念抬眸看着他,平静地回答:“因为我结过婚,不是处女。”

语惊四座。

男人眸色微变,但也只是一瞬。

他看着她的眼神渐冷,沉默到令人窒息。

“如果说,本少爷不介意呢?”

易之昂笑着凑近她唇边,语气中多了几分嘲弄。

这女人是真不害臊。就凭她刚刚那些话,周围这些八卦的女人就能用唾沫淹死她。

虽然她们谁也不干净,但绝不会蠢到当众说出来。

“不,你介意。”

在进包厢之前,唐念就听同事说过。

包厢里这位易少,有钱有颜有地位,是易氏集团的总裁。他喜欢花天酒地,身边美女不断,但是对某件事有着近乎执着的洁癖——非处女不睡。

“为什么?”他颇感兴趣地问她,想看她能回答出什么来。

只听唐念异常冷静地道:“因为你不会跟别的男人,享受同一个女人。”

出乎意料的答案。

易之昂低笑一声,食指勾过她的下巴,然后抬步离开。唐念立刻理了理衣服,起身跟了过去。

这个男人的财势,足够庇佑她。

坐在豪华的加长林肯上,唐念的心态一直都很平静。

对她来说只要不去警局,什么代价都是小事。

车子最终驶进郊区的一栋别墅里,周围十分安静,环境高档得充满了金钱的味道。

这样的奢靡,她以前也享受过。

半个小时后。

易之昂看着沙发上规矩坐着的唐念,那一身服务员装扮让他忍不住皱了皱眉。

“陈姨,带她去洗澡换身衣服。”

唐念抬头看了易之昂一眼,男人眸中的嫌弃让她倍感疑惑。

她不明白,既然她不讨喜,为什么还要带她回来?

当然,她不会自讨没趣地去问。

起身按照男人的要求收拾好自己,换装后的唐念穿上一件及膝的黑色长裙,身材凹凸有致。

长裙后背是镂空设计,唐念裸露的皮肤露出数道浅淡的伤痕,遍布整个后背,给白嫩的皮肤降低了美感。

易之昂微扫了一眼后,沉眉示意她坐下。

手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沓文件。

“唐念,女。26岁,唐家长女。入狱六年,前天刚刚刑满释放……”

他随性地敞坐着,却透露着尊贵的霸道与自信,一切似乎都了如指掌。

男人拿着文件一字一句地读着,语速闲散缓慢,显得漫不经心。

很显然,他已经获得了唐念所有的个人资料,前后时间不过是坐了趟车。

当听到“入狱”两字时,唐念整个人的脸色苍白了几秒。

这样的情绪波动,尽数落在易之昂眼底。

像是满意她的反应,易之昂随手放下文件,视线锁住她的脸:“我想你该知道,我易家从来不养闲人。”

唐念微微低头,稳定好了情绪,“我当然知道,易少想要让我做什么?”

“如果我猜得不错,你一直都没放弃调查唐家被害的真相。现在看来,我是你唯一能依靠的目标。今天晚上的戏,演得不错。”

男人的目光突然变得犀利,企图从唐念的眼中看出什么,奈何唐念十分镇定,没有露出丝毫怯弱和破绽。

因为这种盘问,她早就习惯了。

她抿了抿嘴,暗叹眼前这人太过聪明,显得她之前的计划,就像一个跳梁小丑在做拙劣的表演。

“既然如此,易少也别拐弯抹角了,有话请直说。”

唐念被拆穿了也不恼,那沉着的模样让易之昂眸色复杂。

没错,今晚的一切都是她设计的,目的就是为了傍上易之昂这棵大树。

易之昂心知肚明。

“爽快!本少爷就喜欢和聪明人打交道。既然如此,我想和你谈一笔合作。”

“合作?什么合作?”

唐念狐疑地看着男人,眼中闪过一丝警惕。

只见易之昂勾起嘴角,露出算计的笑容:“唐家虽然垮台了,但如果小爷没记错的话,你们家过去没少干那些肮脏龌龊的勾当。带上你手里那些合作方的把柄,做我忠诚的狗,为我处理麻烦。相应的,我会提供人力财力帮你找出真相,怎么样?”

“成交!”

