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千金竟还有天价聘礼
  • 假千金竟还有天价聘礼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七喜作者
  • 更新:2022-07-16 00:08:00
  • 最新章节:第3章
加入书架 点击阅读
盛夏是许家千金,不过美好的生活却在被发现真实身份后而改变。为了躲避真千金的陷害,她刻意扮丑,隐藏起自己的实力,成为了人尽皆知的丑女。在家人的逼迫下,她代替真千金嫁给了那位只能躺在床上的植物人。所有人都在等着看笑话,盛夏微微一笑,卸下伪装,开始不停掉马……

《假千金竟还有天价聘礼》精彩片段

哗啦——

倾盆大雨伴着闪电兜头浇下。

一个被雨淋得湿漉漉的单薄身影,敲响了陆家别墅的大门。

管家急匆匆地跑去开门。

轰隆!

一声惊雷骤然炸起白光,映出了女孩一张又丑又黑的脸。

“啊!”管家被吓了一跳,不自觉地惊叫出声。

女孩缓缓开口,声音沙哑。

“我是来嫁给你们家少爷的。”

管家这才意识到这是个人,犹豫再三,请她进了别墅。

盛夏垂头跟在管家身后,湿漉漉的衣服往下滴水,在桐木地板上流下一圈水渍。

客厅坐着一个风韵犹存的富太太,正是陆夫人。

陆夫人的目光在她身上来回打转,狠狠地皱眉,像是不满意极了:“你说,你想嫁给我儿子?”

盛夏一张小脸又黑又丑,星星点点的雀斑几乎布满了整张脸。

厚重的刘海湿透了,一缕一缕地垂在额前,宽边的黑框眼镜遮住了她的眼睛,身材高挑却瘦弱,弱不禁风的模样。

“是,我愿意嫁给陆少爷冲喜。”盛夏道,声音不再沙哑,带点软软的腔调。

陆夫人眸光瞬时晦暗不明,她皱眉掩住口鼻,烦躁道。

“我觉得你不太合适,你还是回去吧!”

她那么优秀的儿子成了植物人,她出了天价彩礼,将陆氏股份搭进去不少,整个海城的名门小姐却都没有人愿意嫁。

可就算这样!

他们陆家也不是随随便便一个丑丫头就能打发了的!

“等一下。”盛夏却一动不动,突然抬起头问,“可以借一下盥洗室吗?”

陆夫人挥挥手,让她尽快搞定。

进了盥洗室,盛夏抬手将摇摇欲坠的黑框眼镜取了下来。

乱蓬蓬的头发被她扎成马尾,露出了光洁的额头。

随着洗脸的动作,脸上脏兮兮的妆容一寸一寸地褪去,一张瓷白的小脸露了出来。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盛夏满意地勾唇,走了出去。

听见她出来的动静,陆夫人不耐烦地想赶人,一抬头,顿时愣住了。

不过片刻,灰扑扑的女孩已经变了一副样子——

瓷白如玉的小脸上,一双桃花眼含笑,明眸皓齿,风华绝代。

她之前竟然是在扮丑!

盛夏看着陆夫人,一字一句地认真开口。

“我叫盛夏,是许家的养女。虽是养女,但我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诗词歌赋信手拈来,也算是知书达理......”

“其他人不愿意嫁给陆少,但是我愿意。”

“我会努力成为一名最好的妻子。”

“所以陆夫人,您可以考虑考虑我吗?”

陆夫人愣愣地看了她许久,她已经被女孩的美貌给惊住了。

活了大半辈子,她见过的绝色无数,却远不及面前女孩的十分之一。

她静静地站在那里,尽管只是穿着简单的湿漉漉的衣服,那张脸却像出水芙蓉一般美艳动人,让人垂涎欲滴。

绝,真的是太绝了!

陆夫人已经想象出她跟自家儿子站在一起的模样,有多么的赏心悦目了。

只是——

儿子现如今那副模样,真的留得住这样美丽的人儿吗?!

陆夫人十分犹豫的开口。

“可......”

“要不?您试试我?试婚一个月!如果您不满意,再赶我走就是了!”

还能......试婚?

陆夫人心头一松。

看来这姑娘是打心眼里想嫁给翊琛。

要不试试?

“你先见见翊琛吧。”陆夫人最终还是松了口。

只是真见到了翊琛的样子,不知道她还愿不愿意?

盛夏欢喜地跟在管家的身后上了楼。

进了房间,映入眼帘的便是各式各样的医学仪器,正中央摆着一张洁白的床,陆翊琛就躺在那里。

见管家关上门离开,盛夏突然敛了欢喜的表情,脸上取而代之的是一副淡然慵懒。

她双手撑在了床前,微微俯身,直接就正对上了男人一张棱角分明的脸。

视线触及他的脸时,她瞳孔一缩,呼吸都轻了几分。

只一眼,她的心脏就开始狂跳了起来......

陆翊琛实在是太好看了。

他的五官比女人还精致,却不会让人模糊了性别,反而男性特征十分明显。

长而卷的扇形睫毛,高挺精致的鼻梁,连发梢仿佛都透着一层令人迷醉的光晕。

就像沉睡中的精灵。

只是周身却散发着冷淡的气场,生人勿近。

盛夏轻轻把手搭在男人手腕上,指尖微凉,语调遗憾。

“你长得那么好看,只可惜是个睡美人......”

“要不我试试,看看能不能让你醒过来?”

