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之女帝又又又挂了
  • 穿书之女帝又又又挂了
  • 分类:武侠仙侠
  • 作者:香菜君作者
  • 更新:2022-07-16 05:56:00
  • 最新章节:第3章
加入书架 点击阅读
莫楚楚是个宅女,最大的爱好便是窝在家中看小说。只是没有想到,她竟然在一觉醒来之后穿进了刚刚看过的一部作品中,新的身份是书中那位荒诞无度的女帝!虽然身份尊贵,却是个没有主角光环的炮灰。为了保住性命,她决定撮合男主与女主。可剧情的发展出现了崩坏,那位豫王不爱女主,为何偏偏缠在她的身边?

《穿书之女帝又又又挂了》精彩片段

南凌朝,长宁殿。

宽大奢侈的金丝床榻上,轻如蝉翼的被子被莫楚楚踢开,睡意朦胧的伸了个懒腰,坐了起来。

如墨的青丝随着她的动作垂到了肩后。

突然,莫楚楚猛的睁大眼睛,时间静止般的看了看四周。

她看到了摆在她正对面的玉桌上的龙泉窑粉瓶。

以及上有九角,分别挂有夜明珠的琉璃玉塔!还有神女飞天的屏风!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因为这是她目前追的一部小说里,反派女配--女帝最经典的寝宫装潢!

就是那个不问政事,荒淫无道,百姓民不聊生,怨声载道,只会酒肉鱼林,美男美色,最后被挖心剔骨五马分尸而死的女帝?!

“呜…!”

“不会的,我没有作过孽,命运不该如此惩罚我的!”

“……!”

“吱”

寝殿的烛火闪烁了一下,殿门被打开了。

一群穿着红色轻纱衣裙的宫女鱼贯而入,拖着的托盘上的有正红金丝的龙袍,琳琅满目的珠翠珍宝。

她们排成一排站在屏风轻纱后面,只有一个宫女走了过来。

“陛下,该上朝了。”

这句话异常的熟悉,莫楚楚眼珠一翻,差点昏过去。

莫楚楚止不住的发颤,道“你是叫红婵吗?”

红婵恭敬的颔首,道“回陛下,奴婢正是红婵。”

女帝身边最忠心的婢女,一个兼智慧和武功双全的贴身婢女红婵!

那她说的这句话,按照小说的剧情来演的话,还有不到半年就是女帝的死期啊!

“啊!”莫楚楚朝床上仰倒,两行清泪。

红婵连忙询问道“陛下,陛下你这是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吗?”

莫楚楚委屈的蹙了蹙鼻子,道“没事…。”

“我问你…今天是不是豫王从封地回来,要来上朝的第一天?”

红婵点头,道“回陛下,正是。”

绝望值加一百!

挖心!剔骨!五马分尸!光是想想都疼的不得了。

莫楚楚掀开被子就从床上跳了下去,连鞋都不穿就往外跑。

完了完了,豫王来了,男主角来了!接下来就是女帝被擒,五马分尸啊!

红婵连忙拦住了莫楚楚,随后颔首道“陛下这样跑出去是会着凉的。”

莫楚楚心里长叹一声,知道逃无可逃,好吧,既来之则安之!

“你去,跟大臣们说今天朕身体不适,就…就不去上朝了!”

说罢,她连忙瑟瑟发抖的缩进被窝里,穿越成反派女配,她该怎么活命啊!

红婵以为莫楚楚不舒服,连忙就准备让人宣太医过来,被莫楚楚一把给我拽住了。

“不能去!”

不行!一定不能去,给女帝治病的太医是豫王的人,女帝身体就是在这个太医的毒害下重病成疾的。

莫楚楚从床上坐了起来,不行,现在女帝的命就是她的命,而一直想要她命的,就是豫王,所以她想保命,就得从豫王身上想办法。

正想着,中常侍从殿外跑了进来,慌张道“陛下不好了,白侍君自尽了。”

莫楚楚一愣,白侍君?

“白侍君是谁?”

红婵在一旁颔首,道“回陛下,就是您前一段时间想要纳进后宫的白玉墨公子。”

莫楚楚恍然大悟,那不就是她追的《豫王殿下的小娇妻》这本书上第三章,因为过于美貌而被女帝强行带进宫里伺候的那个白玉墨吗?

