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先生欺负人
点击阅读
也许是年轻气盛,也许是实在无法容忍,面对婆婆与小姑子的污蔑,夏冉终于在沉默中爆发!她的这场婚姻不被外人熟知,与傅御宸属于隐婚,丈夫在外当兵,她她在家也算乐得其所。只是没有想到,没有男人的庇护,婆婆一家根本就没有把她当成家人来看。在大打出手之后,她开始反思这段婚姻的存在意义,他们夫妻之间毫无感情可言,又没有办法培养感情,倒不如趁早离婚!

《傅先生欺负人》精彩片段

“你竟敢带野男人回家鬼混,当家里的人死了吗?你老公不在家,你无法无天了,不知廉耻……”

后婆婆尖酸刻薄的谩骂声在夏冉耳边一直荡漾着。

“小小年纪,御宸当兵这四年来,都不知道跟多少野男人在外面睡过,现在竟敢带回家过夜,简直胆大包天。”

小姑也加入谩骂的行列,“我们捉她吧,绝对不可以轻饶她。”

“……”

富丽堂皇的客厅,精致的天花板吊着奢华的水晶灯。

欧式真皮沙发上坐着后婆婆母女和年迈的老爷子,其他人都去了上班。而站在客厅里,像犯人一样被谩骂的只有她——夏冉。

她今早起床,突然发现身边多了个陌生男人,小姑带着她后婆婆冲进房间,把她‘捉奸’在床。

她后婆婆没完没了的谩骂,满嘴粗言秽语。

平时十分疼爱她的爷爷此刻也默了声。

“三少回来了。”

管家肃然起敬的声音传来,夏冉猛一顿,立刻回了头。

一身衣服笔直,英姿挺拔的男人迈着稳健的步伐走进客厅。

他俊朗刚毅的脸看不出丝毫表情,常年参加特训的他,连眼神都充满锋利无比的杀伤力,周身散发着强大冷气场,让人莫名生畏。

夏冉凝视着眼前的男人好一会了,他都没有正眼看她一下,心淡地又把头转了回来。

心里疑惑着他怎么回来了?难道是因为她被‘捉奸在床’,所以回来一同讨伐她的?

傅御宸从夏冉身后擦肩而过,淡漠得如同陌生人,直径走到老爷子面前,深深鞠了一躬。

“爷爷。”

男人的嗓音磁性醇厚,极致好听,让夏冉精神微微一震。

老爷子威严如山,锐利的目光看向傅御宸:“小夕的事情你知道了吧,你看该怎么办?”

傅御宸嘴角勾起邪魅的弧度,冷笑反问:“如果我要离婚,爷爷你会同意吗?”

“不同意。”老爷子斩钉截铁的语气异常坚定。

傅御宸脸色霎时沉了下来,声音也变得冷峻,“那又何须让我回来?”

老爷子一时间沉默,他的意思是宁愿自己孙子带绿帽子也不同意他们离婚?

后婆婆母女更是错愕,面面相觑。

等了片刻。

“爷爷看着办吧,别拿这个女人的事情来烦我。”傅御宸淡漠地转了身往楼梯走去,边走边说:“我只有一天的假,我先上去洗个澡,休息一会就回部队了。”

夏冉紧握拳头,看着男人离去的背影,恼怒不已:“我是被陷害的,难道你不想知道真相吗?”

刚走几步,傅御宸突然停下脚步,健壮的背影冷若冰霜,像被点了穴般僵直。

夏冉清澈的大眼睛泛起了泪光,期盼地凝望着他。

傅御宸的声音淡淡疏离:“不想。”

好一句‘不想’。

夏冉无奈地低下头苦涩一笑,这就是她老公,为了躲避她而不惜丢下家族企业跑去当兵,一年才见一次,见面还不如不见。

她是大三的学生,四年前,十六岁的她就已经跟傅御宸在国外登记结婚了,在本国也举行过祭祖的传统婚礼仪式。

夏冉轻轻叹息一声,蝶翼般灵动的睫毛眨了两下,扬起倔强的笑意:“你这句“不想”,对得起你身上这套军装吗?”

傅御宸浓眉紧蹙,刚毅的俊脸隐约黯淡下来,被挑衅起一股锐气,缓缓转了身。

夏冉坚定不屈地仰头怒视他,四目相对,气流瞬间变得压抑,气氛变得沉寂。

时间一秒秒在流逝,望着夏冉白皙俏丽的脸,傅御宸的眸色变得高深莫测,冷冷开口:“你又想玩什么花样?”

夏冉粉拳紧握,咬着牙狠狠道:“我夏冉绝对不会傻傻的被人陷害,你不把我当老婆无所谓,但你作为一个军人,有义务为我伸张正义。”

傅御宸讥讽地冷笑一下,双手**裤袋,悠然地走到夏冉面前,居高临下向夏冉靠近。

男人的脸突然压来,刚烈的荷尔蒙让夏冉突然乱了心跳,呼吸都是他清冽好闻的气息,眼神闪烁不敢与他对视,双脚像生了根似的动弹不了,害怕得上身一直往后倒,紧张地咽着口水。

两人相隔仅有五厘米左右,他的气息喷到她脸上,引起她全身酥麻的悸动。

男人的嗓音沙哑磁性:“你都被捉奸在床了,还想要什么正义,要不要我颁发一个贞洁牌匾给你,或者封你一个烈女头衔?”

