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娇妻开挂了
点击阅读
是金子总会发光,可是沈招娣的才华却被埋没。她的出身不好,原生家庭带给她的伤害是非常致命的,父亲是个不折不扣的赌徒,导致这个家一贫如洗。后来她遇见了人生中最重要的男人黎华皓,对方出身豪门,他甚至还有未婚妻,二人之间的这段感情受到了多方的阻挠,最后她被陷害致死。再次睁开双眼,她竟然意外重生了,但是新的身份竟然是前生爱人的那位未婚妻······

《重生娇妻开挂了》精彩片段

“啊!!!”
一声撕心裂肺的叫喊打破了清晨的宁静,惊起了树上停留的麻雀。
沈招娣猛地从床上弹坐起来,眼前还停留在失去意识前的那一片血红。
她惨白着脸,双手拼命往前抓着,声嘶力竭的惨叫着。
“怎么了?宝珠,你没事吧!”
伴着焦急的声音,一个身穿皮草的中年美妇带着人撞门而入,一群人熙熙攘攘涌入房间。
中年美妇扑到床前伸手去抱还在尖叫的少女。
沈招娣猛地一个激灵,狠狠打了中年美妇一个巴掌,尖声叫着:“滚啊!滚!别碰我别碰我!”
中年美妇错愕又震惊的瞪着她,顾不得脸上火辣辣的疼痛,颤声问向状若癫狂的女儿:“宝珠,你怎么了?你别吓唬妈妈啊!”
沈招娣不顾一切的尖叫着,四肢乱踢仿佛在跟空气打架。
“你们愣着干什么!快摁住她!别让她伤了自己!”
美妇又急又怕的对着身后人嚷嚷道,一双眼里满是不知所措的心疼,细眉微皱落下泪来。
佣人们得了命令连忙冲上前去动手,沈招娣被人一碰更加歇斯底里起来,疯了一样想跑,却被人死死摁在床上。
她喉咙里发出野兽一样的嘶吼,太阳穴狰狞出一条条青筋,眼睛通红无神,泪水滚滚而落,扭曲着身子在床上蹭来蹭去的挣扎。
好久才因为力竭而渐渐平静下去。
理智慢慢回笼,通红的血色慢慢在她眼前消退,沈招娣停止了挣扎。
被切断手脚挖掉眼睛的疼痛却如同跗骨之蛆一样攀附在她的神经上,让她阵阵颤抖。
她近乎不可相信的看着眼前的环境,美妇见她冷静下来,心疼的摸着她的脸,低声哄着:“别害怕。妈妈在这,珠珠别怕。”
沈招娣眼神猛地一缩,震惊跟恐惧猛地涌上来扼住她的喉咙,让她几乎喘不上气。
苏雪梅怎么会在这!!她……她刚才叫我什么?!!
“行了,小姐都冷静下来你们还摁着她干什么!一个个粗手粗脚的别伤了我的宝珠,都出去!”
苏雪梅有些恼怒的剜了一眼旁边的下人,呵退了他们。
沈招娣呆愣愣的看着苏雪梅,良久才猛地反应过来。
她触电一般抖掉苏雪梅的手,浑身颤抖的撑起身子一个劲往后缩,仿佛眼前的女人是什么毒蛇一般。
“宝珠,你怎么了,你别害怕啊,我是妈妈。沈招娣的尸体妈妈都帮你处理干净了,谁也不会查到你头上的,你别害怕,有妈妈在,绝对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的。”
苏雪梅心疼的落下泪来,直觉的女儿是因为杀害沈招娣的事情一直无法释怀才会如此。
虽然心揪一向单纯的女儿做出这样残忍的事情,但是为母本性,让她在发现的第一刻就帮着女儿处理了尸体。
可金宝珠却一直失魂落魄的在房间里封闭了好几天,今天又这么失常……
沈招娣猛地打了一个寒颤,苏雪梅到底在说什么?!是她疯了还是我疯了?!
一个可怕又疯狂的念头在沈招娣脑海中钻了出来,她一个激灵猛地翻了身想下床,却因为手脚疲软直接摔到了地上。
“宝珠!你这是干什么!”
