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诛神
点击阅读
苏白衣离开家整整十三年,这么多年来在战场上浴血奋战,见惯了生死,他以为自己的情绪不会为任何人波动。可是当他意外得知自己有了一个女儿之后,内心竟然止不住的欣喜,原来这就是父女情深,这就是爱的感觉。可是女儿如今的生活过得并不如意,在学校中受尽了欺凌。得知这般情况,战神怒发冲冠,胆敢欺辱他苏白衣的女儿,一定是嫌活得太久!

《白衣诛神》精彩片段

中原之地,泰山之巅。

原本皓月当空,银辉泻地。可倏地一阵风起,黑云翻墨,尽染天地苍穹。

一时间山无,月隐,伸手不见五指。

突然!

一道奇形怪状的电光将无际天幕撕裂,紧跟着一道惊世天雷从九天深处,狂劈而下。

咔嚓!

雷声过处,地动山摇,天地无不为之变色。

紧接着,又是第二道天雷落下。

随后第三道……

第四道……

九道!

前后总计落下了九道惊雷!

“天雷九道!莫非是有人在那里渡劫升仙?!”

“靠!难道那个传说真的是真的?”

隐藏在世界各个角落的绝世强者见此异相,不由尽皆震惊骇然,随后纷纷冲天而起,直奔龙国而来。

传说,当古武者炼到至极至强之时,便会招来九雷天劫,若能抗下就能羽化飞升,登临仙境。

惊雷落尽,圆月复明。

这时,人影一闪,却见一个白衣人迎着如轮圆月,踏空而去。

在他身后,原本巍峨的泰山之巅此时尽是碎石断壁,早已不复昨日雄姿。

惊雷落处,没有人知道苏白衣并不是渡劫成仙,而是从修仙之界意外返回。

……

双槐古巷,长达千米,因为巷口长有两棵千年古槐,而闻名保城。

每年古槐盛开,便会香飘白天,甜透夜晚。

今年又值花开时节。

“离家十三载,今日复又归,岭南梅香三千里,哪及老槐新雨后?”

街口,苏白衣轻轻呢喃道。

言毕,他近似贪婪的一连深吸了三口。吸的是槐花的香气,但入肺的却是家的味道。

而后,他缓缓睁开眼,目光灼热的看向了古巷尽头。

那尽头处,便是他的家。

十三年前那个晚上,他本以为自己会命丧河底,谁成想机缘巧合之下自己竟然穿越到了一个修仙世界。

在那世界中,三千年的时光让他从一介凡人修炼到了仙尊之境,只要再进一步便能成就仙帝之名。

孰料,沧源一战竟被最亲兄弟所背叛,数人围攻之下,眼看他就要不敌被杀,可就在这时候却有一道无比诡异的耀眼白光闪过。

随后,他便被卷入了一道虚空裂缝之中。

没想到,这道虚空裂缝的尽头,竟然是他已经离开了十三年后的地球。

仙界千年,他已经阅尽千山,心无波澜,即便是面临死亡,亦是一样。

可,此番回来却又让他心中波澜再起。

因为,在这里有他的两位双亲,一位至爱。

十三年前被人扔进河底的那时,他最放心不下的那三个人。

本以为再难相见,没想到他又回来了。

“爸,妈,你们二老还好吗?”

“还有你,红妆……”

只是,前一句他眼中还是满是思念的亮光,可下一秒那光却又黯淡下来。

十三年了,怕是她早已经为人妻母了吧?

如果……

可惜,在这世间根本没有如果……

轻叹一声,苏白衣举步踏上了古巷里的青石板。

“妈妈!奶奶!你们多保重!如果有下辈子,伊伊还愿意做你们的孩子!”

就在这时候,一个小女孩儿的喊声突然从空中传来。

声音撕心裂肺,让人不禁动容。

循声望去,就见距离古巷千米处的摩天大楼楼顶站着一个年纪不过十二三的小女孩儿。

她五官匀称,精致,十足的一个美人胚子。只是此时满是泪痕的小脸儿乌青肿胀,不知道是被谁打的。

“爸爸!爷爷!伊伊来找你们了!”

再次喊声,小女孩儿两眼一闭,向前纵身一跃。

小小年纪,到底受了什么天大的委屈才会跳楼轻生?

苏白衣眼波猛然一动,瞬间原地消失。

等他再出现时,已经怀抱那小女孩儿落在了楼顶之上。

可能是高空落下受到了惊吓,小女孩儿已经陷入了昏迷之中。

“小姑娘,小……”

苏白衣轻轻唤道,可刚唤了一声,瞳孔便是骤然一缩。

因为他赫然发现小女孩儿的脸,简直就是他那张脸的缩小版!

而且小女孩儿的脖颈间戴着一个葱白的小玉佛,和当年他买给柳红妆的竟然一模一样!