就像答应跟他走一样,唐念片刻犹豫都没有。

唐家那些昔日的合作方都是微市有头有脸的上层人物,在唐家落败时,他们没少落井下石。

所以出卖这些人,唐念一丝罪恶感都不会有。

男人拿出一份文件往她面前轻轻一推,薄唇启了启:“既然做了选择,就不要后悔。否则的话……”

威胁的话留了一半,唐念清楚地知道得罪易少代表着什么。于是立刻签上名字,还盖好了手印。

合约的内容十分简单。

最短三年内,唐念如果毁约,易之昂有权把她送回监狱。

反之,如果易之昂不派人调查唐家事故的真相,那他就得赔偿唐念任意三个要求,哪怕是要易家家产他也必须给。

唐念看着这一式二份的合同,每一页都盖着易之昂的印章和他的签名。

反复确认后,额头一滴冷汗落了下来。

与虎谋皮,可她别无选择。

就这样,她在易家的别墅堂而皇之地住了下来。

唐念每天早上都会陪同易之昂去上班,充当他的贴身秘书。易之昂则偶尔会跟她说一些关于公司的事,听取她的意见,相处得还算相安无事。

不知道是不是故意试探,有一天,易之昂突然给了她一个举足轻重的项目。

当然,最终的结果是她处理得非常漂亮,易之昂十分满意。

随着这种形影不离的相处,易氏里突然流言四起。

唐念很快就有所察觉,但她选择置之不理。

她现在只想早点查出当年唐家被害的真相,其他的,不在考虑范围。

这天,她跟着易之昂来到公司,男人先一步上楼,她跟往常一样去给他泡咖啡,刚走到茶水间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一阵说话声。

“这新来的秘书是怎么回事?看上去跟总裁的关系不一般啊?”

“连你也看出来了?!我怀疑这女人是不是总裁新包养的情人?也不知道她哪里好,还不如咱们公司公关部那些美女呢!”

“谁知道呢,不过这女人待的时间估计也快到了,以前最长是多久来着?一个月?”

“对,一个月已经是极限了。咱们就坐等这女人灰溜溜地滚!”

里面的人自顾地八卦,丝毫没注意门口的唐念听了个一清二楚。

她皱了皱眉头,推开门大方走了进去,面色如常得仿佛刚刚那些人议论的不是她。

八卦的职员们吓了一跳,尴尬地一哄而散,生怕被唐念告到易之昂耳朵里。

最后只剩下了一个人,不躲也不跑。

她就是易之昂的前任贴身秘书王薇。

王薇前两天刚被降职为普通职员,对唐念有着满腹怨念,她认定是因为唐念的出现,才导致她落到今天这副田地。

“别以为你现在被总裁宠着,就可以得意忘形!我倒要看看你能坚持多久!”

王薇冷哼一声,眼中的嫉妒十分明显。

唐念实在好笑,她在易之昂眼中不过是一条帮忙咬人的狗而已,为什么大家会对这个身份这么羡慕?

真是搞不明白。

解释起来麻烦,唐念一边泡咖啡一边不耐烦地告诉王薇:“你有意见可以去找易之昂,别来找我。”

说完,她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开。

那副高冷的样子,竟然跟易之昂有几分相像。

“贱人!走着瞧!”

回到办公室,唐念将咖啡轻轻放在办公桌上,静静站在一旁看易之昂处理堆成山的文件。

为了不惹他厌恶,她乖巧得像是不存在一般。

五分钟后。

易之昂终于处理完文件,骨节分明的左手拿起杯子轻啜了一口,落地窗外的阳光正好散落在他完美得无可挑剔的脸上,越发显得他脸部线条棱角分明。

可现在不是欣赏男人美色的时候,唐念咬了咬下唇,终于忍不住开始催促:“易总,可不可以开始帮我调查真相了?”

易之昂挑了挑眉,眼皮都不抬地说:“这事急不了,要慢慢来。”

这都多久了,还是一点消息都没有,按照易之昂的实力,真相应该很快就水落石出了才是。

唐念有些着急了。

“你到底有没有派人去调查?”她提出质疑。

闻言,易之昂放下杯子,犀利地抬眸:“本少爷像是那种说话不算数的人吗?”

唐念一愣,摇头否认:“不是,我只是问一声,好有个数。”

“你还没有体现出足够的价值,就敢索要筹码。是本少爷最近对你太好,让你忘了分寸?”

男人的语气瞬间变得阴冷,唐念立刻意识到自己越界了,恭敬地弯下腰:“对不起,我下次不会再这么问了。”

“出去!”

