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元帅
点击阅读
秦尘在福利院长大,后来被秦家的一个下人收养。为了报答养父的恩情,他努力让自己变强。在大学毕业之后,他自主创业,不光成为了身价过亿的富翁,同时还与周家千金定下了婚约。可是在二人的新婚当天,他却遭人陷害,以至于被关进了监狱。如果不是因为在狱中有了一旦奇遇,一颗明星可能早就陨落。如今秦尘以强者之姿华丽回归,只为找出当年的幕后黑手……

《极品元帅》精彩片段

江海市,国际机场。

数千名荷枪实弹的炎黄战士,整齐排列,腰杆笔直如松,盯着不远处缓缓降落的一架客机,眼中充满崇拜与狂热。

在客机上空,足足上百架最新型Y88战机为其保驾护航。

轰鸣声响彻天际!

贵宾通道外,站了一群苏省名流,等待着客机中那位的到来。

一年前,北境告急,雄鹰王国联合周边三大王国举兵百万,入侵炎黄国土,天临战将临危受命,挂印出征,平定外患,威慑海内外,扬我国威。

最终,他成为炎黄王国开国百年来,唯一一位褪将服,披帅袍的元帅。

“咚咚!”

在众人的注视下,一名冷漠中年从客机上走了下来。

“影子大人,元帅呢?”

江海市市督上前,恭敬的询问。

“元帅有令,除金陵市徐家人外,其他人请先行离去。”

影子语气平淡,说完话后便站至一边。

众人哗然!

不过,无人敢忤逆天临元帅的话,哪怕心中遗憾万分,却也第一时间离场。

没片刻,一名青年负手而出。

他披着一件军绿色风衣,双手背负身后,如龙随行,贵气无边。

“见过元帅!”

徐家家主徐耿走上前去,头颅低垂,恭敬的姿态,使得他身后的诸多徐家人,震撼不已。

“徐宗师,你可知我为何想见你?”秦尘微笑着问道。

“老朽不知,请元帅明言。”

徐耿同样疑惑,刚刚离开的一些人,不乏身份地位比他尊贵的,元帅却独独让他徐家留下。

“二十年前,你在北境当兵六年,创下一套龙拳,传遍北野。正是因为学了这套拳术,我才打磨出了劲气,踏上武者一途。现如今,我已将龙拳改善数次,饶是宗师之境也适合修炼,我将之回赠给你。”

秦尘刚说完,影子便快步上前,递给了徐耿一本书籍。

“多谢元帅!”

徐耿闻言,一脸激动,连忙躬身拜谢。

“爷爷……”

徐耿身后,徐灵儿皱眉,“天临元帅擅长统兵作战,但论及武学造诣,爷爷您不见得会比他差吧?您可是炎黄王国有名的宗师!”

“闭嘴!”徐耿面色微变,连忙呵斥,而后忐忑的抱拳,“元帅,徐耿教导无方,还请恕罪。”

“徐小姐其实说得不错,徐宗师确实是炎黄王国有名的宗师。”

秦尘微微一笑,旋即朝着机场外走去。

徐耿则是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爷爷,难道我说错话了吗?”

徐灵忍不住询问。

“小灵啊,你真以为天临元帅之所以能成为元帅,只是纯粹会领兵打仗吗?”

徐耿轻叹一声,“四年前,他二十三岁时,便已突破至宗师,成为炎黄王国最年轻的宗师了。而在一年前,他已臻至神境。”

“神境?”

徐灵瞪大了眼睛,心脏狂跳。

……

“秦帅,我已经调查清楚了,周鑫妍和程辉现在在清风雅苑餐厅吃饭,我们是直接过去吗?”

一辆特制的沃尔沃XC90越野车上,影子恭敬的询问。

“去吧,有些事我也该当面问问他们!”

