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将归来
点击阅读
陆云是一个孤儿,他从小生活在一家福利院里,他有七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姐姐,待他如至亲。十五年前的一场大火,焚毁了他的幸福生活,几个姐姐为了救他,最终也被困在火海里。八个孩子紧紧相依,被浓烟呛晕了过去,再次睁开眼睛,陆云被一个老道士带走了,为了救七位姐姐,他不得不拜老道士为师。十五年后,他成为令世界颤抖的王,因为儿时的一个承诺,他回归都市,寻找失联的姐姐们!

《神将归来》精彩片段

七月的江城,骄阳似火。

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一个身形消瘦的青年,默默注视着这座熟悉又陌生的城市。

“十五年了,我终于回来了,我的七个姐姐,你们都还好吗?”

青年轻声呢喃着。

他叫陆云,是个孤儿,从小生长在福利院,有七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姐姐,待他如至亲。

她们小时候最喜欢的游戏,就是跟陆云玩过家家,并且许诺,长大后要一起嫁给陆云。

那时的陆云才五岁,奶声奶气说,我们都不是三四岁的小孩子了,要说话算话。

于是姐姐们跟他拉钩,谁反悔谁是小狗。

就这样,小陆云每天都在盼望着长大,直到一场大火,彻底焚毁了他的生活。

那场大火,姐姐们本来可以跑出去,但是为了回去找他,最终也被困在了火海中。

小陆云吓坏了,哇哇大哭。

可即便是在这种情况下,大姐姐依然把他搂在怀里,安慰着他别怕。

大火熊熊燃烧。

八个孩子紧紧依偎着,很快就被浓烟呛晕了过去。

当小陆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依旧是那片火海,但不同的是,他的面前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老道士。

老道士站在熊熊燃烧的火焰上,身上的衣服竟然完好无损。

小陆云惊呆了,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直到老道士开口说:“我能救你的姐姐们出去,前提是你得拜我为师。”

这句话就像是救命稻草,小陆云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那时候的他还没意识到,他的人生将从此彻底改写。

离开福利院后,老道士带着陆云来到一处道观,教他医术、武功、灵法,甚至还让他修炼了一门无名神功。

这一呆就是十年。

陆云十五岁,以为自己终于可以回江城了,谁知老道士又把他送往边境战场。

这一呆又是五年。

五年戎马,浴血厮杀,一个名为‘天歃’的组织强势崛起。

天歃三十六罡,皆为神将,坐镇四域,从此龙国无人敢犯。

而他们的王,云天神君,早已悄然回到了儿时的记忆地——江城。

……

陆云回味着过往种种,就像是做梦一样。

真的。

如果不是真实发生在自己身上,这样的经历从任何一个人口中说出,他都会觉得荒谬至极。

阳光福利院。

还在。

但是陆云的心情却异常复杂。

十五年前的那场大火,让福利院受到了广泛关注,社会各界爱心人士积极捐赠,把福利院重建了一遍。

以前的青砖瓦房,变成了现在的小高楼,各方面条件设施都比以前好上不少,但终究不再是陆云熟悉的那个地方了。

不过,当陆云看到孩子们那童真的笑脸时,心中的陌生感瞬间烟消云散。

他仿佛看到了自己,和姐姐们儿时的样子。

原来一切都没变,福利院还是那个充满美好的地方。

陆云找到了福利院职工,说明来意。

很快,一个戴着老花眼镜的妇人来到陆云面前,疑惑的看着他。

“我是阳光福利院的院长,请问你找谁?”

“你是院长?”

陆云愣了一下。

在他的记忆中,院长姓吴,是位慈祥的老爷爷,绝对不是眼前这个妇人。

老妇人点头说道:“我担任院长已经有十几年了,你不是来找我的吗?”

“我找吴爷爷。”

“原来是找老院长啊,他已经退休好长时间喽!”

听到陆云是来找老院长的,妇人打消了对他的怀疑,态度也变得亲切起来。

可是陆云却皱了皱眉。

吴爷爷居然退休了?

而且听妇人的意思,似乎吴爷爷十几年前就卸任了院长职务。

难道是因为那场大火?

陆云急忙追问:“那请问,你有吴爷爷的住址吗?”

“有有有,你先等会,我把地址写下来给你。”

妇人转身进屋,不一会就拿着一张写了地址的便签出来,交给陆云。

“谢谢!”

拿着妇人给的地址,陆云来到了一处平民房。

只见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佝偻着身子,正在打扫院落,陆云一眼就认出,是吴爷爷。

十五年没见,吴爷爷竟然苍老了这么多?

陆云感到一阵心酸,加快脚步,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一幕,却是让他心中的怒火,瞬间喷涌而出。

就在吴爷爷打扫的时候,突然有个花衬衫青年用力推了他一把,骂骂咧咧道:

“老东西,我知道那几个女人每个月都会寄钱给你,钱呢?钱呢?”

