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爷洪七来给你磕头了
  • 三爷洪七来给你磕头了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画皮先生
  • 更新:2022-03-29 10:06:00
  • 最新章节:生人勿扰,见之必死
点击阅读
爷爷去世当天,院子中出现一条巨蟒!随后家里来了一位不速之客,那男人跪下来向爷爷磕了三个响头,并且与李天阳签订契约,无论做人还是做鬼,全部听他差遣。直到这一刻,他才明白,原来老人家早就为他安排好一切。谨遵爷爷遗嘱,李天阳与陌生男人将棺材放到巨蟒的肚子里,并且用针线缝补起来……

《三爷洪七来给你磕头了》精彩片段

“亡人上路,活人让路。”

“棺停……”

伴随着一道浑厚的声音,一口漆黑的棺材稳稳地落在了两张长条形的板凳上。

棺不落地,这是规矩。

我叫李天阳,生于丙寅年,庚子月,壬寅日,甲辰时,是纯的不能再纯的纯阳命格,命犯七煞,克父克母。

所以生我的时候我妈就难产死了,我爸也在请接生婆的路上被大水冲走了,连个尸体都没找到。

我是一名棺爷,一个神秘而又让人避讳的职业,虽获得无数人的尊敬,别人却连从我家门前过都觉得忌讳。

院门东开,正冲日升,一天十二个时辰中,我家院子里有太阳光的时间却不超过一个时辰。

爷爷说这是敬天,我们这个行业,本就是一个见不到光的行业。

大多数的亡人上山,都是在日出之前或者日落之后。

从我爷爷那一辈起,我家就是做死人生意的,爷爷是十里八乡出了名的棺爷,人称李三爷,在整个风水界都曾名声大噪。

可惜了,死的有点早,刚过七十就去世了。

这个年龄对一般人来说已经算是高寿了,但是对我爷爷这样的人来说,实在是有点早了。

虽然我们是做的死人生意,但都是行善积德之举,按说都能活过八十的,而爷爷却整整少了十年的光景。

按照爷爷的说法,他的死,叫天收。

爷爷去世的前三个月,我几乎每个晚上都能听见自家院子里有各种诡异的叫声,别的我不敢说,但是这声音绝对不是人能发出来的。

可是每当我想出去看看是什么的时候,整个身体就像是被鬼压床了一般,根本动弹不了。

直到爷爷去世的前一个星期,每天早上起来院子里都会出现一具动物尸体。

第一天是一只鸡,爷爷吩咐我埋在了墙角下。

第二天是家里的黑狗,依旧是埋在了墙角下。

第三天……

第四天……

我隐约能感觉到一些什么,但从来都不敢胡乱猜测。

毕竟我从小都无父无母,是跟着爷爷长大的,他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了,要是他再出点什么事儿的话,我可怎么活?

第七天,我一觉醒来就看见院子里躺着一条蛇!

这蛇足有我家最大的瓷碗那么粗,身长更是超过了三米!

长这么大,我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的蛇。

“天阳……”

爷爷在房间里喊着我的名字。

“爷爷,外面死了条好大的蛇!”

我一只脚刚踏进房间,就感觉到了一股浓郁的阴气和一股子尸体腐烂的味道。

而爷爷的脸上弥漫着红光,一点将死的预兆都没有,又或者,这根本就是回光返照的迹象?

他靠坐在床上,床边放着一双黑色的布鞋,鞋尖朝里。

爷爷从小就告诉我,睡觉的时候鞋尖不能对着床,容易招惹不干净的东西。

更诡异的是,爷爷身上竟然穿着好几层死人穿的寿衣!

“爷爷!您怎么穿这玩意?”我紧张地看着爷爷问道,心里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时候到了。”

爷爷抬起一双浑浊的眼睛看着我说道。

“爷爷,您瞎说什么呢?您还年轻,身体也硬朗!”我嘴上说着,身体却不自觉的朝着爷爷扑了过去,眼泪控制不住的流了下来。

“天阳!”

爷爷忽然看着我正色道:“我的时候到了,这是天收,是命数,我走后,你要记住三件事!”

“爷爷……”我泣不成声的看向床上的老人。

“听着!第一,将我的尸体缝进那大蛇的肚子里,再装进堂屋那口红棺材里。”爷爷历喝一声说道。

听到这话,我震惊的看向了爷爷,人尸蛇身,红棺为奠,爷爷这是想干什么?

“第二,后日就是中元节了,当日会有很多人来吊丧,切记,你只管饭,不留宿,中元节当晚,家里不要留任何人,过了子时你再回来将我下葬。”爷爷看着我面色严肃的说道。

“下葬之时,不能有任何人看见!”

“那八仙呢?”我哭着问道。

八仙指的是抬棺的人,爷爷生前就是个棺爷,死后总不能连几个抬棺的人都没有吧?

