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纸匠的我成了地府大佬
  • 扎纸匠的我成了地府大佬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馒头有罪
  • 更新:2022-04-02 06:53:00
  • 最新章节:第0003章 来了老弟?
点击阅读
从来不信鬼神之说的现代青年徐半年穿越了,来到了一个兵荒马乱的年代,成为了镇魂司阴司街上的扎纸匠。做这一行的人,必须要命硬,否则定会死于非命。原主命犯天煞孤星,并且脑子不太灵光,所以流落在此后便做起了这一行。徐半年不想这么快就一命呜呼,所以他决定做一个安安稳稳的扎纸匠,哪知道黑白无常竟然主动找上门……

《扎纸匠的我成了地府大佬》精彩片段

蜡烛昏暗的红光随风摇曳,房间里摆满死人用的或怒或笑纸人,红男绿女,映照墙上,人影幢幢。

徐半年手执立香,走神发呆。

“我这是穿越了?”

脑海中,记忆碎片走马观花。

当下的徐半年,是南庆永宁郡镇魂司阴司街上的扎纸匠。

挣活人钱,吃死人饭。

在这个世界,没有天庭上帝,也没有阴曹地府。

兵荒马乱,气候恶劣,皇朝贪腐,民不聊生,人死鬼活,简直就是牛鬼蛇神的天堂。

为了安抚民心,维持统治,南庆设立镇魂司驱逐牛鬼蛇神。

但鬼魂和人没什么区别,也分好坏强弱,修出鬼帝,手段通天,和南庆分管阴阳。

活人归南庆,鬼魂归鬼帝。

而扎纸匠,替死去的人扎纸缝魂补魄,让鬼魂不至于成为缺胳膊少腿儿的残疾魂,心生怨气,化作厉鬼,为祸世间。

领镇魂司的月钱,做鬼也没法做的鬼事儿。

天天和死人打交道的行当,普通人没法做,也不想做不敢做。

做这一行的,容易出事,命不够硬的话,往往不是落下终身残疾就是死于非命。

阴司街上,四十个店铺,刽子手、仵作、二皮匠、扎纸匠,基本上每年都会换一茬儿。

不是到点儿退休,而是死于非命。

这两年尤甚。

所以,做这一行,要么是命犯天煞五弊三缺之人,要么是走投无路饿殍之人。

徐半年命犯天煞孤星,六亲无缘,脑子还不好使,家里死光光后便跟着逃荒大部队逃到永宁郡,镇魂司观其命硬傻愣,将他带到阴司街,学了扎纸手艺,反正这样的人迟早也会饿死街头,还不如死前给镇魂司做点贡献。

“这个祸乱的世界......”徐半年轻嘘一口气。

既来之,则安之吧。

回去是指定回不去了,至少以他九年义务教育储备的科学世界观,是没有办法回去的。

......二更铜锣初响,灵台香烛燃尽。

“九号!缝魂!”

徐半年刚拉开店门,门外就传来一道阴沉冰冷的声音。

一个身着镇魂司阴阳鱼制服的鬼差,和一个脑袋掉一半,身子缺一块的残魂。

“这是?”徐半年隐约觉得眼前的残魂有些眼熟。

“这是缝尸铺九号缝尸人,刚刚缝尸的时候突然诈尸,脑袋和身子被吃了一部分。”鬼差冷冰冰的说道。

“缝尸匠?这么严重的残魂我没那手艺啊,怎么不送到一号去。”徐半年心里有些突突,做同行的生意本是大忌,而且徐半年是真没有缝合这么残缺鬼混的手艺。

二皮匠缝尸,扎纸人缝魂。

都是吃死人饭的,只不过一个走的是肉身路线,一个走的是灵魂路线。

“今天扎纸店就你这一家开门,一三五七这一月空缺还没补上,二四六八燃香中断,十号今日外出差事,抓紧时间。”鬼差依旧保持着冷冰冰的语气。

徐半年听完心里咯噔一下,一三五七......如果不是他穿越过来,九号今天也该是空缺的。

“近日,世道有些不太平,可能会波及到阴司街,平日里你小心行事。”鬼差见徐半年脸色难看,提醒一句。

“不过,你也不用太担心,店铺有镇魂司秘术阵法,只要你平日老老实实待在店铺里就不会有事。”

这话,听着像是安慰,可怎么听怎么不得劲儿。

待店铺里就没事儿?那九号缝尸匠咋滴就被啃成这样?

