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府来了个小撩精
  • 将军府来了个小撩精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苏九九作者
  • 更新:2022-07-16 00:15:00
  • 最新章节:第3章 江家被除名
加入书架 点击阅读
江月月穿越了,穿进了一部古言小说里,成为了丞相府家的孙小姐。起初她以为自己拿了HE剧本,哪知道一切都是假象!丞相府被人冤枉通敌叛国,不光被没收了全部财产,同时所有家眷入了大牢。后知后觉的江月月,终于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她决定挽救危局……

《将军府来了个小撩精》精彩片段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丞相府通敌卖国,损失我国三万猛将,罪大恶极,丞相府所有家眷奴仆关入大牢等候发落,所有财产全部抄没,钦此!”

外表看上去不过六岁的江月月心中异常沉重,她穿越来到这里一年中将丞相清廉公正的作风都瞧在眼里。没想到,这家人最终却落得这样的下场。

白发苍苍的丞相爬了起来,接过圣旨,满眼沧桑地看着他们闯了进去。

他们中间有一位身穿战袍铠甲的男人,他下了个手势,示意他们缴没财产。

一群士兵闯进精致典雅的丞相府,该拿的拿,该烧的烧,到头来,居然什么都没有留下。

丞相的眼里泛着泪花,两鬓斑白,使原本年岁已大的他看上去更加沧桑。

江月月盯着领头人,领头人五官没有一丝瑕疵,眼眸深邃犹如万年寒潭,剑眉上挑,使他看起来多了几分邪气,不得不承认,他几乎是上帝最完美的艺术品。

江月月旁边的姐姐不经意间撇了江月月一眼,有些嘲讽江月月见识浅的意味,悄悄凑过来:“那是楚书俊,他可是位大人物,可厉害了。”

江月月看着姐姐眼里的爱慕,有点无语,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情情爱爱。

不过这个楚书俊为什么如此耳熟……

太监宣完旨便离开了,那群士兵便开始奉旨行事。

几乎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兴奋,通敌叛国的人找到了,倘若他们从中搜的财物,就算是拿一些,上面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他们搜完后,只剩下杂乱无章的丞相府和丞相府的所有家眷了。

楚书俊拍了拍丞相对肩膀,丞相有些哽咽:“我江淮一辈子清廉正直,最后却被披上通敌叛国的名声,让我如何去面对列祖列宗啊!”

一个年过花甲的男人泪雨如下,让楚书俊沉默了。

诡异的气氛被江月月打破,她扯了扯楚书俊的衣角:“大哥哥,为什么我们会没有家啊?”

楚书俊看着面前的小姑娘,穿着粉色的罗裙,扎着两个小揪揪,粉雕玉琢的,让人看了便心生欢喜。

他顿时喉咙有些苦涩,自古帝王最无情,哪怕再好看的小团子,家中长辈威胁到了他的利益,便只有死路一条。

楚书俊拿出兜里士兵无意塞给他的糖,对她莞尔一笑,如三月的春风一样温润:“哥哥这里有颗糖,你吃了它,黄泉路上会甜一点的。”

江月月暗戳戳翻了个白眼,黄泉路怎么可能是甜的,骗小孩也要有个度。江月月一把抢过他手里的糖,显得极其娇憨可爱,她吃了糖,抬起头来看楚书俊,明知故问道:“什么是黄泉路啊?”

这次楚书俊没有骗她:“就是人死后要去的地方哦。”

楚书俊感觉自己这句话说完以后,小女孩的两个小揪揪立马就垂了下来,眼泪汪汪,好不可怜。

“是我们做错了什么吗?为什么要死啊。”

一个六岁的小女孩问出这话,任谁都会心中一紧,楚书俊的心被狠狠揪了一下,他如何不知丞相是什么人,怎么可能通敌叛国,只是想要为他平反,难于上青天。

“把丞相一家送去大牢吧。”

话音刚落,禁军便出现在了楚书俊身后,准备将江月月他们送到大牢。

江月月一家被禁军拉到了大牢门口。

看着阴森森的地牢,一望无际的黑暗,江月月心中升起了恐惧。

他们被禁军押解着进去,墙壁上的火把将牢里的犯人照的一览无余,他们脸上凶狠的神情,还有将死的悲哀,成了江月月一生的噩梦。

她们是被分开关押的,江月月只能看到祖母,其他人她都不知道被关在哪里。

“进去。”他们把牢门打开,将江月月和江月月祖母推了进去,江月月摔了一个趔趄,手掌磨破了皮。

江月月顿时疼出眼泪,但还是一声不吭,江月月祖母瞥了她一眼,轻轻地拉起她的手,吹了吹:“月月不疼,祖母在呢。”