“不要人,除你之外,一个活人都不能在场!”爷爷瞪大了眼睛说道。

“爷爷,我一个人抬不动棺材啊。”

“放心。”

爷爷拍了拍我的手说道:“八鬼抬棺,落地即葬,所托后人,福寿齐天!”

听到这话,我的眼泪忍不住再次决堤,爷爷这么做,都是为了我?

“这第三件,等我走后,你就去市区打点铺子,到时候来找你办事的人,无论给多少钱都不能要,你的第一个客人,必须是八字纯阴的命格,你不能收她一分钱,但你要娶了她!”

我木讷的点了点头,眼泪已经糊住了眼睛,有些接受不了我在这个世界上最亲的人就要离开的事实。

“你记住了吗?”

爷爷猛地一声历喝,将我拉回了现实。

我还没回答,爷爷的身体就直挺挺的倒了下去,一双眼睛瞪的老大,死不瞑目。

“爷爷!”我哭着喊了一声,但床上的人再也给不出回应了。

我擦了一把眼泪,起身跪在了床边,对着爷爷的尸体恭敬地磕了三个头:“爷爷,我记住了!”

话音刚落,房间里莫名的刮起了一阵阴风,再看爷爷时,那双眼睛已经闭上了。

与此同时,门外传来一阵汽笛声。

不多时,我就听见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一个人高马大的男人走了进来,浑身带着一股子凛冽的气势,每走一步都脚下生风。

“三爷!洪七给您磕头来了!”

男人一进门就高声喊道,几乎同时,我听闻一声虎啸,让我整个人浑身一僵。

他看都没看我一眼就直接走到了爷爷的床边,往地上一跪,砰砰砰就是九个响头!

三跪九叩,自古以来都是帝王才能承受得起的礼节,这个叫洪七的究竟是什么人?竟然给我爷爷行这么大的礼。

“三爷!我来了。是走是留,您一句话!”洪七看着我爷爷说道。

房间内莫名的刮起了一阵阴风,爷爷的眼角处,赫然流出两行血泪来……

“三爷,我知道了!”洪七看着爷爷诚恳的说道。

知道什么?

我还没反应过来,洪七就朝着我单膝跪了下来:“小少爷!今天起,洪七这条命就是你的了!”

“这……”

一时之间,我竟然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这个叫洪七的人身上有一股猛虎之势,天庭饱满,地阁方圆,是典型的将相之才,但是他眉心处隐约有一抹红光,这就代表着此人身负血债。

这人显然是爷爷一早给我安排好的,但是为什么爷爷要让这样一个杀过人的人跟在我身边呢?

正在我疑惑之际,洪七从兜里掏出一个信封恭敬地双手递给了我。

“那个……洪叔叔,您先起来。”我赶紧扶住了洪七的双手。

不管怎么说他都是我的长辈,让一个长辈跪在我一个小辈面前,是在是折煞我了。

洪七也没有多言,直接从地上站了起来,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看向了我:“小少爷,这是一份契约书,只要你上面按个手印,我洪七这辈子就是你的人了!”

我看着他手中的信封一时间有些不知道该不该接过来,扭头看了一眼床上的爷爷,最终还是选择接过了信封。

既然是爷爷安排好的,那对我来说一定是好处大于坏处。

况且这些年一直都是爷爷为我遮风挡雨,现在爷爷不在了,若是身边没有个人,真的遇到些什么事儿的话,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深吸了一口气打开了信封,里面是一张黄纸,就是平时给死人烧的那种。

陈旧的黄纸上一个字都没有,像传说中的无字天书似的。

我咬破了自己的食指,将手指朝着黄纸的右下角摁了下去。

鲜血沾染到黄纸的瞬间,黄纸上缓缓浮现出六个大字:“命为契,魂为约。”

这六个字的意思就是,从今往后,洪七生是我的人,死了也是我的鬼,这张契约契定的不只是他的生命,还有他整个灵魂!

我整个人瞬间僵在了原地,爷爷跟这个洪七之间究竟有什么样的瓜葛?

以至于他毫不犹豫的签订下这么一张契约,连自己的灵魂都一同出卖给了我。

“小少爷,从今往后,我洪七就是你的人了,我会时时刻刻守护在你身边,保护你的安全的!”洪七一脸严肃的看着我说道。

“洪叔叔,您别这么客气,我……”

被这么个长辈一口一个小少爷的叫着,我怎么都觉得不自在。

“小少爷,您是天命贵人,叫我一声叔叔实在是折煞我了,往后您跟三爷一样叫我洪七就行!”洪七志军打断了我的话。

“好吧,洪七。”我无奈的喊了一声。

“小少爷,咱们赶紧将三爷入殓吧。”洪七看着我说道。

我赶紧点了点头,爷爷临死前吩咐过,要将他的尸体封存在大蛇的腹部,而且还要装进那口红色的棺材之中。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我隐约有一种感觉,爷爷是在用自己命,给我铺最后的路。

洪七将院门紧锁上了,我们合力将爷爷的尸体抬到了大蛇旁边。

这条大蛇通体黑色,走近了我才发现,那蛇皮不似一般的蛇那么柔软,而像是一片片坚硬的鳞片覆盖着整个蛇身。

我手里拿着菜刀,正犹豫着不知道从哪里下手的时候洪七一把夺过了我手里的刀:“小少爷,我来!”

