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最相配
  • 我们最相配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公子锦作者
  • 更新:2022-07-15 21:36:00
  • 最新章节:第3章 可恶
加入书架 点击阅读
就因为她是蒋凌风的前妻,所以就活该被他报复……好在高雪辞这个男人报仇的办法有点下作,但对自己是极为尊重的;周落本以为这场戏完事,他们就可以离婚各自回归各自的生活中,只是高雪辞不仅不放过她,还要纠缠她生生世世。

《我们最相配》精彩片段

周落急需用大笔现金,迫于无奈她在“夜莊”当了推销酒水的服务员。

领班说来了个大客户,这份美差交给她,想起上次的画面、她推开包厢门进去时还是有些紧张。但这次不同,里面只有一个年轻俊秀的男人正垂首坐在那儿,并没有像上次那样群魔乱舞的景象。

他耷拉着脑袋看上去蔫蔫的,可能因不快才出来买醉。

周落将就车推到茶几前,尽量面带微笑道:“先生,要不要来瓶酒,我们这的酒都是……”

“小舅,你真不帮我说几句好话么?”

“呃……”周落懵了,看见茶几上有空酒瓶,这是喝醉了在自言自语么?

“先生,您没事吧!”周落尽量表现的殷勤,心想指不定还会有小费。

能进来“夜莊”消费的人非富即贵。

男人慢慢抬起头来,此时周落总算看清他,是真的年轻,看上去似乎正在上大学。

但他看得不是她,而是斜对面方向,“小舅,你倒是说句话啊!我真的不想订婚,现在都什么年代了,竟然还有劳什子的父母包办婚姻!”

周落也顺着他视线看过去,才发现有个男人正好坐在光影交界处,从他的衣着来看是个极其考究的人,雅致简约。

“嗬。”

突然一阵轻笑。

“小舅,你不能自己解脱了,就看着我往火坑里跳啊!那个姓柳的丫头可不是省油的灯——”

男人依旧没有说话,周落觉得他眼神扎在她身上!

“我也管不了那么多。姓柳的想嫁给我也行,只要她受得了我流连花丛!”

刚音落,周落就感觉腰间一紧,被年轻男人扯到沙发上,他一脸暧昧看着她,“你看上去挺纯的,跟这里其他女人不一样。怎么样,一晚上多少钱?”

周落两手抵在男人胸前,“我是酒水推销,您弄错了,请放开我!”

“不错,连声音也好听……”

周落被逼到绝境,无能为力,只能求助这里另外一个人,“那边的先生请您帮帮我。”

“我真不是这里的小姐——”

压着她的男人轻笑,“别叫了,我小舅向来不多管闲事,除非西边出太阳。”

但下一秒,低沉温润的声音突然响起,如晴天霹雳在包厢内炸开。

“蒋太太,你这是在求我?”

周落整个人一僵,她顿时觉得浑身血液逆流,这个声音……

她并不陌生。

就在不久前,他主动找她想跟她做笔交易。

但她拒绝了。

高雪辞,他怎么会在这里?

她终于明白他在笑什么,在笑她不要他的钱,却甘愿来这种风月场所卖笑!

年轻男人富有侵略性的动作因这话戛然而止——

他看周落的眼神变得耐人寻味,旋即猛地松开手,往旁边坐去,拍了拍皱褶的衣服,道:“怎么夜莊还收有夫之妇进来?真是……”

周落比任何时候都觉得难堪,她忍着屈辱从沙发上起身,边手抖边将衣服理好。

她现在确实是有夫之妇,但也是那个丈夫将她逼至走投无路,来到这里。

“小舅,你怎么会认识她?”男人又看了眼身边的周落,“她看上去挺穷酸,不可能是那种富太太。”

要不是她丈夫蒋凌风跟他太太出轨,怕是她这辈子都不可能跟他这样的男人有牵扯。

隐没在暗中的人走出来,只见他身形挺拔,轮廓分明的脸庞不怒自威,却偏偏生了一双看上去多情的桃花眼,风流倜傥、暖意融融,岑冷的唇瓣抿成直线,会让人不禁期待他上扬的弧度,想必是灼灼其华、公子无双。

高雪辞在周落身边不远处落座,神色如常道:“因为一些小事。”

周落闻言却下意识朝他看过去,正好不偏不倚两人对视,她又猝然低头——

他妻子跟她丈夫鬼混,从他嘴里说出来却成了小事?

但她却为此难受的像被全世界抛弃。

“逸轩,你先出去。”高雪辞声音沉冷对自己外甥说,但眼神却意味不明看向周落,“我有话跟她说。”

赵逸轩完全不清楚状况,只是本能地听话道:“那我先出去了……”

他刚站起身,旁边的女人也快速起来,不知从哪里来的勇气,拒绝道:“对不起,我不想跟高先生谈。”

说完,她毫不犹豫将酒车推了出去,并且快速关上门。

赵逸轩更懵了,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这女人不但敢反抗他小舅,而且还当着面直接甩脸子……

到底谁给她的熊心豹子胆?

“……”他突然脑子里有种大胆猜测,小舅刚离婚,莫不是看上这女人了?

而这女人却一直在躲着他!

