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1987当大亨
  • 重回1987当大亨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风云二号作者
  • 更新:2022-07-16 00:22:00
  • 最新章节:第3章
加入书架 点击阅读
前世,陈军浑浑噩噩度过了半生,年过五十依旧一事无成。生活不如意,便将所有的气都撒在妻子的身上,以至于妻子年纪轻轻因病去世。苍天有眼,陈军回到了1987年,此时妻子还陪伴在身边,一切惨剧还没有酿成。他发誓要痛改前非,一定要让家人过上好日子!

《重回1987当大亨》精彩片段

“嘎吱吱,嘎吱吱......”

一阵很有规律的声音传入耳际。

正在熟睡的陈军,心头本能疼了一下。

那是辘轳头的声音。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北方农村的一种,从井里取水的装置。

由辘轳头、木架、绞绳、水斗组成。

通过轴传动的方式,用绞绳连着水斗,将井里的水一下一下绞上来。

辘轳头每转动一下,都会发出这种木头摩擦的声音。

“是在做梦吧?”

“这年头哪还有辘轳头这种东西?”

陈军笑容苦涩。

他过去做过太多错事,造成了太多遗憾与悲惨。

所以对于曾经的事物,哪怕只是一道声音,也会牵起他的悲伤。

他睁眼看去,可眼前的景象,却更让他震惊。

昏暗的拱形窑洞,斑驳的土坯墙壁。

屋顶中央吊着一个老式灯泡,电线和灯泡上半部,都积满了黑色污渍。

绿砖铺成的地面已经变成灰色。

墙边立着几个黑色水缸,一具黄色柜子。

墙上贴着两幅油画,一副画着大海日出,一副画着笑呵呵的白胖娃娃。

陈军瞪大眼睛!

这是他年轻时候的家!

一切都好真实,不像是做梦!

可昨夜醉酒后,他明明睡在城里的出租屋,怎么会出现在这儿?

而且这处窑洞,他很多年前就搬离了,怎么会......

“嘎吱吱,嘎吱吱......”

那绞水的声音又响起。

陈军如触电一般转头,看向窗外。

一位身形瘦削的女人,正在院子里的井口边,吃力地转动着辘轳头的手柄。

她穿着一件米白色长袖外套,一条黑色长裤。

两件衣服,都是最简单老旧的款式,没有任何时尚修身的设计。

一双红色拖鞋,也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才有的类型。

这时,女人终于将两个铁皮水桶装满,回过头来。

很漂亮精巧的脸庞,不施脂粉,却白皙无暇。

唯独右眼角处,有一颗鲜红的泪痣。

陈军泪目!

是她!

他的妻子,白晓云!

他此生最爱,也是最难忘,最对不起的人!

可妻子两年前就已经病逝,怎么会......

他又收回目光,看向门口!

门边的墙上用铁钉挂着一本月份牌。

上面赫然写着:1987年7月10号!

“啪!”

陈军扇了自己一巴掌。

很疼!

他又在腿上狠狠掐了一把!

依然很疼!

不是做梦!

他,重生了!

一时间。

陈军内心深处那些不堪回首的记忆,连同撕心裂肺的痛苦,全部爆发!

前一世,他是个混蛋!

好吃懒做,不求上进!

年过五十依然一事无成!

从始至终都是靠老婆养活,可却因为愚蠢加混蛋,经常对老婆非打即骂!

老婆郁郁寡欢一生,最终积劳成疾而亡,他是罪魁祸首!

在老婆死后的两年,他才终于明白老婆对他有多重要,才终于明白自己有多混蛋!

对不起老婆,是他此生最大的遗憾!

可一切已经无法挽回,只能日日在烂醉中麻痹自己。

在午夜梦回时,痛哭流涕,祈求上苍给自己一次重来的机会!

没想到,真的重生了,回到了人生的最初!

“吱呀!”

房门打开,白晓云双手拎着水桶走了进来。

沉重的水桶,让她身形剧烈摇晃,脸庞涨红。

可她还是坚持着走到水缸边,将桶里的水倒进去。

放下水桶,她抹了抹额头的汗水,看向陈军。

“醒了?待会儿我就做饭。”

冷漠的嗓音。

漂亮凤眼里,也是空洞与麻木。

陈军心如刀割。

初见白晓云时,那是个眼里满是星辰,脸上满是笑容的女子!