说实话,长这么大我还没杀过生,平时就连一只蚂蚁都不敢轻易踩死。

因为爷爷说过,万物皆有灵性,众生本该平等。

洪七麻溜的一刀砍在了大蛇的腹部,鲜血溅射出来的瞬间,我闻到了一股浓郁的腥臭味。

就在这时,那大蛇的身躯猛地扭动了起来,像是承受了极大的痛苦。

死了的蛇怎么可能动呢?我心底莫名的腾起一股诡异的感觉。

“小少爷小心!”洪七一边喊着一边挡在了我面前。

与此同时,那大蛇像是活过来了一般整个上半身都支棱了起来。

看着那高昂的蛇头,我整个人都懵了,此时,大蛇的腹部还在往外流淌着鲜血。

蛇头就那么居高临下的看着我,一双铜铃般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我。

“妖孽!你要干什么?”洪七举着菜刀看着那大蛇厉喝道,我甚至能感觉到他身上爆发出来的杀气。

那是一股让人脊背生凉,不寒而栗的感觉。

谁知下一秒那大蛇竟然朝着我恭恭敬敬的鞠了三个躬,然后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这是什么情况?我一脸懵逼的看着洪七。

“什么情况?”

“这东西长这么大已经有灵性了,他刚才可能是在感谢小少爷。”洪七解释道。

感谢?感谢我剖开了它的肚子吗?

不过爷爷说的对,万物有灵。

“继续吧。”我看着洪七说道:“我去准备点东西。”

说完我转身走进了堂屋,堂屋的角落里停放着一口大红色的棺材。

算起来这口棺材一直都在这个地方,在棺材里,最忌讳的就是大红色的棺材,红色的棺材一般都是用来镇压大凶之人的。

我从来没有想过,这口大红棺材竟然是爷爷给自己准备的。

看了一眼那大红棺材,我转身从旁边的竹筐里拿了一沓黄纸和一柱清香。

再出来时,洪七已经将大蛇处理的差不多了,满院子都弥漫着一股浓重的血腥味。

我点燃了黄纸和清香,对着那蛇头恭敬地拜了拜。

院子里忽然刮起一阵阴风,将黄纸吹的在空中打起了旋。

洪七再回来时,浑身上下都沾满了鲜血,像是从血池里捞出来的似的。

“你这是怎么了?”我看着洪七问道。

我刚才离开的时候他身上还算干净,一眨眼的功夫怎么就弄得这么狼狈?

“我帮三爷试了试棺材。”洪七风轻云淡的说道。

所以他这一身的血是因为刚才钻进了大蛇的肚子里?想到这里我不禁咋舌,这个洪七对爷爷的衷心还真不一般啊。

我们二人将爷爷的尸体装进了大蛇的腹部,拿着钢针,我的手不断地颤抖着。

“小少爷,缝吧。”洪七转身闭上眼说道。

爷爷的整个身体被塞进了大蛇的腹部,寿衣的一角还露在外面,那张脸在黑暗的蛇腹中看着格外的诡异。

这蛇皮原本应该很难缝合,但是我手中的钢针却轻而易举的穿过了蛇皮,尼龙线和蛇皮结合,像是给这大蛇平添了一道花纹,根本看不出来缝合的痕迹。

我和洪七两个人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将大蛇塞进棺材里,这三米多的大蛇竟然刚好塞进那红色的棺材之中,毫无违和感。

棺材盖子盖上的瞬间,我似乎看见那大蛇的眼珠子转动了一下。

这下我就真的跟爷爷阴阳相隔了,想到这里,我的眼泪忍不住落了下来。

收拾好了之后我就在堂屋设了个灵堂,以供有人来吊唁。

布置好了灵堂我又拿了一挂鞭炮在院门口点燃了,冲天的火光瞬间腾起。

白天无缘无故在自家门口放炮,就意味着家里有人去世了,也算是跟村里人打了个招呼。

“小少爷,我出去办点事。”洪七看着我说道。

我坐在椅子上木讷的点了点头,整个人就像是被抽离了魂魄似的,脑子里一片混沌,麻木的掏出手机开始发丧,将爷爷去世的消息散布了出去。

刚打完电话,我的手机就响了起来,上面显示的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我接起了电话,那头传出一个雄厚的声音,开门见山的问道:“三爷死了?”

