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国团宠小郡主
  • 倾国团宠小郡主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北上非也
  • 更新:2022-03-30 22:18:00
  • 最新章节:第3章 为太后抄佛经
点击阅读
燕如意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居然穿越了,穿越之前,她是二十一世纪的建筑设计师,顺风顺水了二十几年。穿越之后,她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倾国小郡主,貌似也还不错!那岂止是不错,燕如意不仅是团宠小郡主,她还是铁血战神文宜修的心尖宠。他杀伐果断,六亲不认,却唯独将心底最柔软的地方,留给了她!

《倾国团宠小郡主》精彩片段

“恭迎渊王回京——”

天上飘着鹅毛大雪,浩浩荡荡的人马从城外缓缓而行,突然,人群中猛地冲出一人!

“杀,杀人啦!”

一群手持利刃的黑衣人飞身上前,迅速将那奔跑的人围住,刀柄一勾,那人便倒在了地上。

“啊——”

人群吓得四散奔逃,燕如意心里一惊,便看见马车突然被一道重剑劈开——

那剑锋险险从燕如意脸前划过,离那张精致娇俏的小脸,不过三寸有余!

“爹爹!”

燕如意骇得声音都变了调,那骑在白马上同一众黑衣人斗在一处的英挺男子转过头,一双鹰眸顿时瞪得通红。

“休伤吾儿!”

燕承泽怒吼一声,手中银枪一转,黑发在风中狂乱飞舞,将那些围在他身旁那些黑衣人震开。

在那剑芒即将斩开燕如意时,他险险横枪隔开那只即将掠到燕如意眼前的剑,便朝那黑衣人刺去。

“保护王爷和小郡主!”

随行的亲卫们迅速逼拢过来,同那些黑衣人战在一处。

几个黑衣人见势不妙,点足轻掠上了房顶,亲卫们正要追,却被那英挺男子喝止——

“穷寇莫追,先进宫面圣。”

燕承泽一张英挺的脸肃杀森寒,骑着马走到裂开的马车前时,眸底却已带上了温润柔和的光彩。

他动作轻柔的抱起了缩在奶娘怀中的小家伙。

“如意可曾吓着?”

燕如意的身形虽还在发颤,却包着眸中盈盈的水光语气软糯的开口道:“如意不怕,爹爹会护着如意的。”

“哈哈,好孩子!”

燕承泽将她抱上马,小心翼翼的搂着她,驱使着胯下白马缓缓朝宫门方向行去,眸底却有一丝微不可查的忧虑和冷光。

满朝文武此刻皆候在宫门前,神色凝重的望着远处,不时交头接耳。

“听闻王爷在街上被行刺了,可派了京兆府的人过去?”

“小郡主和王爷可曾伤着?”

一骑白马缓缓朝着宫门口行来,着银甲的男人手中护着一个约莫六七岁大的小姑娘,看上去粉雕玉琢,煞是可爱。

燕如意被燕承泽牵着走进大殿。

作为一个从三十几楼摔下来,竟然没死,还穿越到古代的工科建筑师,这明晃晃的古代殿堂设计简直让她大开眼界,这吊顶,这房架,这雕刻,简直完美!

大典之上,魏景帝文景看着小丫头一脸好奇地东张西望,笑得一脸和蔼,转头看向燕承泽道:“小郡主如此乖巧漂亮,想来到了及笄之年,这京中的王孙公子,恐要踏破你渊王府的门槛啊!”

“陛下谬赞了。”

燕承泽神色平淡的行了一礼,眼底的光却有些晦暗莫名。

“如意,去同陛下见礼。”

燕如意回过神,眨巴了一下清亮漂亮的眼睛,才走到龙椅前的阶下十分认真地行了个万福礼,脆生生的冲文景道:“臣女燕如意,叩见陛下,愿陛下圣体康泰,国运昌盛。”

“快起来吧。”

文景又是一笑,那笑意却似乎未达眼底,语气温和道:“好孩子,朕同你父王有话要说,让宫中的嬷嬷带你去御花园玩耍可好?”

