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神医赘婿
点击阅读
孟波本是医药领域中的传奇神医,在国际领域,可谓是荣耀无数。然而一个不小心,他从2065年重生回到了他最为狼狈的赘婿时代。前世这个时候的他,因为赘婿的身份而一直备受讥讽、羞辱,日子可谓是苦不堪言。如今绝世医术在手,他自然不允许自己再活的那般的狼狈。不多时,他华丽翻身,给众人来了个措手不及。

《重生之神医赘婿》精彩片段

金川市。

某个小区别墅的卧室里。

一个留着平头的小青年突然从噩梦中醒来。

茫然四顾。

突然脸色大变。

“这不是林家别墅?我怎么回了林家?”

“我不是应该在准备2065年国际中医交流大会演讲吗?”

“难道?”

“天啊!我重生了?”

......

孟波一生从事中医事业,国际知名,荣誉无数。

首都医科大的首席中医教授,国际中医研究院院长,世界中医协会的荣誉主席......

享受国家特殊津贴,将中医带出了国家,走向了世界。

在他的影响和推动下,至2056年,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全世界除华夏之外,中医院、中医馆达十万所!

一时间,风头无两。

然而......

就在国际中医交流大会召开在即,不知怎么回事,孟波陡然感觉心脏一紧,眼前一黑,不省人事。

睁开眼就回到了现在。

看着房间里熟悉的场景。

一时间,思绪又回到了三年当上门女婿的屈辱时光中。

他和林薇蜜是大学同学,毕业后结婚,孟波家发生巨变,林家人就不同意这桩婚事。

只是当时已经撒出去了请柬,不要收回。

没办法。

林家人就决定将孟波娶媳妇儿,变成了招上门女婿。

婚后,对孟波各种针对。

更过分的是,就连林薇蜜也不让他碰。

整整三年,苦不堪言。

后来林家人为了利益逼迫林薇蜜嫁人,林薇蜜不同意,最终拗不过家里人,服毒自尽。

遗书里向孟波道歉,原来她平时对孟波横眉冷是恨铁不成钢。

而拒绝同房却是为了倒逼孟波。

看到这封林薇蜜的绝笔信,孟波才明白林薇蜜的心迹。

为时已晚。

成了孟波一生的遗憾。

没想到。

居然老天给了他弥补遗憾的机会。

“既然重生,那我就一定不会让悲剧重演!”

“薇薇,这一世,我要给你一个锦绣未来,我要向你证明,你的男人不只会洗衣做饭!”

“还有那些个害过薇薇的人,我一个也不会放过!我发誓!”

......

“孟波,死哪儿去了?家里来客人了,还不滚下来做饭!”

孟波一愣,听出这是丈母娘张淑珍的声音。

前世她就是这个奇葩,一手把亲生女儿推向火坑。

孟波目光一凝,面沉如水地下楼。

果然。

张淑珍正陪着一个西装笔挺的青年聊天。

前一刻,满面春风,下一刻,一脸嫌弃。

跟眼前这个青年比起来,孟波简直给人家提鞋都不配。

青年才是金龟婿,孟波只能算垃圾。

“你就是薇薇的丈夫?那个吃软饭的家伙?”

青年不等孟波开口,马上站到孟波跟前。

神情倨傲,目光挑衅。

孟波目光又是一凝。

心里已经怒焰滔天。

黄书朗?

居然又看到了他!

前世就是他把林家骗得团团转。

林家也为了他,逼死了林薇蜜。

孟波恨不得挫骨扬灰!

只是后来他销声匿迹,人间蒸发。

黄书朗来之前已经把林家人的情况都打听清楚了。

知道林家现在有难。

他已经做了计划。

可谓有备而来。

先仗着跟林家认识,套近乎。

然后谎称米国学成归来,是燕京某家大型风投公司的高层,江南地区负责人,交往的人非富则贵,总之吹得他就是万中无一。

最后更是称自己认识米国的著名医生,可以帮林家渡过难关。

林家果然中计。

最后家破人亡。

“吃软饭也是靠实力的,黄鼠狼先生。”孟波直视黄书朗。

“我叫黄书朗,不是黄鼠狼。”黄书朗冷笑,“一个人要多无耻才能把吃软饭说得这么理直气壮。”

一个不受人待见的废物还敢出言不逊,真是不自量力。

果然。

张淑珍吼:“孟波,你居然冒犯我们林家的贵人,现在赶快给书朗道歉,知道吗!”