可只是嫁给他两年,便被折磨成这样!

白晓云的父亲是个赌鬼,为了还赌债,开出六千块的彩礼嫁女儿。

六千块彩礼,在这个一辆自行车、一台缝纫机就已经是高配彩礼的年代,无异于天价!

就连白晓云父亲的债主,都不愿拿白晓云抵六千块的债务,觉得不值,更何况别人?

巧的是,陈军的老妈,正为陈军的婚事发愁。

由于不务正业、好吃懒做,陈军是村儿里出了名的废物,没人愿意把女儿嫁给他。

眼看陈军恶名在外,就要打光棍,老妈心一狠,卖了所有存粮,借遍了亲朋好友,凑了六千块,将白晓云娶了过来。

刚结婚那会儿,陈军很喜欢白晓云,因为这个女人非常漂亮,说成十里八村一枝花都不为过。

可白晓云却总是催着让他赚钱,让他上进,让他为未来着想。

陈军最烦的就是这些。

他只想在村儿里窝一辈子,靠种几亩地为生。

什么发家致富,跟他的人生理念严重冲突。

说白了,他懒,只要能活着,他就不愿意多动弹!

时间长了,他对白晓云便越来越反感,直至破口大骂,拳脚相向!

直到几十年后。

看着别人豪车豪宅,自己却只能在出租房里,喝着廉价酒发牢骚,看着老婆累死累活打工,他才明白自己有多蠢!

这时,走到门口的白晓云停了下来。

头也不回地道:“我,怀孕了。”

“我不是催你赚钱。”

“只是生孩子需要钱,养孩子也需要钱,未来孩子上学,更需要钱。”

“可我们那几亩地,吃喝才刚刚够,哪还有多余。”

“我不是逼你,我只是想自己去赚钱,想问问你......”

“晓云,别说了。”

陈军打断白晓云。

他已经泪流满面!

他知道白晓云的想法。

这个女人,前两年还会跟他吵,跟他闹,逼着他上进。

可被他打骂几次后,便对他彻底失望。

现在,白晓云只想靠自己养活这个家!

前一世。

刚怀孕的白晓云,不但没有休息,反而为了赚生孩子、养孩子的钱,干更多的活儿。

而陈军,只是没心没肺地旁观,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

最终导致白晓云流产,也给她的身体留下了严重后遗症。

每次想到这些,陈军都悔不当初,恨不能抽死自己!

好在,老天给了他重来的机会!

这一次,他要竭尽全力弥补对妻子的亏欠,绝不让深爱的人,再悲剧收场!

“晓云,以前是我不对。”

“道歉的话就不说了,没什么用。”

“你就看我表现吧!”

看着白晓云,陈军郑重说道。

然后擦干泪水,起身穿衣服。

“咣当。”

白晓云手中的水桶落地。

她看着陈军,惊的瞠目结舌。

这个没心没肺的混蛋,在哭?

他也会流泪?他有眼泪吗?

还向她道歉,让她看他表现?

表现什么?

他除了吃和睡,跟别人家小媳妇儿东拉西扯,还会什么?

白晓云觉得,今天的陈军好奇怪!

陈军已经穿好衣服。

天蓝色中山装,自己做的黑布鞋。

身板笔挺,相貌堂堂。

除却人品,其他没毛病。

“晓云,不要干活儿了。”

“以后所有的活儿,都由我来干!”

“为了我,也为了孩子,更为了你,保重自己的身体!”

“等我回来!”

双手扶住白晓云肩膀,陈军一字一顿地强调。

白晓云吓的脸都白了。

下一秒,眼底又涌起泪水!

这个混蛋,竟然也能说出这么贴心的话来?

也会有那么充满担当的眼神?

他到底吃错什么药了?

陈军已经出门。

身后是三间窑洞,面前是足有二亩地大的院子!

夯土做成的院墙下,种着一排枫树。

烈日炎炎,蓝天白云。

轻风吹过,枫树叶碰撞出风铃般的声响。

空气清新甘甜!

比起后世的污染与物欲横流,这个年代的农村,很美很纯。

可陈军没心思欣赏,他现在只想赚钱!

只有钱,足以大富大贵的钱,才配得上妻子对他的好!