秦尘靠着椅背,眼里闪动着丝丝冷光。

他从小在福利院长大,是江海市秦家的一个下人秦军收养了他。

小时候,他在秦家就受尽了秦家许多子弟的欺负,但他一直忍耐着。

终于,他考上了江海市最好的大学,并且在毕业后创业成功,身价过亿,还得到了江海市二流家族周家之女周馨妍的青睐,与其结婚,可以说是走上了人生巅峰。

但好景不长,不知为何,在他新婚之夜时,公司被查出严重的偷税漏税,而且犯下了一系列的商业罪。

尚未入洞房的他,便锒铛入狱,被判五年。

不过刚入狱,他就被北境军部一个神秘组织带走了。

五年时间,他从一个刚入伍的小兵,逐渐成为盖压诸国的天临元帅。

五年前的事他早就查清了,一切都是周鑫妍搞的鬼,目的就是为了得到他的公司,而现在他的公司也已经彻底被周家蚕食。

周馨妍,更是和他昔年最好的兄弟程辉走在了一起。

另外,两天前秦尘结束最后一场大战,回国后了解家中情况时,竟发现三年前他父亲秦军发生车祸,断了一条腿。一年前,他姐姐和姐夫晚上加班回家路上,遭遇歹徒,姐夫与歹徒搏斗时被刺身亡。

现如今,他父亲被秦家驱逐,在家帮他姐姐带孩子,一家人日子过得紧巴巴。

得知这一消息后,他第一时间回到江海市。

这些债,他要一一讨回。

不过他也隐隐发现,整件事情好像没那么简单,哪怕是他现在的权力,都调查不清楚。

但那又如何?

哪怕背后有着一只遮天大手,他也要将这只手捅出一个窟窿来!

……

半小时后,车子停在了清风雅苑餐厅外,秦尘独自步入餐厅。

给服务员塞了一千块钱,他很快打听到周馨妍和程辉所在包厢,直接走了过去。

靠近包厢,里面的谈笑声愈发清晰,不乏一些颇为熟悉的声音。

他直接推开包厢门走了进去。

包厢里坐了六个人,一对年轻男女坐在最中间。

女的姿容绝艳,气质大方,正是他曾经的妻子周鑫妍。

旁边的年轻男子,俊朗贵气,身穿剪裁合体的休闲西装,脸上泛着灿烂的笑容。

程辉!

秦尘曾经最好的兄弟。

秦尘以前甚至和程辉说过,他的所有东西都可以给程辉,除了女人。

而现在,他的女人夺走了他的一切,程辉夺走了他的女人。

另外四人,秦尘也认识,都是江海市有头有脸的人物。

“秦尘?”

随着秦尘的到来,包厢内的气氛微微凝固。

尤其是周鑫妍,脸上闪过一抹慌乱,身体下意识的与程辉拉开了一些距离。

“秦尘,你出狱了?怎么也不通知一声,我好去接你啊。”周鑫妍讪讪的说道。

“你这么忙,我怎么好让你接去接我?”

秦尘讥诮的笑了笑,目光直视周馨妍,“别的事我不想多说,我只想问你一句,我父亲车祸,姐夫被刺身亡,这两件事跟你有没有关系?”

“秦尘……”

秦尘打断了周馨妍,“你别急着否认,这是我唯一一次给你认错的机会。如果是你做的,你承认错误,我会看在曾经夫妻一场,饶你一命。否则后面等我查出是你做的,神也救不了你。”

周馨妍语气渐渐变冷,“秦尘,那我也告诉你,这事不是我做的。如果你没别的什么事了,那就请你离开吧。”

“等等!”

这时,程辉站了起来,笑吟吟的走向秦尘,“秦尘,既然你已经出狱,那有一件事得麻烦你一下。我和馨妍过些天就要结婚了,所以请你有时间的话,和馨妍去一趟民政局吧。”

“去民政局?”

秦尘眉头微扬。

“现在的你一无所有,根本配不上我,难不成你还想癞蛤蟆吃天鹅肉?”周馨妍则是冷漠的看着秦尘,一点儿也不心虚。

“秦尘,我知道你现在心里不好受,但馨妍说得不错,现在你刚出狱,一无所有,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了。不过,看在兄弟一场的份上,我会给你一些补偿。”

说着,程辉拿出支票本,唰唰唰的写了一张撕下来递给秦尘,“这是两百万,足够改善你一家的生活了。”

秦尘没有去接支票,目光第一次正式落在程辉身上,“程辉,不知道你是否记得,我曾经和你说过一句话。作为我最好的兄弟,我任何东西,你都可以随便拿,除了女人。一旦你动了我的女人,我会打断你的腿。”

“是吗?那又怎么样?”