孟波听得直摇头。

暂时先不说穿,反正孟波掌握一切。

“道歉?道歉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孟波盯着黄书朗。

黄书朗顿感压力。

被一个废物吓到,黄书朗感觉到奇耻大辱。

“我不需要你的道歉,因为我知道你很快就会滚出林家!”黄书朗紧紧衣服,一脸不屑。跟一个废物说话简直就是对他的侮辱。

黄书朗于是转向张淑珍,刚开口:“阿姨......”。

孟波直接打断他的话:“你不是想说,你已经知道了林家有难,有办法帮助林家?”

现在林家被对头设计陷害,化妆品公司暂时被查封。

损失巨大。

想要解封的关键人物在于市里的杨领导。

孟波不等黄书朗说话,继续说道:“你是不是还想说关键是说动市里的杨领导,而说动杨领导最直接的办法就是找人治好杨领导千金的绝症?”

黄书朗愣住了。

怎么回事?

这小子会读心术,还是已经知道了自己的目的?

难道?

林家还有自己不知道的底牌?

根本不给黄书朗反应的时间。

孟波上前一步,目沉如水:“你还想说你有个米国朋友,医术高超,绝对可以治好杨领导的千金,所以要请林家不要着急,一切有你?”

“你......”黄书朗略带惊慌地看着孟波,下意识地点点头,“你?你怎么知道?”

张淑珍一听,马上喜形于色,一把拉住了黄书朗的手:“书朗啊,这是真的吗?”

“我,我......”黄书朗惊疑未定。

他感觉一阵害怕。

好像孟波一切尽在掌握。

“我什么,你现在是不是应该联系一下你的米国朋友詹姆斯?”

张淑珍神色激动:“书朗啊,你出息了啊,都认识米国的神医了?了不起,了不起。”

看她的样子恨不得马上认黄书朗当女婿。

孟波冷笑:“怎么?害怕了?”

“害怕?我害怕什么?”

黄书朗作为一个资深骗子,定力十足,经过短暂的惊疑之后,恢复了镇定。

不明白孟波为什么知道这么多。

从张淑珍的反应来看,这应该是孟波的猜测,林家人根本不知道。

林家几千万的资产,还有两个如花似玉的女儿。

想想都激动。

“那太好了,给你朋友打电话吧,据我所知,杨领导的女儿就在第一人民医院。”

黄书朗深深看了一眼孟波,然后为难地对张淑珍说道:“我这个朋友性格古怪,他......”

“你说怕林家舍不得钱还是舍不得女儿?”孟波直接道出黄书朗的险恶用心。

“够了!孟波,你给我闭嘴!”张淑珍直接开吼。

黄书朗现在可是林家的贵人,居然被一个废物给怼得说不出话来,这要是惹恼了人家,林家怕是要大祸临头。

林家有这样的“贤内助”,何愁不家破人亡。

“该闭嘴的你,你这个败家娘儿们!”

听言,张淑珍愣住了。

感觉孟波吃了熊心豹子胆。

这还是那个打不敢还手,骂不敢还口的林家上门女婿吗?

开局就怼丈母娘。

“你,你骂谁?”张淑珍简直不要太生气。

手指都快要戳进孟波眼睛里了。

孟波随手拨拉开张淑珍的手指,气场全开,直视黄书朗,却对张淑珍说道:“黄书朗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骗子,你要是还不识好歹,林家就要大祸临头!”

黄书朗终于开始不再淡定。

为什么?

为什么孟波知道的这么多?

难道他不只是表面看上去的那么废物。

其实是一个归来的兵王。

随便一个电话就会有十万军人来助阵?

