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后妈咪想离婚
点击阅读
洛玉笙是幸运的,当初母凭子贵,一跃嫁进了豪门。丈夫是响当当的娱乐圈大佬祁玉清。因为丈夫的关系,她从那个籍籍无名的十八线,成为了娱乐圈知名花瓶。五年来,她作天作地,对孩子不管不问,甚至多次闹自杀,以至于家中没有任何人喜欢她。最后一次她不慎跌倒,导致昏迷住进了医院。这一摔反而让她清醒,面对丈夫离婚的提议,洛玉笙不假思索的便答应下来,不过有一个条件,她想要孩子的抚养权……

《影后妈咪想离婚》精彩片段

“嗯……”

一声嘤咛,洛玉笙醒来的一瞬间,只觉得头疼欲裂。

抬手一摸,只摸到了缠在头上厚厚的纱布。

“姐,你终于醒了!”一旁,熟悉的声音传来,带着十足的庆幸。

睁开眼看向站在床边的消瘦男人,洛玉笙下一秒又感觉到了一丝反胃,“小光,我……呕……我怎么……”

“姐你先别乱动,医生说你这回玩大了,摔了个脑震荡。”李光说着,又有些欲言又止地看着洛玉笙。

玩?

洛玉笙愣了下,但很快反应过来是什么个意思,但这回真的不是她自己作死,是真的不小心摔下楼梯啊!

不过显然,狼来了的故事谁都知道,她作死的次数多了,也没人相信这次是真的遭了秧。

“这回我是真不小心摔的……”洛玉笙知道脑震荡这玩意儿,当下也不敢乱动了,安分地躺着。

不过眼下,洛玉笙的解释李光已经不关心了,因为有更重要的事情,“姐,刚刚我得到消息,祁总他……他要跟你离婚。”

这话说出来,李光也有些替洛玉笙难过。

可祁钰清是谁?娱乐圈大佬,正儿八经的豪门,家产过亿,多少人想抱的金大腿。

而洛玉笙呢?五年前是新晋小花,而嫁给祁钰清这五年时间里,从嫁入豪门的锦鲤本鲤,到了人尽皆知的花瓶女星。

如果她安安分分当她的豪门阔太倒也没什么事,偏偏她就是作,死命地作。不仅要求自家公司出资拍剧给她当女主,还靠着花瓶本质,将好好的电影拍成了年度十大烂片。

还不是一部,是三部。

如果仅仅是这样,祁钰清家大业大,或许还不会到离婚的程度。

可偏偏洛玉笙爱祁钰清极深,一心只想得到他的关注,得到他的爱。正道不走,尽走些歪门邪道,一次次作死来博取关注,关于自杀这种小事,每月几乎都会发生一次。

以至于一开始祁钰清还会来医院看一下,现在连搭理都不会。

许是累了也烦了吧,终于还是逼得他离婚了。

其实祁钰清当真是个好人,虽然当初会娶洛玉笙就是因为她耍心机怀了他的孩子,但娶进门后也没亏待过她。除了不爱她,当真没什么缺点。

“离婚……”可你要说祁钰清累了烦了,洛玉笙就不累吗?五年的时间,她跟个傻子一样追在他的身后,也无法让他多看她一眼。

这一摔,反倒是让她摔清醒了,最后的执念也摔没了。

“那就离吧。”

李光原本以为洛玉笙会吵会闹,毕竟她的脾气就是那样,可完全没想到,这回她居然那么平静,还同意了离婚这种事。

有那么一瞬间,李光真的以为,洛玉笙被人换了芯子。

“姐……你没事吧?”李光不由小心翼翼地问着,他在洛玉笙身边当了六年的经纪人,实在太清楚她的性格,这不像她。

“有事,我现在难受死了,恶心想吐还头晕。”洛玉笙说着,越发地显得烦躁,“你去找祁钰清,告诉他我同意离婚了,但具体的等我好点再商量。我现在难受得要死,先让我睡一觉再说。”

双唇微微翕动,李光数次想开口,最终还是没说什么,转身离开了病房。

得到洛玉笙愿意离婚的消息,祁钰清也是怔了一下,不过很快清冷俊逸的面容上便恢复了一贯的淡然,“那等她好点你再告诉我,放心吧,就算离婚,我也不会让她吃亏。”