程辉也被秦尘这话给激怒了,拖出一张椅子,右脚踩了上去,一脸讽刺的说道:“我的腿就在这儿,我倒是要看看你敢不敢把它打断。”

“这秦尘,真是自取其辱啊!”

“唉,拿了两百万开开心心的走人不好吗?”

“看样子,是坐牢把脑子坐坏了。”

包厢里的另外几人都跟看傻子似的看着秦尘,一阵哄笑。

“咔嚓!”

然而,一道清脆的骨裂声,骤然响起。

紧接着,便是程辉撕心裂肺的惨叫。

“如你所愿,今天我断你一腿。至于其它的账,我会慢慢和你们清算。”

秦尘语气淡漠,仿佛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

包厢内,程辉痛苦的惨叫着。

场上所有人都一脸震颤,震惊的望着秦尘。

这家伙,居然真把程辉的腿给打断了!

他是疯了么?

“程辉你怎么样?你没事吧?”

周馨妍紧张的跑了过去。

“来人!快来人!”

程辉则是痛苦的嘶吼着。

很快,餐厅经理就带着几个保安冲进包厢。

程辉是饭店老顾客,这经理自然认得。

“程少,您这是怎么了?”

餐厅经理看到程辉的样子,面色大变。

“这个混蛋打断了我的腿,你赶紧给我将他抓起来。”

程辉满脸怨恨的指着秦尘。

餐厅经理毫不犹豫的下达命令,“还愣着干嘛,赶紧的动手把人控制住。”

当即,几名保安纷纷冲向秦尘。

一时间,众人望着秦尘的眼神充满了怜悯。

他们很清楚程辉的性子,秦尘今天打断了程辉一条腿,程辉绝对会让秦尘用命抵偿。

“砰砰砰!”

然而,他们还没看清怎么回事,那冲向秦尘的几个保安,无不是倒飞回去。

众人顿时倒吸冷气。

秦尘淡漠的说道:“程辉,你别这么急着报仇。因为接下来,我会慢慢和你玩。”

丢下这话,秦尘迈步离去。

这一次,无人再敢阻挡。

“混蛋,我一定会让你死得很难看!”

程辉眼神怨恨无比。

……

离开餐厅后,秦尘让影子将他送到了一个名叫‘星苑世家’的小区。

他的父亲和姐姐,在这儿租了一套房子。

“咚咚!”

秦尘在门外敲了老半天门,却是没人来开门。

影子猜测道:“秦帅,秦老可能是去接您外甥女了,他这儿离幼儿园有些路,骑车得二十多分钟,应该提前过去了。要不,我们在这儿等等吧?”

“骑车?”

秦尘凝眉,“我爸断了一条腿,骑车肯定不方便。影子,我们现在就去幼儿园。”

“是!”

当即,二人赶往幼儿园。

新东方幼儿园门外。

一群家长正有序的排队接自家小孩,在一个队伍后面,站了一名跛脚老者。

他满头白发,佝着腰杆,暮气沉沉,看起来至少七十岁。

但其实,他才堪堪六十。

“外公!”

没多久,一个扎着马尾辫,如同瓷娃娃的小女孩,朝着他跑了过来。

“小草!”

看到自己外孙女,秦军苍老的脸上,这才露出了些许笑意,“今天在学校乖不乖,有听老师话吗?”

“当然听话啦,小草最乖了!”

小草笑眯眯的道。

只是,两只小眼睛里写满了心虚。

“嗯?”

秦军一愣。

“妈,她就是丁小草,今天就是她把我脸抓破了。”

就在这时,一个胖乎乎的男同学,带着他妈妈走了过来,指着丁小草告状。

“小贱人,你敢打我儿子?”

她妈妈立即瞪着丁小草,双手叉腰,强势的质问着。

她身材臃肿,一身珠光宝气,气场瞬间就打开了,吸引了场上许多人的注意。

认出她身份来的人,都是一脸同情的望着丁小草和她外公秦军。

“是刘成先动的手,而且他还骂我是没爹的野孩子。可他中看不中用,白长一身肉,连我一个女孩子都打不过。”

丁小草初生牛犊不怕虎,丝毫不惧对方的强大气场。

“小草,别说了!”