难道……

苏白衣心脏猛地一跳。

接着突然想起,在他被扔进宝成河的前一晚,他曾经和柳红妆深入浅出的谈过一次人生,而且完全没有采取任何安全措施。

那是柳红妆唯一最为主动的一次,所以,他印象很深。

难道这小女孩儿是我的女儿?

闭上眼,深吸一口气,苏白衣将右手放在了小女孩儿的头顶。想要靠读取小女孩儿记忆的方式,来确定一下小女孩儿到底是

不是自己的女儿。

可没有想到的是,入手之下却有一种心如死灰般的绝望气息扑面而来,如同秋晨的白雾,忽的一下便将他的意识包裹了起来。

而且那种绝望气息无比的浓重,仿佛含着千年的怨念和无尽的愤怒。

即便是苏白衣已经位列仙尊境界,也是差点儿被那种绝望气息所感染。

皱皱眉,苏白衣暗自施展神通荡去那绝望气息,小女孩儿的记忆随之开始浮现。

小女孩儿叫苏念伊,今年十二岁,正是他和柳红妆所生。

没想到红妆竟然给我生了个女儿……

苏白衣不由面露惊喜,可紧接着他却是眉头倏地一皱。

女儿才十二岁年纪,为何绝望到要跳楼自杀?她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下一秒,他加快了对女儿记忆的读取……

瞬间,女儿被几个同学疯狂抽打耳光,然后被逼下跪磕头,接着又被扒光衣服的画面一一浮现脑海。

生为人父,谁又能受的了自己的孩子被人如此欺负?!

猛地,他睁开了两眼!

再看他,一双虎目早已经猩红如血!

周身爆发出的戾气更是直冲九霄云汉!

天空之上,方才还万里无云,湛蓝如海。

可伴随着苏白衣如血双眸的睁开,天地之间顿时飞沙走石,风起云涌。

黑色的阴云像是感觉到了他的愤怒一般,纷纷从四面八方蜂拥而聚。

那阴云越聚越多,越积越厚,方圆百里黑压压的一片,给人感觉这天……

怕是要塌了!!

低垂的黑云之下,漫天的风沙之中。

一个双目猩红如血的男人,抱着一个小女孩儿,一步一步的向萧家庄园的方向走去。

在他身后那坚石更的水泥地上,赫然留下了两串深达寸许的脚印。

仙界三千年,他苏白衣是出了名的护短。

更何况这次女儿遭此毒打和侮辱,竟然只是因为在课间不小心撞了一个叫萧小小的女生一下,并且当时她还立马真诚的给萧小小道了歉的情况下。

这怎么能不让他怒火烧天?!

然而更加让人愤怒的是,在事情发生以后,女儿找学校领导讨说法,可学校领导不仅没有惩罚萧小小等人,反而却以打架斗殴的理由把她给开除了。

随后,女儿又报了巡捕房,可巡捕房却只是象征性的问了问事情经过,就再也没有了下文。

可事实上,无论学校领导,还是巡捕房的人,没有一个人不知道事情的真相是什么。

但他们谁也不敢说,谁也不敢管。

因为萧小小是萧家人。

而萧家虽然呆在保城这个三级城市,可其在全中原,在全龙国那都是超级豪门的所在。

而萧小小的父亲萧天策,更是让全世界暗势力都闻风丧胆的天龙殿殿主!

世间最强战神!

若论钱财,他富可敌国!

若论武技,他无人能敌!

若论兄弟,他一呼万应!

可,也正因为萧小小的父亲是萧天策,才让苏白衣心中更更更更加的愤怒!

原来,在十三年前初夏的那个晚上,他下班回家,结果刚走到一片小树林旁边时,就听到里面传来女人的呼救声。

当时,他想也没想就冲进了小树林,等冲到里面一看,就见有一个流氓正在扒一个漂亮女人的衣服,而且差不多全都扒光了。

见此情形,他顿时冲了过去。

可他怎么也没想到,对方竟然是习武之人,所以没两下他便被对方给打成了重伤,为了杀人灭口那人更是将他扔进了宝成河里。

幸亏他命不该绝,不然怕是他现在早已经成了宝成河河底的孤魂野鬼。

而那个流氓正是萧天策!

十三年前,他被萧天策所害。今天,他的女儿又被萧天策的女儿所害。

父一辈,子一辈,这是两代之仇!

此时,苏白衣脸色阴沉如水,在萧家庄园那枣红色的巨门前停了下来。

望望挂在大门正中,用鎏金大字写着“萧家庄园”四个大字的巨大门匾,苏白衣又低头看向了怀中熟睡的女儿。

“伊伊,你安心的睡吧。新仇旧恨,两代之仇,今天,为父我一定会讨个说法!”