李光微微苦笑,要他说,当初两人结婚是洛玉笙捡了大便宜。而离婚,就等于将自己怀里的大西瓜生生扔了,这就是最大的亏啊。

三天后,病房里。

洛玉笙看着坐在椅子上的祁钰清,交叠的双腿在西装裤下显得十分修长,很多人说他腿长一米八。她最开始注意到他,也是因为他那双腿,因为她是腿控。

不过可惜,这人就是块冰。外表清俊如仙,看似不食人间烟火也就罢了,还当真是不食人间烟火。反正,她是捂不热了,还是留给后来者吧。

“离婚我可以不要你的任何财产。”洛玉笙这话一说,顿时引来了病房内众人的注视。

不仅是祁钰清,李光和祁钰清的秘书还有同来的律师都是用着关爱智障的眼神看着她。

洛玉笙就当看不到他们的眼神,径直说了下去,“不过我要孩子,至少要一个。”

当初洛玉笙带球嫁进豪门,使得娱乐圈掀起了一股怀孕逼婚风,她也是争气,一胞双胎,还是儿女双全的龙凤胎,羡煞不少人。

而听到洛玉笙的话,祁钰清的眼神已经沉如冰,带着一丝嘲讽,“不可能。”

“孩子是我生的,我离婚不要财产,就要一个孩子,没毛病吧?”洛玉笙也有点生气。

“首先,这五年里除了最开始在你肚子里那会儿,从他们出生后,你尽过母亲的责任吗?其次,没有我的财产,你又想怎么养活孩子?”如果说刚刚祁钰清还是有点轻视,现在就是明晃晃地不屑。

而他也认定了,洛玉笙根本不是想离婚,而是又想了新的主意,想引起自己注意。

洛玉笙脸色微微尴尬,因为祁钰清的这两点,直接戳中了她的要害。

这些年,因为得不到祁钰清的关注和爱,洛玉笙虽然不至于打骂孩子,却也是明晃晃地将不喜挂在脸上,从未亲近过两个孩子不说,还从不肯参与他们的生活。

而养活孩子,她虽然是个演员,却空有外表没有演技。拜那些烂片所赐,正儿八经的电视不敢找她演,乱七八糟的电视她又不演,以至于这一年里都没有演过一部剧。

代言倒是还剩下一个,不过那个代言是自家品牌,洛玉笙估摸着,也撑不了多久就会跟自己解约。

所以如果离婚不要财产,她确实好像……有点难养孩子。

祁钰清没有理会洛玉笙乱飞的思绪,接过律师拟定好的离婚协议放到洛玉笙面前,“你名下的车子房子都归你,离婚费一千万,另外给你1%公司股份。可以的话,就在这里签字。”

李光站在一旁,吃惊地睁大眼,着实没想到祁钰清居然这么大手笔。

就连洛玉笙也被惊到了,她名下的房子车子折算成钱的话也有少说三千来万,而且别小看1%的公司股份,祁钰清的公司盈利之高洛玉笙是知道的,算下来每年都能分上个几千万分红呢。

如果洛玉笙肯放弃孩子的话,这样的离婚费真的很大手笔了,她也该知足了。

可……她是真的想要孩子。

对于两个孩子,洛玉笙是愧疚的,想要弥补的心也是真的。

直到真的从那仿佛迷障般的五年里走出来,洛玉笙才脑子清楚地看清了这一切,也知道了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我就想要一个孩子……”洛玉笙轻声说着,当然,她也不指望祁钰清会大发慈悲给她两个孩子。

对上洛玉笙祈求的目光,倒是难得的清澈,祁钰清都有些恍然,有多久没看到过她这么简单的目光了。每次看到自己,她的眼神总是复杂得可怕。

站起身,祁钰清恢复一贯的淡然清冷,“什么时候想通了再告诉我。”

