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恋倾心总裁深深爱
  • 医恋倾心总裁深深爱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萧竹影尘
  • 更新:2022-04-02 09:14:00
  • 最新章节:第003章 你不想活了
点击阅读
楚婷结婚了,嫁给了一个被认为是魔鬼的男人。外界传闻,墨家大少爷嗜杀成性,他只爱自己的手术刀,他的前几任妻子最后都没落得好下场。这些传闻十分骇人,她又怎么不害怕?可是墨家老爷子有交代,只要能够为墨家开枝散叶,她就可以得到想要的报酬。楚婷决定拼一次试试看,抱着视死如归的心情她见到了新婚丈夫,没想到对方样貌惊为天人,这样的男人真的是魔鬼吗?

《医恋倾心总裁深深爱》精彩片段

没有婚礼,没有宾客,甚至连对方面都没见,楚婷嫁进了A市第一豪门墨家!

传言那个男人只爱手术刀,不爱女人!

传言他有多英俊如斯,就有多嗜血如魔,楚婷本不相信,只因那个男人出差在外,直到晚上她被拉进惊悚的实验室,纤瘦身躯被强行按在冰冷的实验台上,方知传言不歁人,恐慌袭上心头,她惨白着脸,惊恐的大叫:

“墨宇文,你混蛋,放我下来,我是你老婆,不是小白鼠!”

原本以为他今晚不会回来,楚筱筱洗完澡出来,卧室门突然被一脚踹开,墨宇文卷着怒意而进,不由分说把她从主卧室拽进冰冷的实验室……

清冷的灯光下,墨宇文阴沉着脸,周身散发着冰寒,一手控制着她,一手熟练拿起旁边针管,把她从头到尾一番打量,咬牙切齿地说:

“你既然不经我同意就领了证,难道你不知道,老爷子让你进墨家大门,就是让你给爷做小白鼠,任爷解剖了研究每一个细胞,听说一周前你差点被一场大火烧死,一连三天眼睛流血不流泪,正好,爷正在做一项特殊研究,今晚就挖了你眼睛,看看是什么原因……”

一周前楚氏药厂失火,楚婷的父亲被烧死,她流了三天血泪,被传为女鬼,人人谈之色变,她原本的未婚夫退了婚,他家老爷子却趁他出差在外,把这个人见人怕的女人弄进墨家,还不经他同意就领了证,莫名其妙成了他老婆。

想到此,墨宇文周身倏地涌现出肃杀之气!

空气也为之一凝……

楚婷身子一颤,见他按下旁边开关,她身子顿时被禁锢,心又陡然一慌:

“不,不是的,我的眼睛没有问题。”

长长的针管在她语无伦次的声音里逼近,墨宇文嘴角勾起嗜血的弧度,邪肆地道:

“有没有问题,等我研究才知道。”

“墨宇文,我们有话好好说!”

“这是你身为墨家少奶奶的义务。”

见鬼的义务!

楚婷脑海里浮出自己被肢解了做实验的可怕画面,视线触及实验室里几具恐怖的人骨架,惊恐漫过理智,声音颤抖得不成样子:

“墨宇文,我离婚,离婚,我跟你离婚还不行吗?”

“离婚?”

细长的针管停在咫尺之距,随时可能扎进她手臂,手术刀在灯光下闪烁着冰冷的光,墨宇文微扬的语音透着质疑和嘲讽,不知是不相信她会离婚,还是不相信她离得了婚?

楚婷顾不得他的质疑,只是想快点逃出这恐怖的实验室,逃离这个可怕的男人,连声保证:

“对,我离婚,我保证明天就告诉你爷爷,我宁愿公司倒闭也不要跟你这BT过日子……你先放我下来!”

“你以为墨家的大门是你想进就进,想出就出的?”

墨宇文薄唇嘲讽的勾起,真是不自量力。

“那你要我怎样?”