江月月轻轻点了点头,将眼泪用破旧的袖子擦干。

江月月和祖母在牢里呆了一会,便有了脚步声。

突如其来的脚步声,让所有人都警惕起来,浑身紧绷。

太监看着她们这幅样子,略微有些尴尬,但还是宣读圣旨:“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丞相府通敌叛国,证据确凿,现将丞相府除了幼女江月月,其余人全部在启顺十七年六月五日流放。”

江月月猛地抬起了头,一双眼里满是不可置信,这还是变相的处死,她一个六岁的女孩,能去哪里,就是会被亲戚收养,也会死在后院的无穷暗算中,这样一来,不仅丞相府对皇帝再无威胁,皇帝也能留一个大度的美名。

太监看了他们一眼,面露悲哀,带着身后的护卫离开了。

江月月正想回头找祖母商量,却看见祖母浑身抽搐地倒在地上。

江月月一直紧绷的那根弦终于断了,即使她作为一个书外人,也不可能对于一直维护她的祖母没有真心。

江月月这时却突然冷静,依稀记起现代的治疗方法,用双手放在胸口不停地按压着。

“大哥,我祖母生病了,麻烦你帮忙叫一下大夫。”

那位牢头似乎沉浸在美梦中,被江月月吵醒,叫骂了一句,没有理她,继续睡。

江月月看着抽搐不止的祖母,心中的不安愈来愈强烈,她干脆转身向着牢头跪下:“这位大哥,我祖母真的快不行了,求求你了。”

江月月重重地磕了下头,希望牢头能大发慈悲。

那位牢头猥琐地笑了一声,大拇指和食指搓了搓,示意要钱财。

江月月顿时泪雨如下,楚楚可怜,爹爹清廉一生,百姓一有灾难就会拿自己的俸禄填上,他们家能被抄的东西也不多,她怎么可能有钱啊。

那位牢头看着江月月这样,心知捞不到好处了切了一声就又转身睡下。

江月月没有办法,只能大声哭喊,希望能找到其他牢头。

“莱国公,那边好像有人喊。”

楚书俊拿着刀子的手停都没停:“牢里的罪犯哭喊,不是很正常吗?”

“可是那好像是个女童。”

楚书俊突然想到了被关进来的江月月,那双看着他干净无比的眸子。

他放下了手里的刀:“走,去看看。”

他绕过小道,看到了嘶声竭力呼喊着的江月月,她努力的拍打着门,那绝望的眼神突然令楚书俊心中钝痛,怒气陡然腾升。

他踢了一脚旁边睡得正香的牢头,语气森然:“犯人喊成这样了,你是失聪了听不到吗!”

那个牢头清醒了一点,惶恐地向他行了个礼,并未说话。

楚书俊浑身散发着骇人的戾气,眼神犹如万年寒潭,让牢头直直打了一个寒颤。

“不管怎么样,皇上的圣旨说的是流放,不是让他们死在牢里。”

那个牢头立刻点头:“我这就去找大夫。”

楚书俊点了点头,看向江月月。

江月月投以他一个感激的眼神,同时夹杂着委屈。

楚书俊突然笑了,如沐浴春风,六岁的孩子做出这个表情实在是可爱至极。

江月月不懂他为何笑,朝着他重重磕了一个头。

随后江月月转头去看祖母,祖母已经奄奄一息,但还是浑身抽搐着,江月月抱起她,嘶声竭力地哭喊:“祖母你别走,你走了剩月月一个怎么办啊?”

虽然她来到此处不过一年,可祖父祖母对她疼爱有加。江月月早已当她们是自己真正的亲人了。

此刻看着祖母在自己面前这般痛苦挣扎,她心慌意乱,可她什么也做不了。

祖母似乎听到了江月月的呼喊,身体渐渐停止了抽搐,她用尽最后的力气抓住江月月的衣袖:“我们丞相府清廉一生,如今含冤被抄,你一定……一定要为家族平反,听到没有!”

江月月极其乖巧地点了点头:“祖母,我很听话的,你一定要挺过来,我们一起活着好不好?”

江月月祖母欣慰地点了点头,眼里的恨意顿时消散:“乖孩子,你自己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为家族平反!”

江月月连忙点头答应,祖母的手在她贪恋的目光里缓缓垂了下去了。

那仿佛是一个慢动作,江月月眼中的光一点一点的消失,直到最后,她像是一个犯错的小孩子,抱着祖母不敢大声哭泣。

“祖母,我很乖的,你别不要我……”

楚书俊看得心中泛苦,催了催身后的士兵:“大夫怎么还没有来?”

话音刚落,大夫才姗姗来迟。

“我这把老骨头啊,要被你晃掉了。”

“病人在哪?”

楚书俊为大夫打开牢房门,江月月猛地跪下磕了个头:“大夫!求您救救我祖母!”