这个人可了不得啊,以后可是豫王争夺江山的首席军师啊。

“放心吧,死不了。”

中常侍也恭敬的点头道“陛下说的是,刚刚幸亏司侍卫路过,将白侍君救了下来。”

司封夜?!

莫楚楚眼睛瞬间就亮了,直接跳下床,激动道“快去!快去吧司封夜给朕叫过来!”

怎么把这个人给忘了,女帝忠心耿耿的贴身侍卫,司封夜啊。

有他在,至少近期内她应该不会被豫王暗杀吧…。

越想到后面就越卑微,没办法,生命诚可贵啊。

果然没一会,就见一个身姿秀芹,面容俊朗正直的少年走了进来,恭敬的跪在莫楚楚的面前。

“卑职司封夜参见陛下!”

莫楚楚看着他这不过十七八的模样,才恍然大悟,这剧情才发展到第三章,司封夜这个时候才刚通过选拔到女帝的长宁殿当侍卫。

噢~

快不得看着这么青涩。

“快起来吧。”莫楚楚笑眯眯的让红婵给他搬凳子赐座。

司封夜一愣,连忙低头道“卑职不敢!”

莫楚楚心里叹息,这么一个忠心耿耿的侍卫,怎么女帝当时没选择让他贴身保护呢,不然也不至于死的那么惨啊。

想到后面剧情的发展,女帝身亡,南凌换主,司封夜为了给女帝报仇,可谓是无所不用其极,最后还是没逃过男主的狠厉手段,被活活折磨死在大牢里。

莫楚楚感动的恨不得抱住他,温柔细语道“没事,朕让你坐你就坐~。”

此话一出,红婵抬头看了司封夜一眼,又迅速低头,心道:看来陛下这是看上司将军了?

身为陛下最忠心的侍女,她一定要为陛下完成心愿!

莫楚楚真诚的看着司封夜,道“司侍卫,你愿意跟在朕身边,做朕的贴身侍卫,保护朕的安全吗?”

说罢,她还眨了眨眼睛,期待的看着司封夜。

司封夜喉咙一紧,连忙起身低头道“卑职愿意一直护陛下周全!”

莫楚楚心里激动的“耶!”一下,随后道“那行,那你先去殿外守着吧,等下跟朕出去一趟。”

司封夜恭敬的行礼,随后退出了殿内。

“红婵,给朕更衣,朕要去见豫王!”

莫楚楚心里打定了主意,该来的总会来的。

今天要是豫王不死,来日豫王一定会要她死。

所以,豫王对不起了!

红婵给莫楚楚穿完衣服后,她的手心里已经都是汗了,紧张的心脏砰砰砰乱跳。

女配挑战男主的时间到了!

但是莫楚楚还是觉得,结局还是自己死。

“呜…。”

南凌是个冬季很长的国家,如今已经是大雪纷飞,殿外一片雪白的景色了。

莫楚楚披了一个大红色带着毛绒围脖的披风,一出长宁殿就冻得她浑身一哆嗦。

“那个,豫王现在在何处?”

一旁的司封夜恭敬道“回陛下,豫王昨日到的京城,现住在清乐殿。”

莫楚楚叹了一口气,视死如归道“走吧,带朕去清乐殿。”

去清乐殿的路上,因为雪天路滑,莫楚楚一个趔趄差点摔倒,把后面跟着的十二个宫女太监吓得不轻,还好司封夜反应快扶住了莫楚楚。

“奴才该死,奴才该死。”

打扫雪地的太监噗通一下趴在了地上求饶。

红婵冷言道“你是怎么当差的!要是摔了陛下,砍你的脑袋都是轻的!来人,把他给我拉下去!杖责五十大板!”

莫楚楚连忙道“算了算了,朕也没事,这下着雪打扫不及也很正常,下次注意点就行了。”

诶,这个红婵,果然是被女帝言传身教,好暴力啊~

太监如蒙大赦,连忙磕头谢恩。

司封夜默默的看了莫楚楚一眼,嘴角微微上扬,低头没有说话。

到了清乐殿,外面的宫女规规矩矩的行礼。

“参见陛下,陛下万安。”

莫楚楚问道“豫王呢?”