说完,他再次抬起了腿。

腿起惊雷落!

脚落骤雨来!

咔嚓!

先是一道耀眼的白光闪过,接着一道惊世天雷带着无比气势骇然劈落。

轰!

金色门匾连带着巨大的枣红色木门,瞬间崩塌在地。

紧接着,滂沱大雨呼啸而至!

伴着声声震天的惊雷,阵阵耀眼的电光,苏白衣缓步向前。他周身挟着狂风暴雨,犹如九天神王带着雷霆之怒降临人间。

……

北域,阿索斯山,天龙殿。

奢华宽敞的大殿内,周身带着王者的气势萧天策一手夹着名贵的西巴雪茄,一手捏着高脚杯,杯中是百十万一瓶的啸鹰赤霞珠绝版红酒。

今天,他心情很不错。

因为就在几个小时之前,他消灭了有着最强战神之称的天王殿殿主夏天。

红酒喝完,他拿起酒瓶,心情好,当然得多喝两杯。

可就在这时候,他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这个号只有他的家人才知道。

萧天策手下未停,不过另一只手却是隔空对着远处桌子上的手机一点,下一秒手机接通。

“天策,家里出了大事了,你赶紧回来!”

可,刚一接通,就听话筒里传来一个焦急无比的声音。

萧天策将酒瓶在桌子上一放,脸色不悦的说道,“二叔,你能不能稳重一点儿?只要有我萧天策在,即便是那天塌了也不叫什么大事。”

“天策,你等等,我给你发个视频。”

时间不大,萧天策收到了一个视频。

“爸爸,救我,我不想吃……”

视频刚一打开就听萧小小哭泣的声音传来。

只见画面中,萧小小和四个中学生模样的男女跪在地上,在他们的旁边是一个个蹲坑,里面满是颜色发黄或者发黑的翔。

啪!

下一秒,高脚杯被萧天策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啊啊啊!”

“啊啊啊!”

“敢他妈动我女儿!你怕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的吧?!!!”

萧天策睚眦欲裂,周身更是陡然爆发出冲天的杀机!

那冲天的杀机让整个天龙殿都为之颤抖!让整个阿索斯山都在颤抖!甚至让整个北域的暗势力都在颤抖!

“法克!这是哪个蠢货又惹的天龙殿主动了雷霆之怒?”

“哦,卖糕的!这次怕是天真的要塌了……”

“金刚,传令下去,所有人给我到龙国保城集合!老子要杀他全家!屠他三族!这事儿谁也拦不住我!就是天王老子也不行!”

萧天策双目猩红如血,周身戾气冲天。

他人更是一句话还没说完,便早已经在了千米之外。

竟然有人胆敢逼我的宝贝女儿吃翔……啊啊啊!

大殿之外,一个身材高大,虎背熊腰的男人在听到萧天策的话后,急忙冲进了大殿。

“爸爸,你快来救我啊,好臭啊,臭死了……”

桌子上,手机依然播放着萧小小的视频。

拿起手机只看了一眼,左金刚便急忙打开了天龙殿专属联系频道嘶吼了起来:

“我是左金刚!我是左金刚!呼叫天龙殿所有人!呼叫天龙殿所有人!

战神大人女儿受辱!所有人立刻放下手头上的事情,前去龙国保城集合!

再次重复一遍!所有人立刻放下手头上的事情!前去龙国保城集合!全部!全部!即刻!马上!”

不知何时,左金刚双眸竟然也已经变得猩红如血,周身戾气冲天!

此时,身处全球各地天龙殿所属八大战皇,百名战王,千名战帅,在第一时间收到消息之后……

澳国,堪城。

希尔顿酒店,十八楼,总统套房。

“萧姬伟,老娘半年看不见你,好不容易盼你回来快活一次,结果你他娘做到一半就…

哼!老娘我把话撂在这里,今天你要是敢出这个门,你就永远别再回来!”

铺着白色床单的巨大圆床上,一个姿色艳丽,浑身赤果的女人吼道。

砰!

可回应她的却只是一声无情的关门声。

“萧姬伟!你就是个混蛋!畜生!到底是什么事儿让你急的连老婆不要了?!连这都不穿了?!”

女人带泪咒骂着将一条白色的四角裤狠狠丢在了门上。

与此同时,北域冰原。

寒风如刀,雪片狂舞。

一个古铜色皮肤的壮汉半跪在地,脸色惨白如纸,在他面前的冰面上赫然一片鲜血,显然他已深受重伤。

可即便这样,在他方圆数米之内,却依然不见半点儿雪花。

显然,他是一个战皇境界的武者。

“就这样走了?”