大夫有点尴尬:“你放心,只要能救,我一定救。”

大夫摸了摸江月月祖母的脉,叹了口气:“她已经咽气了。”

江月月还是不停地求着大夫,头磕出了一个血洞。

“来人!将这个牢头压下去,杖毙!”楚书俊指了指那个不顾江月月求救的牢头。

“不!大人饶命啊!我知道错了,大人!不要!”在一片绝望的嘶吼声中,牢头被人拖了出去。

楚书俊扶起江月月,强逼她冷静:“江月月!你要好好活着!你的祖母已经死了?你是丞相府唯一的希望了。”

说完他又有些后悔,毕竟他能指望一个六岁的孩子听懂什么。

江月月似乎突然冷静了下来,对,她不能自暴自弃,毕竟丞相府只有她一个人自由,她一定要实现祖母遗愿,为家族平反!

楚书俊又掏了颗糖出来:“听说人伤心的时候,吃甜的东西会好一点,给你。”

江月月接过糖,大眼睛里闪着泪花,眼眶通红,任谁看到都会心生怜惜。

“谢谢你,大哥哥。”

谢谢你相信丞相府没有通敌叛国,谢谢你帮她叫了大夫。

面对江月月单纯的目光,楚书俊耳朵有些红。他带人抄了丞相府,将他们关进大牢,她却反过来对他道谢,何其讽刺。

“莱国公!皇上宣你进宫,快跟咱家走吧。”太监尖着嗓子喊道。

突如其来的声音打破了这一刻的宁静。

江月月猛地抬起头,楚书俊,莱国公!难怪她听到楚书俊的名字觉得耳熟…

原来,她竟然穿进了曾经看过的一本小说中,这身份还是个炮灰…完了……

六月五,天晴

祖母还未过头七,还未打点到一幅棺木给她,举家便遭流放。

侍卫强硬地拉起他们:“都出来了啊,今天是你们的流放日。”

江月月抱着尸体已经冰冷的祖母,尽管已经发臭,江月月也没有嫌弃半分。她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想拉起祖母,使出了吃奶的劲,也没有拉动祖母,一屁股跌倒在地,脸上沾满泥土,两个小揪揪也散开了,好不可怜。

“哎哎哎,她已经死了,尸体不能带出去的啊。”

江月月猛地回头,心头一痛,窒息的感觉涌了上来,祖母在牢狱含恨病逝了,她居然都做不到好好安葬她的尸体。

她小心翼翼地问:“那我祖母的尸体会怎么样呢?”

牢头扣了扣鼻孔:“自然是送到乱葬岗喂野兽。”

江月月脑子突然炸开,声音陡然尖锐:“不行!让我安葬祖母!让我安葬祖母!”

毕竟是六岁的小女孩,牢头自然不会让她打乱大牢规矩,让禁军将他们拉扯了出去。

江月月出了阴森森的地牢,看到了丞相和她的姊妹兄弟,顿时热泪盈眶。

她是和祖母关在一起的,其他人是死是活她一直都不知道,现在看到一家人除了祖母全都完好无损的站在这里,心情自然激动。

“月月,以后爹爹不在你身边,一定要照顾好自己。”

江月月泪雨如下,声音哽咽:“爹,爹爹,你一定要好好活着。”

她又靠近了丞相,在他的耳边轻语:“我一定会为家族平反的,您一定要等着我。”

丞相眼瞳猛地一缩,看着六岁女孩稚嫩的脸上有着决绝之色,他顿感欣慰,点了点头,给了江月月一个微笑

江月月的拳头捏紧,看着即将被送上囚车的丞相,转过了声,肩膀抖动,哪怕她是穿越进来的,也终会被亲情折服。最终她还是没有忍住,想拨开重重侍卫抱一抱丞相,可是侍卫毫不留情地把她一脚踹了出去。

丞相努力控制着自己,如果自己继续和江月月泪别,一定会连累到江月月的。

江月月看着远方的姐姐,她眼中带着复杂的情绪向江月月走来。她扶起江月月:“真是便宜你了啊,就你一个不用流放,以后,照顾好自己。”

江月月再也没有忍住,声泪俱下,姐姐平时和她最不对付了,但是到生死关头的时候,她还是护着她的。

此生得到这样的一家人,她已经没有什么要求了,只是没想到,造化弄人。没关系,她会为家族平反,然后隐居,不问世事。

江月月目送着他们远去,垂头丧气地离开了刑部大牢。

从天亮到天黑,江月月靠着一双小小的腿,磨出了无数水泡,走出了京城。

伤心吗,是肯定的,只是现在不是表露情绪的时候,她得赶紧思考对策,赶紧让自己强大起来,父母还等着自己在自己。

她看着目前一群风尘仆仆的人,她们赶着一架小驴车,还挎着几个包袱,对他们说:“丞相府已散,你们可以走了,卖身契爹爹也还给你们了。”

那群仆人你看看我看看你,走了两三个,剩下的人一脸坚定:“小姐,丞相府待我们不薄,现在丞相府有难,我们又怎么能独善其身?”