秦军面色微变,连忙拉了一下丁小草,对着刘成的母亲刘太太说道:“这位小姐,真的对不起,我……”

“啪!”

然而,秦军话还没说完,刘太太就一巴掌重重抽打在他脸上。

这一巴掌势大力沉,秦军又瘸了一条腿,身子一个踉跄,跌倒在地。

“混账玩意儿,你敢骂我是小姐?”

刘太太愤怒道:“赶紧让这小贱人给我宝贝儿子赔礼道歉,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周围许多人皆是同情万分,却没有一个人敢来相劝。

就连学校的老师,也装作没看见。

这刘太太,可不好招惹啊。

“坏人,你打我外公,呜呜呜呜!”

丁小草气愤不已,连忙去搀扶秦军,同时心疼得大哭起来。

“小贱人,赶紧给我儿子道歉。”

刘太太不耐烦的说道。

丁小草倔强的说道:“我不会跟刘成道歉,该道歉的是你才对,我外公什么都没做,你却动手打他,你这人一点儿也不讲理。”

“哟呵,做错了事还教训起别人来了?看样子,没爹的孩子就是缺教养。既然如此,那我就来教教你怎么做人。”

刘太太气急而笑,撸起袖子走到丁小草跟前,抬起手朝丁小草脸上扇去。

“住手!”

秦军大惊失色,愤怒不已。

丁小草顿时吓得小脸发白。

刘太太的手掌,眼看着就要落到丁小草脸颊上。

可就在这时,一只有力的手掌,抓住了刘太太的手腕。

“你是谁?给我松开,不然我叫你好看。”

刘太太怒气冲冲的瞪着眼前的年轻男子。

“啪!”

然而,年轻男子虽然松开了她,却直接一巴掌抽在她的脸上。

这一巴掌极其响亮,声音响彻四周。

所有人都懵了,震惊不已。

这年轻人胆子也太大了吧,连刘太太都敢打?是不是不要命了?

“小草,你没事吧?”

秦尘没理会这些,他蹲下身子,关切的看着丁小草。

“叔叔,谢谢你。不过,我好像不认识你吧?你怎么会知道我叫小草呢?”

丁小草疑惑道。

“别叫叔叔,你应该叫我舅舅。”

秦尘笑了笑,旋即望向一旁的秦军,声音沙哑,“爸,我回来了!”

看着眼前的老人,秦尘一脸心疼。

父亲不仅断了一条腿,而且看起来格外的苍老。

这些年,怕是吃了太多的苦。

“小尘,你回来了?”

秦军揉了揉眼,不可置信的望着秦尘。

之前他去监狱探望秦尘,却被告知秦尘已被转狱,其它情况却什么都不知道,而秦尘又从未联系过家里。

秦军一度以为秦尘出事了!

现在看到秦尘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他自是喜不胜收。

“爸,儿子不孝,这五年里让您受委屈了!”

秦尘跪在秦军面前。

不远处,影子内心剧震。

哪怕是在国主面前,秦帅都未曾弯过一次腰。

由此可见,家人在秦帅心目中的地位有多高。

“起来,快起来。回来了就好,回来了就好啊。”

秦军激动不已,将秦尘搀扶了起来,而后拉着丁小草道:“小草,这就是我平时和你说的小尘舅舅,快过来喊舅舅。对了小尘,这是你姐的女儿,丁小草。”

“舅舅!”

丁小草高兴的喊道。

“小草真乖!”

秦尘摸了摸丁小草的脑袋。

“混账玩意儿,你知不知道我是谁,居然敢打我?”

这时,刘太太愤怒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你如果不跪在我面前道歉,我一定让人把你的手砍下来喂狗吃。”

“舅舅,这个人很坏的,她刚刚还打了外公。”

小草连忙躲到了秦尘背后,有些畏惧的望着刘太太。

“什么?她打了外公?”

秦尘看向秦军,果然发现秦军的脸上有着一个巴掌印。

“轰!”

刹那间,众人只感觉周围气温瞬间下降,许多人都冷不丁的打了个寒颤。

“刚刚,你是哪只手打了我爸?”