沈招娣不顾苏雪梅的惊呼,连滚带爬的往房间角落的落地镜冲去。
待看清镜子里的景象时,她如遭雷击的愣在当场,心头大震。
只见镜子里映出一个少女的倒影。
少女微胖丰满,穿着件桃色丝绸的睡裙,一头及腰黑发凌乱,圆圆的脸蛋上毫无血色,弯弯月牙眉下一双杏儿般圆溜溜的眼睛通红,鼻尖微俏,嘟唇饱满,透着十足的娇憨可爱。
……这不是她的脸……
许招娣不可置信的捏了捏脸庞,镜中人也坐了跟她一样的动作。
金宝珠……这是金宝珠的身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沈招娣上一刻还沉浸在被虐杀而死的痛苦中,这一刻却又看到了如此不可思议的景象,巨大的信息量蜂拥入她的脑海。
她一直紧绷着的理智猛地在这一刻断裂,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宝珠!!!”
……沈招娣虚弱的靠在床头上,双眼无神的看着眼前这个华丽而梦幻的卧室。
她从昏迷中醒来,再一次闹了个鸡飞狗跳,花了整整一天的时间才接受她重生在仇敌金宝珠身上这个事实。
沈招娣瞥了一眼床头上的甜汤。
想起苏雪梅端它进来时候,那满脸的小心翼翼跟讨好,心中的讽刺如同起风的大海,不能平静。
沈招娣扯起一个冷笑,眼泪却不知不觉的从眼角滑落。
她出身贫寒,母亲早亡,父亲是个赌鬼,从小就吃尽了苦头。
但她从来没有放弃,一直努力学校,考进了全国顶尖的学府,江南大学,还如童话里一般邂逅了出身名门的黎华皓,开启了一段浪漫的爱情。
本以为美好生活就此开始,谁知道黎华皓的青梅竹马金宝珠的出现打碎了一切。
那噩梦的三年,她在金宝珠跟苏雪梅母女的手里受了许多的委屈,还因为他们的种种挑拨离间,跟黎华皓的感情也变得一波三折。
最后她如此屈辱的死在金宝珠手里,尸首还被爱女心切的苏雪梅毁尸灭迹,尸骨无存。
她曾疯狂的乞求上天给她一次机会报仇,可万万没想到却让她重生到金宝珠的身体上,现在她要怎么办?
借用这副她最恨的仇敌身躯开始新生活么,让她所有奋斗的成果都打上金宝珠的名字?开玩笑,她怎么能忍下这种屈辱。
可借着这具身体去死,她又不甘心,她才不到22岁,她对人生还有那么多的憧憬那么多的理想没去实现。
她不甘心!不甘心!
沈招娣猛地攥紧了拳头,眼中爆发出滔天恨意。
“宝珠,妈妈进来了……”一声极尽温柔的声音从门外传来,打断了沈招娣的思绪。
沈招娣连忙收敛了脸上的神情,学着金宝珠的腔调:“有什么事么?”
“宝珠……妈妈知道你最近心情不好,正好今天黎家办了宴会,你不是一直喜欢黎华皓么,要不要去看看。”
苏雪梅小心翼翼的打量着女儿的表情,生怕让她不高兴。
黎华皓……
沈招娣心头一跳,万般感情喷涌而出。
她连忙垂下眼睛,长长的鸦黑睫毛在她眼睑盖下了一层深深的阴影,许久她才用微颤的声音说道:“好……”
苏雪梅见女儿答应,也露出了笑脸,欢天喜地的去准备衣服首饰。
金宝珠是家中独女很是受宠,金家别墅更是专门腾出整整一层给金宝珠居住,除了她奢华的房间意外,剩下的全是她的衣帽间,各种名牌衣服包包化妆品琳琅满目。
纵然沈招娣对这些身外之物没有太大兴趣,也不由得为眼前的华贵一震,她暗暗看了一眼正欣喜给她挑衣服的苏雪梅。
她眉眼间对金宝珠的疼爱是真真切切。
她是真的爱着金宝珠。
甚至仅仅是因为金宝珠不喜欢沈招娣,苏雪梅便毫不犹豫的开始帮着女儿想方设法除掉她。
金宝珠活的就如同她的名字一样,虽然听着俗气却是金家夫妇最珍贵的宝珠。
这份偏爱曾经让沈招娣恨得咬牙切齿,但是不得不说,这是她从来没有享受过的东西。
沈招娣沉浸在心事中,脸上忍不住露出些许伤神,苏雪梅见了更是心疼,牟足了劲打扮女儿,盼望着女儿能在黎家宴会上玩的开心。
等沈招娣被打扮完推着出门,坐上豪华轿车时,才猛地回过神。
她借着车窗的倒影打量着现在这副身躯。
嫩黄色的真丝晚礼服掐出盈盈一握的腰身,鱼尾样的裙摆臀腿的饱满下衬得像个花骨朵,胸口被高领的真丝裹得严严实实,却挡不住呼之欲出的弧度,耳坠,脖颈,手腕都带着钻石饰品,在夜光折射下琉璃般斑斓。
这样一副满是肉欲的身体,却有着一张圆圆的脸蛋,圆圆的眼睛,俏鼻柔唇,仿佛是朵要熟烂的水蜜桃,红到发艳却还挂着绒毛,纯而欲。
沈招娣猛地扭过头去,搁在膝上的双手因为用力而阵阵颤抖,她每次看到金宝珠这副鲜活的身躯,就想起她凄惨而死的样子!