其中一个宫女道“回陛下,豫王殿下在殿后的院中练剑。”

莫楚楚,道“带朕过去,朕要见豫王。”

虽然说话没有结巴,可心早就吓得乱颤了。

到了殿后的院中,只见金辉穿过繁华如玉的树枝洒在他身上,颀长的身材如同一抹生长在林中的松柏,一袭轻紫色的长袍,清隽的长身之上,流水般的线条勾勒此处极好的身姿,一看便知那布料清贵难得。

斑驳的阳光如同一层金色的轻纱披在他的身周,全身散发着淡淡耀眼的光华。

在全身高贵的气质之下,那眉宇却依旧惊艳了众生。

他此时已经收了剑,正在用锦布擦拭剑身。

这就是传说中的男主了…。

看着他英俊挺拔的背影,莫楚楚不仅有感而发。

不愧是他。

就在她要花痴之际,连忙抬手给了一个巴掌。

清醒,请醒!

记住,男主是女主苏雨烟的,你只是个女配,记住自己的身份,不是你的想都不能想。

光看着他的背影,莫楚楚就知道自己离领盒饭不远了…。

莫楚楚紧张的咽了一口唾沫,故作镇定的走了过去,脚刚迈出去一步,就连忙缩了回来,然后看向身边的司封夜。

莫楚楚偷偷的拿住司封夜的剑,然后悄无声息的拔了出来,朝豫王走了过去。

成败在此一举…!

司封夜有些不解道“陛下这是做什么?”

一句话结束,豫王听到声音,闻声转头看了过来。

莫楚楚举着剑,一脚朝前一脚朝后的准备砍过去…。

但,就在司封夜话音落下,豫王转头看过来后,空气就宁静了下来。

莫楚楚“……。”

“陛下是打算做什么?”

豫王看着她,他的眼睛太亮,仿佛洞悉一切,带着探究。

莫楚楚紧张的咽了一下口水,连忙把剑递给了司封夜。

“那,那个朕就是吓吓你,逗你玩呢。”

豫王面色冷寒,却生的极为俊美,面若冠玉。

“哦?陛下在抖什么?可是冷吗?”

莫楚楚这才发现自己的腿一直在抖,连忙尴尬的拍了拍腿,笑道“那什么,昨晚睡觉压着腿了,起来就成这样了,没办法,抖的厉害,控制不住。”

豫王冷笑,将手里的剑看似不经意的一甩,直接插在了地上,剑身铮亮,散发着阵阵寒意。

“昨天听说是沈侍君侍奉的陛下,怎么,沈侍君就这么不当心,压着陛下的腿睡了一晚上吗?”

莫楚楚看着插在地上的剑,下意识的咽了一口唾沫,感觉豫王是在警告她荒淫无度,不务正业,那个剑就是她的下场!

莫楚楚鼻头一酸,连忙跑过去抱住豫王的腿,哭道“我再也不喜欢美男了,我遣散后宫,我好好上朝,呜呜呜,别杀我…!”

司封夜眼睛蓦的睁大“陛下。”

就连豫王也愣了片刻,没明白这是何意。

“呜呜呜,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饶了我吧,别暗杀我。”

司封夜将莫楚楚连忙拉了起来,莫楚楚一抽一抽的,泪珠掉的不已。

要不是司封夜及时把莫楚楚带走了,莫楚楚下个举动就打算跪地求饶了!

还好拉走的及时!

……

长宁殿。

莫楚楚一想到豫王看她的眼神,都觉得害怕的要死。

折腾又烦闷了一天,莫楚楚在寝殿沐浴完后,边走边想。

不行,必须得制定一个活命计划。

女配活命守则!

想罢,她坐在她的金丝大床上,刚一坐下,就听见锦被里传来“唔唔”的声音!

吓得莫楚楚屁股还没挨着床,就一个机灵站了起来,喊道“诶妈呀,有鬼啊!红婵,护驾!”

红婵闻声,吓得连忙冲了进来,慌张道“陛下,陛下你怎么了?”

莫楚楚指着床上蠕动的东西,惊悚道“这,这他妈的,什,什么东西,怎么跑到朕的床上了!”

红婵看到那个蠕动,又发出唔唔声的“东西”时,顿时松了一口气。

“陛下,这个是…司将军…。”

莫楚楚瞪大眼睛,惊愕道“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红婵朝着莫楚楚暧昧一笑,莫楚楚看着红婵的笑摸不着头脑,但是一会她就知道了。

红婵用手将锦被给掀开了,果然是司封夜被绑在床上,只穿着里衣,头发披散,发尾还有点湿,一看就是刚沐浴过,嘴巴里也被塞着布,看着莫楚楚的眼神有点疑惑。

莫楚楚倒一口凉气,连忙让红婵给司封夜松绑。

“那个,谁把你绑在这的啊?”