燕如意看了燕承泽一眼,见父亲微一颔首,才拎着裙摆又行了一礼,任由嬷嬷将她带了出去。

“小郡主小心有台阶~”刚出大殿,一个手持拂尘的太监小心提醒道。

“谢谢~”

刚走进园子,燕如意忽得打出一个清脆的喷嚏,那嬷嬷才意识到,方才似乎是忘记了拿燕如意的小斗篷。

“小郡主,您在亭子里等奴婢,奴婢去取您的斗篷。”

嬷嬷将她安置在一处亭子中,疾步朝着来时的方向行去,燕如意看着满地的雪,突然兴致大起。

果然古代的园林,四季各有风味,若是能有人和她玩雪那岂不更美妙?

“九殿下,外面天冷,您的手都红了,要害冻疮的。”

她小步走出亭子,四下一看,竟看见不远处似一个身穿黑色锦衣的少年蹲在雪地之中。

站在少年身旁的太监苦苦劝着,少年却充耳不闻般低着头,只认认真真的将雪堆到那雪人身上。

太监眼看着文宜修这副模样,不禁摇了摇头,悄声退走。

这九皇子文宜修是众多皇子中最不受宠的,但却是最争气的,不仅书法骑射,见识谋略样样拔尖,就连样貌也是全京城数一数二的精致。

又是大雪,不知不觉,竟已经过了十一年了……

母妃……

雪人已经成型,文宜修蹲在原地默了许久,正要起身,耳边却传来一道清越软糯的声音。

“小哥哥?”

“小哥哥,我可以和你一起堆雪人么?”

这是谁家的姑娘?

文宜修垂眸打量着那穿着雪白狐裘,鞋上缀着珍珠,一看便是侯门王府娇养出来的小贵女,神色有些晦暗莫名,站在原地一语不发的抿紧了唇。

“小哥哥?”

燕如意看向面前红衣墨发的少年,瞧他指尖通红,正想去牵他的手,还未凑近,少年却像是触了电般缩回了手后退一步。

顾意有些茫然的走上前,正待开口,却突然脚下一滑摔倒在地。

“老七,你竟欺负一个小姑娘,可还有半分君子之风!还不快快道歉!”

一声厉喝,身着四爪龙袍,表情格外冷厉的文华池忽然出现,抬脚将那雪人踢倒在地推倒,目光冷然的看向那少年。

燕如意赶忙摇了摇头,生怕少年被误解:“这位小哥哥没有欺负我……”

少年自始至终都是一语不发,脊背挺得笔直,像是雪地中一株孤傲的松,愈发显得矜贵。

“本宫明明看见是他推了你,难道小姐怕他恶名在外,会伤及你的安危?”

“你不必怕他,本宫会护着你,此事,本宫定然会如实禀告父皇!”

父皇?面前的人……是太子?

那个少年,难道是传说中那位性情极其怪异的九皇子?

燕如意正要解释,少年却已经讥嘲一笑,表情淡漠的转身欲走。

“站住!当真是骄纵得无法无天了?今日你若不道歉,本宫这做兄长的,便只能好好教教你规矩!”

文宜修淡淡扫了一眼被文华池牵着,欲言又止的漂亮小丫头,语气淬着刺骨的寒:“我并未做什么,无需道歉。”

他从来不想与太子争什么,只想灭了敌国,让母亲的血仇得报,岂料他,却偏偏要来他面前聒噪!

“好,老七……你是当真将本宫这太子视若无睹!”

文华池的脸色愈发阴冷,伸出手抓向文宜修,像是要将面前这少年生生掐死一般——

“不,不要!哇——”

燕如意急得眼泪啪嗒啪嗒地掉,奶娘在哪里……爹爹要是在就好了,太子分明就是故意找茬,若他要害小哥哥的话,她怎么拦得住呀!

“如意?”

耳边突然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燕如意僵硬的脊背终于松开,跌跌撞撞的扑到父亲怀中:“爹爹,呜呜呜呜嗝……”

这皇嗣间的争斗比电视剧里要可怕得多,她想回王府!