壮汉望着前方雪花中的那点黑影,满脸的难以置信。

和烈火李缠斗三天三夜,最终他不敌负伤,怕是他最多再坚持三招五式就会命丧这北域冰原。

而且烈火李历尽千辛万苦追杀他已经将近一年,所以他肯定自己这次绝对是难逃一死。

可就在这时候,烈火李接了一个电话,而后转身就走,周身还带着比方才还要浓烈三倍的冲天杀气!

只要再多一分钟,甚至是半分钟,烈火李就能将他杀死。

可烈火李却突然就走了,到底什么事儿让他如此着急?!

为什么?

这到底是为什么?

难道是……

猛地,壮汉眼波一抖。

随后,他急忙拿出手机,“快给我查一下!天龙殿到底发生了什么大事!快快快!”

时间不大,手下恢复了消息,“主上,虽然暂时还不知道天龙殿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但天龙殿肯定是出了大事情。

因为全球各地凡是天龙殿所属之人,此时不管手里在忙着什么全都放下了,而且个个跟死了老婆孩子似的,眼睛都红了。”

“噢,卖糕的!”壮汉舔了舔有些干裂的嘴唇,“这是哪个蠢货又招惹了天龙殿?”

此时,除了他以外,世界上其他各种顶级组织和势力也都得知了天龙殿的异常动向。

顿时一个个如临大敌,慌成了一哔,尤其是那些臭名昭著的暗势力,更是吓得全都能躲就躲,能藏就藏,有胆小的甚至直接给家人交代了后事,然后抹了脖子。

天龙殿,当今世界暗势力之王。

属下有八大战皇,百名战王,千名战帅!

如果全员出动,任你再权势滔天,再千军万马,也终将灰飞烟灭,化为粪土!

到底是哪个傻哔不长眼,把天给捅了个大窟窿?!

十几分钟后,消息再次传来。

全球各地凡天龙殿所属之人此时尽皆赶往了各自所在地的机场,无一例外的全部包机赶往了龙国。

这个消息让很多人暗暗松了一口气,可却让龙国军部的人把心紧紧吊了起来。

“为什么?怎么会突然毫无缘由的全部赶来龙国?赶紧给老子去查!!快去!动员所有力量!不惜一切代价!”

军部大佬叶问天脸色凝重的吼道。

天龙殿突然全员集结,这是前所未有的事情!

而且所有人的目的地都是龙国,这也是前所未有的事情!

所以,叶问天肯定,这里面绝对有问题!

而且还是天大的问题!!

“叶老大,虽然不能肯定他们为什么要来龙国,可看这阵势应该是来者不善,咱们要不要派人拦住他们?”

这时,一个军部高层对叶问天说道。

叶问天脸色微微一变,忙吩咐另一个高层道,“张文辉,你赶紧通知下去,凡是天龙殿所属之人,除非万不得已,不准和他们发生冲突。

不!即便是发生冲突也不能轻举妄动!一定要请示军部以后再做定夺!”

“难道我们堂堂龙国还怕了他一个小小天龙殿不成?”

方才说话的那军部高层不满道。

“天龙殿虽然远在海外,但与我龙国素来交好,尤其是最近两年为我龙国解决了好多棘手的问题。所以在弄清楚真相之前,我们不该妄动。

而且天龙殿所属八大战皇,百名战王,千名战帅,此时个个如凶神恶煞,你以为我们想拦就能拦的住?”

叶问天反问一句。

一时间,众皆沉默。

屋内气氛愈发凝重,凝重的令人窒息。

今之武者,分为九级,一二三级为战兵,一般人只要肯付出几乎十之八九都能达到一级战兵。

但二级战兵百人中不过五六,三级战兵千人中不过一二。

四五六级为战帅,万人中不过二三,一人能抵两万精兵。

七八九级为战王,数万人中不过一二。一人能抵五万精兵。

再往上称之为战皇,非天赋异禀者,不能达之。一人能抵十万精兵。

天龙殿所属八大战皇,百名战王,千名战帅,再加上萧天策这个最强战神,和他们硬碰硬无异于以卵击石。

“叶老大,根据大数据比对,推算,天龙殿所属的目的地是中原地区的保城。”

保城?

那不是天龙殿殿主萧天策的家吗?

叶问天眉头一皱。

“快快快!快派人去保城!看萧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时间不大,保城那边便传回了消息,“萧天策女儿萧小小被人从家中抓走了,而且那人还逼着萧小小跪在地上吃翔。”

“什么?!”叶问天脸色骇然一变,随后整个人跌坐在了椅子里,嘴中呢喃道,“萧天策一向视女儿如命,眼下出了这事儿……唉!这天要塌啊,这天要塌啊……”

“这到底是哪个傻哔干的?难道他不知道萧天策是个多大的活祖宗吗?”

五秒钟后,从来不说脏话的叶问天平生头一次爆了粗口。

白衣诛神章节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