司封夜从床榻上下来后,连忙行礼道“回陛下,有人传话陛下要和臣商议,臣在偏殿等候时昏了过去,只是一觉醒来就被人绑住了…。”

司封夜一脸凝重“陛下,定是有人想要污蔑陛下,我这就去严厉彻查。”

莫楚楚看向红婵,红婵低下头不说话,莫楚楚就明白是谁做的了…。

算了,不追究了。

莫楚楚无心处理这些事情她现在是一心躲避要上朝,因为她知道,一旦上朝,她就该被杀了…。

于是莫楚楚一连两个星期都没上朝,整天就躲在寝殿里保命。

直到男主出现在她面前。

“陛下整日待在寝殿声色犬马,纵情无度,可有将天下百姓放在眼里?”

莫楚楚立马偷偷扔了自己刚刚准备塞进嘴里的花生,立马站了起来,道“朕错了,朕…不该不管百姓的…。”

豫王微微蹙眉,道“陛下打算何时上朝。”

莫楚楚看见豫王腿就有点软,就怕他下一步就拿着刀来戳自己。

莫楚楚紧张的咽了一下口水,道“我,我去上朝,你能不能别杀我…求你了,让我活着吧…拜托。”

豫王看着瑟瑟发抖的女帝疑惑皱眉,随即面无表情。

一贯清冷的转头就走了,只留下一句话。

“臣明日恭候陛下上朝。”

威胁,赤裸裸的威胁!

“不行,不能在坐以待毙了,我要想个办法……”

莫楚楚站在床边来回走动,秀眉紧皱,忽然双眼一亮。

对呀!女主阿!

女主的出现才是男主化铁血为柔情的关键,必须得尽快刚男女主遇上才行…。

万一到时候豫王只顾得谈恋爱,忘了杀她呢。

嘿嘿嘿……英雄难过美人关嘛不是!

于是,莫楚楚连忙叫来了红婵,吩咐道“你去,把那个镇北王的女儿安乐郡主从…容城接过来,越快越好!”

期待啊,期待女主快快出现啊。

谁知红婵疑惑的蹙眉,道“陛下,安乐郡主是谁啊?”

莫楚楚一个哽咽,道“女主啊?没这个人吗?你再好好想想?!”

开玩笑,小说里怎么可能没女主。

红婵还是摇头。

莫楚楚连忙道“那有叫苏雨烟的吗?”

红婵一愣,点头道“回陛下,您说的是明安郡主吧?明安郡主的闺名叫苏雨烟。”

莫楚楚一阵尴尬,真是不好意思,女主的封号记错了。

“那你快去吩咐人把明安郡主接过来,越快越好。”

红婵道“明安郡主就在京城啊。”

真是天助我也,老天都在帮助我。

莫楚楚高兴到无法自已,连忙道“真的吗?这样就好办多了。”

按照剧情,明天呢是女帝让苏雨烟进宫表演踢毽子,本想当众羞辱她,谁知道苏雨烟踢毽子一个不稳,差点摔倒,然后男主豫王殿下正好路过,就接住了苏雨烟,然后两人一见钟情!

对,太完美了!就让男女主提前相遇吧!

莫楚楚敲定注意,立马就吩咐了红婵去办。

第二日,莫楚楚就见到了传说中的女主。

一双美眸清澈动人,眼底却是清冷无双,带着天生的冷漠,似乎谁也走不到她内心深处,墨黑色长发随风飘飞,有一种不食人间烟火的仙气。

太美了!

莫楚楚看到她的时候眼睛都直了,果然不负作者笔下天下第二美人之称!

咳咳,作者将第一美人的位置给了她这个反派恶毒炮灰女配。

苏雨烟冷冷的站着,也不行礼,一旁的中常侍呵斥道“郡主见了陛下,为何不行礼!”

莫楚楚本来想说算了算了,人家是女主,她就是个女配,但是转念一想,她今天扮演的可是恶毒女帝。

苏雨烟面色冷然的屈膝行了个礼,道“不知陛下召见臣女,有何要事?”