光天化日,抢劫!

陆云怒不可遏,一个箭步冲了过去,揪住花衬衫青年的衣领吼道:“连老人的钱都抢,你还是个人吗?畜生!”

“咳咳……”

花衬衫青年显然没有预料到,会有人突然冲过来,脸上掠过一抹惊慌,但很快又强装镇定。

“你……你放开我,这是我的家事……与你何干?”

“家事?”

这回轮到陆云疑惑了,扭头看向吴爷爷。

吴爷爷神情悲哀,叹息了一声:“小伙子,他的确不是劫匪,他叫王刚,是我领养的孩子。”

王刚?

王刚!

陆云盯着眼前的花衬衫青年看了一会,终于认出了他来。

怪不得有那么一丝熟悉感,原来是小时候经常欺负自己,然后被姐姐们敲得满头是包的王刚。

他怎么被吴爷爷领养了?

陆云一时失神。

王刚则是趁机从他手中挣脱了出去,剧烈咳嗽着,许久才缓过气来。

“王八蛋,要你多管闲事?知道了这是我的家事,你还不赶紧滚!”

王刚恶狠狠的瞪了陆云一眼,然后又冲着吴文德大声咆哮道:

“老东西,你收养了我,就应该给我吃好的、穿好的、玩好的,给不了我最好的,你收养我干什么?”

“那几个女人寄给你的钱呢?拿出来啊!藏着干什么,是想带进棺材里面去花吗?”

“我看你也活不了几年了,将来还得靠我送终,这些钱你不给我用给谁用?真是个没脑子的老东西!”

王刚越说越过分。

吴文德苍迈的身躯剧烈颤抖着,但也只是默默低着头,承受着王刚的谩骂。

看到这一幕的陆云,终于忍无可忍,抬手就是一个巴掌扇了过去。

啪!

“这一巴掌,我打你口无遮拦,目无尊长!”

啪!

“这一巴掌,我打你恩将仇报,枉为世人!”

啪!

“这一巴掌,我打你有眼无珠,不识真龙!”

三个巴掌,一个比一个响亮。

当最后一个巴掌落下时,王刚直接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

懵了!

彻彻底底懵了!

这他妈到底是从哪跑出来的神经病啊?

王刚很快就回过神来,脖子上青筋暴起:

“你妈的!我王刚再怎么不孝,也是我的家事,什么时候轮得到你这个王八蛋来多管闲事?”

“轮不到我管?”

陆云冰冷的眸子,骤然刺了过去:“你再睁大你的狗眼好好看看我是谁!”

“你……”

一声冷喝,让王刚瞬间呆滞,视线定格在陆云脸上,极其极其认真的审视着。

忽然,身体剧烈颤抖。

眼前这个青年,与十五年前那个瘦弱的小孩,面孔逐渐重叠。

何其相似啊!

“不可能……”

王刚拼命摇头,名字已经到了嘴边,却迟迟没有说出来。

这太荒谬了。

“很惊讶是吗?”

陆云冷笑说道:

“小时候你就经常欺负我,在我的鞋子上撒尿,故意用水彩笔弄脏我的衣服。”

“还有好几次,明明是你犯了错,却诬赖到我的头上,害我被吴爷爷罚站,这些事,你都不记得了吗?”

咚!

王刚猛地后退一步。

是他,果然是他!

那个经常被他欺负的陆云,回来了!

“那场大火,为什么没有把你烧死?为什么你要突然回来?为什么你要来打搅我的生活?”

王刚的情绪,突然变得异常激动。

“我那么努力的想要讨好那几个女人,可是她们,就是不肯认我这个弟弟,因为她们说,只有你才是她们的弟弟。”

“我费尽心思的在院长面前表现,让他收养了我,可是这个老不死的呢,张口闭口就是你的名字。”

“我努力想要活成你的样子,可是他,可是她们,为什么不肯给我机会,我到底哪里不如你?”

王刚的表情越来越狰狞:“你知不知道,我有多希望你死啊!”

他彻底失去了理智,突然转身抽出一根钢管,嘶吼着砸向陆云。

然而。

回应他的,只有一脚,如疾风幻影般的一脚。

轰!

王刚手中的钢管还没敲出去,腹部就突然多出了一个清晰无比的鞋印,紧接着倒飞出去五米之远。

“你想知道,你到底哪里不如我是吗?”

陆云缓缓走了过去,俯视着王刚,漠然开口:“因为我不会恃强凌弱,因为我不会忘恩负义,因为我不会嫉妒生恨,这些,够吗?”

够吗?

陆云的声音很轻。

但是,却如重锤,狠狠撞击着王刚的灵魂。

这些都是最基本的做人准则,他王刚有吗?