才够资格,弥补他对妻子的亏欠!

他心中已经有了计划,大步前行。

这一生,他除了长得帅点儿外,一无是处。

小学毕业就游手好闲,后来的几十年,也没有学过什么技术本领。

更加没有什么经商的脑子。

唯一会的,便是白晓云逼着他学过一阵儿养猪方法。

前一世,在年过四十那会儿,陈军看着白晓云在城里上班,身边有不少男人围着,于是心生妒恨。

那是他第一次想努力赚钱,害怕白晓云跟那些有钱男人跑了。

白晓云也非常高兴,帮他报了个养猪培训班。

陈军将一整套大型养猪方法全部学了,可最终却因为怕苦怕累,放弃了实践。

而是在喝醉后,到白晓云上班的地方大闹了一场,害得白晓云丢了工作,以此防止白晓云跟那些有钱男人来往。

真是混蛋到底了!

不过现在,他的心性已经大变。

明白了如何当一个合格的男人,明白了什么重要,什么不重要!

而他学的养猪方法,也可以实践了!

“要养就要大规模的养,那样才能快速致富,才能让晓云过上好日子!”

“但大规模养猪,需要资金支持,而且不是小数目。”

一边走,陈军一边计算。

作为农民,而且是好吃懒做的那种,他除了家里一点点存粮外,身无分文。

根本没钱搞大规模养猪。

借钱?

没人愿意把钱借给他,那等于肉包子打狗!

而他那三间窑洞,在这个年代,就算卖了也不值多少钱。

想要短时间内弄到大规模养猪的钱,他现在只有一个办法:把耕地租出去!

农村耕地不允许转卖,只能出租。

可耕地是农民的命,更是他和晓云唯一的生计来源。

白晓云对他的不靠谱已经失望透顶,如果再把耕地租出去,不知道会气成什么样!

思来想去,陈军还是决定先搁置出租耕地的想法。

耕地对这个年代的农民,对白晓云,真的太重要了,可以说是唯一的依仗!

而在这个年代,科学养猪还没有普及,甚至都没有发明出来。

那白晓云就不可能相信养猪能致富,如果把耕地租出去,她只会更绝望。

结婚这两年,陈军已经把白晓云伤的够深了,实在不忍再给她增加伤害。

可不出租耕地,从哪儿弄养猪的钱?

就在他思索不定时,一阵议论声传来。

陈军抬头看去,发现自己已经来到村儿里的大街。

说是大街,其实只是村子中央的十字路口。

两条交叉的黄土路,通往村子各个方向。

土路两侧是一排排窑洞。

一群村民正聚集在一处窑洞的外墙下,围观着什么。

这年头的农村,没有任何娱乐项目,手机、电脑、电视统统没有。

村民干完农活儿,就只能聚在街上闲聊。

看着这群衣衫褴褛,脸庞被晒得黑红的村民,陈军有些出离。

这可都是三十多年前的乡亲们啊!

“估计是救不活了!”

“几个月白忙了!”

“多开几亩荒地,也比养这个强!”

村民们聊得很专注。

隐约还有猪哼哼的声音,从人群中传出。

陈军不由眼睛大亮!

这个年代的农村,已经有人开始养猪。

可由于饲养方法太过粗糙,导致猪崽经常出毛病。

不光成活率低,生长周期还很长,长大后的体重也很有限。

最终使得养猪利润微乎其微。

这也是大部分人不看重养猪的原因。

像陈军所在的村子,二百多户人家,养猪的不足二十户。

也只有那些勤快的人,才会在种地之余,养一两头碰碰运气。

养活了就赚点儿,养不活也无所谓,反正喂得都是泔水,只投入些力气而已。

可即便养的人少,对于陈军而言,也是一条不错的赚钱路子!

因为他知道后世的科学养猪方法!

除了自己养猪致富外,还可以通过教别人养猪来赚钱!

比如如何让猪长得更快更肥,如何预防和治疗猪崽生长过程中的各种病症,他都烂熟于心!

在这个科学养猪一片空白的年代,他绝对能称得上养猪专家!

说不定还能成为第一个发明科学养猪的发明家!

那可就不得了了!

陈军想的热血沸腾!