楚婷一脸茫然,视线扫过一旁的人骨架,身子又是一个寒颤,她想看清他是不是吓唬她,可是她怎么也看不清楚,他眸深似海,晦暗幽深。

“除非……”

墨宇文俯身,在她耳畔低语一句,随后冷笑着说:

“我给你一月时间,一月内你若不离开墨家,我就用你做活人体实验,先把你的眼睛挖出来,再把肉一片片切下来……”

“我能,我一定能!”

楚婷咬牙切齿,为了自己的小命,她什么都愿意做。

他轻轻一按开关,禁锢她的器械离身,她狼狈地跳下实验台,像是后面有鬼追似的,一秒钟都不停,跌跌撞撞地跑出去。

实验室里,墨宇文漫不经心地收起针管和手术刀,深暗的眸子里掠过一抹冷笑,老爷子真是越挫越勇,之前那么多女人被他吓走不但不死心,还给他直接弄个老婆回来。

难道他以为这个楚婷有着一双流血的眼睛,他就会特别对待?

“爷爷,那个楚婷和之前那些女人一样,吓得逃走了,麻烦下次看准一点,别再阿猫阿狗都往我家领。”

不待对方说话,他便切断电话,把手机往茶几上一扔,狭长的眸扫过室内人骨架,笑着离开实验室,解决了那个麻烦,今晚可以睡个好觉了。

***

“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都必须把宇文办了,为墨家开枝散叶,要想得到墨家庇护,就必须成为宇文‘真正’的女人。”

想到墨老爷子的吩咐,楚婷狠狠一咬牙,把老爷子交给她的‘好东西’放进茶水中,老爷子说那是无色无味,不论墨宇文是多么出色的医生,他也绝对发现不了。

为了保住爸爸的药厂,她只能豁出去了。

刚放好药,门外便传来脚步声,接着是墨宇文恼怒的声音:

“楚婷,开门!”

他以为她早吓得逃出别墅了,不想居然在他卧室里,还锁了门。

“你睡客房去。”

她的话听在墨宇文耳里,俊颜蓦地凝上怒意,不知天高地厚的野丫头,还想霸占他的房间。

又砰砰几巴掌拍在门上,墨宇文恼怒的话语夹着威胁如利箭穿透门板:

“楚婷,我再说一遍,不想睡着了被解剖就马上开门。”

这是他的地盘,她还敢反了不成?

“我就是不想被解剖才不能开门,而且我要留着清白之身找个好男人,不然怎么和你离婚?”

楚婷声音坚定而倔强,是他说给她一个月时间的,她自然不会立即离开。

“我数三声,你要是不开门,我保证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墨宇文冷嗤,即便不能要了她小命,整她绝对不在话下。里面的人似乎权衡了一番利弊,最后打开门,一脸防备地盯着他。

“睡客房去!”

墨宇文冷眸扫过,随手一抓一甩,楚婷纤瘦的身躯被他甩得一个踉跄地撞到门上,她闷哼一声,急忙抓住门框稳住身子,深吸气,杏眸圆瞪,不甘示弱地吼回去:

“我不睡客房,只要一天没离婚,我一天就是墨家少奶奶,有权利睡这主卧室,你要是不想跟我一起睡就自己睡客房去,还有,你要是男人就别总是威胁,吓唬我!”

“哟,你的胆子又回来了?”

墨宇文浓眉一挑,狭长的眼睛危险地眯起,似乎有些意外刚才吓得要哭的人,转眼又敢横了,看来传言不假,这黄毛丫头真是被惯坏了的主。

楚婷倔强地一挺胸,扬起下巴道:

“我不是被吓大的!”

墨宇文冷笑,玩味地盯着她:

“那刚才是谁吓得求饶?

楚婷只当没听见,不顾他的威胁,径自走向沙发,端起刚才自己倒的茶水扬头就要喝下去,冷冷地说:

“刚才是刚才,现在是现在。”

水杯还未挨嘴,斜刺里一只大手突然夺走了她的杯子,墨宇文岂能任她一个小丫头在他的地盘撒野,沉着俊脸,冷冽的声音溢出薄唇:

“连杯水都不知道给爷倒,还敢以墨家少奶奶自居,明天让那老爷子找人教教你墨家的规矩。”

“你没长手啊,喝水不会自己倒去,这是我倒的,还给我!”