虽然挑战很大,但她也想看看,这双好看的眼睛睁开之后,是什么样子。

她眼里燃起了一丝兴味。

自己嫁人是为了拿这件事当筹码,和许家断干净,彻底摆脱许家。

但是有这样一个精致的睡美人,想必她嫁过来的日子也不会枯燥。

“你愿意做我的男人吗?”

床上的人自然不会回应。

“不说话,那我就当你答应了哦。”她轻笑一声。

突然,她凑到他耳边轻声道:“做了我的男人,自然是要听我话的。我想,你应该不介意当我的小白鼠吧?”

盛夏眼中带笑下了楼。

站在忐忑的陆夫人面前,她眨眨眼:“我见到陆少了,我还跟之前的想法一样,我愿意嫁给他。”

陆夫人猛地松了一口气,染上笑意,眼神也变温柔了许多。

“好,那你以后就是我们陆家的人了。”

确定订婚之后,陆夫人和司机便把盛夏送回家。

盛夏一上车就将头发又重新散了下来。

从自己随身带的包里掏出一堆化妆品往脸上涂,最后又带上了笨重的黑框眼镜。

不过几分钟,她又变回了原来那一副黑丑模样!

娴熟的乔装动作把陆夫人看呆了。

虽然不知道她扮丑的用意,但陆夫人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能当没看见。

盛夏回了许家。

刚一进门,养姐许明月尖锐的声音就传到了她的耳朵里。

“盛夏那个丑丫头替我嫁过去,彩礼不一样是我们许家的?!反正我们许家养了她二十多年,她总不能是个白眼狼吧!”

养母吴凤兰的声音也传了过来。

“本来就是她欠我们的!还有她那个获奖了的珠宝设计稿,给你就是天经地义!要不是她那个人妈把你们抱错,让你在农村呆到十岁才送回来,你也能当个大师!”

“嘭!”

盛夏狠狠地踢了一脚鞋柜,客厅瞬间死一般寂静。

让她替嫁,拿她的设计稿,抢她的荣誉,为什么她们还这么理所当然?

就因为觉得是她欠他们许家的?

她沉着脸走过去,一把将订婚贴甩到吴凤兰脸上,愠怒道:“之前说好的,拿到彩礼,就立刻让我把户口迁出去!”

“还有,不许说我妈!”

哗啦!

盛夏话音刚落,一个茶盏就摔到了她脚边,瓷片纷飞!

许明月声音尖利:“你妈?!”

“你那个人妈既然这么好,为什么十岁那年发现孩子抱错了,只把我送回来,却没把你接回去?!”

“还不是我们许家替她养孩子?!我们许家养你这么久,你给我设计稿,替我嫁给那个丑八怪!都是你欠我的!你十岁之前的好日子,本来都是我的!”

“你们就是又穷又贱!”

许明月面目狰狞,手指几乎要戳到盛夏脸上,唾沫纷飞。

盛夏眉头一拧,“啪”的一声打掉了她的手,冷笑一声:“骂人这么难听,小心你整个人都烂掉!”

如果不是许叔叔,她根本就不会忍这对母女!

她头也不回地上了楼。

一进自己的房间,盛夏整个人都松懈了下来。

她从书包里掏出一个小巧的黑色机器,捣鼓了两下,机器便展开来,成为了一个小型终端。

刚一开机,接二连三的消息就弹了出来。

老大,公司的董事会你要参加吗?

老板,陆氏有个几十亿的大单子,我们要插一脚吗?

煞爷,面具的人又截了我们的货。

......

盛夏关上终端躺在床上,微微叹了一口气。

面具向来跟她不对付。

明天有得忙了。

翌日一早,许明月的尖叫声传满了整个别墅。

她全身都长满了可怕的疹子!

盛夏看着她满脸水泡的模样,狡黠地勾唇。

早就跟她说过骂人会烂掉,谁让她不听?

等到了晚上,盛夏换上了一身男装,在自己脸上涂涂抹抹。

摇身一变,成了个身材纤细长相柔美的男孩!

她偷偷溜出门,一辆奔驰赫然停在了路边!

“煞爷,面具的人这会儿在码头,被我们的人拦下了。”

见盛夏过来,一个穿白衣服的急忙男人上前道。

盛夏眼神微凝,点点头,钻进了车里。

原先她和面具井水不犯河水,一个城北,一个城南,最近面具的人野心大了许多,接二连三抢了他们不少东西。

她眼神危险地眯了眯,敢招惹她,那就做好被咬一口的准备!

码头的风猎猎作响,盛夏一下车,就看到一个戴着面具,身材修长的男人。

是面具亲自来了。

背后映着月色,宽肩窄臀,蜂腰猿臂。

“我看你是铁了心的要把货抢走?”盛夏沉着小脸朝他走过去。

经过伪装的声音,俨然变成了略带柔美的男声!

带着面具的男人看不清表情,轻笑一声,声音微冷:“我们抢先跟卖家签了合同,不算抢吧?是你的人拦着我们不让走,不是吗?”

声音低沉性感,进退有度。

但在盛夏看来,却让人十分来气。

码头没有先签合同再带货的习惯,而他这个行为算是作弊,却只能让人吃一个哑巴亏,挑不出错处。

“你可真是好算计。”盛夏咬牙回道。

可她是吃亏的人吗?

她不是。

猛地!

她突然往前窜一步,一拳直击男人的面门!

男人后退一步,敏捷优雅地躲过。

哗啦!

面具猛地被扫落在地!

最新更新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