一声冰冷地下令,唐念立刻关上门退了出去,

来到洗手间,她打开水龙头,冰凉的水顺着龙头哗啦啦地流下,淌过她白皙纤细的手臂。

她掬起一捧水猛地往脸上扑去,清凉的感觉让她逐渐清醒。

六年前的一幕,好似默片一样从脑海中袭来。

唐家被查封、资产被冻结、公司一家家倒闭、丈夫携款逃离,然后是父亲自杀、母亲病死、弟弟妹妹下落不明。

她至今都不明白,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就记得一夕之间,那些曾经阿谀奉承唐家的达官贵人通通成了肢解唐家的刽子手。

而这其中最伤人的,莫过于丈夫,啊不,现在应该称之为前夫——赵墨寒的突然背叛。

赵墨寒留下一纸离婚协议携款潜逃,临走前做下伪证,把所有非法集资的证据都指向了唐念。

如果不是唐念在狱中表现良好,只怕她得在那个暗无天日的地方呆到年华老去为止。

五年零六个月的刑期,身边的狱友换了一批又一批,可总是有人想杀唐念。

数次艰难地死里逃生终于让唐念明白了一件事。

有人不想她活。

所以她一定不能再回去那里!

就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王薇突然走进卫生间。她看见正在发呆的唐念,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故意狠狠撞了她一下。

唐念突然感觉腰间一痛,微微皱眉,回神一看,原来是王薇那个讨厌的女人。

“真是像条疯狗一样。”

她冷冷骂了一句,随即走出卫生间。

目送唐念纤瘦的背影离开,王薇看着她傲气的样子,眼眶都气得发紫了,但转瞬想到什么,又露出了得逞的笑容……

“我可没疯,对付你这样的女人,绰绰有余。”王薇小声念叨着,神色很是得意。

唐念回到办公室的时候,易之昂正闲坐在沙发上抽烟。

薄薄的烟雾弥散在空气里,显得眼前这个男人更加性感。

“这堆是处理好的文件,你发下去。”易之昂对着茶几上的一沓文件扬了扬下巴。

唐念闻言,立刻抱起文件走了出去,谁知才走了没几步,就有路过的人开始对她指指点点。

“身为总裁秘书,居然还藏着第三只手?真有老板保护就了不起了,敢在公司行窃,简直胆大包天!”

唐念蹙起秀眉,一脸疑惑。

这人说的是自己?

果不其然,几秒钟后,广播响了起来:“行政部职员王薇上午九点在茶水间丢失了戒指一枚,请拾到的人立刻将戒指物归原主。据失主所言,戒指被人行窃的可能性很大,若查出有人偷窃,立即开除并交给警察处理!”

广播刚刚播完,唐念眼前突然冲出一个人,指着她尖锐地大喊:“对,没错,就是她,是她偷了我的戒指!”

呵,王薇。

唐念定定地看着她,沉声否认:“不是我,我没有拿过你的戒指。”

“怎么可能?戒指丢失的时候,茶水间就我们两个人,不是你还能是谁?”

“你的戒指不是应该戴在手上吗?我是怎么摘下来的?”唐念看到王薇一副死咬不放的样子,瞬间明白了。

真是拙劣的栽赃嫁祸。

王薇一早便料到她会这么问,信心满满地说:“你忘了,我当时被茶水烫到手,就把戒指摘到洗手台上给手冲水降温。我是回到办公室才发现戒指没拿的,等回去拿的时候它已经不见了,不是你拿的还能有谁?”

“没错没错,我可以作证!我是和薇姐一起去茶水间的,亲眼看见薇姐被烫到手后把戒指摘了下来。不过后来唐念来了我就出去了,当时只剩下她们两个人在里面。”

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一个眼生的员工突然跑出来作证,让围观的人对唐念偷窃一事更加深信不疑。

唐念淡淡撇了她一眼,还是那句话:“我说了,不是我。我要去发文件了,别挡路。”

“偷了我的戒指就想跑?那可是名牌!这么贵的东西,你肯定是起了贪念想赖账!”见她要走,王薇一把拉住了她。

“吵吵吵,吵什么吵!吵到本少爷休息了!”

就在外面吵得热火朝天的时候,易之昂突然一脚踹开办公室的门,声音里还掺夹着些许怒气。

“易总,唐念偷了我的戒指!不信你搜她的身!”

王薇看到易之昂就像是看到了靠山,顿时两眼放光地要求搜唐念的身。

“是吗?”易之昂眯了眯眼,语调微扬。

唐念的脸上则毫无波澜,“你尽管搜。”

得到准许,易之昂首先摸了摸她的两侧口袋,发觉她左侧口袋里明显有一股小小的突出感,而且形状还是个圆环。

果不其然,他搜出了一枚戒指。

他将那枚闪着昂贵光芒的钻石戒指举到唐念眼前,鄙夷地问她:“这个你怎么解释?没想到你还有这么下作的爱好。”

独家深爱易少专宠有点甜章节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