秦尘来到刘太太面前,声音冷漠。

“小子,我打了那个瘸子又怎么样?哼,就他那种垃圾玩意,打他都脏了我的手。”

刘太太冷哼着道:“倒是你,竟敢打我,你做好被打成残废的准备了么?”

她的态度显得极其张狂,丝毫没将秦尘一家人放在眼中。

“也罢,既然你不回答,那我便将你两条手都给废了。”

秦尘话一说完,众人还没看清他怎么出的手,清脆的骨裂声便是响了起来,刘太太两条胳膊无力的垂落下去。

随即,是她那杀猪般的惨叫声。

幸好现在小朋友们都走得差不多了,不然看到这一幕,怕是会受到惊吓。

一时间,许多人望着秦尘的眼神,满是惊惧和震颤。

这家伙吃了熊心豹子胆吧?

整个幼儿园,谁不知道刘太太的不好惹啊。

“刘太太,你没事吧?”

一位学校领导快步走了过来,紧张的问道。

刘太太被打成残废,他也担心刘太太的老公会追责他们学校。

“给我老公打电话,快!”

刘太太忍着疼痛,尖声嘶吼。

领导不敢迟疑,连忙找到刘太太老公电话打了过去。

“喂!”

电话里很快传来一名粗犷的声音。

“刘畅,你赶紧给我带人到学校来,再不来我可就要被人打死了。”

刘太太大喊道。

“什么?好,我马上带人过去。”

刘畅说完直接挂了电话。

“小子,有种你就别走,一会儿不打得你全家跪地求饶,我跟你姓。”

刘太太满脸怨毒的瞪着秦尘。

“小尘……”

秦军担忧道。

“爸,没事的。”

秦尘安抚了秦军一声,而后暗暗对着不远处的影子打了个眼色。

五年后回归第一次见到父亲,不仅苍老无比,变成跛脚,还受人欺辱,秦尘彻底的怒了。

影子会意,立即拿出手机拨打电话。

而周围许多看热闹的人,都是满脸同情的望着秦尘。

对于刘畅,他们都颇为了解。

今天秦尘打断刘太太两条手,能不能保住性命恐怕都是个问题。

“嗡嗡嗡嗡!”

没片刻,一阵剧烈的汽车轰鸣声响起。

四辆宝马X5,快速驶来,轮胎与地面发出刺耳的摩擦。

车子刚一停下,将近二十名黑衣壮汉,从车内蜂拥而下,气势汹汹,一看就是来者不善。

为首之人,身高一米九,体格壮硕,额头上有着一道如同蜈蚣般的刀疤。

“老婆,是哪个不长眼的混蛋打了你?今天我就算不杀了他,也要废掉他全家老小。”

刘畅走到刘太太面前问道。

语气之中,流露着毫不掩饰的戾气。

“就是这个混蛋,他把我两条手都给打断了。你要是再不来的话,我可能都要被他给活活打死了。”

刘太太一脸恶毒的指着秦尘,眼里透着浓浓的凶光。

“什么?他竟然把你两条手给打断了?”

刘畅闻言大怒,看向秦尘,“臭小子,你是在找死么?今天你要是不给我一个满意的交代,我杀你全家!”

此时的他,毫无顾忌。

但场上许多人都知道,刘畅此话并非威胁。

这刘畅可是江海市有名的大佬,手上有着不少人命。

因此,他们对秦尘一家人愈发的怜悯,认为他们一家今天肯定要倒霉了。

“小尘,这可怎么办啊?”

秦军惊恐不已,小草也吓得脸色发白。

“没事,我能解决的。”

秦尘笑了笑,又安慰了一阵小草,这才看向刘畅,“你确定,要杀我全家?”

“我刘畅一生行事,说到做到。”

刘畅冷笑一声,“看样子,你也给不出什么交代了。既然如此,那我先将你废了再说。”

随着他话音落下,他身后顿时走出四名黑衣壮汉,朝着秦尘冲去。

“刘畅,让你的人先别废掉他,一会儿我要亲自踩断他四肢。”

刘太太开口道。

“听到我老婆的话没?下手都给我轻点,别真打废了。”刘畅对着几个手下大喊道。

“小尘,快跑!”