“你要怎么样才能给我一个孩子?”洛玉笙显然是看明白了祁钰清的意思,孩子不用想,钱倒是可以给她。

“就算你想要,他们也不会跟你。”话音落,祁钰清直接长腿一迈走出病房。

倒也不是祁钰清看不起洛玉笙,而是相较于洛玉笙,工作再忙都会抽空陪伴孩子的祁钰清比洛玉笙尽职太多。

这一点,从两个孩子就读的幼儿园里,老师根本不认识洛玉笙就能知道。

洛玉笙也知道自己在他人眼里有些可笑,离婚前还对两个孩子不理不睬,眼下要离婚了,却扒着孩子不放。

想想,也难怪祁钰清会觉得她是拿离婚当借口了。

“小光,你说我要怎么样才能要到孩子的抚养权?”洛玉笙不由看向自己的狗头经纪人,李光虽然脑子不算太灵光,但胜在对自己忠心,洛玉笙一向觉得他还是挺好用的。

其实李光想劝洛玉笙放弃的,毕竟就连他都知道,两个孩子跟着祁钰清绝对比跟着洛玉笙好。

但见洛玉笙当真十分苦恼的样子,他还是尽职地出谋划策了下,“大概分两点吧,第一就是姐你有自己的经济来源,可以给孩子好的生活。第二就是要孩子愿意跟你,总不能逼着孩子……”

“你说,如果我接点雷剧拍,能养得起孩子吗?”洛玉笙迟疑道。

“姐,现在的雷剧也是挑演员的。”李光十分认真地说着。

“……”所以,她是连雷剧都不要的演员了?

医院门口,祁钰清刚上车目光就落在了身旁两个粉雕玉琢的小家伙上,“你们怎么来了?”

祁钰清跟洛玉笙都长得极好,两个继承了他们优点的孩子自然十分精致可爱。

听到祁钰清的询问,身穿黑色T恤,头戴黑色鸭舌帽,酷着一张小脸的哥哥祁钟毓便出了声,“爸爸,听说妈妈又住院了?”

明明是稚嫩的声音,却有几分故作老成的味道在。

“所以你们要去看妈妈吗?”祁钰清不排斥两个孩子对洛玉笙的亲近,一直以来都是洛玉笙单方面地排斥两个孩子。

想也不想地,祁钟毓一扭头:“不去。”

一旁,相较祁钟毓而言软糯许多的祁钟灵扯了扯祁钰清的衣袖,“爸爸,你跟妈妈离婚的话,是不是要把我跟哥哥分开?”

才刚说完,祁钟灵就红了眼眶,眼泪不住地开始打转。

祁钟毓见到妹妹要哭了,也懊恼了下,“不准哭,爸爸才不会让我们跟着妈妈。”

想到洛玉笙坚持要孩子的事,祁钰清不由道:“那你们想跟着妈妈吗?”

“才不要!”祁钟毓冷声抗拒着,一旁的祁钟灵虽然迟疑了下,但还是摇了摇头。

“姐,不好了……”李光急匆匆跑进公寓,差点撞上洛玉笙打开的衣柜门。

收拾着自己的行李,洛玉笙不紧不慢道:“怎么了?”

眼下她刚搬到公寓里,需要整理的东西还不少,不能因为李光毛毛躁躁就把人给赶走,冷静!

“姐,你的最后一个代言也飞了。”李光说到这,整个哭丧着脸。

最后一个代言……

洛玉笙仔细想了下,对了,是公司的珠宝品牌代言。如果她没记错的话,负责人是祁钰清的姐姐,也就是她的大姑子。

眼下她都要跟祁钰清离婚了,代言飞了这件事没毛病。

不过,她现在还要赚钱养孩子,这个代言费用不少,而且是她现在唯一的金钱来源了。

再说了,祁钰清还没同意离婚不是?

想着平时跟大姑子之间的矛盾摩擦,洛玉笙觉得这笔代言费还真不能飞了。

思及此,洛玉笙衣柜门一关,“小光子,去NG大厦。”

“NG大厦不是祁总的公司……姐你要干嘛?”李光总觉得自己眼皮跳,不是好事。

“掐断翅膀。”一撩长发,洛玉笙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身材好穿什么衣服都好看。

作为娱乐圈出了名的花瓶女星,洛玉笙自然有着花瓶必备的几要素,简单点说就是肤白貌美大长腿,胸大腰细屁股翘。

她能入了祁钰清的眼,一张好脸自然是必备要素。

身后,李光边追着洛玉笙,边问道:“哪来的翅膀啊姐?”

