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用假千金身份逆袭
加入书架 点击阅读
陆瓷穿越到各个位面,做完任务归来,终于可以重续自己的人生。她是陆家抱错的假千金,十七岁那年被逐出家门,被送到人流乱杂的榕城,这里的犯罪率高,没什么好人……陆瓷在到这的第一天,捡回了一个和她很像的孩子,两人从此相依为命。

《快穿之用假千金身份逆袭》精彩片段

“以后,我保护你。”

“你叫陆希。”

“姐姐,谁都不可以欺负你。”

“姐姐,他好凶啊。”

“姐姐......”

梦里,她承诺要保护一个人。

她有个弟弟,叫陆希,她叫陆瓷。

大梦初醒,陆瓷睁开眼,是在她租住的房子里。

“陆希,到底是谁?”

陆瓷实在是不明白,两年多以来,她一直仿佛做着一个梦。

梦里的人,是她弟弟,可是她根本没有弟弟,她是陆家抱错的孩子。

三年前被赶出了陆家,一个人去了榕城。

她哪里来的弟弟?那个梦那么真实,她实在是不明白。

“铃铃铃......”

陆瓷沉思发呆的时候,手机响了。

“歪,怎么了?”看了眼来电显示,是韩星。

“老大,你是不是忘记,你今天开学典礼要代表新生说话呀?”韩星听着陆瓷慵懒的声音,就意识到了,陆瓷肯定是忘记了,估计还没醒。

“啊。”陆瓷看了眼时间。

十点,距离开学典礼还有三十分钟。

“我马上到,你先去。”

她租住的房子离林斯顿并不远,应该来得及,急匆匆的到了以后,陆瓷在进去以前,被一幕止住了步伐。

看到了一个熟人,很多年不见了,在看了眼时间,还有十分钟,不急。

看个戏,刚刚好。

“不要缠着我,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陆琳儿蹙眉的甩开了拉着她手的人。

“琳儿,为什么?明明一直以来,你都对我态度不错,不是吗?我已经准备好,跟我爸妈说了。”

“我们之间没有任何关系,你不要说这么让人误会的话,我不想被人说闲话。”陆琳儿只觉着眼前的男人格外的烦。

“真有趣。”陆瓷听着这烂俗的对话,自言了一句。

声音也不大,但许是她的停驻时间,以及离得近,所以被听到了。

陆琳儿对自己跟旁人的关系,一向比较保密。要是被她的母亲知道了,肯定会被说的。她要在她的家人面前,时刻保持着完美。

因为,她不想回去榕城。

“谁?”陆琳儿这一声谁,娇声的语气,却透着几分冷淡。

陆瓷唇角带着笑意,从拐角处走了出来:“好久不见。”

陆琳儿见到跟她穿着一样校服的陆瓷,双目骤然放大,这是十分震惊的表现。

南柠不解陆琳儿跟忽然出现的女生,有什么关系,就感觉陆琳儿似乎紧张了不少,很奇怪。

“你,你怎么会在这?”陆琳儿几分奇怪,身体努力维持着没什么变化,只是声音的颤抖出卖了她的情绪。

这不应该,陆瓷怎么会出现在这?她该在榕城,在榕城变成一个小太妹,或者是早就死在了榕城,而不该出现在这!

“我?”陆瓷淡然的转了个圈,是想让陆琳儿看清楚她身上的校服。

她眉目间没有敌意,情绪也隐藏的非常好。

“如你所见,我是林斯顿的新生,陆瓷。”

最后一声自己的名字,她仿若从地狱而来,来索命。

她的确是来索命的!为了这一刻的重逢,她付出了太多。那些所受的苦难,她都会一一还给,眼前的人。

她所有悲剧的来源,跟眼前人,脱不了干系!

 

陆琳儿眼神微微躲闪。

“欢迎你回来。”

现在旁侧有其他人,她不可以露怯,也不可以跟陆瓷针锋相对。她完全没必要针对陆瓷,不过就是个被抛弃的人罢了!

陆家被赶出去的人,有什么值得她害怕的?只是三年前初次见到陆瓷的时候,那个时候,她是胆怯的。

陆瓷充满着骄傲,而她恍若是做梦!可是现在不是三年前了!

现在陆瓷才是那个丧家之犬,而她是陆家的大小姐,谁都取代不了。

陆瓷不过是抱错的孩子,而她是陆家亲生女儿。

“以后就在一所大学,多多指教。”陆琳儿跟她装,那她也可以装。

她有的是时间,跟陆琳儿玩,还有一个人还没登场呢,她很有耐心!

“你是回来,我是欢迎你的。指教算不上吧。”陆琳儿脸上的笑意很勉强。

她最讨厌,陆瓷这自信的样子。

她喜欢看当年陆瓷被赶出陆家,那孤苦无依的可怜样!那才是陆瓷该有的样子!

她偷了她将近十五年的光阴!

“谁知道呢。”陆瓷笑意还在,语气淡淡的。

陆琳儿觉着陆瓷定然没安好心。

可是她又没错!