秦军大喊道。

“爸,没事的,你捂着小草眼睛。”秦尘对着秦军回了一句。

秦军虽然紧张,但这个时候还是选择了相信秦尘,捂住了小草的眼睛。

见状,秦尘才看向冲向他的四人。

而后,一脚踹出。

“嘭!”

冲在最前面的一人,直接倒飞而出,肋骨不知道被踢断了多少根。

另外三个黑衣壮汉大惊,很快又镇定下来,趁机从三个不同的方位,对秦尘发起攻击。

秦尘轻松避开他们的攻击,一拳轰倒一名壮汉,而后接连两腿,将剩下的两名壮汉踹飞出去,口吐鲜血。

四名黑衣壮汉的围攻,被他短短数秒钟时间轻易击溃。

对方毫无还手之力!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尽皆膛目结舌。

这也太……太猛了吧?

“小尘怎么这么厉害?他大学时期好像没学过散打之类的吧?难道是在监狱里头学的?”

秦军同样震惊不已。

震惊过后便是心疼,在大学里学会打架,那势必也挨了不少打吧?

“哟,原来是有点身手啊,难怪敢不把我刘畅放眼里。不过,你能打倒四个,我看看你能不能打倒十几个。”

刘畅也被秦尘的身手给惊住了,但他很快就回过神来,冷声下令,“兄弟们,点子有些棘手,你们一起上,今晚我请大家去不夜皇朝嗨一宿。”

“好嘞!”

顿时,十几名黑衣壮汉,纷纷冲向秦尘,气势比方才明显要强大得多。

秦军再次紧张了起来。

刘畅则是冷笑。

你能打得过四个,我还就不信你能打得过十几个。

但很快,他脸上的冷笑就凝固住了。

因为他那十几个冲向秦尘的手下,以更快的速度倒飞回来了。

所有人尽皆鲜血狂喷,气息萎靡,一看就是身受重伤。

“怎么可能?”

刘畅张大了嘴巴。

“现在,你确定还要杀我全家么?”

秦尘走到刘畅面前,淡漠的开口。

“我……”

接触到秦尘那毫无情感的眼神,刘畅心脏狂跳,有种窒息的感觉。

但很快他就回过神来,怒道:“小子,你这是在作死,敢把我的人打成重伤。我告诉你,我可是跟着豹哥混的,你如果立即磕头道歉,再赔偿所有医疗费,那你兴许还有活命的机会。”

“屠夫豹哥?”

“原来,刘畅竟然是豹哥的人。”

“此人,死定了!”

一听到豹哥这名字,场上众人看着秦尘的眼神,就如同看待一个死人。

豹哥,那是江海市地下霸主,手段极其残忍狠辣,同时也极其的护短。

如果刘畅真是跟着豹哥混的,现在吃了这么大的亏,豹哥肯定会为刘畅出头,到时候这人岂能活命?

就算你能打十几个人,你能打得过几百上千?

“完了,这下小尘惹下大祸了啊!”

秦军感觉心脏都在狂跳,冷汗不停的往外流。

“豹哥?没听过!”

秦尘淡淡道:“不过,既然你把他搬了出来,那我给你一个机会,你让他过来吧。”

“你,你说什么?你要让豹哥过来?”

刘畅以为自己听错了。

秦尘道:“对,不过我只给你十分钟时间。十分钟内如果他没赶到,我断你两条手,以作惩戒。”

“好,这可是你说的,你别后悔。”

张狂!

简直是狂的没边。

连豹哥都不怕,这纯粹是在作死。

不仅刘畅,四周许多人都跟看白痴似的看着秦尘,认为他在找死。

刘畅却管不了那么多,第一时间拿出手机,拨出了豹哥的电话。

“嗡嗡嗡嗡!”

短短不到十分钟时间,地面猛的震动起来,密集的发动机轰鸣声,震得人耳朵都疼。

一辆黑色加长林肯,带着三四十辆大型SUV,停在幼儿园门口。

近两百名黑衣男子如蝗虫般从车内蜂拥而出,将秦尘给围住。

后面,一名身材壮硕,双眼炯炯有神,气势不凡的中年男子缓缓走来。

人未至,淡漠的声音却让场上所有人心头一凛。

“听说有人在挑衅我林豹?现在我林豹来了,那你想好怎么死了么?”

极品元帅章节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