“儿臣见过父皇、渊王殿下。”

文华池垂眸,藏起眸子里那一丝狠戾的光,温和拱手道:“方才儿臣路过此地,见九弟将这位小姐推倒,便想令他赔礼,岂料九弟,竟执迷不悟,不肯道歉!”

燕承泽护着怀中哭得抽抽搭搭的燕如意,眼神有些冷然的看向面前的少年。

九皇子的母妃,与如意的娘本就是极亲厚的闺中密友,这孩子真算下来,也算他的子侄辈。

若是宸妃知道自己的血脉成了这般飞扬跋扈的脾性,在天之灵怎能安息!

“宜修,快给小郡主赔礼道歉!”

文景紧紧攥着拳头,脸色已然极为不善。

少年却仍旧是那副淡漠面色,语气清冷道:“儿臣无错。”

“你,你……”

文景直气得胸膛起伏,哆嗦着手怒声开口:“将这逆子拖下去!杖责到他认错为止!”

“陛,陛下!小哥哥没有推我!”

还打着哭嗝的燕如意闻言,强逼着自己止住了哭。

文景眉头微皱,一旁的燕承泽也有些诧异:“太子方才不是说是他亲眼所见么?那为何你哭成这样?”

“太,太子殿下只是在远处看见,便以为,以为小哥哥推我,其实是我自己滑倒了。”

燕如意声音都哭得沙哑了,小奶音带着些哽咽。

“我刚刚想牵小哥哥,小哥哥怕生就躲开了……我告诉太子殿下小哥哥没有欺负我,可他还是要打小哥哥!如意好怕……”

“既然如此,华池,同你九弟还有小郡主道歉,这几日,你便在东宫好生将礼记抄上一百遍!”

“是本宫唐突失礼……小郡主和九弟莫怪。”

“都散了吧,宫宴快要开始了。”

文景挥了挥手示意众人散去,文宜修自始至终都抿着唇一语不发,似乎此事同他毫不相干,只看着那雪人静默不语。

“小哥哥,我害你的雪人被踢倒了,对不起。”

燕如意歪着头,一双眼睛清亮得像是满地皑皑的白雪,雪花站在她的睫毛同狐裘上,看上去竟美得不似凡人。

她抬手想去牵少年的手,想了想又把手缩了回来:“小哥哥,下回,我陪你堆一个更大更漂亮的雪人,好吗?”

御花园中的一众人脸色顿时变得震惊,都以为少年会满脸不耐的离开。

岂料文华池竟抿了抿唇,垂下眸子注视了半晌,才偏过头极为不自在的一颔首。

“好。”

比起远处歌舞升平的太和宫,琅华殿里实在是清冷得有些令人不适。

“殿下。”

殿中亮着一盏昏暗的灯,少年垂眸坐在案前,脸上的表情似是有些怔松,眸子映着烛火,带着些意味莫名的光彩。

“何事?”

跪在案前那暗卫闻声微一拱手,过了半晌才艰难开口:“属下已经查清,当年月氏国国王来我朝觐见,名为两国交好,实则包藏祸心,月氏国当年势大,国王初见娘娘,便同陛下说心悦娘娘,要,要……”

“要将我母妃带回月氏,封为王妃。”

少年的语气淡漠,似是这件事与他毫不相干,那握着茶杯的手却已经青筋暴露,白瓷杯壁上上出现了道道裂痕。

“父皇认为此事有碍国之颜面,但又不敢忤逆月氏……便听了皇祖母同我外公林太师的意思,赐死我母妃……”

他将这些年自己的猜测缓缓道出,语气逐渐变得冷凝:“次日,我母妃便薨逝于琅华殿,对却外称我母亲恶疾暴毙,是不是!”

暗卫看着少年嘴角那一丝冷凝的笑,吓得全然不敢抬头,只静默的跪在地上一语不发。

文宜修手中的茶杯应声而裂,将他白皙的手掌刺得鲜血横流。

“口口声声说,母妃是他唯一爱过的人,到头来维护国之颜面这等男儿之事,却要母妃一介女子来承担……”

少年喃喃开口,随手拭了拭手中的血,将一封密信交给暗卫:“送去师傅那里,另外……大梁国那边的人,若能收为己用,便拉拢,不能,便灭了他大梁!”