“琳儿,你没事吧?”南柠能够感觉得到,陆琳儿此刻是有些紧张的。

陆琳儿看了眼南柠,神情自若。“我的事情,自己会处理好。”

之前她就不想跟南柠有什么,这会陆瓷在,那就更不能让陆瓷知道她跟南柠的关系了。

她可不想有把柄到陆瓷的手里,陆瓷就是泥泞里的人,肮脏不堪。

从榕城到林斯顿?指不定陆瓷用的是什么法子。

陆瓷就看着陆琳儿装,她不拆穿,在低头看了眼时间,选择了离开。

“她好没礼貌。”在陆瓷离开以后,南柠同陆琳儿说着。

他看得出来,陆琳儿不喜欢陆瓷。

陆琳儿听着南柠的话,她却没开口,赞同或否认,一个字都没有。

陆瓷没有礼貌?没错啊,她就是没有礼貌。

因为曾经的她,根本不需要礼貌。

曾经是陆家大小姐的陆瓷,要什么有什么,谁见着了她,都得礼让三分。

不像她,在榕城苟延残喘。

为什么,为什么陆瓷从榕城里走出来,不是怯懦不安?

她凭什么这么自信?

她恨。

陆瓷不该再次出现。

南柠并非京广市土生土长的人,所以他不知道。

陆家曾经的大小姐,叫陆瓷,刁蛮任性,骄纵极了,是京广的小霸王。

不过怎么说那都是三年前的事了。

那会陆家出了这么一桩不光彩的事,在事情发生没多久,就给压了下来,谁也没再讨论。

三年过去了,时间能够洗礼很多人跟事。

当年陆瓷去了榕城,谁都没想过她还能活下来,因此也就默认她死了。

曾经跟陆瓷认识的人,因着陆琳儿的优秀,也逐渐忘却了,在三年前,陆家的大小姐,另有其人。

陆瓷走了以后,就去了开学典礼,远远的她就看到了韩星在探头探脑的,脸上还焦急的不行。

“老大!!”在看着陆瓷过来了,韩星就差没一蹦三尺高的招手示意了。

陆瓷掩面,韩星是有多担心她找不到他啊!!

 

“大惊小怪的。”陆瓷到了韩星的身旁坐下,嘀咕了一声。

“这不是担心你迟到嘛。”韩星在陆瓷面前,不论怎样都是很听话,任说的样子。

谁都不知道,此刻考入林斯顿,在陆瓷眼前乖顺的韩星,曾经就是让人避而远之的校霸。

“没事,刚刚好。”陆瓷知晓韩星关心她,不再说什么。

她本就是踩点,所以没坐下几分钟,就被喊上台了。

对于上台这个事,陆瓷并不胆怯,她经历的大风大浪多了去,不过是个新生庆典,真没什么可以放心上的。

当陆瓷接过主持人的话筒,站在主席台上的那一刻。

底下或多或少,有些议论声。

陆瓷。

这个名字,对部分人来说,不算陌生。

只是却有些遥远。

三年前狼狈离开京广的人,不该死在榕城,反而考入了林斯顿?

这不可思议的很。

议论声过后,更多的是觉着,这是认错人了。

陆瓷不可能是那个陆瓷。

旁人不知道。

可是底下的陆琳儿清楚。

陆琳儿比陆瓷要晚些回来,当看到陆瓷在台上致辞,陆琳儿脸上的笑意,比任何时候都要勉强。

如果被母亲知道,她以第二的成绩进林斯顿,是因为被陆瓷压了一头。

她会得到怎样的视线?

从榕城回来京广,她也曾以为是幸福生活在等着她。可实际上?父母的感情不和,母亲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她的身上,她必须事事做到完美。否则就会面对母亲失望的眼神。

记得刚来京广,有些跟不上学习进度,初次月考考了第二的时候。

那时候母亲的眼神,她永远记得。

以及出席晚会,她最初窘迫不以,母亲不会多说什么,只是她无声的透露出来,她不喜欢那样的她。这比她逝世的养父母,还要让她压抑。

可是她没有其他的选择!即使压力很大,但不可否认,在陆家,她衣食无忧,她只需要学习,让自己变得更完美就好了。

不像在榕城,她什么都得靠自己。

陆琳儿心思飘远,陆瓷在台上讲话完毕。

讲完以后,陆瓷下台就准备直接回去自己的位置,可是被另外的人叫住,说老师找她有事。

陆瓷心里觉着奇怪,却也去了。

在后台,她没见着老师,倒是见到了一个陌生人。

不,也不算陌生,感觉有点熟悉。

眼前人的样子,她没有见过,可是他的轮廓,却给了她异常熟悉的感觉。

“你好,有同学说,老师找我。”压下那熟悉感,陆瓷客气的问着,眼前唯一的人。

很神奇,开学庆典,这后台只有他一个人。不对劲。

“你,叫什么名字?”霍然凝视着陆瓷,语气有着一丝丝的颤音。

陆瓷上下打量了一眼霍然,心底疑惑丛生,这人认识她?

陆瓷并不认识霍然,只是觉着这人的轮廓有点眼熟。

鉴于这一分眼熟的面子上,她说了自己的名字。

“陆瓷。”

“我们以前是不是见过?”霍然听完陆瓷的名字,暗自奇怪,他对这个名字没印象。

只是陆瓷给了他一种格外熟悉的感觉。

所以他让人把陆瓷找了过来。

“?”

陆瓷心里就一个感觉,这搭讪过时了。

 

最新更新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