被男人强大的气场压迫得败在下风,夏冉语气明显中气不足,“那些牌匾你自己留着吧,我不需要,我只要一个清白。”

“清白?”傅御宸迷离眼神定格在她清澈的大眼睛上,直勾勾看了几秒:“我倒看看你如何狡辩。”

说完这句话,傅御宸邪魅地嗅了嗅鼻子,夏冉紧张得哆嗦一下。

见到夏冉窘迫的反应,他嘴角轻轻上扬,低声细语:“开始用香水,你变**了。”

风……风风**?

夏冉气得脸色骤变,鼓着腮帮子正想开口反击,傅御宸突然直了身,毫不留恋地越过她身旁。

夏冉愣愣转身,视线跟随男人的身影看去,他走到沙发坐下,坐姿严谨端正,周身散发着一股正气凛冽的气场。

小姑:“被捉奸在床,还想为自己狡辩,真是厚颜**到了极点。”

夏冉狠冽的目光瞅向那个跟她老公同父异母的小姑——傅若莹,冷冷道:“小姑,别骂得太爽了,谁厚颜**你心里最清楚不过,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傅若莹顿时暴跳如雷,站了起来,浓妆艳抹的脸是狰狞而愤怒,双手抱胸趾高气扬道,“三嫂,你这是什么意思?”

夏冉不想跟傅若莹逞口舌之快,她转身对旁边的管家说:“梁叔,把医生叫进来吧!”

“是。”梁叔转身出去,片刻就把本市赫赫有名的两位医生带进来。

“这?”老爷子一脸茫然,看了看夏冉,再看看两位权威的妇科医生。

妇科医生拿出报告放到茶几上,“这份是夏小姐今天早上到我院做的检查报告,检查结果夏小姐还是处子之身。”

听到这个结果,傅御宸高深的目光望着夏冉,一言不发。

傅若莹脸色顿时苍白,她完全没想到夏冉竟然还是个清白的小花朵。

最生气的莫过于老爷子,他脸色骤变,但因为知道他们为何而结婚,一时间无言以对。

管家送走两位医生,夏冉瞄了一眼傅御宸,可看到他疏离的脸色,对她的事情永远漠不关心的态度,她就一肚子怨气。

若不是要证明自己的清白,她也不想拿这种事情出来说,毕竟结婚四年,自己老公都不碰她,是一件丢脸的事。

她缓了一口气,转身走到电视机面前,插上U盘,开了电视,拿着遥控器调频道。

画面显示凌晨四点,傅若莹开着车出了家门,十五分钟之后又开车回来。

夏冉拿着遥控器把画面定格,然后放大,画面显示傅若莹车辆里面多了一个人,而这个人就是被捉奸在夏冉床上的陌生男人。

夏冉冷冷地看向傅若莹,“小姑,你能不能解释一下这是怎么一回事?”

傅若莹此时方寸大乱,舌头打结:“这……这个,我,我……”

“不用我我我了……”夏冉关掉电视,把遥控一放,望向她的婆婆,“刚刚说我**来着,什么**,**这些低俗的粗口骂得不是挺爽的吗?还说我老公是军人,要送我去坐牢呢?”

后婆婆默了声,垂下头不敢说话。

夏冉心中的愤怒依然不息,看向傅御宸,把问题甩给他,“你妹妹陷害我又是什么罪?”

傅御宸抬眸,眼神轻挑,“这场闹剧挺不错。”

说着,他站起来,走出沙发。

经过夏冉身边,傅御宸与她反方向并肩站着,压低声音道:“随便你想怎样处理我都无所谓,我对你的事情不感兴趣。”

夏冉身子变得僵直,情绪低落,眸子低垂而黯然神伤,心里隐隐扯着痛。

呼吸都能感觉到胸腔隐隐疼痛,夏冉忍受着,显得平静,男人说完话就离开,听着上楼梯的脚步声,每一步都像踩在她的心尖处,难受无比。

对她来说是人格和道德的清白,对那个男人来说却是闹剧?

过了片刻,老爷子严峻的语气传来:“小夕,若莹这次错得太离谱,你要如何处置爷爷都没有意见,你要送她去监狱我也不会怪责你的。”

母女两人惊悚地抬头看向老爷子,傅若莹哭丧着脸,“不要,爷爷,我知道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我下次不敢了。”

“小夕是你三嫂,她比你小好几岁,还是学生,你这样陷害她到底出于什么目的?”老爷子怒不可遏的问道。

“我……”傅若莹低着头,欲言又止。

夏冉回过神,望向傅若莹,敢陷害她夏冉,那也是母狮子头上捉虱子——找死。

让她进监狱不太可能,监狱这么舒服的地方实在太便宜她了。

夏冉望着老爷子,温和的说:“爷爷,毕竟小姑是自己人,犯错也不至于送监狱去,你就小小的惩罚一下便算了。”

傅若莹膛目结舌,不敢相信夏冉会这么轻易放过她。

老爷子感到十分欣慰,慈祥的目光看着夏冉,“不枉爷爷这么疼爱你,真是个心地善良的好姑娘。你觉得怎么小小惩罚合适呢?”

心地善良没有错,但善良的好孩子也是有仇必报的,夏冉扬起淡淡笑意,“听说最近公司的业务扩展到了非洲,新公司成立应该很缺人才,不如让小姑过去帮忙一段时间吧。”

傅若莹脸色顿时煞白,呆滞得如同灵魂出窍,惊恐地望着夏冉,连老爷子也不由得一顿,懵了。

傅先生欺负人章节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