哄鬼呢!

“可是,这么残缺的灵魂,我的手艺真做不了啊。”徐半年有些为难的看着九号缝尸匠的残魂,怎一个惨字了得!

扎纸匠的手艺,和车间做工差不多,做次了,那就是残次品,车间做出残次品还可以更换材料重新做。

但鬼魂却只有一次修补的机会,修补失败,可就真成残疾鬼了。

本来好好的身体,给人弄残疾了,你说气不气?

鬼魂也会生气,怨气积深后会化成厉鬼,说不得要找上门讨回公道。

徐半年的印象中就有几个扎纸匠被残疾厉鬼寻上门,掏心挖肺,惨不忍睹。

“抓紧时间,都是同行,你总不能看着他灵魂残缺吧,以后还怎么好好做鬼。”鬼差语气沉闷几分。

官大一级压死人。

鬼差虽然不是匠人的直管领导,但人家的地位明显要高他们一层次。

徐半年没办法,只能开工干活。

等他将缝尸人的鬼魂轮廓描到纸人上,再用符箓把鬼魂封印在纸人里,用火烧掉,最后显现出一个好脚好手好脑袋的鬼魂,看着自己完整的灵魂,乐得上蹦下跳。

第一次真真实实见鬼,感觉有些萌萌哒。

徐半年这才吁出一口气。

耗费一个时辰,总算大功告成,没有闹出幺蛾子。

鬼差大量一番修复的鬼魂,满意的说道,“手艺还不错。”

徐半年冷汗一背,“第一次做这手艺,没出事已是万幸。”

“没事,多做几次就习惯了,近段时间,你这的生意会很好。”鬼差说道。

生意好,就能挣更多钱。

可徐半年是真心不想挣这钱。

扎纸店也是按计件提成的,根据难度划分档次,最低也是一两纹银,高的可达五两,对普通人来说,这绝对是高收入公务员,偶尔还能接点儿私活儿赚外快。

但谁都知道,这是用命换钱,指不定有命拿钱无命消受。

君不见九号缝尸匠钱没花完就扑街了?

“那个......鬼差大哥,近日究竟什么情况?”徐半年苦哈哈的问道。

平日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徐半年,只能从鬼差这里打探一些小道消息。

“也没什么,就是些孤魂野鬼争地界,镇魂司的大人已经去找鬼王沟通了,好了,不该你问的事情就不要瞎打听。”

说完,鬼差带着九号缝尸匠的鬼魂消失在门外。

南庆鬼帝分治天下,鬼王,相当于永宁郡的管理者,放在现代就一市委书记。

只是,镇魂司好歹也是鬼魂眼中的警察叔叔,为了几个孤魂野鬼干架居然要找鬼王商议?

徐半年:“......”咋有种恐怖片既视感?