楚婷瞪他一眼,伸手就要去抢,墨宇文长臂一伸,她便抓了空,正想再抓,他却身形一转,扬头,一杯水咕噜咕噜进了喉咙,空杯往她怀里一扔,傲慢地丢下一句‘爷洗完澡出来不想看见你,要么滚出卧室,要么滚出我家!“

从浴室出来,墨宇文阴沉的俊颜染着隐约的红,剑眉紧锁,隐忍着身体里异样的燥热,冷眸扫过茶几上的空杯,想起刚才楚婷离开时的冷笑,顿时一股怒火冲上脑门。

好一个楚婷,居然敢算计他。

“楚婷,给我滚出来!”

楚婷回到客房刚躺下,门外便传来墨宇文恼怒和粗暴的踹门声,知道他是药性发作,楚婷心里既紧张又害怕,那人对门都那么粗暴,让他进来,那不把自己给撕碎了。

横竖都是死。

“你发什么……啊……”

门刚开一条缝,便被大力踹开,幸好她闪得快,没被撞到,然而下一秒却被那人一把抓住,摔在喜气地红色波斯地毯上,痛得她两眼冒金星。

“楚婷,你敢对爷下药,信不信爷今晚弄/死你?”

墨宇文染了情/yu的英俊脸庞泛着不正常的红,眼底噙着暴怒,如被惹怒的狮子,异常骇人。

他一双眼眸死死盯着被摔在地上的女人,该死的,她不仅对他下药,还用了让人无法自控的药量,他身体里像是有一股火在乱窜……

“不关我的事,是你自己要喝那杯水的。”

楚婷忍着痛,倔强地扬着小脸,睡衣里的美好若隐若现,若是平日,墨宇文或许能视而不见,可此时此刻,她白嫩的高耸和修长的双腿……于他都是致命的吸引!

眸光停落在她起伏的胸前,腹部又骤然一紧。

他眸底划过狠戾,弯腰捏住她下巴,在她挣扎里加重力度,她顿时疼得拧紧了眉,染上氤氲的双眸娇弱惹人,看得他心神一旌,冷冽勾唇,如暗夜撒旦,魅惑嗜血:

“楚婷,爷真是小瞧了你,那么多女人,你是第一个骗过爷的。”

楚婷疼得两眼泪花,挣扎不开他的魔爪,心头不禁恼怒:

“墨宇文,你放开我。”

他手一收,她上身便被拉至他面前,他弯着腰,炙热的气息喷洒在她小脸上,冷眸扫过她睡衣里的美好,呼吸变得粗重:

“既然你这么想让爷上你,那今晚,你就把爷侍候得舒服了!”

话落,他手掌一翻,原本捏着她下巴的手按住她脑袋往下一按,另一只一抬,只听空气里‘哗’的一声响,楚婷身子一凉,如玉的肌肤顿时暴露在空气里。

“啊!”

出于本能地惊呼出声,当胸前窜过尖锐的痛意时,她气愤的对着那人的大腿狠狠咬下去……

“死丫头,你敢咬我!”

墨宇文恼怒,一把将她推倒地地毯上,高大身躯顺势覆了上去,滚烫的身体压上她清凉的肌肤,仿若一股清泉流过心田,情不自禁地呻/吟出声……

“咬死你!”

“楚婷,今晚爷不让你求饶就不是男人!”

没有温柔,没有怜惜。

“墨宇文,你也不过如此!”

她不求饶,他越发疯狂的掠夺,她越是倔强地嘲讽,他让她痛得躬了身子,她在他身上留下满身红痕,宽敞的客房地毯上,他们像两头相互嘶咬的狮子,互不相让……

医恋倾心总裁深深爱章节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