呸!

小说看多了。

黄书朗不相信孟波有什么本事,但也不敢口出狂言。

倒是张淑珍眼神能杀人。

低声骂道:“你给我等着,等老林回来,打不断你的狗腿!”

然后又掐媚地对黄书朗说道:“书朗啊,你是不是真认识神医?快请他来帮帮忙吧,价钱好说,好说。”

张淑珍一直瞧不上孟波这个女婿。

吃饭睡觉骂孟波。

这就是张淑珍的日常。

不知道为什么孟波今天这么有种。

难道是没地儿释放给憋坏脑子了?

就在这个时候。

孟波语出惊人:“黄书朗,都是千年的狐狸,你跟我玩什么聊斋?现在咱就去医院,你不会告诉我你那个詹姆斯不在金川吧?那不好意思,你就看我救人吧。”

他对黄书朗都恨了多少年了。

要不是社会太好,见面就能把黄书朗给干废!

黄书朗也没想到林家这个废物上门女婿会跳出来。

本来想借机忽悠张淑珍。

看孟波的样子,今天要是不治病,恐怕计划好的骗局会有波折。

没想到。

张淑珍再次展示猪队友的坑人技能。

“孟波!你够了!你还要治病?你杀人都没胆子,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儿,现在给我滚!明白吗?”

张淑珍气得估计罩杯都要大一圈。

跟这种人根本无法正常沟通。

只能用事实来打脸。

孟波不再浪费口舌。

直视黄书朗:“黄书朗,我现在就去医院,你要是真有本事最好赶快过来,米国神医?你咋不说火星来的?”

孟波一脸嘲讽的离开。

嚣张!

十分嚣张!

张淑珍感觉要炸了。

孟波有几斤几两她会不知道?

除了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之外,也就是家务做的好,饭菜做的香而已。

什么东西!

“阿姨,你家这女婿还会医术?”黄书朗不知为何心里有些发虚。

此时他回想起孟波犀利的目光,有种穿着“皇帝新装”上街的感觉。

“他?信了他的鬼!肯定是见你太优秀,心里不平衡,找地方撞头去了,咱们别理他,书朗啊,你那位米国朋友在金川吗?你不知道最近薇薇为了这件事都瘦了,唉,都是找了这么一个女婿,什么忙都帮不上,废物......”

黄书朗一定要抓住这个机会,眼珠子一转,计上心头:“阿姨,放心,我朋友正好在金川,现在我就给他打电话。”

张淑珍大喜,以为抓住了救命稻草。

黄书朗眼中闪过阴狠之色,狼尾巴差点没藏住:“阿姨,我现在就联系我的米国朋友,你放心,林家有我在,绝对没问题。”

“那太好了,太好了。”张淑珍喜滋滋地上下打量黄书朗。

真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欢喜。

“阿姨,我们现在就去医院。”

“好,走。”

两个人一起走出林家别墅。

哪里还有孟波的影子。

顾不上孟波。

二人直奔第一人民医院。

半路上,黄书朗联系好了詹姆斯。

到金川大酒店接上詹姆斯。

詹姆斯大概三十四五岁,人高马大,举止绅士,给人一种亲和感。

张淑珍似乎看到了希望。

“詹姆斯医生,这次无论如何都要帮我林家,放心,我林家绝对不会亏待你的。”张淑珍一脸殷切。

詹姆斯把胸脯拍的山响,用生硬的国语表示一定没问题。

张淑珍忽然感觉一阵尿急,到酒店上卫生间。

大厅里只剩下了黄书朗和詹姆斯。

迅速撕下面具,詹姆斯不满地说道:“怎么回事?我们的计划科不是这样的。”

“计划有变。”黄书朗简短地说了一遍刚才发生的事情。

詹姆斯也慎重起来:“那只好这样了,咱们直接去医院看看那个病人好了。”