快步上前,他扒开人群,到了最里面。

果然,一个简陋的猪圈呈现在眼前。

四道土坯矮墙围成的猪圈,上面盖了一层干树枝当圈顶。

猪圈的地面没有任何硬化,依然是黄土地。

一个大瓦盆放在墙边,里面是黑乎乎的泔水!

陈军不忍直视。

这种养猪方法,怎么可能赚到钱?

展现实力的时候到了!

目光移动,他看向圈里的猪。

两头已经长到两尺长的猪崽,正躺在地上,艰难地呼吸。

显然有毛病了!

“都起开点儿,让我看看!”

就在陈军观察猪崽症状时,又一个人挤进人群。

是个女人,长得还算清秀。

白皙鹅蛋脸,绑着麻花辫。

杏眼里的目光很强势。

上身一件翻领碎花衬衣,下身一条肥大灰白长裤,一双黑布鞋。

手上拎着一个医药箱。

她叫王月娥,村儿里唯一的兽医。

虽然只比陈军大三岁,但已经是三个孩子的妈了!

望着女人,陈军记忆翻涌,笑了。

前一世,他跟王月娥有些过节。

每次王月娥给村民的动物看病时,他都会起哄捣乱,导致王月娥恨了他很多年。

而他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怀疑王月娥的兽医水平!

每次给动物看病,只会一句“打一针抗生素吧!”

看好的动物寥寥无几,死在她手上的倒是不计其数!

怎能让人不怀疑?

另外,王月娥并没有兽医资格证,之所以人们叫她兽医,是因为她爹是兽医。

她爹死后,这十里八村就再无任何兽医,村民只好找她给动物看病,以为她多少能跟她爹学点儿本事。

可实际上,她啥都没学到,不然就不会遇病就打抗生素了!

但由于她爹的关系,她倒是能跟镇里的防疫站搞一些兽类药物。

打开木头做成的小门,王月娥进了猪圈,一本正经地检查两头猪崽。

“月娥,你可得给我看好了!”

“我养了四个多月了,要是死了,可就白干了!”

“当初我买猪崽还花了四块钱呢!”

看着王月娥,一位村民着急大叫。

年过四十的男人,看着像是六十岁老头。

瘦骨嶙峋,弯腰驼背,一身土黄色人民装看着极为宽大,黑布鞋的大脚趾处已经顶破。

他叫李柱,猪就是他的。

即便在这年头,也没人敢买死猪肉。

如果猪死了,就只能扔掉。

何况他还花了四块钱买猪崽。

在几十年后,四块钱只是毛毛雨,可在这个年代,可就很珍贵了。

一斤玉米才一毛多,四块钱就相当于四十斤玉米,不少了。

关键是,他还想着猪养大了赚点儿呢。

这时,王月娥站了起来。

围观村民也安静下来,想看王月娥如何处理。

“打一针抗生素吧。”

王月娥目光凝重地道。

“卧槽!”

陈军被逗笑!

王月娥顿时脸红,怒视陈军道:“你笑什么?又想打架是吧?”

这年头的农村人,说话就这么直,包括女人。

其余村民也才发现陈军,表情一个个丰富起来。

陈军是村儿里出了名的二流子,王月娥是村儿里出了名的泼妇,这俩人见面,肯定有好戏看。

可陈军的表现,却让众人出乎意料。

“月娥姐,我不是针对你。”

“我只是觉得,打抗生素没什么用。”

含笑看着王月娥,陈军很礼貌地说道。

多了几十年阅历的他,已经知道为人处世的重要性。

前一世没勇气做出改变,但现在有了。

那就从现在,做个有礼貌讲文明的好人吧。

王月娥愣住。

这二流子,竟然叫她姐?以前不是叫她黄大鹅吗?

狗嘴里吐出象牙了?

一时间,她不知如何应对了。

其他村民也一脸懵,陈军这小子,什么时候这么嘴甜了?

陈军不再理会王月娥,而是看向李柱道:

“李叔,你这两头猪我能治好,但得收钱。”

“你给我五块钱,我就帮你治好!”

“一边儿去!”

陈军话音刚落,就被李柱怼了。

一个游手好闲,一无是处的二流子,会给猪看病?糊弄谁呢?

他又看向王月娥道:“月娥,打抗生素能治好吗?”

“呃......”

王月娥迟疑了一下:“这个我也不能保证,你这猪病的已经很重了,估计......”

