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份相思一份情
  • 一份相思一份情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佚名
  • 更新:2022-03-29 09:56:00
  • 最新章节:第3章 神秘画像
点击阅读
认识游莫谦之前,乔慧的世界是单调的黑白色,认识他之后,她的世界全黑了!但那又怎样,爱情来的猝不及防,她偏偏好这口,于是,意外邂逅的两个人谈起了甜甜的恋爱。可惜,爱情来得快,去的也快,乔慧眼睁睁的看着游莫谦跟别的女人结婚时,她的心彻底被伤透。尔虞我诈间,她被杀的片甲不留,准备放手时,某人却又缠了上来……

《一份相思一份情》精彩片段

夜色如墨,星辰灼亮。

洛山公寓169号门口,一个身材高高瘦瘦的女孩按动对话按钮,颤巍巍地问了句,“有人在吗?”

等了很久都没等到任何回应,乔慧有些窃喜地勾起唇畔,“果然没人!”一番左顾右盼后,小心翼翼按动了设在墙上的电子密码器。

六位数字按下,吱嘎一声,上等檀木质地的门很快开了。

乔慧提起长裙,如同兔子般快速地窜进去。

门关上的一瞬,不放心的又喊了好几声,确定没人之后才打开灯步上二楼。

脚步,在主卧室的门口突然停下。

她咬了咬唇,目光落在了金属质地的转柄上,不由皱起了眉。

自打职介公司盖章签名接下这间屋子的打扫工作那天起,合同上清楚明白地写着:不能擅自进入甲方的卧室,若是进去,和甲方的雇佣关系立即结束。

当然了,她是乙方,永远被甲方压制的乙方。

她只是江城一所艺大表演专业的大学生,三年来,一直半工半读。

面对每天三小时,一小时一百元的钟点工收入,她完全没有拒绝的理由,更别提这份工作是她抢破头皮才争到碗里的。

为了钱,乔慧始终牢牢恪守着这条。

可这一瞬,她竟没来由地抬起手,扭了下卧室的门柄。

一阵清淡的香气刹那间萦绕在乔慧的鼻尖,这种味道淡得似有若无,却让人无法否定它的存在。

深吸了口气,下意识地往门里探上一眼,“这屋子里到底有什么?神神秘秘的。”

职介公司的人说今天屋主要出门,没十天半个月的回不来,进去看看应该不会被发现吧。

脚步才刚刚迈开,倏得又收了回来。

每个人都有隐私,窥探别人的隐私是很不道德的行为。想到这点,她撇嘴摇了摇头,便想把门关上。

楼下突然‘咔嚓’一声,走廊里的灯一下子全灭了。

紧跟着,静谧的空间传来厚重地脚步声。

不同于一般走路,划过耳际的步履显得很凌乱,没有节奏感。

她一惊,反射般地躲进了屋子,悄悄将门关上。

窗外,树上的蝉鸣声划破了空气的寂静,整间屋子只有几缕淡淡的月光从窗户里散进来。

她缩在阳台一角,手心直冒汗,恨恨地嘟囔了句,“不是要出远门吗?中午来打扫的时候明明看见连行李箱都准备好了。难不成进来的时候门没关死?遭小偷了?”

借着月光,她一眼便看见身旁的高尔夫球杆,一把拿过,紧紧攥在手里。

只是.....

乔慧愤愤地用手敲了下自己的脑袋。

接下这份工作差不多已有半年时间,可屋主神神秘秘的,从来没有露过面,每个月的工资也是走的银行卡。

她除了知道这间屋子的主人是个男人,姓游,其它的一概不知。

反倒是自己填写资料的时候,身份证,学校,家庭地址之类的全被对方知道得清清楚楚。

楼下客厅的墙上也没有一张人物照片,悬挂的都是些看上去有点年头的古老字画,就连摆件和客房的布置也透着浓稠的复古气息。

以至于乔慧一直认为屋主的年龄一定超过四十了,相貌么,她潜意识里认为他是那种秃瓢的类型。

但他到底长什么样?怎么分辨是小偷还是屋主呢?难不成不管三七二十一,上去就打?