沈招娣看着窗外飞速而过的一切,脑海中猛地浮出一个可怕的念头。
凭什么金宝珠还能“活在世上”,凭什么金家夫妇还能享受天伦之乐,只有她凄惨孤独的离开了世界!她要让金宝珠也去死!要让金家夫妇失去他们最爱的人!这个可怕的念头如同诱惑亚当的苹果一般,让沈招娣完全抗拒不了。
她下意识的屏住呼吸,挪到了车门旁,着魔一般的伸手去摸车把手,想要让这个娇嫩的水蜜桃被车流碾烂。
“小姐,到了。”司机的声音从前座传来,车缓缓停在了宴会厅的门口。
沈招娣猛地回过神来,浑身犹如突然被人摁入冷水一般,激出一身汗,她刚刚在想什么……怎么就这么浪费重生的机会!
她有些懊悔的咬了咬牙,佯装平静的应了一声,推开车门下了车。
宴会已经开始了,香车美酒,佳人交错,往来间,好不热闹。
沈招娣有些紧张的走进了宴会厅,一眼便看到了黎华皓的身影。
他穿了一身黑色高定西装,半靠在一架白色的钢琴上,正低头望着手中的香槟出神,黑发微散在额前,白玉般的深刻面容在水晶灯的照耀下更添几分不可接近的严寒,高鼻薄唇,一双剑眉下,眼眸微垂。
只有沈招娣知道那双眼睛里满含柔情时是多么迷人。
沈招娣仿佛整个人都失了魂,眼里再不见其他颜色,只有黎华皓一人,万般感情涌上心头,她不可自控的朝着黎华皓的方向一步步走去。
“阿皓……”沈招娣情难自已的开口如同往常一般唤道。
黎华皓猛地抬起头,黑如深谭的眼眸中满是震惊,在看清眼前人的容颜时,震惊却又迅速褪去,涌上来的满是冰冷跟一丝失望。
“宝珠,不要这么叫我。”黎华皓口吻冷硬的说道。
沈招娣猛地抖一下,仿佛被人抽了一鞭子,脸上的血色瞬间消失,惨白着脸望着黎华皓,理智伴着绝望缓缓回笼。
良久她才艰难的学着金宝珠的样子叫道:“皓哥哥……”
黎华皓没有回应他,目光涣散的望着宴会来来往往的人群,眉峰微皱,仿佛一个精致的木偶一般,毫无灵魂。
沈招娣心头一跳……今天的日子距离她被杀害有一个礼拜了,阿皓是因为找不到她才这么失魂落魄么……
刚刚还满心憔悴的沈招娣瞬间就如被雨水滋润过的花,抖擞精神又变得娇艳起来,喜悦的张嘴就要说话。
“宝珠……”黎华皓突然开口打断了她,他没有看她,依然静静的望着别的方向:“是我错了么,我一直对沈招娣那么执着,即使知道……那个女人不值得……”
一瞬天堂一瞬地狱的滋味也不过如此了。
沈招娣不可置信的望着黎华皓,那双往日让她痴迷不已的眸子里是化不开的哀伤,那张曾对她山盟海誓的嘴唇边却挂着深深的讽刺。
“你这话……什么意思……怎么了……”沈招娣干涩而艰难的问道。
沉浸在情绪中的黎华皓没有察觉到她的异常,只是自顾自的说道:“沈招娣不见了,我到处都找不到她,跟她一起消失的还有我保险柜里的珠宝现金以及我名下的一艘游艇,提取到的指纹是她的……”
“所以……你……觉得是她……偷了你的钱跑掉了?”沈招娣几乎要无法呼吸了。
重生娇妻开挂了章节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