忙碌两小时,徐半年觉着腿脚发麻,头脑发昏。

精神恍惚间。

一缕金光从黑暗深渊投射而来。

一卷金光闪闪的书卷徐徐展开。

露出三个贵气又诡异,磅礴也神秘的字箓:赎魂经。

人身逝者,分天地人三魂。

天魂无去,地魂无归,唯有人魂游荡人世间。

就其善恶,量其轻重,赏善罚恶。

徐半年两眼一闭,做了一个梦。

梦里他叫范闲,出身永宁郡北面的寒地,几年前遭受风雪大天,家里人冻的冻死,饿的饿死,好不容易逃到永宁郡,这才生存下来。

初来乍到,身无分文,差点饿死街头,正好遇上镇魂司缝尸铺空缺,范闲脑子也还机灵,也就在缝尸铺某了一份儿职,解决温饱问题。

范闲人虽然穷苦,心地却是不错。

阴司街这一行当夜里和死人打交道,过着朝不保夕的日子,加上月钱又多,白日无事,隔壁街勾栏听曲儿也就成了阴司街最大爱好,拿命换来的银两全落入勾栏深不见底的下水道中。

范闲倒好,不好勾栏听曲儿,不爱妖娆姑娘,每月拿了银钱便去救济些许路边乞丐,路人问之,则说积德。

只是这范闲有点愤青,尤其是在缝尸的时候,他认为是好人的,就缝合好一点,认为是坏人的,缝合就要差很多。

这不,报应来了。

这次送过来的尸体是永宁郡的大恶人,范闲的愤青病又犯了,草草了事。

结果没等他打完收工,缝合的尸体突然诈尸,逮着范闲狂哧狂哧狂啃,连带着灵魂都被啃去一小半。

梦中的徐半年是直接被吓醒的,醒来后吓得赶紧摸摸自己的脑袋腰肝肾,发现没被诈尸吃掉,这才发现是虚惊一场,做梦而已。

噩梦结束,赎魂经显字。

命运无常,灵魂有价。

赎魂经定价分天地人三级,又分九品,天魂可入人间轮回,地魂判入十八地狱,人魂游走人世间。

范闲半生行善,得天魂一品。

好人一枚,可列仙班。

可是好人命短,祸害千年。

可惜,这时间连轮回地狱都没有,哪来仙班列位。

纵有天魂一品,也不过世间一孤魂野鬼罢了。

判定结束,典当赎魂。

「天魂一品,可赎宝鉴一幅,缝尸术一册。」

赎魂经金光收拢,化作流光,消失在黑暗的深渊。

徐半年手中握着一卷画卷。

画卷是描述着一句简短介绍:“地府十大阴帅之一,黑无常,扎纸成人,点睛成仙。”

画像中,黑无常一脸黑色,头戴高帽,上书赏善罚恶,端的一副凶相。

缝尸之术。

源于范闲这几年的缝尸经验,徐半年梦入范闲生平,所见所闻如同亲身经历,缝尸之术不说炉火纯青,但也信手拈来。

赎魂经奖励的缝尸术并不是真正的书册,而是一道说不清道不明的信息,如同镌刻在记忆深处一样,要是现在身前有一堆碎成渣的尸体,徐半年都有信心丝毫不差的缝合成一具完整的尸体。

啧啧,干倒自己的还真不一定是同行,有可能是跨界。

有缝尸术的经验和技艺,徐半年觉得自己的扎纸技术也提升不是一两个档次。

眼瞅时间还早,徐半年索性拿着黑无常的画卷研究扎纸人。

可算是功夫不负有心人,两个时辰后,一个栩栩如生的黑无常纸人立在店铺中间,个子不高,黑如钟馗,手轮哭丧棒,头顶黑色高帽,赏善罚恶四个字异常显眼。

完全一副生人勿近,鬼神勿扰的架势。

“感觉有点严肃了......”徐半年托腮提笔,想起前世某个玩笑梗,又在黑无常高帽背后提笔:来了老弟。

“这还差不多嘛,再把双眼点上,就大功告成。”

徐半年满意的看着杰作,只是这点睛向来是扎纸大忌。

老话有讲,扎纸人如果画龙点睛,双眼有神,吸人魂魄。

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徐半年有些犹豫。

这时,门外一阵阴风吹过,将两扇门吹得砰砰直响。

吓得他赶紧收回朱砂笔,回头却见门口站着一个眼熟的残缺鬼魂。

“范闲?”徐半年一眼就认出,门口的鬼魂正是先前补好魂魄的九号缝尸匠范闲,只不过现在残缺的更厉害,差不多半边身子不见了。

“救,救我......”范闲鬼魂很虚弱,又很惧怕扎纸店的秘术阵法。

至于鬼魂说话,徐半年到不觉奇怪,新鬼补魂后到镇魂司办理户籍手续便能开口。

“你这是什么情况?”徐半年纳闷。

“我......我补完身体,和鬼差大人办完手续后,刚出门拐弯儿就遇上一个厉鬼,把我抓去折磨好久,还要吃我,我好不容易才逃出来的。”范闲鬼魂哭哭啼啼。

要是鬼魂有泪水,估计九号扎纸店都要被淹。

徐半年:“......”这是刚补好的那啥膜,一拐弯儿又被捅破了?

“行啦,大男人哭哭啼啼的,让邻里听见还以为我把你咋了,待我给这纸人点睛就重新给你扎纸人。”

虽有忌讳,但徐半年身怀科学世界观绝技,再加上赎魂经的神秘,他决定还是试一试给黑无常点睛,毕竟黑无常不是一般纸人。

点睛成仙呢,光想想就带感。

至于范闲残魂,放在之前或许没有办法,但现在扎纸手艺已经炉火纯青的徐半年倒是能给他补上。

朱砂点落,双眼天成。

“徐师傅,你扎纸人的手艺比我生前缝尸手艺好多了。”范闲看着鲜活如人的纸人,也是忍不住赞叹,尤其是听说残魂还能继续补齐之后,更是由衷赞美。

扎纸和缝尸差不多,只有一次机会。

据说镇魂司有技艺高超的老师傅,或许能够第二次缝尸补魂,不过那也是传说而已。

“还行吧。”徐半年谦虚的拍拍黑无常,双眼点睛完成,可惜没有立地成仙,略显失望,“你稍等一会儿,二次补魂有点复杂,我去......”

