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沈烟慢慢的拿起扫把走进屋子里面,开始又默默地像前世一样的往常打扫房间。

如秀只是委屈的脚用力踩了几下地,便也愤愤的离开了。

沈烟走到前面停下,冷笑心里默喃:“苏晏礼,只要是你在乎的,我会全部夺走,九皇子是吧……放心,这个婚只要有我在,你们就订不成。”

沈烟直勾勾的往前走,只听前院声音忽然嘈杂,想来必是九皇子大驾光临。她随着声音探了过去。

只见到苏晏礼满面春风的和苏老爷和苏夫人跪拜外地拜见九皇子。

沈烟正愣着看的时候。苏晏礼忽然翻脸,露出愉悦友好慈祥的笑容来:“姐姐愣着干嘛?九皇子来了,你也得拜见啊。”

说完苏晏礼还不忘推搡着沈烟。在她背后使劲掐了一把。

沈烟吃痛的跪下了,跪在苏晏礼的旁边,沈烟无奈只能跟着她跪在了苏老爷和苏夫人的面前。

"拜见九皇子殿下。"沈烟低声说道。

沈烟低垂着头,眼睛盯着九皇子的鞋尖儿看。

沈烟是苏家名义上的捡来的养女,苏晏礼的姐姐,因为当年苏府苏夫人怀有身孕的事情人尽皆知,为了圆下这个谎,当时苏夫人一时心急便和皇上说自己的孩子夭折,不然皇上定然会看在苏府有孩子的份上,把这孩子交给别人照管的,那就得不到沈家的家产了,于是沈烟就成了苏家另一个养女,既然是姐妹,苏晏礼为了在所有人面前打造一个好印象,自然在很多事情上。苏晏礼得装作她们姐妹情深的样子。

沈烟知道九皇子这个机会她务必要把握的住。只不过,她还能见到那个风光无限,花花心肠的时候的尉迟烨。

而不是那个前世后来因为她变得深情粘人的尉迟烨。她真的好兴奋。她觉得那才是他本来的样子。

他深情的样子,只会让她觉得自己亏欠他。因为自己前世根本不爱他。只是皇上指腹为婚。

沈烟不敢抬头,苏晏礼行礼完了之后起身。沈烟也跟着起身站到了后面听着他们寒暄。

苏赫厉那厚重带着几分讨好的声音正讨好着九皇子:“九皇子难得有时间光临寒舍谈论与小女的婚事,苏某不胜感激,九皇子赶紧坐下喝杯茶,再谈论也不迟。”

苏晏礼见状,立马笑眯眯的附和道:"是呀,九皇子请坐。赶紧喝杯茶。再谈论咱俩订婚的事也不迟。这茶是我今早亲手泡的,非常新鲜呢。您尝尝?”

苏晏礼一脸谄媚讨好的样子。

尉迟烨回头打开面扇坐下,吊儿郎当的没个正经样子:“我有说过要订婚吗?我只是那日说的考虑考虑,我父皇说订婚。我这还没说呢。”

苏赫厉尴尬的笑道:"九皇子殿下,这皇上说过的事,怎么可能说变卦就变卦呢?我们家晏礼哪里配不上您?您可以说出来。你和小女两个多般配啊,郎才女貌。”

苏晏礼的表情凝固住了,笑也笑不出来,只好勉强挤出笑容强颜欢笑问道:“九皇子。我哪里做的不好,你可以说出来呀。但是订婚的事皇上已经说过了,而且就差定个日子了。你也说过会答应的呀!!”

“今日是我父皇非逼着我过来的,我只是做做戏罢了。至于退婚的事……不着急,你要是能乖一点。退婚的事就搁置的久一点。”他把订婚退婚说的像个玩笑一样。

他的话语里明显带着几分玩世不恭的味道,让人觉得非常不靠谱。

他的态度很是不羁嚣张,语气更是不屑。他看向苏晏礼的时候目光中充满了轻蔑。

沈烟能看出他眼神中的鄙夷和不屑,她的心里升腾起喜悦。前世她虽然和尉迟烨接触不多,但是她知道九皇子是个花花公子,只不过前世今日会被苏晏礼一家下药算计。

之后苏晏礼自称怀孕,九皇子骑虎难下,只好娶她过门。事实苏晏礼并没怀孕,成婚后,九皇子碰都没碰过她。

不过苏晏礼成了九皇子妃,更加嚣张跋扈,前世后来真相大白,九皇子第一件事就是把她给休了。她也从浪尖被推了下来。

皇城中谁人不知谁人不晓,九皇子订婚退婚不下几十次。最长半年,最短数天。

但是依然有许多待嫁闺中的女子爱慕着他,不单是因为他的容貌,更是因为他是皇上最宠爱的儿子,听闻以后皇位没准就是他的呢,谁不想母仪天下,坐一坐皇后的那把凤椅。

苏晏礼愣了愣,抓着他的胳膊似祈求道:“九皇子,我什么都听你的,给我个机会。我亲自给你下厨,你尝尝我的厨艺怎么样?”

尉迟烨没说话便是默认了,苏晏礼笑了笑便忙着给他下厨去了。

苏晏礼走后,沈烟松了一口气。

她看了眼苏晏礼走远的背影,心里面想道:"苏晏礼,你以为这样尉迟烨就会爱上你了么?痴心妄想,我虽然对他了解不多,但是我知道,他不会喜欢你这样做作的女人,你想要跟他在一起,那我偏不如你所愿。”

尉迟烨继而把目光投入到了沈烟的身上,沈烟知道他在看自己。沈烟浑身的不舒服后退了几步。似乎经历了前世,沈烟就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面对尉迟烨了。

尉迟烨看见干干净净又俊俏带着几分软弱的沈烟不自觉的来了兴趣开口则问道:“你也是苏家养女?长得比你妹妹漂亮,叫什么名字?”

沈烟笨重的比划:“沈烟。”

尉迟烨一下子就明白她在比划什么,几乎是秒懂,然后似笑非笑的回答:“你也是个哑巴?你是苏家人,为何姓沈?”

苏赫厉忙着解释:“九皇子,我们捡到她的时候,她身上的手帕就缝着沈烟的名字,所以我们一直叫她沈烟,把她视如己出。”

尉迟烨:“苏大人倒真是个好人,一生都在替别人养孩子。苏小姐是沈将军的孩子,沈小姐是捡来的养女。苏大人这一生真是乐于奉献。”

苏赫厉尴尬的假装谦虚的摇了摇手:"哪里哪里,孩子可怜。这也是我应该的。"

沈烟听着他们说话,拳头握紧,从前世到现在,能够懂她手语的人不多,除了苏家人,恐怕就是尉迟烨,从前世尉迟烨见她第一面,再到后来,沈烟都是用手语跟他交流,感觉毫无违和感,可是尉迟烨好端端的为何要学手语,两世以来,她都没弄清楚这个问题。

而另一边厨房里面。

苏晏礼着急的手舞足蹈不知所措道:“怎么办啊娘,照这样下去,九皇子迟早还是会退婚的啊!你得给我想个办法啊!”

“哎呀着什么急,这不正想着办法呢吗。要是想套住他,就得从今天下手,你一会儿在饭菜和酒里面给九皇子下点东西,然后九皇子喝多之后,你们两个生米煮成熟饭。过后就说怀上了他的骨肉,我看他还怎么抵赖退婚!”苏夫人偷摸在她耳边出谋划策。

“娘,这…这真的行得通吗?这真的能够让他不再说退婚之事?万一被发现……”苏晏礼胆怯的问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