一旁的陈军听不下去了。

他抬头看了看太阳,很毒辣,尤其此刻是正午,晒得人皮肤都疼。

而这个简陋的猪圈,根本不能遮阳,两头猪崽完全暴露在阳光下。

每天都这样暴晒!

所以,这两头猪根本不是病了,而是被热的!

打抗生素是绝对没用的。

“这可怎么办?”

“月娥,你可是兽医,再给想想办法!”

“都喂这么大了,死了太可惜了,我还想着过年杀了卖肉呢!”

见王月娥无法保证治好,李柱更加着急。

王月娥脸红耳赤,她是真没办法了。

她根本看不出这两头猪得了什么病,又如何治好?

“李叔,都这时候了,你就信我一回。”

陈军插话:

“哪怕赌一把呢!死马当活马医,总比坐等损失强吧?”

“给我五块钱,我给你治好,治不好什么都不要。”

“你就别捣乱了!”

李柱急的跳脚:“想骗钱找别人去,还要五块,你当我开银行的吗?”

他直接认为陈军是想骗钱!

陈军以前确实干过这种事。

而这年头的五块钱,赶上后世的五百块了!

其余村民也鄙夷又好笑地看着陈军。

陈军的二流子名声在村子里家喻户晓。

除了好吃懒做,耍浑打老婆外,就没有别的本事了。

给猪看病?绝无可能!

陈军没有理会乡亲们。

如果是前一世,他肯定要跟这些嘲笑他的乡亲们比比谁的拳头大。

但这一世,他不会再做这些没意义还掉人品的事。

继续望着李柱道:“你要不愿意也没事儿,那就等着损失吧。”

“那你倒是治啊!”

李柱越发生气,近乎咆哮道:“要是真能治好,给你五块!治不好就一边儿凉快去!”

他只是情急之下随口一说,想让陈军知难而退,不要再妨碍他。

陈军却笑容一盛。

“李叔,那可说定了!”

跟李柱强调了一遍,他起身往旁边的窑洞门口走去。

李柱家的窑洞没有院墙,屋门距离猪圈只有几步。

“呵呵。”

王月娥白了陈军一眼,阴阳怪气道:“地都种不明白,还给猪看病?除了打媳妇儿还有什么本事?”

陈军笑而不语,进了李柱家。

很快,他端了一盆凉水走了出来。

“哗啦!”

他将水泼到猪圈里的猪崽身上。

两头猪崽浑身一激灵。

接着,呼吸变得有力起来,甚至叫声也变得欢快。

又过了几秒,两头猪动了,使劲儿在水湿的地面上磨蹭。

光从外表就能看出,两头猪崽活了!

没有打针没有吃药,只是一盆凉水就救活了!

人们不由傻眼!

“真的活了嗨!”

“就一盆水?这是什么原理?”

“军子,你这蒙的吧?”

村民们难以置信地看着陈军。

王月娥也呆住了。

难道陈军真的会给猪看病?怎么可能?

陈军压下心中激动。

第一次干了件正事儿,很骄傲。

含笑扫视村民道:“其实这猪没病,就是被热的,每天大太阳下暴晒,人也扛不住,别说猪了。”

人们一愣,恍然大悟!

原来只是热的,怎么没有想到呢?

猪也是生命,哪经得起这样暴晒?

陈军看向李柱:“李叔,你这猪圈太简陋了,根本就不遮阳,还是重搭一下吧。”

“每天中午再浇些凉水降温,这样就不会热死了。”

“给钱吧!”

他伸出手。

“行行行,我这就给你取钱!”

看了眼已经活蹦乱跳的猪崽,李柱满心怒火烟消云散,痛快去拿钱。

虽然五块钱是一笔巨资,但相比损失两头猪崽,还是划得来!

何况学到了经验,以后就不会再把猪热成这样了!

很快,李柱将两张两块,一张一块的票子递给陈军。

惊奇地打量着陈军道:“没想到你小子还挺细心,今天多亏你了!”

他只是觉得陈军细心,看出了猪被暴晒的问题,并不是真的会给猪看病。

其余人也是这么想的。

可光是细心,也让人们对陈军改观不少。

没想到这个一无是处的二流子,也有优点?

“只是细心而已,有什么了不起的?”