“对。”我皱眉回答道,这人虽然用的是尊称,但语气十分不善。

“哼!死老头子,终于死了。”对面传来一道声音。

要不是隔着电话线,我早就一巴掌呼在对方脸上了。

“你是谁?这么说话是什么意思?”我咬着牙问道。

“小子,听好了,老头子的棺材谁都不许动!这笔生意给老子留着!”电话那端的人强势的说道。

“第一,我不认识你,第二,我爷爷不需要扶灵的,第三,你再不好好说话别怪我不客气!”我咬着牙对电话说道。

听到这话,电话那头的人不怒反笑:“好啊!我倒是要看看,你怎么不客气!”

说完这话,电话直接被挂断了。

砰——

伴随着一声巨响,院门被人从外面踢开了。

一行人从外面走了进来,为首的是一名穿着黑色唐装的中年男人,方头圆脸,满身戾气!

此人眉心处有一颗红色的痣,远远看去就给人一种不祥的感觉。

“什么人?”我从椅子上站起来看着面前几人问道。

这架势,一看就不是来吊唁的,倒像是来找茬的。

“小子,刚挂电话就不认人了?”男人冷笑着说道。

我心里一惊,拳头瞬间在身侧握紧,这一刻我恨不得直接给他两拳,但是对方人多势众,我哪儿敢动手?

“你究竟是什么人?”我看着面前的人厉声问道。

“黄道林!”

这名字倒是有几分耳熟,但这冷不丁一提起,我还真想不起来。

“你不会连我黄爷的名字都没听过吧?”黄道林一脸鄙夷的看着我问道。

“我还真不认识。”我冷笑着说道:“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入我的眼的。”

“你特么要是欠揍就直说!”黄道林身后一个汉子看着我冷声说道。

就在这时,一道黑影如同鬼魅般冲到了我面前,下一秒我就感觉腹部一阵钝痛,整个人直接飞了出去。

身子重重的砸在地面上,我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疼的都像是要裂开了一样。

面前站着一道黑色的身影,黄道林活动活动了脚踝,居高临下的看着我:“老头子在的时候老子避讳你们李家三分,现在老头子已经死了,你还当有人给你撑腰吗?”

我死死地瞪着面前的人,双眼灼热的都要滴出血来了。

但面对黄道林的欺辱,我根本无力反抗。

从他身后那些人随身带来的行头来看,这几个人应该跟我是同行。

“哼!”黄道林冷哼了一声,直接抬腿朝着灵堂走去。

我怎么可能让他进灵堂?万一这老小子对棺材动点什么手脚,那不就全完了?

“不许进去!”我用尽全身力气一把抓住了黄道林的裤腿。

“滚!”黄道林毫不犹豫的一脚将我踹开了。

就在这时,一道身影从门外冲了进来,伴随着一声虎啸,黄道林在震惊中朝后仰去。

“小少爷,你没事吧?”洪七一脸严肃的将我从地上扶了起来,整个人身上弥漫着一股子浓烈的杀气。

“糙!”黄道林怒喝一声,刚从地上爬起来就朝着洪七扑了过来。

洪七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臂,反手一拧,洪七发出一声惨叫,整个面部都有些扭曲了。

“放开他!”

“老大!”

“黄爷!”

……

跟着黄道林来的几个汉子指着洪七厉声呵斥。

洪七不为所动,一脚狠狠地踹在了黄道林的腹部,黄道林再次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倒在了地上。

“不要!”

我赶紧叫住了洪七,以免他在盛怒之下杀人。

洪七停下了脚步,居高临下的看着黄道林:“不想死就带着你的人滚!”

此时,黄道林还捂着胳膊哀嚎,整条胳膊垂在身侧,像是断了。

如此骇人的场面,我只在电视里看见过。

“你……有种报上名号!”黄道林咬着牙说道。

“洪七!”

这声音如雷贯耳,黄道林的瞳孔出现了剧烈的变化,整个人猛地颤抖了起来:“走……快走!”

此刻,在黄道林身上,我看见了弥漫的死气。

还没看清,黄道林就带着人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

“洪七,不会出事儿吧?”

我心里隐隐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刚才黄道林身上弥漫的死气将整个人包裹,明显的大限将至。

我倒不是担心他死,我只是担心他的死牵连到洪七。

毕竟跟洪七动手之前,他身上并没有那股死气。

“小少爷,我这么做,是在保他的命!”洪七看着我语重心长的说道。

“此话怎讲?”我皱眉问道。

“人尸蛇身,红棺为奠,生人勿扰,见之必死!”

三爷洪七来给你磕头了章节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