没有。

他就是一个恃强凌弱忘恩负义而且嫉妒心爆棚的人渣。

“噗!”

许是受到强烈刺激,王刚竟然一口鲜血喷吐而出,满脸都是痛苦表情。

陆云只是冷漠的看着,眼眸中,没有丝毫怜悯。

这个人已经被嫉妒心吞噬,到了扭曲的地步,根本不值得任何同情。

“孩子……你……你真的是陆云?”

这时,吴文德颤抖的声音忽然在身后响起。

陆云转过身去,脸上的寒意已然消失,转而露出一抹阳光笑容:“是我,吴爷爷,我回来了。”

“真的是你!”

吴文德的心脏,猛然一阵抽搐,最后,终于忍不住抱着陆云嚎啕大哭。

“我的小陆云,你还活着……你还活着……老天终于不用再折磨我了……我以为,我以为是我害死了你啊……”

吴文德哭的很大声,但不是伤心的哭,而更像是一种释怀。

那个让他愧疚了十五年的孩子,还活着。

“是的吴爷爷,我还活着,活得好好的。”

陆云轻声安慰着,但也从吴爷爷的只言片语中,察觉到了什么。

等吴爷爷的情绪稍微稳定后,陆云才开口问道:

“吴爷爷,您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十五年前的那场大火,不是意外,对吗?”

吴文德擦了擦眼泪:“十五年前的事,过去了就让它过去吧,只要你还活着就好……”

这越发肯定了陆云的猜测,认真说道:“吴爷爷,如果您真的对我有所愧疚,就把一切都告诉我,好吗?”

吴文德想要避开这个话题,可是看见陆云认真的表情,知道瞒不过去了,只好娓娓道来。

原来十五年前的那场大火,真的有蹊跷。

当时,卓越地产看中了阳光福利院的地皮,曾多次找到吴文德,想要强迫他签了低价收购的合同。

但是吴文德骨头硬,不管对方使什么手段,就是不签。

没办法,卓越地产的负责人只好放出狠话,不签合同,后果自负。

结果到了第二天,福利院就闹了一场火灾。

吴文德怀疑,那场大火就是卓越地产的报复,只是一直找不到他们纵火的证据。

而在那场大火过后,陆云就消失了。

吴文德以为是自己害死了陆云,所以很快就引咎辞职,并且领养了一个和陆云差不多大的孩子,也就是王刚。

吴文德把所有对陆云的愧疚,都弥补到了王刚的身上,却没想到过分的宠溺,反而让王刚变得好逸恶劳,三天两头找他要钱。

以前数额小,他都不说什么,但是这一次,居然开口要二十万。

吴文德当然不可能给他,于是就发生了开头那一幕。

……

吴文德讲述完后,是一阵沉寂。

死一般的沉寂。

他抬头看了陆云一眼,顿时吓了一大跳,只见陆云漆黑的眸子里,正散发着骇人的冷光。

卓越地产!

害我背井离乡十五年!害我险些葬身火海!害我险些失去七个姐姐!

这笔账,怎么算?啊?

陆云心中的怒火,就像是从地狱里攀爬出来的一只魔爪,疯狂撕扯着他的神经。

吴文德吓坏了,急忙用手抚摸着陆云的脸颊。

“孩子,孩子,我告诉你这些,只是不想对你有所隐瞒,不是要让你去做傻事啊!”

他开始不敢告诉陆云真相,就是害怕他会去找卓越地产的麻烦,这是讨不到任何好处的。

卓越地产背后的势力,很恐怖。

老人满是褶皱的手掌摩挲在脸上,让陆云清醒了过来。

“对不起吴爷爷,我吓到您了。”

“孩子,答应爷爷,别再追究以前的事了,好吗?”吴文德乞求说道。

陆云压下心头的怒火:“吴爷爷您放心,我不会做傻事的。”

“好孩子。”

吴文德这才松了一口气,突然想起什么,微笑道:“你的姐姐们要是知道你还活着,一定会非常高兴的。”

陆云身躯一震:“我的姐姐们,都还好吗?”

“好,好着呢,她们已经有了自己的事业,每个月还会寄钱给我……对了,我这里还有她们的照片。”

照片?

陆云顿时眼前一亮,十五年没见了,真不知道姐姐们现在长什么样子,好看不好看?

当然了,不管姐姐们长得如何,都是陆云这辈子最爱的女人。

吴文德进屋,小心翼翼的从抽屉里拿出一沓照片。

陆云迫不及待的摊开,只看了一眼,眼珠子就差点惊落了下来。

“她们……她们真的是我姐姐?”

陆云难以置信,不是因为姐姐们长得丑,而是因为太美了,每一个都是女神级别。

吴文德笑笑说道:“你的姐姐们,不仅长得好看,而且还都很优秀呢!”