杨锐和孟波对视,目光碰撞出火花。

他的怒气快速散开。

旁边的人下意识地朝后退去。

只有孟波旁若无人,神情自若。

前世,他被多少大人物簇拥,大场面不知见了多少。

像杨锐这种只是一个普通市的副职领导想巴结孟波都排不上队。

要不是因为林家,孟波都懒得理他。

杨锐妻子胡欣擦擦眼泪,换了一副表情,上前推了一把杨锐,说道:“这位小兄弟毛遂自荐,说不定真的有本事呢。”

“呵呵......”杨锐冷笑。

他身居高位,每天不知有多少人挖苦心思要亲近他。

就他女儿病了这段时间,不知多少人来嘘寒问暖,推荐医生。

其实就一个目的,那就是引起他的注意罢了。

这种伎俩,简直令人厌恶。

胡欣救女心切,来给女儿看病的都是老头儿,老太太,一个个看着就医术高明,经验丰富,而眼前这位......

感觉就是一个愣头青。

穿的寒酸,一看就是穷屌丝。

可是,难道真的眼睁睁看着女儿去死?

她做不到。

“那我问一下,你是哪个医院的大夫?”

孟波问了一句:“我想你们恐怕已经看了不少的医生了,请问哪家医院的医生能看好令千金的病?”

“这......”胡欣噎了一下。

杨锐目光如针:“你不会告诉我说你都不是医生吧?”

“我只说我能治好令千金的病。”

杨锐还想说什么,胡欣在旁边拉了拉他,来了一句:“好不让他看看吧,我看他好像有点本事。”

孟波再次对上杨锐的目光:“那是当然,如果没点本事还敢造次,那不是找死吗?”

杨锐犹豫起来,一分钟之后,叹了口气:“好吧,我可以让你给我女儿治病,但是你要是敢戏弄我,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胡欣心存侥幸地推开病房门,把孟波让进去。

孟波也不客气,直接进来病房。

进去之后,他才发觉不寻常。

现在已经是夏天了,热浪滚滚。

医院里有中央空调,但是也能感觉到热气。

这是一间特护病房。

病房里很安静。

空气中充满了消毒液和香水的气味。

病人安静地躺在床上。

床头摆着几个常规的检测仪。

房间里的气温很低。

空调开得十足。

还放着冰块。

窗帘遮挡着阳光。

整个病房给人一种进了太平间的感觉。

而病人只盖着一层薄薄的被子。

仔细观察。

病人面红耳赤,舌红苔黄,眼睛赤红,好像两团火在烧。

面露痛苦。

睡梦之中都皱着眉头。

脉搏更是快到一分钟一百四十下。

“热死了,热死了。”病人忽然出声,双手还在撕扯着衣服。

见状,胡欣心如刀绞地扑上去,死死压住女儿的手。

“妈,妈妈,我热,我热......”女儿紧闭双眼,强烈反抗。

不得已,叫来几个护士,才算是按住。

胡欣的眼泪就流了下来。

全程面色凝重。

他已经确定姑娘得了维拉妮卡病。

2042年有个叫维拉妮卡的大学教授,听闻国内苗疆有蛊,来了兴致,只身一人进了苗疆。

到了苗疆的第八天,维拉妮卡开始出现浑身燥热、面红耳赤、昏厥等症状。

生命垂危。

国际刑警很快也得出结论:是有人试图谋杀维拉妮卡。

这几乎引起国际纠纷。

国内高层十分重视,因为她的身份特殊,报警之后,国家委派几位医学大师为其会诊。

意见一致:机能紊乱,属于一种罕见的热症。

不知如何治疗。

国外来的专家也是束手无策。

还是当地人称,这姑娘是中了蛊毒。

要想解毒必须找到下蛊的人。

可是,没有人知道维拉妮卡接触的人是谁。

人海茫茫如何找寻?

最后还是孟波出手,凭借手中银针,将蛊驱除出体内,排尽蛊毒。

维拉妮卡得以生还。

该病也以她名字命名。

因为这件事情孟波名声大噪,维拉妮卡几次表示要以身相许。

这还是2042年,现在要治好维拉妮卡病只有孟波一人。

谁要用这种方式杀人呢?

重生之神医赘婿章节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