暗卫被那杀意森然的声音骇得一惊。

接过信过了许久才缓缓开口:“殿下,渊王手握重兵,而且……已经去世的渊王妃宁鹿清,与宸妃娘娘是极亲厚的手帕交……”

渊王?

文宜修一怔,脑海中浮现出的,却是那少女满是笑容的脸。

“退下吧。”

太和宫中,君臣正是一片和乐,歌乐升平。

群臣的目光却并不在那些舞姬身上,而是专注的看着坐在渊王身旁的小女娃,两个元宝髻随着她的小脑袋一颠一颠,看上去格外可爱。

众臣心里暗叹一声渊王同那位早逝的天下第一美人宁鹿清,是真的会生孩子,表情却有些古怪。

宫宴上打瞌睡——是对君王不敬啊!

“如意,你可是觉得这宫宴无聊?”

文景显然也注意到了这边的场景,看着少女的眼神,竟带上了几分真情实感的柔和。

若是燕承泽识相,他自然不会轻易撕破脸,这孩子如此讨喜,看上去与老七那孩子也有缘。

“如意,陛下问你呢。”

燕如意一脸茫然的抬起头,颇有些前世上课睡觉被抓包的尴尬——连不知道对方问了什么这件事情都如出一辙的尴尬。

文景见状又是一乐:“若是无聊,皇帝伯伯命人来变戏法给你看,如何?”

这庄严的承乾殿,竟要因为这小姑娘,将那些下七流的东西搬上来了?!

群臣看着这位当朝皇帝不惜拿皇城的端庄肃穆来哄面前这小姑娘开心,心里更是震惊。

究竟是为着小姑娘,还是为着渊王……

众人皆盯着燕如意,全没注意到角落里那穿着华贵宫装的少女。

伊雪狠狠皱了皱眉,她堂堂公主,都从来没这待遇!

今日父皇为了这该死的小贱人还有文宜修那畜生,责罚太子哥哥在东宫抄书已经是稀奇,现下竟然还要为了她,在承乾殿耍戏法?!

燕如意虽然不甚想看,却不好拂了皇帝的意思,点了点小脑袋故作惊喜道:“谢谢皇帝伯伯。”

“唯忠,去命人带杂耍班子进来。”

文景挥了挥手,示意身旁那大太监去办,燕如意下意识转眸看去,目光又是一顿。

这便是白天站在门口提醒她台阶的人……那股眼熟的感觉……

变戏法的艺人很快便上了殿,燕如意百无聊赖的看着那些初中化学课看得厌了的把戏,面上却做出一副欢喜模样,一眨不眨的盯着。

群臣一脸复杂的陪着小祖宗看杂耍,表情都有些精彩,耳边却突然传来一道高唱——

“太后驾到~”

“皇帝,这承乾殿是庄严之地,起能让这些上不得台面的东西进来?”

身着一袭凤袍的老妇人,面色端庄威严,领着一众宫人缓缓走进殿中,眼神有些微冷。

文景皱起眉,过了片刻才行了一礼,温声开口道:“母后请息怒,是儿子的不是。”

群臣连话都不敢说,只眼观鼻鼻观心的低着头。

太后一向喜静,将宫规看得极重,最恨这些聒噪的东西……此番,恐怕不能善了了。

燕如意暗搓搓抬起头,悄咪咪的看着那位表情不甚慈祥的老奶奶,暗暗叹了口气。

当了皇帝,也还是要被爹娘管的啊……

“皇祖母息怒,父皇让杂耍班子上殿,是,是为了哄小郡主开心。”

一道柔弱的声音突然响起,燕如意朝着殿中的角落看清,便瞧见身着华贵宫装的少女起身行了一礼,语气低低道:“渊王叔和小郡主难得回京一次,不若此事就……”

太后闻言,眉头却蹙得更紧了些。

她神色不善的看向坐在一旁的渊王,待眼神落同燕承泽旁边那娇俏可人的小丫头对上,却不由得眯了眯眼。

燕承泽缓缓握拳,不经意看了一眼龙椅上的文景。

是用计试探,还是偶然?抑或是……

“母后,儿臣……”

文景脸色不由得一僵,大魏向来重视孝道,若是忤逆太后,明日御史台,定要多生事端!