江月月看了他们一会,破涕为笑,树倒猢狲散,没想到江家也有几个忠仆。

江月月想了一会,还是决定先回老家:“江家的根在缪阳,回去缪阳,我们可以静观其变。”

一位山羊须的中年男子,面露难色:“缪阳,我们回不去了。”他趟着泪道:“此次劫变没有诛九族,但缪阳江家来信,他们为了保命,把我们这一系统统剔名了。”

江月月被家族剔名了!

这个消息对木冉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她以为只要回到老家,有了安身之所,便能实施为家族平反的大计,只是没想到,老家那一群人居然连她一个六岁的小女孩都容不下。

江月月不怪他们,人都是这样,丞相府只有她一个被赦免,明面上好听,但是暗地里皇上的意思还是让江月月死,老家那一群人不愿意惹祸上身也能理解。

只是如今要另寻安身之所了。

“小姐,没关系的,老爷在京郊有一处宅子,还有几亩良田。只要小姐愿意,小姐还是要以前的小姐。”他们劝慰道。

江月月思虑一番,目前能去的地方唯有着京郊的宅子,爹爹也为我们备了后路。

马车轱辘声传来,江月月一转头,这辆马车装修极其华丽,马是汗血宝马,马车的木头都是沉香木,可见其主人身份尊贵。

马车夫下了车,对着江月月行了个礼:“是江家的江小姐是吧?”

这里是古代,无故有了外男到来,婆子们连忙帮江月月戴上惟帽:“你是谁?”

嗓子有点大,江月月耳朵有点痛。

那人十分儒雅地笑着:“鄙人是莱国公府的管家。”

江月月强装淡定:“莱国公?曾经有缘,不知前来所为何事?”

江月月瞳孔猛地一缩,又是他,她本来以为自己穿越进一个咸鱼副本,谁知道现在她的姓名都难以保全,见到楚书俊后,她才知道,原来自己穿越进了《那个皇上哪里跑》这本书,楚书俊是原文中的痴情男二,而她,则是一个作天作地的炮灰女配,她的命途能一帆风顺了才怪。

“皇上让你一人保全平民之身,我家夫人不忍你年纪小小没有归处。故而,让我来接你,接你去府上。”莱国公管家恭敬道,一副恭请江月月上车的样子。

江月月隔着惟帽,脑海中思绪万千。去?就能接触到皇族,就能早日帮家族平反,我要借助他们的力量。父兄和祖母的惨状画面浮现脑海,眼前全部都是复仇的火焰。

江月月坚定道:“我去。”

对着钟叔道:“我是被人接过去收养的,你们我也不好带着。那处宅子你们自己去,每到十六捎个信来,好让我知道知道。”

钟叔是个老狐狸了,领悟江月月的意思。

江月月淡淡的笑了,跟着那管家前往未知的地方。

马车前悬挂的琉璃风灯在风里一摇一晃,江月月心情极其忐忑,楚书俊收养她?为何要收养自己,莫不成想有个美名。

“小姐,到了。”

江月月想的出神,被他这么一喊,颤抖了一下,她下了马车,看着金光闪闪的定国公府四个大字,不安的心情笼俱着她。

她被管家领进去,庭院错落有致,喷泉缓缓流淌,好不惬意。比以前的丞相府还要奢靡个两三分。

穿过抄手游廊,来到大堂。

在路上时,管家便和她说了,先去拜见当家主母,莱国公夫人林氏。

林氏在侧间等候着,气度沉静雍容。江月月盈盈拜倒,口中说道:“江氏拜见夫人,给夫人请安。”

林氏笑容可掬地说:“快起来,来坐到这里来。”指了指她身旁的位置。

江月月显得有些惶恐,站着不敢动:“不敢!”

旁边的丫鬟笑着拉着木冉道:“有什么不敢的呢?你如今是我们府里的表姑娘了。”

表姑娘?江月月看着她,发现林夫人也在看着自己。

林夫人眼中满是慈爱之色,疼惜的说:“你刚出生时,我还抱过你,如今都那么大了。我还在做小姐的时候,曾经被你祖母养在过膝下一段时间。如今她老人遭此大劫,我能出力便出力。”

林夫人的一番话打消了江月月所有的顾虑。

说起祖母木冉神情有些落寞,眼神黯淡,眼泪一滴一滴的出来:“只是祖母还没有一副好的棺木,走的一点都不好。”

林夫人抹去她的眼泪:“我已经让人去收敛了,选个好日子,便下葬。好孩子,我在,不要哭了。”

最新更新
》》》继续阅读《《《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