“其实我也想到了,只是怕猪还有别的毛病,所以才打抗生素。”

王月娥翻着白眼嘀咕。

陈军的表现,让她这个兽医很丢脸,也很不服!

“月娥姐,我明白。”

“你肯定比我专业,而且想的更周全,我只是抢先了一步。”

陈军给了王月娥个台阶,并展露温和笑容。

王月娥再次愣住。

这二流子今天怎么了?

怎么跟她说话这么温柔?

以前见了她,恨不得跳起来嘲笑她是假兽医真大鹅,今天竟然......

不会是爱上她了吧?

这二流子平时确实很流氓,经常跟别人家小媳妇儿打情骂俏。

这一刻,王月娥想了很多。

可陈军已经迫不及待,捏着五块钱离开。

这算是他人生第一次赚钱!

感觉非常不错!

终于不再是混蛋废物了!

前一世,他一直是白晓云养着,直到白晓云累死,他都没有帮过一下。

更别说主动赚钱养家了!

现在,终于能回报媳妇儿了!

来到村儿里唯一的小卖部,他买了二斤猪肉!

一斤猪肉一块五,一共三块。

跟后世动辄二三十的猪肉比,便宜到不敢信!

可在这个年代,却是绝对的奢侈品,人们也就过年过节时舍得吃点。

而白晓云嫁给陈军后,更是一次肉都没有吃过。

虽然买过,可却是给陈军一人准备的!

为了省钱,白晓云在物质上从不考虑自己,吃最差的,穿最差的,两年来什么都没有买过!

想起这些,陈军无地自容!

这一世,他哪怕自己吃糠咽菜,也要让媳妇儿吃香喝辣!

以前他自私到禽兽不如,现在,他要无私奉献!

本来还想买点儿菜,奈何这年头的农村,根本没有卖菜的。

想吃菜,只能自己种。

又去豆腐铺花四毛钱买了块豆腐,陈军急匆匆回家。

小卖部老板和豆腐铺老板的白眼都要翻上天了。

觉得陈军要么跟年迈老娘要钱了,要么就是偷卖家里粮食,准备背着老婆喝小酒。

要不是因为陈军是个脾气暴躁,动不动就打人的牲口,两位老板真不想卖给他东西。

但陈军懒得跟他们解释。

回到家,白晓云正在院子里打理自己种的蔬菜。

“不是让你歇着吗?怎么又干活儿了?”

陈军快步上前,推着白晓云回屋!

媳妇儿已经怀孕,决不能让她累着!

不能再让她像前世那样,累到流产,累到病逝!

必须好好养着,养的白白胖胖!

而想到自己有了孩子,陈军的心态也跟前世截然不同。

前一世觉得无关紧要,根本没什么感觉,但此时此刻,却是满心欢喜。

要当爹了!

“你就好好坐着,以后所有的活儿都交给我!”

让白晓云坐在炕上,陈军撸起袖子做饭。

洗手切肉、切豆腐,又取了一根腌制的酸白菜。

这年头的农村,一年四季都有腌制的白菜,只有夏天才能种一些其他蔬菜。

坐在铺着大红花油布的炕上,白晓云再一次被陈军的反常吓到。

她本来已经冷静下来。

觉得陈军之前又是哭又是关心她,只是心血来潮,过一阵儿就不会了。

可没想到这心血维持到了现在?

而且还买了肉?要亲自给她做饭?

破天荒头一遭啊!

还有,这个混蛋哪儿来的钱买肉买豆腐?

陈军已经将饭菜下锅。

锅底是酸菜白肉炖豆腐。

锅上面蒸着拌好的黍子面。

黍子面蒸熟的食物叫“糕”,是北方农村的主要主食。

即便在三十多年后,很多北方人也喜欢这口,陈军就是其中之一。

可惜老婆病逝后,他再也没有这样的口福。

至于大米,这个年代的农村根本没见过,就连白面也只能在过年时候买几斤。

“你跟妈要钱了?”

缓了片刻,白晓云才有勇气询问。

又谨小慎微地解释:

“我说了,我不会再逼你赚钱,我也没有什么不满足。”

“我之前说那些话,只是为了孩子着想。”

“所以你别这样,也不要再跟妈要钱,妈那么大岁数了......”