陆云深信不疑。

就在两人闲聊之际,缓过气来的王刚,突然悲惨凄凄的爬到吴文德脚下。

“吴爷爷,求求你给我二十万吧,我真的很需要这笔钱。”

显然,他准备打悲情牌了。

吴文德本来跟陆云聊的正开心,因为王刚的这句话,大好心情瞬间就被破坏了,怒道:

“你这个不孝子,居然还有脸说钱的事?”

“不是的吴爷爷,是因为我……我……”

“你什么?赶紧说,是不是在外面惹了什么麻烦?”

见瞒不过去了,王刚只好硬着头皮说道:

“是因为我在赌场欠了一笔债,他们说……要是一个星期内还不上钱,就把我的手砍下来。”

“什么!你居然敢去赌场,我打死你个混账东西!”

吴文德一听王刚居然是在赌场欠了钱,顿时气得火冒三丈,抓起扫帚就往王刚身上抽去。

王刚没有躲,哀求说道:“我知道,是我鬼迷心窍,但事情都已经发生了,我实在是没有办法……才向你要钱的……”

“混账东西!你是要气死我吗?”

吴文德差点气疯了。

而就在这时,忽然一道清冷的声音从远处传来:“王刚,我警告过你不许再惹吴爷爷生气,你为何屡教不改?

院子外面,走来了一个高挑女人。

五官绝美,气质冷艳,乌黑长发高盘于脑后,彰显雍容华贵。

白色高贵的女士西装,根本遮盖不住她前凸后翘的身材,妥妥的女神风范。

美到极致!

陆云看过去的第一眼,就被深深吸引住了,眼眶有些湿润。

是大姐。

是陆云十五年没见的大姐。

叶倾城。

而且跟陆云刚才在照片上看到的对比起来,大姐真人更加美丽,却也更加高冷。

在陆云看向叶倾城的同时,叶倾城也看见了他。

四目相对的瞬间。

叶倾城娇躯微微一颤,美眸中流露出一抹诧异之色,但很快又恢复如常,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

“王刚,看在吴爷爷的面子上,我最后再帮你一次,要是还敢乱来,我打断你的狗腿。”

为了不让吴爷爷闹心,叶倾城写了一张二十万的支票,扔给王刚。

王刚欣喜若狂:“谢谢大姐。”

“不要叫我大姐,我觉得恶心。”叶倾城厌恶说道。

“嘿嘿……”

王刚死皮赖脸的笑了笑,反正钱已经到手了,叶倾城对他什么态度,无关紧要。

“姐,是我。”

这时,一旁的陆云终于憋不住了,轻唤了一声。

五年戎马,早已铸就了陆云的铁血性格,即使面对百万雄师,也不曾露出半分怯意。

然而此刻,看着近在咫尺的大姐叶倾城,他紧张了。

铁汉也有柔情。

陆云的柔情,就是他的七个姐姐。

叶倾城娇躯猛地一颤。

这声呼唤,把她的思绪带回了十五年前,带回了那个朝思暮想的弟弟身上。

她僵硬的扭动脖子,望向那张有几分熟悉感的面庞,声音颤抖:

“你是……你是……”

叶倾城不敢相信。

刚进来的时候她就看见了陆云,当时便觉得这个青年,与她死在大火中的弟弟很像。

但是她没敢相认,因为害怕失望。

哪怕此刻陆云喊了她一声‘姐’,语气和神态都是那么的相似,她也依然不敢相信。

直到吴文德笑着说道:“倾城,他就是你的弟弟陆云啊,陆云回来了。”

“陆云……”

叶倾城刹那间失神,她的弟弟陆云,真的回来了吗?

“姐,是我,我回来了。”

陆云温柔的笑着,大步上前给了大姐一个拥抱。

叶倾城柔软的身躯瞬间紧绷,清冷的眸子里,突然闪过一丝抗拒,但没有表现的太过明显。

“陆云,真的是你!你回来了,姐姐真的好开心!”

叶倾城这么说着,身体却是微微后撤,从陆云的怀抱中挣脱了出去。

陆云愣住了。

大姐的反应,有些出乎他的预料。

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激动,也没有问他是怎么从那场大火中活下来的。

这种感觉,就像是一对久别重逢的故友,互相问候。

仅此而已。

十五年过去,终究还是疏远了吗?

陆云嘴角酸涩,忽然意识到了一个严重问题,大姐会不会已经有了自己的家庭,所以才要避嫌?

毕竟两人虽以姐弟相称,但却没有丝毫血缘关系。

如果真是如此的话,陆云只能衷心的祝福她。

吴文德没有察觉到空气中的微妙气氛,笑呵呵的拉着两人落座,叙述家常。

期间,叶倾城也没有主动询问过陆云任何关于他的事情。

陆云心中的酸涩感越发浓郁。

或许,真的是疏远了吧!

神将归来章节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