话没说完,徐半年眼珠子差点吓出来。

只见黑无常双眼射出两道红光,落在范闲鬼魂上,正巧对上范闲双眼......不,一只眼,另一只眼睛已经被吃掉。

残缺的范闲鬼魂也是吓得神魂飞升,两道红光就像一双手一样死死抱着他的脑袋,然后......往纸人身上拽!

“徐师傅......这......救我......纸人要吃我!”

徐半年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没能喊出阻止的声音。

因为黑无常双眼的红光从接触范闲残魂到把残魂吸进去,也不过三息时间,根本反应不过来。

而恰恰在这个时候,一阵剧烈的阴风吹进店铺,将店铺里的纸人纸房吹得满地都是。

门口处,出现一团狰狞的黑影,黑影中更是生出数十道黑色触须,张牙舞爪的探入店铺。

“桀桀......新鲜鬼魂的味道!”

阴风骤起,阎王索命。

徐半年汗毛竖立,可谓是好的不灵坏的灵,这边才刚给黑无常纸人点睛,转眼就有厉鬼出现。

“这么猛的厉鬼,怎么跑阴司街来了?镇魂司那帮王八蛋都是吃干饭的?”徐半年不敢妄动。

一来是不一定跑得过厉鬼。

二来是阴司街是镇魂司的地盘,每一间店铺都有镇魂司大人布下的秘术阵法,或许真的管用。

至少,目前那厉鬼除了几根触手伸进店铺外,大部分身子还没有跨过门槛。

只是让徐半年郁闷的是,镇魂司的秘术阵法就只管地面,不管半空吗?

触手都快伸到脸上了,秘术阵法没有半点启动的样子。

“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徐半年看着近在咫尺游荡的黑色触手,已经感觉到冰凉诡异的气息,让人有种神魂脱离的错觉。

卧了个槽啊,不会刚刚穿越过来就要呜呼哀哉吧。

徐半年下意识就闭上眼睛。

正在这时,一道让人哭笑不得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来了老弟?”

人生四大喜,久旱逢甘霖,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

能在如此危机时刻,听到这么熟悉的声音,徐半年心中一喜,睁眼望去,却发现没有外人,反倒是一脸漆黑的黑无常一手拎着哭丧棒,一手抓着厉鬼触手。

黑无常的力量似乎很大,门外的厉鬼直接被拖进屋。

这可把厉鬼给吓坏了,浑身生出无数触手拉着门框,打死不进屋,没有五官的黑色墨团发出惊恐的叫声。

“你是什么人......呸,什么鬼怪,赶紧放了本将,本将马上就要成为鬼王手下第一大将,你赶紧放开我!”

黑无常哪管那么多,反而觉得厉鬼有些聒噪,黑脸越来越黑,抡起手里的哭丧棒照着厉鬼就是一顿锤。

“哎呀,救命啊!”

“打死人......打死鬼啦!”

“别打啦,要死啦,要死啦......”

黑无常一棒接一棒,就跟砸牛肉酱似的,哭丧棒在空中都出现残影了。

徐半年看得目瞪口呆,心底千万羊驼奔腾而过。

好生猛的黑无常!

好血腥,好粗暴!

爆锤十分钟。

原本能将店门堵得密不透风的巨大厉鬼被黑无常锤成奶狗大小,蜷缩在地上,魂体颤抖,看着像是在委屈的抽搐。

徐半年对厉鬼不好奇,他更好奇的是黑无常。

要不是黑无常是他亲手扎出来的,徐半年都不敢相信眼前的黑无常是纸人。

身上没有一点儿纸浆纸糊的痕迹。

大变活人?还是真的点睛成仙?

徐半年好奇的用手指捅了捅黑无常的后腰。

“大人,别闹!”黑无常被捅,却是恭恭敬敬的冲着徐半年弯腰行礼,“大人,这恶鬼如何处理?”