NG大厦一楼总台,洛玉笙戴着墨镜出现时,还是被总台的小姐姐给一下子认了出来,“夫人好,请问是来找祁总吗?”

拉下墨镜,洛玉笙嘴角微勾一丝弧度,“眼神不错,不过我不是来找他的,你帮我给祁静姝打个电话,就说我来找她有事情谈。”

“静总吗?好的,我马上就打电话。”虽然有些意外,不过小姐姐还是手脚麻利地把电话打到了祁静姝的办公室里,询问了一番。

直到得了祁静姝的首肯,目送洛玉笙进了电梯,小姐姐回到总台前,还觉得有些莫名,总觉得今天的洛玉笙怪怪的。

李光被洛玉笙扔在了车里,对于一个人单刀赴会祁静姝,洛玉笙没带怕的。

“请进。”

推开眼前的办公室门,洛玉笙施施然走了进去。

而看到洛玉笙,祁静姝的脸色明显冷了几分,“刚刚她们说你找我,我还真以为是打错电话了。”

“别这么看不起自己嘛,毕竟我们之间也有合作,我找你也不算稀奇啊。”说着,洛玉笙自来熟地往祁静姝的办公桌前一坐。

祁静姝瞧着她的动作,虽然神色冷然,却也没有出声说什么,“是有合作,不过马上就中止了,相信你已经收到消息才对。”

“就是因为收到,我才过来跟你谈谈的。”洛玉笙无奈地耸了下肩。

“有什么可谈的?”微微挑眉,祁静姝一脸不屑。

祁静姝从洛玉笙进门那天就看不起她,不喜欢她,这是洛玉笙一直以来都知道的。正因为这一点,两人在平时也没少互相敌对。

不过眼下的洛玉笙换了种角度看事情,倒没了跟祁静姝作对的念头了,“怎么说我也跟祁钰清当了五年夫妻,感情好坏在其次,我们这刚要离婚你就把我的代言撤了,是不是也显得太落井下石了?”

“你是真离婚还是假离婚,当我看不清?如果你离婚,这代言我还真就继续给你签着。”祁静姝摆明了是不相信洛玉笙的话,跟祁钰清一样一样的。

“那还真就要让你失望了。”洛玉笙的话,让祁静姝眼底的嘲讽更甚。

明晃晃地写着:看吧,我就知道你是想假离婚。

下一秒,洛玉笙将包里的离婚协议书拿了出来,当然不是祁钰清的那个,而是她另外拟定的。不过不同的是,洛玉笙已经在上面签了字。

只见洛玉笙将离婚协议书递给祁静姝,“同是女人,这五年我过得什么样子你也看在眼里,老实说,我是累了。如果离婚是我们最终的结局,那我也不想继续蹉跎岁月。这份离婚协议书你替我交给祁钰清吧,上面我也签了字,只要他也同意签字,那我们的关系也就中止了。”

离婚协议书做不得假,原本信誓旦旦洛玉笙不会离婚的祁静姝也沉默了,许久后,“你甘心吗?”

“不甘心又能怎么样?你弟弟你还不知道吗?一块捂不化的冰,我就是再多的热情也被浇熄了。”洛玉笙自嘲一笑,紧随着便起了身,“东西也给你了,那我也就不在这打扰你工作。”

不得不说,洛玉笙如今干净利落地抽身离婚,反倒让一直看不惯她的祁静姝稍稍改观了些。

当天晚上,洛玉笙就得到消息,原本要解约的代言已经改成续约,据说是祁静姝亲自下的命令,直接续了五年的约,并且还给加了代言费。

“首战告捷!”敷着面膜的洛玉笙心情大好,不过她还得继续多捞点钱,不然钱不够祁钰清才不会让她养孩子。

不过养孩子,还是有个前提的。

拿出手机,洛玉笙看着相册里仅存的一张两个孩子的照片,以前的她到底是抽了哪根筋?明明是那么可爱的孩子啊。

影后妈咪想离婚章节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