莫楚楚干咳了一声,道“也没什么重要的事,就是朕听说你踢毽子特别好,所以朕想见识见识。”

苏雨烟微微蹙眉,道“臣女不会踢毽子…。”

按照剧情里的,苏雨烟踢毽子不怎么好,但也不是不会踢,只不过原著里是被女帝逼迫的。

诶,为了剧情能顺利发展,女主对不起,女配僭越了!

“放肆,朕让你踢你就踢,否则,朕就让你父亲来宫里给朕踢毽子!”

对,小说里女帝就是这么说的。

苏雨烟脸色变得十分难看,她紧紧的咬着下唇,看上去十分的隐忍。

莫楚楚掐准时间,豫王应该快到了,于是连忙示意红婵将准备好的毽子递给苏雨烟。

苏雨烟半响后才迟迟的伸手接住毽子,在莫楚楚十足的气场威压下,苏雨烟才开始踢毽子。

莫楚楚也是于心不忍啊,她追书时大爱的女主啊,如今被她这样亲手折磨…。

想想作者笔下的女主,英姿飒爽,冷血美人,敢爱敢恨,那可是让豫王深情一辈子的女主啊!

莫楚楚瞧着苏雨烟踢毽子是十分的稳当,丝毫没有小说里写的,踢毽子的时候踢不好,总是会崴脚,所以在男主经过的时候她才会摔进男主的怀里啊。

这么稳还怎么摔!

莫楚楚立刻起身,道“你这样踢不对,你起开,我给你示范一次。”

苏雨烟不明就里的站在了边上,莫楚楚心里叹息,真是为了男女主的爱情操碎了心啊。

“看好了啊。”

莫楚楚开始踢毽子,然后踢一下,故作摔倒的倾斜一下。

“你要踢的跟我一样,明白吗。”

莫楚楚又踢了一下,好让苏雨烟看清楚,谁知道这下一脚踩到了一个石头,踢完后完全不受控制的一崴脚,整个人就朝地上摔了下去。

“啊!”

就在莫楚楚觉得自己为了男女主的爱情奉献过大的时候,摔倒的身子突然被一双有力的手给揽住了,然后在她被拽回来的时候,目光中就映入了男主的脸。

我去,搞错了!

不是我!你媳妇在旁边呢!

男主啊,快去找女主啊!

豫王眸子深深的盯着莫楚楚,道“陛下在做什么?”

莫楚连忙从他怀里起来,尴尬的道“那个,我们在玩踢毽子呢。”

笨死了,要别让女主误会了,你小子以后就追妻火葬场了。

说罢,她连忙把站在一旁的苏雨烟给拉了过来。

苏雨烟一改刚刚的冷漠,恭敬的朝豫王行了礼。“小女苏雨烟,拜见豫王殿下。”

要知道小说里刚开始的时候女主可是对男主一见钟情啊,两人那是郎有情妾有意的,只可惜后来误会重重,不过还好,结局两人应该是在一起了。

所以按照现在看来,苏雨烟应该是喜欢上豫王了。

莫楚楚心里总算有了安慰,还好成功了一半。

然而莫楚楚发现了一件很不好的事情,那就是,豫王连看都没看苏雨烟一眼,反而一直盯着她在看。

莫楚楚差点就要撞墙了。

这届男主怎么这么难搞啊!

女主光环呢!快赐给女主吧!

莫楚楚问“豫王?你现在还没成婚吧?”

豫王冷然的面容突然划过了几分不自然,看向莫楚楚,道“陛下…这是何意?”

莫楚楚一看豫王的表情,瞬间就觉得有戏,连忙道“那你看明安郡主如何?她正好也没婚配,不如朕为你们两个赐婚如何?”

苏雨烟一愣,有点疑惑,不知道这魔女又要干嘛,但是却记得父亲来时说的话。

正有点犹豫,想要拒绝,抬眼看向豫王。那可是豫王……

谁知豫王在听到这句话后,脸色顿时就黑了几分,比刚来的还冷。

“多谢陛下好意,不过臣尚且不想娶婚,怕是要辜负陛下美意了。”

说罢,直接丢给了莫楚楚一句臣告退,然后就转身离开了。

苏雨烟听到这话,微微一愣,眼眸微垂眼底冰冷,双手紧握衣角。她就知道……这魔女要来羞辱她的……

莫楚楚一头雾水,不过想来还是安慰自己,小说是慢慢来的,自己有点操之过急了,所以豫王才拒绝的,没关系,慢慢来。

要在想一点什么方法才行……

最新更新
》》》继续阅读《《《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