徐半年瘪了瘪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哪个......你叫啥名儿?还有,那个‘来了老弟’、‘别闹’这些词儿从哪儿学的?”徐半年好奇的问道。

“回大人,属下范闲,大人所说的那些词儿,我也不知道从何学来,也不知为何会说。”黑无常躬身回话。

“你是范闲?九号缝尸匠范闲?”徐半年惊呆了。

黑无常神游天外想了一会儿,这才回应,“属下依稀记得似乎有缝尸经历。”

徐半年恍然。

那就没错了,黑无常点睛,想要成仙,还需要吸收一个灵魂。

没有时间多想。

金光乍现,赎魂经出。

这一次,确实没有入梦,赎魂经直接给出灵魂评定。

「地魂三品,可赎宝鉴一副,经书一卷。」

宝鉴入手,经书化作万字金文,融入灵魂。

地狱不空,誓不成佛,众生度尽,方证菩萨。

渡魂经。

靡靡佛音在脑海中响起,即便徐半年心有他想,也不由自主跟着颂念。

等到万字金文结束,蜷缩在地上的奶狗厉鬼顿时化作云烟,似有金光字符从云烟中飞出,落在徐半年头顶,融入体内。

一阵金光闪烁之后,徐半年明悟。

地藏真经,超度众生,功德自成。

从厉鬼身上飞出的金光,是功德之光。

功德之光用途极大,不仅能够驱散邪魅,还能够塑造功德金身,位列仙班。

功德金光藏于神魂中,滋养神魂,待到神魂强大到一定程度,百鬼莫敢侵。

这倒是个好东西,以后再也不怕鬼上身了。

再看新入手的宝鉴奖励。

地魂三品的奖励,不至于比天魂一品的奖励差吧。

翻开宝鉴卷轴,又是一副画卷。

城隍庙。

在鬼怪横行,朝廷和鬼怪谈和说项的南庆,是没有收监审判鬼魂的机构存在的。

镇魂司,充其量也就是不知道哪里找来的巫婆跳大神弄出来的,只能驱赶鬼魂,甚至都打不过厉鬼,只能谈和,这也是导致南庆牛鬼蛇神当道,民不聊生的原因之一。

而城隍庙,有着保护黎民,赏善罚恶,监察阴阳,去除灾厄的功效。

城隍庙的出现,定然会扰乱南庆现有的秩序,各路牛鬼蛇神肯定会前来找麻烦。

着实让徐半年头疼。

正纠结来着,门外又来了客人。

不是别人,正是之前带范闲过来扎纸的鬼差。

鬼差进门便询问:“九号,你没事儿?刚刚镇魂司检测到你这边鬼气弥漫,恐有鬼将找你麻烦,怎么鬼气突然就消失了。”

徐半年心里咯噔儿。

鬼将!?

刚才那厉鬼似乎提到过马上成为鬼王手下第一大将来着。

那就是说黑无常刚刚锤死的是一个即将上任的鬼将?

黑无常好猛。

但转而一想,黑无常之所以这么生猛,可能还是因为黑无常本身对鬼魂的克制和扎纸店秘术阵法的压制,要不然也不会足足爆锤十分钟才搞定。

更何况,新晋鬼将,境界应该还不够稳定。

不过,那阵仗确实大,镇魂司发现也是正常,跑过来除魔卫道也是他们的本职工作。

只是鬼差的出警速度让人捉急,要不是有黑无常,估计徐半年早就凉凉了。

不过话说回来,就来一个鬼差,这是镇魂司人手紧缺还是给厉鬼送菜来的?

想想心里凉半截。

这混乱的世道,还是得自力更生啊!

徐半年搔首装傻,瞪大双眼,“啥?鬼将?哪里啊?大兄弟,你可不要吓唬我啊!”

鬼差见徐半年一脸懵逼的样子,心中疑惑重重,“不对啊,刚刚明明有鬼将气息在这边,居然没有把你吃掉?”

徐半年此刻的脸比黑无常还要黑。

彼老母的,合着你就盼着我被厉鬼吃掉吧!

鬼差看着瞪眼睛的徐半年,意识到说错话,赶紧抢救,“那啥,刚刚我说啥了?我觉得我被鬼上身了,得赶紧回镇魂司抢救一下,先走了,啊哈......”

“对了,九号你的手艺进步了,那个黑脸纸人扎得不错。”

鬼差边跑边说,刚刚进门时他第一眼就看到徐半年身边的纸人,简直就跟真人一样。

以后,或许可以多给九号拉点生意过来......

扎纸匠的我成了地府大佬章节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