混乱的思绪被声音惊扰,卧室的门,开了.......

一股寒凉之气倏得钻进乔慧体内,脚步声渐近,她身体里的凉意就愈发清晰。

阳台和客房中间有层薄薄的纱幔,阻隔了两人的视线。

灰暗静谧的空间唯有挂钟秒针‘滴答滴答’转动的声音。

“谁?”

划过乔慧耳际的音色有点暗哑无力,却好听地要人命。从声音上辨,这男人绝对没超过三十岁。

但乔慧脑海中屋主的形象早已定格,突然冒出个年轻男人的声音,她的第一反应便是:小偷?

忽然间唰得一声,纱幔被拉开,她的心脏差点当场就从胸膛子里蹦出来。

光线极度黯淡,她的视线里出现了一双男人的皮鞋。

乔慧一咬牙,一闭眼,起身扬了扬手。

心想着不管是小偷还是屋主,只要把人打昏从这里逃出去再来个死不承认,兴许还能逃过一劫。

可棒子还没来得及落下,一具颀长健硕的身子向她倾斜。

下一秒,她已被死死压在地上。

浑厚的男人气息落在她脖颈处,不经意便沾染了他炙热的体温。

乔慧狠狠一怔,惊呼出来,“你,你,你谁啊你?起开!”用尽全力去推,可身上的男人却纹丝不动,就如死了一般。

细长的柳叶眉蹙动了一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哪有小偷一进门就扑街的?或许,可能,难道,他就是游先生?

当这个突然滋生的念头从脑海中一闪而过,她反射般地嘶了一声,推攮了几下,“喂,喂!”

依旧没有反应。

乔慧深呼吸了好几次,使出全身力气那么一推,男人的脑门‘咚’的一声砸在地板上。

倾泻进来的月光朦胧散在他俊逸的轮廓,浓黑的眉,长长的睫毛,高挺的鼻梁,还有,好看的唇形。

视线下移,衬衫的纽扣随意松开了几颗,露出男人宽阔的胸膛。

他的身上有种特别淡的香味,也只有刚才近距离接触的时候才能闻到。

这个人,安静平躺的时候也不难看出他的身高很高。

乔慧是个很神经质的人,一般这种情况下撒腿就跑才是王道,可她竟然悄悄地躺在他身旁,用手比划着自己和他的身高差。

坐起来的时候,乔慧嘴里呢喃了句,“应该有1米85,腿儿可真长。”

几秒过后,冷不丁的,一句虚弱暗沉的嗓音响起。

“83.”

她倏得站起来,往后猛退好几步,指了指依旧紧阖双眼的男人,惊问道,“你谁?没事扑什么街?”

再也没有从这个人嘴里听到只字片语。

乔慧的脚步往他跟前挪了几步,微微佝偻下身子,仔仔细细打量了几眼。

从穿着来看,还挺人摸人样,甚至就连他安静的时候也难以掩盖从骨子里流淌出来的贵族气息,看着不可能会是小偷。

八九不离十是这屋子的主人,可他怎么会一进来就倒地呢?声音听上去也很虚弱,身上也没有酒味。

唯一的可能性就是他病了。

乔慧在他身旁踱步,突然在他腿上轻轻踢了脚,唤道,“喂,你,是游先生?”

他缄默不语,早已虚弱得没有一丝半缕的气力。

真病了?

乔慧蹲下身,用手探向男人的额头,才刚触及便缩了回来。传至手背的温度差点烫了她的手。

“这么烫?这样下去不烧死才怪!”手刚伸出去想去撩他又缩了回来,用微不可闻地声音念道,“关我屁事?烧得神志不清才好呢,明儿个不就什么都记不起来了?”