她怀疑,陈军的这些突然改变,只是在变相报复她的不满足!

先故意示好,等她信以为真时,再大发雷霆,辱骂她自作多情,辱骂她不要脸!

在她眼里,陈军就是个魔鬼,什么都做得出来!

这让她很恐惧!

而看着白晓云颤抖的眼神,陈军泪湿眼眶。

他不知道给白晓云造成了多大的心理阴影,才会这样怕他。

“晓云,你误会了。”

他尽量以最温柔的笑容解释:

“我做这些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照顾好你,我真的改了。”

“钱是我赚得,不是跟妈要的。”

“李柱家的猪快死了,我给救活的,所以给了我五块,不信你可以去问王月娥。”

王月娥的家跟陈军在同一条巷子,几分钟就能走过去。

可看着再次落泪的陈军,白晓云却没有任何感动,反而更加害怕!

说陈军把别人家的猪偷出去烤着吃,她信!

可要说陈军救活了别人家的猪,还赚了五块钱?她打死都不信!

那陈军就是在说谎,是在给她设套,想报复她,欺负她!

这男人太可怕了!

就在这时,外面的木头院门被推开,王月娥进了院子。

她还拎着那个医药箱,像是没有回家,直接来了陈军这儿。

“哟,这是炖肉呢吧?好香啊!”

“能赚钱就是不一样,想什么时候吃肉就什么时候吃!”

进了屋内,王月娥无视陈军,而是跟白晓云嘻嘻哈哈。

白晓云也赶紧笑脸迎接。

两个女人说了些有的没的,王月娥才看向陈军,说出来意:

“军子,你不是会给猪看病吗?”

“正好上塔村儿一户人家的猪也病了,你给去瞧瞧呗。”

“说不定还能赚五块呢!”

“你要是去,吃完饭就去找我。我等到你两点,你要不来,那就说明你不会给猪看病。”

说了一大堆,王月娥跟白晓云笑了笑,转身离开。

她来这一趟没别的意思,就是想挽回之前丢掉的面子!

兽医没看好的病,竟然被个二流子看好了,以后还怎么混?

她每次出诊最多赚一两毛,有时候还会白跑,可一个二流子,竟然一下赚了五块?

严重不服气!

另外,她绝不相信陈军会看病,之前救活李柱的猪,只是细心加运气好!

所以,她要尽快戳破陈军的伪装,让村民知道他不会看病!

这样才不会影响她这个兽医在村民心中的权威!

至于觉得陈军爱她,她已经不放在心上。

不管陈军爱不爱她,反正她不会爱这个二流子!

可听了王月娥这番话,白晓云却大吃一惊。

刚才她还不信陈军给猪看病赚了钱,没想到是真的。

王月娥都上门来说了,那还能有假?

可陈军,怎么可能会给猪看病?

作为结婚两年的妻子,她对这个男人再了解不过。

小学毕业,然后就不务正业吊儿郎当。

不光是在本村,周围十里八村,都有他二流子的传说!

这种人,哪会去学什么给动物看病的本事?

何况也没时间去学,更没那个智商!

“一定是运气好!”

“一定是!”

白晓云暗自呢喃。

跟王月娥一样,她也觉得陈军救活李柱的猪,只是运气好。

可陈军却很激动。

没想到这么快就又有给猪看病的活儿,那就又能赚钱了!

“晓云,现在相信了吧?”

看着白晓云,他傲娇炫耀:

“不吹牛,你老公我可是养猪专家!”

“你就等着吃香喝辣吧!哈哈!”

“赶紧吃饭,吃完我就去上塔村,再赚他一笔!”

他将饭菜盛出,又在炕上放上桌子,然后上炕吃饭。

同时心里琢磨着,跟白晓云商量出租耕地,大规模养猪的事儿。

王月娥已经证明了他会给猪看病的事实,那白晓云也会相信,既然这样,白晓云就不会反对!

心情大好,他夹起一块白肉送到白晓云嘴边。

“尝尝好不好吃!”

酸菜白肉炖豆腐,在这个年代的农村,绝对是硬菜,一年能吃一两次就是大户了!

白晓云尝了一口,很香!

第一次吃这么好吃的菜,也是第一次吃这个男人亲手做的菜。

可却心事匆匆!

最新更新
》》》继续阅读《《《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