想让他这个不食人间烟火堪比铁树的小舅对一个女人感兴趣可不容易,作为外甥他必须要帮忙——

这时,看上去人畜无害的赵逸轩眼底闪过异样的光。

……

周落万万没想到会在夜莊遇上高雪辞,他的突然出现,导致她情绪不稳,水平发挥失常,并未卖掉多少酒,医院的费用却迫在眉睫。

收工后她独自走在去医院的路上,周围除了昏暗的路灯以外,连个鬼影都看不见。

她突然有点怕,不自觉加快步伐——

而就在巷子拐角处,她突然被人从后面一把抱住,紧接着口鼻就被捂住,浓烈的气味瞬间弥漫进她四肢百骸。

她觉得身子渐渐发软,最后完全没了意识,成为任人宰割的鱼肉。

等周落再次睁眼就发现身处陌生的酒店,更确切地说应该是一间总统套房——

她屏息掀开被褥在看见自己身上衣服都完好后才安心下了床去。

到底是谁将她掳到这里?目的又是什么?

她赤脚站在昂贵的土耳其地毯上,刚找到鞋穿好,就听见浴室那边传来淅淅沥沥的水声——

好奇、疑惑充斥心间,她不受控制走过去,手才握上门把,那门就突然被人从里面拉开,而她也因突如其来地惯性直接栽上去!

一股清爽的沐浴液香味充斥鼻尖,都在提醒她事情不太妙。

这是……

男人的身体!

“你准备这样靠多久?”男人不耐烦的声音从她头顶砸来。

周落听见这个声音吓得立马弹跳开,如一只受惊的兔子,即便心里清楚是他,但看见那张脸时,她仍是忍不住倒抽一口凉气,“高先生,怎、怎么会是你?”

顿了顿,她脑子里突然想起昨夜种种,便直接出声质问,“你知不知道这是绑架?”

男人穿着白色浴袍,腰带系的不太紧,可见完美的人鱼线和顺着壁垒分明肌理滚落的水珠,他冷着脸,眼中的嫌弃毫不掩饰,“因为那个交易,所以将你绑到这里?”

此话一出,如疾风骤雨来袭!

周落胆战心惊,下意识往后退,“难道……不是?”

除了这个以外,她想不到其他理由。

“第一、你不跟我交易,是你自己的损失。第二、我犯不着因为一个你做这种下三滥的事。”

他表情严肃,字字铿锵,周落觉得他并不像在说谎。

难道真是自己误会他了?

“那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而且是在你的床、床上……”她脸皮薄,说到后面声音越来越小,犹如蚊音。

高雪辞眼神看着慵懒,身上冷意却尽显,敷衍道:“我外甥。”

“你外甥?”周落一怔,猛地想起来,是那个昨晚在夜莊的年轻男人,好像是叫逸轩?

“他又为什么要这么做?”他是不是在糊弄她?

高雪辞就将浴巾丢在脚边,然后一步步走到她面前,他每走一步、周落就怕得想逃。

这男人身上似乎有种与身俱来的威严,特别不笑的时候,让人仿若身在北极冰雪中。

周落因太过紧张而觉得如鲠在喉,“……请回答我的问题。”

“你真的要听?”他眯眸反问。

“当然。”周落想了想说:“非听不可——”

“那大概是因为……”他就站在距离她不到一臂的地方,眼神散漫而凉薄,“他觉得我看上你了,想睡你,所以才会自作聪明将你送到我床上。”

周落双眸圆睁,既羞又愤,情绪平复了好一会儿才吱呜道:“……这么说,昨晚上我们一直在一起?”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即便她昏迷不醒,但似乎也不妥。

她难以相信就这样跟他待了一夜!

“呵,我并不是饥不择食的人。”男人脸上的厌恶感越发浓烈,不想跟她多费唇舌,但良好的教养让他继续往下说:“况且,我也是刚回房没多久,昨晚上一直在开会。”

闻言,周落身上紧绷感消失,她如泄气的皮球,声音低低的,“哦,原来是这样。”

没想到她真的误会他了。

“怎么?”他顶着一张不苟言笑的脸,却说着讥讽地话,“因为我没睡你,所以很失望?”

周落听出他话里有话,跟他对视,“当然不是!”

高雪辞眼底像结了一层冰霜,“别说你是蒋凌风的女人,就算本就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即便你脱光站在我面前,我对你也不会有兴趣!”

“高雪辞,你——”周落一时气急直呼了他名字。

这样的结果就是收到他一记眼刀。

他说:“你好像还没资格直呼我名字——”

周落觉得自己再继续待这简直就是自取其辱,或许因为她是蒋凌风的妻子,所以他对她也是极其冷漠跟不屑!

明明他们同病相怜,他却还要欺负她,可恶!

缓了缓神道:“我要走了。”

她才转身,就听见他嗓音乍冷的说:“你母亲的病情不能再拖,有些事考虑清楚,这是我给你的最后一次机会,错过了就算你跪下来求我,我也未必答应!”

周落没吭声,义无反顾走向套房门口,打开门出去。

她义愤填膺地想,她才不会来求他,肯定不会——

看着她背影消失,高雪辞眉头深锁,走到茶几前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一接听,那边就极其谄媚地说:“小舅,你不需要夸我啦,我一向是聪明伶俐……”

而高雪辞的眼神似要杀人,“赵逸轩,以后你再做这种蠢事就给我滚去非洲跟羚羊赛跑!”

赵逸轩:“……”

肿么回事?没发泄够么?

……

周落才走出酒店,就接到来自医院的电话,说已经找到合适她母亲的配型,让她尽快凑齐费用准备手术。

最新更新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