脚步才刚刚迈开,身后又传来一道声音,“冷!”

乔慧哭笑不得地咬咬牙,转身时双手一把插在腰际,嘀咕了声,“我今儿个真是倒血霉。”

事实上,她大半夜出现在这里还摊上这么个破烂事,全因拼出租车时手提包被先下车的乘客给偷走。

司机半路残忍的赶她下车,没有手机,没有钱,离住处又有十万八千里,足足走了一条长街才走到这里。

原本听说屋主出远门,想在二楼的杂物室借宿一晚的。

结果倒好!

乔慧无奈地摇摇头,走到他身旁想把人拖起,可就凭她那点小力道,压根没办法将他拖到床上。

几次下来,累得乔慧满头大汗。

“管他,就地。”语落,她借着月光摸索着卧室里的开关。

好不容易找到了开关,可灯却没有亮。

“断电?”乔慧皱了皱眉,打开卧室的门,按了下走廊上的开关。

眼前,依旧一片漆黑。

她惊呼出来,“真断电?”

贴在墙壁上的身子滴溜溜地滑下来,她这会真是欲哭无泪。很想拔腿就走,可见死不救似乎又太狠了些。

瘫在地上几分钟后,乔慧还是站了起来,一双清澈的大眼睛往门里斜了一眼。

幸好在这里已经工作半年多的时间,就算没有灯,她也能知道房子的格局。

从洗手间里拿来一条毛巾,沾上水轻轻地敷在他的额头。

他的身子瑟瑟发抖,乔慧只得又从床上扯过被子给他盖好。

不经意地在他身上多停留了一眼,这一眼,却让她的耳根莫名地热起来。

虽然只有淡淡的月光,但乔慧还是很轻易便看到那坚实得如同石头般的胸膛。

起伏的频率是最勾人的手段。

这个人,只是安静躺着,什么也没做,却过分张扬地体现着了男人强大的魅力。

目光从他胸口缓缓上移,落在他深镌的五官上,她忍不住叹了句,“长得真好看。一点也不比娱乐圈里众星捧月的男神差,你这张脸啊,要是去拍戏,准能火。”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他睡得很沉,热度也退了些。

乔慧往窗外看了眼,大半夜又身无分文的,她实在也没地儿可去,心想着小睡个一两个小时再溜也不迟。

眼皮子越来越重,很快,她没心没肺地坐在他身旁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黎明的晨光已代替夜晚的漆黑,薄薄一层光线笼罩在天际。

她睡眼惺忪地揉了揉眼睛,差点惊呼出来,天都已经放亮,自己居然还在这里。

身旁,陌生的男人依旧静静地躺在。她伸手,往他额头上探了下,烧已经全退了。

“救你一次,也不指望你还我。”拖着酸麻的腿,她抖了抖衣衫站起来,抬眼的瞬间,一张复古的人物水墨画引起了她的注意。

脚步,不由凑进床头那面墙上。

一副纸张早已泛黄的画像中,有个男人骑着一匹马,剑眉星目,英气逼人。

可关键不是这个!

乔慧反射般的转脸看了一眼地上的男人后又将目光移向墙壁上的人物画,画中的男人和他长得几乎一模一样,只是穿着上面差异太大。

画纸右侧底部的位置还有一行小字:甲寅七月初七,崔寅....

她抓了抓脑袋,最后几个字是什么,和鬼画符似的过分潦草?

突然,一声低叹从他鼻腔里散出来,乔慧斜睨他一眼,见他似乎快要醒过来,整个人慌乱地奔出门去。

古色古香的房间里只剩渐渐睁开双眼的游莫谦,他支撑着身体坐起来,额头上的毛巾滑了下来,身上还盖着自己的被褥。

游莫谦的英眉轻轻一蹙,目光落在墙上那副泛黄的画像上,暗沉的双眼浮动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冷意。

一份相思一份情章节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