燕如意眨了眨眼,察觉到皇帝伯伯有些僵硬的面色,在将目光转向那显然是在针对她的宫装女子,捏了捏小拳头才拎着裙摆起身行至太后跟前行了一礼。

“娘娘,是我任性想看热闹,让杂耍班子惊扰到了太后娘娘,小女愿意认罚。”

太后缓缓垂眸,听着那软糯的语气,再看那丫头似是菩萨身前的小仙女一般漂亮的脸蛋,任是铁石心肠也软了去。

但看她这般说辞,心里却起了些逗弄她的心思。

“小郡主既然如此乖巧,那……”

燕如意听她这语气,还以为太后打算高抬贵手算了,却不料太后突然轻笑开口:“你便说说,哀家应该如何罚你?”

燕如意面色一僵,咬着嘴唇很是认真的想了想,“我,我愿帮太后娘娘默写佛经祈福,祝娘娘凤体安康,福寿绵延。”

佛经?

七岁大的孩子,能背出两句佛经都了不得了,那些晦涩难懂的字,便是不礼佛的成年人看着都有些头疼,她……要默写佛经?

“小郡主竟然有如此心意,还不快去为郡主准备笔墨?”

那身着宫装的女子惊喜道,眼神却冷得渗人:“恰好皇祖母潜心礼佛,对佛经颇有研究,此番倒是投其所好了!”

燕如意不由得眨了眨眼。

谁能想到,她一个著名的建筑设计师,本科会是佛学院的?

佛经上那些旁人觉得晦涩的佛偈,她早就背得烂熟于心!

“既然你有如此孝心,那,便写上一段吧。”

七岁大的孩子,除非从小出家,能有几个会默写这个?

太后淡漠的扫了一眼那一脸看好戏的宫装女子,心下早已明白了那宫人为何来通传。

语气不由得有些冷:“雪儿,小郡主年纪不过你一半大,便有这般孝心,你莫说默写,连抄,也不曾抄上一段。”

伊雪的面色顿时有些难看,干笑一声道:“皇,皇祖母,是孙女的不是,孙女今晚回去,便为皇祖母抄写佛经。”

为皇祖母抄经,换取这惹人生厌的丫头丢脸受罚,不算吃亏!

几个宫人端着笔墨纸砚走了殿中,文景不由得嘴角一抽,暗暗看了一眼坐神色极为淡定的渊王,眉宇间不禁掠过一丝焦急。

渊王难道……半分不急?

还是说,他分明就是故意试探自己会不会保这丫头?!

燕承泽确实不急。

七年了,他一脸震惊的对旁人说燕如意两岁便会跟着自家母亲背佛经时,竟无人相信,今日总算是能让大伙有目共睹了!

燕如意抬手轻轻挽起衣袖,开始小声默诵起《观无量寿佛经》,皓白的藕臂看上去像是莹润的白玉,纤长的手缓缓捉起了面前的羊毫笔。

羊毫笔缓缓落于纸上,整个承乾殿寂静无声,尽都注视着她那张宁静的小脸。

“太后娘娘,小女为您默了一段《观无量寿佛经》,盼娘娘仙福永享,寿与天齐!”

燕如意小心翼翼的将笔放回笔筒,双手捧着那墨迹未干的佛经走到太后面前,礼数周到的跪了下去。

“这……”

群臣顿时脸色一变。

小丫头还未长成,字迹虽不够有力,却娟秀漂亮,自成风骨,有几个平日礼佛的大臣细细一瞧,脸色更是震惊。

竟毫无错处?!

“小郡主真是了不得了……”

倾国团宠小郡主章节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